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情欲 舞蹈 高中 万界代购系统 试衣间 我的尤物嫂子 无处可逃
燕宫艳史 渴望 孤寂之狼 小姨子是主播 妻心 极品小姨 杏林
首页 > 资讯

第24章 为伊消得人憔悴

发布时间:2021-07-22 16:43:26

太阳底下,人们匆匆的走着。在而如今这个社会里,简言之的“走”,也极少有人步行时间走了,最不继的,就连个老头老太太,也都骑着个自行车。一个女孩,却像个傻瓜像,孤独的的行走一个女孩,却像个傻瓜一样,孤独的行走着,一步步的,用自己的脚印,去丈量着土地的长度——也丈量着内心的痛苦。。

>>>《冷面帝王的霸道新娘》章节目录<<<

《第24章 为伊消得人憔悴》精选

推荐书目:废婿当道 绞明 圣心双雄 玉龙印 星象江湖 我在未来逆天了 大新轶事 道极无天 盛唐不遗憾 电竞大神来solo

太阳底下,人们匆匆的走着。在如今这个社会里,所谓的“走”,也很少有人步行走了,最不济的,就连个老头老太太,也都骑着个自行车。

一个女孩,却像个傻瓜一样,孤独的行走着,一步步的,用自己的脚印,去丈量着土地的长度——也丈量着内心的痛苦。

可能已经走的太久了的原故,她看人的眼神已经模糊了,好几次差点儿撞到人家车子上去。看样子实在是已经疲惫不堪了。然而,也许是为了什么心爱的人,这样着急不堪?她不肯停下来,就这样一直走着,走着……

“请问,您有没有看到过这个人?”她拿着一张男孩的照片,见了人就问。有些人,就很好奇的看着她。当然也有些人,会闪到一边——可能怕碰上骗子之类的人吧?

在一个村落口的时候,廖如燕实在是一步也走不动了——当然,这个女孩就是廖如燕,她手里照片,自然就是陆文阳。

她不相信陆文阳会这样莫明其妙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她一定要找到他——她一定会找到他!

就是依靠着这个执着的信念,她不停的走,不停的问。

她已经这样找了大半个月了,竟然一丁点儿的消息都没有——这些日子里,她都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走到哪里,就随便买个面包、火腿的吃一口。

“陆文阳!你为什么竟然这样狠心?无影无踪的消失?叫我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廖如燕坐在一棵大树下哭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个样子的折磨我?——难道你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只因为我的离开,你就要对我这样吗?你怎么能够这么小气?——你可以打我,可以骂我,但是,为什么要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呢?——难道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的担心你,爱……”

当廖如燕想到“爱”的时候,内心剧烈的抽动了一下——我原来都不可以“爱”他!可是,我真的是“爱”他啊,从内心里,从骨头里,从每一寸的皮肤里,爱他,爱他,就是爱他!老天啊!你为什么要这样的无情?为什么要让我如此的痛苦?廖如燕恨恨的说,一脚踢起一颗小石子,飞向几个过路的行人身上——这几个人可真是步行的行人,三四个二十几岁的男孩子,吊儿咣当的,一面吹着口哨,一面在路上东张西望。

“你干什么?敢打老子?”一个男孩发怒说,男孩头发直竖、发梢染了黄色,耳根一圈的头发,却弄成了绿色,乍一个倒活像一只鹦鹉。

“哟,别生气,是小妹妹呢。”另一个瘦瘦弱弱的男孩走到廖如燕的近前,色迷迷的盯着她的前胸。

“你,你想干什么?”廖如燕站了起来,身子贴在树上。

那瘦男孩一只手贴在树皮上,另一只手挡住她的去路:“干嘛?你打伤了我的兄弟,想溜啊?”

