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情欲 舞蹈 高中 万界代购系统 试衣间 我的尤物嫂子 无处可逃
燕宫艳史 渴望 孤寂之狼 小姨子是主播 妻心 极品小姨 杏林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爱情的眼神

发布时间:2021-07-22 16:43:26

赵宝刚举着酒杯,一动不动。“谢谢您,谢谢您。”但是也没体会到到爱情的幸福和快乐感,肥妞但是很不满意,不论如何,赵宝刚是个有责任心的男人,跟他在一起一生一世,纵使也没多少的激情“谢谢,谢谢。”虽然没有体会到爱情的幸福感,肥妞还是很满意,无论如何,赵宝刚是个有责任心的男人,跟他在一起一生一世,纵然没有多少的激情,总也会有一个平和美满的生活。所以,虽然不是感到十分的如意,肥妞还是满足的。。

>>>《冷面帝王的霸道新娘》章节目录<<<

《第22章 爱情的眼神》精选

推荐书目:废婿当道 绞明 圣心双雄 玉龙印 星象江湖 我在未来逆天了 大新轶事 道极无天 盛唐不遗憾 电竞大神来solo

赵宝刚举着酒杯,一动不动。

“谢谢,谢谢。”虽然没有体会到爱情的幸福感,肥妞还是很满意,无论如何,赵宝刚是个有责任心的男人,跟他在一起一生一世,纵然没有多少的激情,总也会有一个平和美满的生活。所以,虽然不是感到十分的如意,肥妞还是满足的。

“怎么了,宝刚?”肥妞已经一饮而尽,反正她的杯子里盛的并不是酒,只是普通的钦料。伴娘很会体贴人,是儿时的一个玩伴,本来要找廖如燕做伴娘的,不知道这家伙跑到哪里去了?明明知道订亲的日子已经到了,她的手机却关掉了,人也不知所踪——肥妞想,也许是因为陆文阳的事情,虽然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凭感觉来说,廖如燕一定对那小子有什么特别的情愫,加上陆文阳失踪,廖如燕这几天肯定是不想有人打扰,所以躲了起来。

肥妞没有听到回应,抬起头来看,却发现赵宝刚的眼睛里有一种亮晶晶的东西,在不停的闪耀着光芒,似强弓驽箭,奔着某个特定的方向疾速穿越而去。

顺着他的目光,肥妞更感惊讶,刚才举起酒杯敬酒的那个女孩子,此时此刻,也仿佛置身于苍茫世界,眼神是那样的专注而凝聚,固执的回应着赵宝刚的利箭。

这一刻,不知道赵宝刚和柳茵茵有没有万箭攒心的感觉,反正肥妞的五脏六腑是被绞的粉碎——在自己的情敌面前——当然了,不必再有多余的解释,眼前的这位漂亮的MM毫无疑问的是一位强有力的情敌,虽然在感情方面,肥妞一直很迟钝,但是,再愚蠢的女人,在最危险的时刻,总会幡然醒悟——男人不同,男人往往在没有危险的时候,时时保持着高度清醒的头脑,当危险来临的时候,却往往毫无知觉。

“不管怎么样,你也该先把酒喝了再说,这里有很多的人哪!”肥妞几乎咬牙切齿的强压着声调对赵宝刚说。

赵宝刚惊醒,四周环顾,果然有人开始往这边看,可能想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祝你们幸福——永结同心、早生贵子!”柳茵茵和着眼泪把酒一饮而尽,掉头跑了出去。

“茵茵!”于斌恍然间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趁赵宝刚不注意,一脚把他踹倒地上,飞奔而去。

“茵茵。”赵宝刚跌坐在地上,泪光闪闪。

“哼!”肥妞不再客气,把酒杯往跟在身后的托盘里一丢,跑进了卫生间。

女卫生间里,肥妞扶着墙,一个劲的吐——她长这么大,第一次体会到心碎的感觉,一直以来,她从小的传统思想中,根深蒂固的是赵宝刚一直是最关心她、最疼爱他的人,一个是一个可以任她为所欲为的人,一个可以和她一生一世的人,然而,瞬间,因为一个女人的出现,一切都被摧毁了,肥妞就像是从半空中跌落到深不可见底的深渊——没有痛、没有伤,却很难受,很难受。

“那个新娘真丑!”肥妞正在难过,忽然听到有人说话。

“是啊,看她长得那个样——胖得跟猪一样,穿个裙子都快被撑破了!”

“是啊,那个新郎多帅啊,不知道怎么会看上她那样的。”

“肯定是死皮赖脸的赖上了呗!”

“那有什么啊——这什么年代,上了床又能怎么样?谁能为谁承担一辈子?”

