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情欲 舞蹈 高中 万界代购系统 试衣间 我的尤物嫂子 无处可逃
燕宫艳史 渴望 孤寂之狼 小姨子是主播 妻心 极品小姨 杏林
首页 > 资讯

第20章 幸福的母亲

发布时间:2021-07-22 16:43:25

“强儿,快,看一看娘给你买的新衣服!”老张老婆从外头刚一进屋,就大声地打招呼说。家中空无一人。老张老婆急了,把手中的东西一丢,每个房间都翻阅了几遍:“强儿,强儿!”没家中空无一人。。

>>>《冷面帝王的霸道新娘》章节目录<<<

《第20章 幸福的母亲》精选

推荐书目:废婿当道 绞明 圣心双雄 玉龙印 星象江湖 我在未来逆天了 大新轶事 道极无天 盛唐不遗憾 电竞大神来solo

“强儿,快,看看娘给你买的新衣服!”老吴老婆从外头刚一进门,就大声招呼说。

家中空无一人。

老吴老婆急了,把手中的东西一丢,每个房间都翻看了几遍:“强儿,强儿!”

没有人影,也没有回声。

“强儿!”老吴老婆踉踉跄跄的走了出来,瞪着大眼睛四处看,四处找。“强儿!我的儿!”老吴老婆揪心裂肺的声音,惊的天上的云霞四处分散。

老吴老婆正跌跌撞撞的东找找西看看,突然看到不远处的沙滩上,有个人影,出神的看着远方。

“强儿!”老吴老婆奔了过去,那速度可真有点儿飞人的架势。

“强儿!”老吴老婆跑到跟前,一把搂过陆文阳,“你可吓死娘了!”

陆文阳慢慢的回过身来,缓缓的抬起头来,看了看眼前的这位老妇人,迟疑的叫了声:“娘?”

“乖!乖儿子,我们回家了!”日渐西斜的太阳光下,一老一少两个人影,互相牵扶着,踩着柔软的沙滩,一步一个脚印,慢慢的走着走着……恍忽之间,陆文阳似乎真的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一个渔人家的儿子“吴强”。

原来我是叫做吴强!陆文阳想,我脑子好像坏了,不怎么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娘啊,”陆文阳有些委屈的说,“我今天好像头很痛啊,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老吴老婆愣了一下,忽然很生气的打了他一下:“都怪你不听话,叫你不用冷水洗头,你偏不听!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刚出过汗的人,是万不能用冷水洗头洗澡的,你就不信这个邪!昨天把脑袋冰坏了吧?”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我总也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呢。”陆文阳拉着老吴老婆的手,“娘,你不会因为儿子傻,不要儿子了吧?”

听了这话,老吴老婆又惊又喜:惊的是:这来历不明的小子居然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他们的儿子,看来,他真的是忘记从前的事情了。喜的是:这下自己可真真儿的有了儿子了!

回到家里,老吴老婆帮他弄好了水,让他上上下下洗过了,穿上了刚买回来的新衣服,欢喜的合不拢嘴:这孩子果然跟自己的儿子有几分相像,只不过这孩子看样子就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伢,真不知是那辈子造下的孽,又不知道是那辈子修来的德——死了那么一个不争气的儿子,又得到这么一个好儿子!

老吴回家了。

“爹,您回来了!”陆文阳亲热的走了上去,帮老吴解下行李。

老吴吓的连连倒退,吃惊的瞪着他。

“你干什么?”老吴老婆走过去,用力的踩了他一脚,压低声音说,“我们自己的儿子都不认识了?看你什么脸色?”言毕,还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老吴吃了这一疼,这才回过神来,赶紧点点头:“回来了,回来了,在家里呆的还习惯吧?”

陆文阳狐疑的看着他,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当然习惯了,自己家里有什么不习惯的!说的什么傻话?”老吴老婆十分不满意老吴的表现。

“来,强儿,我们去吃饭了,你爹越来越老糊涂了!”