廖如燕知道遇上了小流氓,她急忙抬头往路上看,一辆轿车飞驰而过,根本没有片刻的停留。有几个骑单车的人,往这边看了看,便匆匆忙忙的走了。

“小妞儿,别看了——没人会救你的,这是什么世道,难道你不知道吗?你是外地人吧?”瘦男孩抓住她的一只手,拽住她。

“你放手!放开我!”廖如燕一面挣扎,一面大叫。

“乖乖听话,啊?别惹我大哥生气!”另一个男孩从后面踢了她一脚。

廖如燕手一沉,刚想反抗,才惊觉到自己已经很虚弱了——大半个月半饥半饱,睡眠不足、思念过度的日子,已经消耗掉她过多的力气了。

“好吧。”廖如燕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可是,我现在很饿,能不能先弄些吃点给我?”

鹦鹉男孩大喜,对瘦男孩说:“强哥,我们去乡妹子那里搓一顿!——那里还有小包厢。”他挤眉弄眼的对瘦男孩说。心里已经迫不及待了——呵,一面吃,一面潇洒,当真是快活——这小妞看起来不错,蛮有味的!

那瘦男孩却有些迟疑,刚才他拉住眼前这女孩的手的时候,觉得有点不对劲。

“走啊,大哥!”旁边的男孩子催促说。

“走!”瘦男孩终于下定了决心:我们这里有三个人,你再能耐,也不过是个女人,难道老子还怕了你不成?

于是,一行几个人拦了一辆进城的出租车。一路上,瘦男孩不住的说些下流话,又不停的动手动脚,摸来摸去的,廖如燕尽力的躲闪。瘦男孩干脆直接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哈哈大笑:“别害臊!一会儿哥哥准保你开心!”

另外的男孩们也都跟着起哄。

廖如燕被搂着,头紧紧的挨着他的肚皮,眼睛里刚好看到男孩鼓鼓的裤裆,廖如燕暗暗用力,真想一掌废了它!

然而,她还是忍耐了——凭她现在的力气,恐怕一个人都打不了——她实在是又累、又饿、又困,身心疲惫到了极点。

想着想着,她忍不住想到了陆文阳。有一次,一个春末夏初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到效外去,新鲜的青草挥发着嫩绿的气息,太阳暖洋洋的,刚好让人伸展开四肢。两个人就并排的躺在一片草坪上,摆着大大的人形,陆文阳特意把一只胳膊伸了过去,要廖如燕当作枕头。

廖如燕开头还不忍心,努力的把头抬着,想要减轻陆文阳的负担,然而,舒服的阳光真是可人沉醉,她竟然慢慢的睡着了。

“妹妹。”

“嗯。”

“你想要几个小孩?”陆文阳一个人望着天,已经注视了很久了,他的胳臂酸极了,很想活动一下,可是,他刚要抽出来,廖如燕忽然哼了一下,翻了一下身子。

陆文阳只好强忍着酸痛,歪着头看着她睡着,她睡的真香,像极了一个婴孩,无忧地虑的婴孩。直到她醒了过来,陆文阳才活动了一下那只快要被废掉的胳膊,问她一个他已经想了很久的问题——他很想要一个女儿,一个像廖如燕的女儿。

“才不要呢。”廖如燕故意说,其实她很希望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这样最好。当然了,如果能一次生个龙凤胎,那可是上上之好——又省力,又满意。

“我要你生一堆!”陆文阳突然翻过身来,压住了她,眼神迷离——其时,旷野静静的,没有一个人,甚至鸟儿也不再啼鸣。

廖如燕的身体有了火热的感觉,她忽然间觉得自己迫切的需要释放出什么来——事后,她觉得自己是个坏女人,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她想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陆文阳。

迷乱的阳光之下,一个女人,胸口起伏着,嘴唇红润,呼吸紧促,眼睛半眯着——陆文阳低下了头——廖如燕闭上了眼——忽然,陆文阳跳了起来,一直跑出去好远好远才停下来——他一面跑,一面大声的喊叫,惊醒了沉睡的鸟儿,纷纷的穿落树叶,惊慌的逃走。

廖如燕有些失落,也有些幸福——因为爱,所以爱。她知道,如果他真的占有了她,她也是百分之百的心甘情愿,她愿意为自己所爱的男人献上自己一生最宝贵的东西。

想到这里,廖如燕忽然落泪了:如果当时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那么,现在,她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呢?毕竟他们……她忽然恨起自己的母亲:你为什么为了自己的快活,却让自己的女儿失去了终生的幸福?——其实也不算完全失去,可是……她倒宁可完全失去,也比现在这个样子要好许多!