“所以说那头肥猪好命呗——又帅又有责任感,哎,现在有这样的男人,我也宁可死缠烂打赖上他!”

“那你去啊。”女孩咯咯的笑,“你的初夜还不知道早交给了谁呢,恐怕你长得再好看也没用。”

“靠,不就是一层膜?——几百块钱搞定!”

“男人就他妈的贱!一张破膜就能保一辈子?”

“我靠!女人更贱!男人一句承诺就能守一辈子!”

“你说的是上个世纪的事吧?这年头有这么蠢的女人?白天分了手,晚上就有人陪!“

“没骗你,我以前认识一傻妞,今年已经三十多岁了,一直没结婚,一心一意等着那男人回心转意——听人家说,那男人早就结婚了,孩子都有了!”

“所以说人好不如命好啊——看看那肥猪婆,哎,真是好命啊。”

“嗵!”肥妞把卫生间的门用力的打开,门委屈的晃了几圈,才勉强停住。

肥妞横眉冷对。

两个服务员一看,低着头赶紧跑了。

肥妞很想追上去,狠狠的扇她们几个耳刮子。

她扑到在梳妆镜前,第一次认真的端详着自己的容貌,说真的,从小到大,她很少认真的照一下镜子,就是梳理头发,也不过是走马观花——她从不在意自己长得啥样,也不在意发式的模样。

也许我长得的确对不起大众。肥妞苦笑着看着镜中那个极其肥胖的人,她第一次开始讨厌自己的身体。

当她重新走进客厅的时候,忍不住想看一看赵宝刚在哪里,打心眼里说,她也有点认可赵宝刚的确长得不赖,人也有点帅,工作能力嘛,也马马虎虎,是否真如那几个臭服务员所说的极品,倒不见得——最起码他的钱还不够称之为极品,连房子还是首付的呢。虽说他的父母已经许诺以后的贷款由他们来出,毕竟已输了气势了。

真是,幸亏他还是个穷小子,要不然真能被美女们淹死?肥妞愤愤不平的想,一个大男人的,长得好看又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了?

一边想着,一边四处看,却始终没有发现他。倒是十几桌客人吃的满带劲,好像这一场舞台并不需要主角——当然了,现在的电视剧都已经分不清主角了,不是说艺术高于生活,却来源于生活吗?

这是一个混乱的世界,这是一个没有主旋律的世界,这是一个充满着个性却彻底的失去了自我的世界。

肥妞看到老爸已经喝的昏乎乎的了,老爸是个实在人,恐怕早已被赵家的亲戚你一杯我一杯的灌透了。

“爸,少喝点!你的胃不好!”肥妞赶紧制止他。

“哈哈,宝妹,爸,爸爸,爸爸今天,高兴!我女儿嫁了个好,好男人!爸爸,开心!开心。”说完,端起一杯又是一钦而尽。

“亲家!”赵奶奶虽然上了点年纪,酒量却不小,只见她精神矍铄,双目炯炯有神,完全不似一个老年人,可别说,这老太太虽然年纪大了,耳不聋,眼不花,穿针走线,连王秀菊都不如。王秀菊经常对旁人赞说:“摊上这样的婆婆啊,真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呢!”满村里没人不夸:“老太太,不老喽!”

“亲家!”赵奶奶已经举起了杯子,“虽说我家宝刚不差,你家宝妹也不孬!打小我就看上你家宝妹了!天生一个旺夫的好媳妇!”

“那是!那是!”肥妞妈赶紧接过话茬,“我们家的宝妹,”她正好抬头看到肥妞,一把把她拉到自己跟前,“你们看——一看这富态富像的,不用说,就是一个富贵气!”转过身里,自己心里却暗叫了一声:妈呀,幸亏还有这么点好处,不然的话,肥妞这家伙就赖在家里嫁不出去了。谢天谢地!祖宗保偌!这老太太真是好眼光!

看到老妈拿着自己跟献宝似的,肥妞心里甭提有多别扭了——感情老妈还不知道赵宝刚这小子别有心上人呢,还在这里自吹自擂——什么富,什么贵!人家只要长得好看,就是这样看着一辈子也心甘情愿——钱财不过身边物,功名利禄如过眼云烟,内心的幸福与否却是刻骨铭心。

靠!这好像不是我想的。肥妞一面往外走,一面感触的想,怪不得人家说失恋能让一个女人成熟,看样子我真是成熟了——以前看到这些乱七八糟的话,根本不往心里放,现在却全自己冒出来了!我都快成一哲学家了!——哦,不,也许是思想家!

唉,不管是什么家了,反正赵宝刚就是不见了!