陆文阳点了点头,看样子十分赞成老吴老婆的意见。

晚间的时候,老吴躺下来,点燃了烟。

“都睡下了,还抽?”老吴老婆说。

“他娘——”老吴把烟卷从嘴里抽了出来,“你看,我们这样做……”

“有什么不好了,你看他多开心啊!”老吴老婆争论说,“是我们捡了他的命,他不是合该是我们的儿子?再说,你看他那里不好了?你没看到他有多开心吗?想必他在自个儿家里也没有这样开心过呢!”

“话虽是这样说,但是……”

“你不要再说了!”老吴老婆发怒了,“你不就是一心一意要送他走吗?行,赶明儿我去死好了——我活着还有个什么劲啊,我的命好苦啊!……”

“行了,行了。我不提了还不行?”眼看着老婆的眼睛又要翻江倒海,老吴转了个身,背对着她躺了下去,“唉!”老吴重重的叹了口气。

“你不用这样嘛,”老吴老婆推了推他,“那,要不这样,你贴个广告出去,等人家来找了,就送他回家,他家里没人找,就先在我们这里呆着。”老吴老婆知道自己老伴的心思,她想了想,决定来个先下手为强。

“这可是你说的——说话可得算数!”老吴翻转过来。

“当然了,“老吴老婆信誓旦旦的说,”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老吴老婆发誓说。

“行,我明天就去弄。“老吴终于放心的睡了。

老吴老婆看到老吴沉沉的睡了过去,发狠说:“你等着,我捡来的儿子,我决不会让任何人抢了去!”

果然,第二天一早,老吴没去下海,找了一家复印店,印了不少的材料,买了胶水,一张张的贴了起来。

“娘,我爹干什么去了?”陆文阳问。

老吴老婆爱怜的摸了摸他的头,没说话,继续低头在那里缝衣服。

这时,电视上出现了一个漂亮的女人,冲着陆文阳笑了半天,陆文阳出神的看着她,自言自语的说:“我爹在给我找媳妇呢。”

“娘!娘!”陆文阳兴高采烈说。

“什么事,强儿?”老吴老婆咬断了线头。

“娘!我爹在帮我找媳妇!”陆文阳说。

“嗯?找什么媳妇?”老吴老婆愣了一下,忽然笑了:这傻小子,都这会儿了,还净想着媳妇呢。

“娘!”陆文阳有些害羞,“我要一个漂亮的媳妇!要好看的!”

想不到这小子看起来挺老实,花花肠子倒不少!老吴老婆想了又想,自己算计到:恐怕这小子家里就是没老婆,也早就有相好的了,不然的话,他也就不会这样想了。唉——看他的年龄,倒真是该娶一媳妇了!看看哪有合适的姑娘,给他张罗一个,也让他安心的住下来,不再东想西想了的。

计划停当,老吴老婆笑嘻嘻的点了点头:“是啊,强儿,你年纪也不小了,是该找一媳妇了!赶明儿娘帮你找去!”

陆文阳点了点头,兴奋的转了几圈。

“干嘛呢?”老吴从外面回来,手里还卷着一些没贴完的广告。

“爹,这是什么?”陆文阳跑过去看。

“别动!”老吴老婆急忙的跑,没留神针刚刚又插上了,一下子扎在了手上。

“哎哟!”老吴老婆叫了一嗓子。

“娘,娘,你怎么了?”陆文阳丢下手中的纸张,紧张的跑了过去看。

“强儿,你快去帮娘找张创可贴来!”老吴老婆说。

“噢!”陆文阳刚要跑,又问,“娘,创可贴在哪里?”