唉,现在想这些,还有什么用呢?人都不知哪里去了。现在,只希望能够找到他,哪怕一生一世不能再见面,只要他还好好活着,就足够了!

“哟,小妞哭了,乖,别哭,一会儿哥哥我好好疼疼你。”瘦男孩的手忽然往衣服里伸了进去。

廖如燕立刻从回忆中惊醒,出手极快的阻止了他。

瘦男孩狐疑的看了她一下,沉思了片刻,没有再说什么。

一会儿车子就进了城,到了乡妹子火锅城,几个人找了个包厢,点了几个菜,叫服务员提来几箱啤酒,快活的喝了起来。

廖如燕坐在瘦男孩的旁边,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拼命的吃东西,简直是几辈子没吃过一样。

鹦鹉男孩开了一瓶啤酒,丢了过去,廖如燕也不说话,接过来仰头便喝。

“好,好酒量!”几个男孩起哄说,“来,再喝!”

转眼间,两瓶啤酒已经喝下去了。

他们闹哄的热闹,瘦男孩却走了出去。

廖如燕瞄了他两眼,没放在心上,继续吃自己的。

果然,瘦男孩出去了片刻便走了回来。

廖如燕吃饱喝足,起身就走。

“你去哪里?”一个男孩站起来,挡住她问。

“怎么?上个厕所也不行啊?”廖如燕冷笑说,“怕我逃跑啊?那行,”廖如燕冲他点点头,“你跟我一起来好了!”

男孩看了瘦男孩一眼,果然跟着廖如燕出去了。

当男孩在女厕所外面等的焦急的时候,廖如燕早已穿好了衣服,她冲了马桶,放下马桶盖,坐在上面,闭着眼睛,眯了好大一会儿。

“有没有人啊?”一个女孩已经在这里等了快半个时辰了。眼看着旁边都换了几个人了,这个门就是不开。女孩不乐意了。想要换个地方,又觉得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该出来了吧?

“是不是死在里面了?”女孩真的等不及了,觉得腹中告急,旁边一个门刚打开,她便把一个女人挤开了,自己冲了进去。

“要死啊,这个也抢?”女人很气愤,女孩听了,觉得十分的不舒服,然而,几分钟后,身体却舒服了许多,便不再计较女人的话了。

穿好衣服出去,隔壁的门还关着,女孩不知出于一种什么想法,忽然用力踹了那门一脚——廖如燕正睡的香甜,被一下子惊醒,便睁开了眼,伸了伸腰,觉得舒服多了——她原本就随时随地都能睡着,这些日子,因为思念陆文阳,竟然日夜难眠。

现在,大难临头,她暂且把陆文阳丢在脑后,痛痛快快的睡了一觉——她走出门来,不再计较是谁踹的门——她在里面呆的时候也着实够久的了。

她把头伸进水龙头下,狠狠的冲洗了半天,这才取了几张纸巾,把脸擦干净,走出厕所——外头站着的那小子早已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走来走去的半天——他已经绕着厕所看了半天了,确实是连个窗户也没有,这才耐着性子继续守着。

“大哥!那小妞不会跑了吧?”鹦鹉男孩忽然问。

瘦男孩不说话,只是低着头喝酒。

廖如燕虽然觉得自己没有恢复到以前的体力,可是,应付这几个小毛孩足够了。她打起精神,向包厢里走去,那男孩亦步亦趋,不敢远离半步。

廖如燕只是冷笑,并不望他。

廖如燕已经笑不出声了——当她信心百倍的走进包厢的时候,意外的发现,这里又增加了两个新来的人,其中的一个,前顶有些秃,眉毛却极粗极长,犀利的眼神,正在盯着她看,好像要把她剥光看透一样。

从他冰冷的眼睛里,廖如燕仿佛觉得自己一下子掉进了冰库,她异常清醒的知道:这下子,她真的无路可走了。

只这一个人,她已经彻彻底底的输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