也许我真的失恋了。肥妞想,不过她认真的想了半天,才好像突然间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性的错误——我恋爱过吗?肥妞意识到这个问题时,才真正的感到恐怖——我好像压根儿就没有恋爱过!跟赵宝刚在一起,只是因为从小两家约定了的,虽然没有行礼,却已经互相认可了。从小到大,肥妞就把赵宝刚当成了自己的亲哥哥一样——反正以后也是一家人,她从来没有想过,一家人跟一家人有什么不同!

她记起了赵宝刚与那个来历不明的女孩双目相对时的样子,也永远再也不能忘记——那就是爱情的眼神——穿越了彼此,停留了彼此,拥有了彼此!

想到这里,肥妞不再伤心难过了,她决定退出来,为两个相爱的人牺牲一下小小的自我。想到这里,她心情反而轻松起来,端着酒杯,开心的和宾客们推杯换盏,表现得十分自然、大方。

“呀,宝妹姐虽说胖了点,这风度还是蛮帅的嘛!”一位表妹打趣说。

“快吃你的吧,堵不上你的嘴!”肥妞嗔怪的说。

“谢谢!谢谢!”赵宝刚客气的跟一帮男宾们喝酒,“请吃好喝好!”

咦,这小子没去追人家啊?肥妞刚才还有点憋气——找他半天找不到,还以为他去追那女孩子去了,虽然打算退出了,心里毕竟还是酸酸的。现在突然看到他,又开始埋怨起他来,为那女孩感到不值。

“你没去啊?”肥妞把他拖到一边。

“去哪儿啊?”赵宝刚有些醉了,看样子这小子刚才一直喝的都是白酒,他倒是想把自己灌醉了。肥妞看他的样子,知道自己刚才的决定并没有错——和她在一起,赵宝刚会痛苦一辈子!

“去追人家啊!”肥妞有些急了,既然已经放手,就索性痛快点儿。

“追,追谁?”赵宝刚一下吓醒了,他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看样子杨宝妹什么都知道了!

“你真蠢!”肥妞刚要再说,突然听到电话响,“喂!”

“喂!您好,这里是松山派出所。”

派出所!肥妞吓了一跳,派出所的人找我干吗?

“请问,你认识一位女孩子吗?”那警察客气的说。

“废话!我何止认识一位女孩子——我认识一千个,一万人!干嘛?”肥妞没好气的打断了他。

“对不起!”那警察依然很客气,“您还没听我说完。”

“你说!”

“这个女孩子大约二十三四岁,长头发,瓜子脸,身材很好,最关键的是她的小手指有一点弯曲。”

“你打开她的钱包,看看那里面的照片!”肥妞急了。

“是一个男人。”那警察好像找了一会儿,停顿了一下。

“再找!”肥妞大声说。

那警察显然被吓了一跳,过了半晌,才又说:“找到了。”

“是不是跟一个很胖的女孩子,在泰山上照的?”

“是的。”

“她在哪里?她现在在哪里?”

肥妞一面说,一面大声喊叫,冲了出去,眼睛四下里找车。

那边的警察刚一报完地址,肥妞就把电话挂上了,她伸手拦车,出租车好像故意和她做对,竟然半天没有一辆停下来。

“停车!”肥妞站在车前面。

“想找死啊?”一个司机探出头来骂,这该死的肥猪差点撞上车了!

“你干什么?”居然是于斌!

“你的车呢?”

“什么?”

“我说你的车呢?”肥妞没好气的说。

“在车库里。”

“快点开过来,廖如燕出事了!”肥妞上气不接下气。

“那我表妹怎么办?”于斌左右为难。

要是换个时间,肥妞虽说有心把赵宝刚让出来,也非要扇这个小妞两耳刮子不可——真心相爱又怎么样?我说他是我的就是我的!

“你在这里等着!”肥妞顾不上她,看到她哭得花狸猫一样,心里恨道:要不是你命好,摊上我这样的,你这辈子休想!

“赵宝刚!你给我下来!”

赵宝刚其实已经跑下来了,打老远看到他们三个人在一起,脚步放慢了一些。

“你的卡拿过来!”肥妞命令道。

赵宝刚机械的把银行卡给了她。

肥妞忽然狡诈的冲柳茵茵一笑:“好,这就算是扯平了——我把他便宜处理给你了!走,我们快走!”肥妞跳上于斌刚刚开上来的车子,摇下车窗,对赵宝刚喊了一句:“小子,你等着!这笔账以后慢慢算!”

车子绝尘而去,留下赵宝刚和柳茵茵两个人目瞪口呆,更令刚刚追赶出来的亲戚朋友大跌眼镜——这究竟是一场游戏,还是一场梦?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