“那里,那间房里有个小盒子,在里面装着!”老吴老婆说。

陆文阳拨腿向另一间屋里找创可贴去了。

一看陆文阳走了,老吴老婆顾不上骂老吴,急急忙忙的收拾起散落在地的寻人启示,胡乱卷成一团,跑进了厨房。

“娘!”陆文阳好不容易才找到创可贴,急忙跑了进来,却发现娘不见了,只有爹一个人在闷闷的抽着烟。

“爹,娘哪儿去了?”

老吴弹了弹烟灰,看了看外面,没回答他,只是说:“看样子外面天快下雨了,该把东西先收一收。”

“哦。”陆文阳听了,跟在老吴后面,把该收的都收了起来。

半夜的时候,外面果然“轰隆轰隆”的下雨了,老吴翻了个身,自言自语的说:“早知道要下雨了!”

“咦!他娘!他娘!”老吴忽然觉得有些空,睁开眼睛一看,老婆竟然不见了!

“强儿,强儿,看见你娘没?”老吴跑进陆文阳的房间。

“没啊。”陆文阳急急的坐了起来,“我娘呢?”

“你娘不见了!”老吴急了,打开家门就往外冲。

陆文阳只穿了一条短裤,也冲进了雨幕之中。

“孩他娘!”

“娘!”此起彼伏,两个男人打着手电,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

“爹!爹!你看!”陆文阳用灯照着一个人影。

“快去看看!”

两人跑过去一看,不是老吴老婆又是谁?

等到一家三口落汤鸡一样的回到家里,老吴老婆一个接一个的打喷嚏。

“你说你,一个老婆子,深更半夜的往外跑什么?”老吴又是担心又是责备。

老吴老婆不说话,只是用手擦了把脸。

“娘,你脸上是怎么了?”陆文阳问。

“怎么了?”老吴老婆不解。

“快先去洗把脸吧,看把孩子吓的!”老吴推着她进了洗手间。

对着镜子,老吴老婆看到自己的脸上全是黑墨汁。

等她收拾好了,躺到床上时,老吴问:“都撕完了?”

“什么撕完了?”老吴老婆佯装不明白。

“算了吧,别骗我了——你深更半夜的出去,不就是为了把我白天贴的那些寻人启示给撕了吗?还当我不知道呢,看你那一脸的黑!”

“别提了,都怪你,贴了那么多,害得我被雨淋!”一面说着,一面又一个喷嚏打出来。

“总共才印了五十张,贴了三十二张,哪里多了?”老吴辩解说。

“坏了!”老吴老婆一个喷嚏打完,坐了起来。

“怎么了?”老吴紧张的也坐了起来。

“我数过了,一共是三十一张,肯定还落下了一张!”老吴老婆担忧的说。

“算了,算了,快睡觉吧!”老吴听了,不以为然的说。

“不行,我得出去找找!”老吴老婆坚持说,已经开始穿起衣服来。

“阿嚏!”老吴老婆真是感冒了。

“你呀!”老吴赶紧帮她倒了杯热水,拿出两颗药来,“你就不去撕,这大的雨早也把字淋光了,算了,吃了药,安心的睡吧,我再也不提这事了!受不了你这折腾劲!”

“轰隆轰隆!”外面果然电闪雷鸣,响彻云霄,雨越来越大,直有刷去一切尘埃的势头。

老吴老婆向外看了看,这才把药吃了,躺了下来。

“今天的雨真的挺大,啊?”老吴都快睡着了,老吴老婆突然又冒出一句来。

“哎呀,你快睡吧!”老吴真有点受不了她了。

“下得再大点吧。”老吴老婆祈祷说,然而她终于还是睡不着,蹑手蹑脚的走到陆文阳的房间,轻轻的推开他的门,看到他正睡的香甜,一只脚露在外面。

“这孩子,老没记性。”老吴老婆帮他盖好被子,不免想起儿子小时候也是这样的,总要帮他半夜里再盖一次被子,要不早上起来一准感冒,现在,在她的眼里,陆文阳已经不再是陆文阳,而的的确确是她的儿子吴强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