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乡野之间   我成了 老人 金鳞 套路
村官 乱云 我当盲人  奶爸 弟媳 丫丫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谁是谁的夜

发布时间:2021-07-22 16:43:26

“他们会有什么事吧?”于斌确实有些怕陆文阳,这家伙是个很老实孩子,有什么事,都宁可一个人担着,极少跟人说什么。了这么久也没消息了。陆老爷子原本要走的,现下也走不“如燕肯定没事。”肥妞正吃的热乎朝天,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偶尔如燕会发一两条消息给她,她自然很轻松。。

>>>《冷面帝王的霸道新娘》章节目录<<<

《第25章 谁是谁的夜》精选

推荐书目:祥和森林 极道坏医生 百年火影 最后一代邪帝 神游诸天虚海 连环妙计 上门狂婿 忘忧如草不自弃 女神的贴身男秘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他们不会有事吧?”于斌的确有些担心陆文阳,这家伙是个老实孩子,有什么事,都宁愿一个人担着,很少跟人说什么。已经这么久没有消息了。陆老爷子本来要走的,眼下也走不了了。他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说话走路都显现出老态龙钟的样子来了。这也难怪,老爷子几代人努力拼搏出这么一点事业,自然指望着有个后人接替,陆文阳是陆家唯一的男丁,又是长子,本来理所应当的是他的责任,现在,他一下子无影无踪,老爷子自然失去了重心,也无心搭理新开张的分店,只是到处派人打探陆文阳的下落。

“如燕肯定没事。”肥妞正吃的热乎朝天,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偶尔如燕会发一两条消息给她,她自然很轻松。

“你们那位公子哥,我可就不敢担保了!没准什么时候被狼叼了去也不一定,看他那样,被叼了去也是活该——不知道他有什么好,把我们如燕迷成了那样……唉呀,你踩我干嘛?”肥妞大叫起来。

于斌用劲的冲她眨眼。

“你眼睛坏掉了?”肥妞凑上去认真的看了半天。

“陆叔叔,吃点东西吧。”于斌走过去,劝他。

陆祖端有气无力的找了一张沙发坐了下来,指了指自己身边的沙发,对肥妞说:“来,肥妞,坐叔叔这里来。”

肥妞嘴里还含着东西,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下子蹦了过去:“什么事?老爷子。”

陆祖端摸了摸她的头,爱惜的说:“你这孩子,虽然看起来有些傻气,倒是个有福的人。”

“宝刚家的奶奶也是这么说我的。”肥妞自然而然的说,突然就沮丧起来:赵宝刚的奶奶打小就一直说:宝妹是个福星,谁娶了她,准会富贵一辈子!所以,一直以来,赵奶奶坚持要娶肥妞做孙媳妇,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不晓得哪里蹦出个柳茵茵,居然在订婚宴上搅了局,事后,肥妞妈打来电话,先把个赵宝刚骂个半死,又开始骂肥妞。

“管我什么事?又不是我的错!”肥妞十分的委屈。

“不是你的错难道是我错了?”肥妞妈暴怒,“你干嘛临阵脱逃?你订你的亲,关那小妖精什么事?——宝刚这孩子最孝顺,只要赵奶奶不放口,你看他敢造反?”

“妈,说是你这样说的,要是真这样了,我还有个什么劲?守着个男人跟我离心离德的。”

“什么离心离德的?宝刚这孩子最心善,只要你过了门,他就有那心,也不会对你不负责任的!”肥妞妈最了解赵宝刚了,这孩子在某些方面有些傻,他不怎么说话,一旦说出什么来,一定信守诺言。其实,就连肥妞妈看了柳茵茵之后——就算不看柳茵茵,她也知道自己的女儿配赵宝刚,真有点儿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当然了,癞蛤蟆肯定是肥妞,人家宝刚那才是天鹅呢。

但是,这小子就是不知哪根筋锈逗了,十几岁的时候,他突然郑重其事的对肥妞妈说:“阿姨,长大了,我要娶宝妹。”

那时候,肥妞妈正忙着做饭,听了也没当一回事,笑哈哈的说:“好啊,好啊。”

哪知,从此之后,这傻小子真的就一心一意的把肥妞当成了自己的媳妇,只对她好。弄得肥妞妈哭笑不得。虽然赵奶奶打小喜欢肥妞,但这不是一回事——肥妞妈虽然隐隐的感觉哪里有些不得劲的地方,可是小孩子犯点傻劲,也是难免的,所以也没再放在心上。谁知道长大了,竟真的就要成亲了。

本来一帆风顺的事,却被个柳茵茵搅得乱了局,肥妞妈怒火三丈,也不好当场发作。赵奶奶却上下打量了柳茵茵三圈,鼻子里哼了几声,说道:“败家的玩意!”然后扭头走了。宝刚妈倒是有些同情柳茵茵,却只不过投来几分同情的目光,也一起走了。

“我是坚决不会同意那个小妖精跟我们家宝刚成亲的!”老太太看样子火气没消。

“妈,说是这样说,可是,这事儿……就怕我们做不了主。”王秀菊说,“孩子都大了,再说,眼下也不是我们那个朝代,怕孩子别扭。”

“是啊,妈。”赵金泉也说,“要是我们强扭着他,孩子一使气,跑到哪里去,自个儿成亲过日子去,我们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他有本事成亲,就让他自个儿成去!就当他没我这个奶奶!”赵奶奶用力把茶杯摔在地上,气呼呼的进了卧室生气去了。

赵金泉和王秀菊面面相觑。

赵金泉摇了摇头,走开了,王秀菊找了个扫把,把地上的碎玻璃打扫干净,又拿了拖把拖了一下。

“宝刚!”柳茵茵扑进赵宝刚的怀里,嘤嘤的哭。

赵宝刚紧紧的搂着她,怕她会消失掉似的。

“宝刚,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想这样……”

“不是你的错,都是我不好。”赵宝刚扶她坐了下来。在大学里,一个偶然的机会,两个人相遇了,一个眼神的交际,两个人心中已经明白:从此,他们是各自的彼此。其时,赵宝刚已经是学校里有名的“模范丈夫”。因此,虽然在此后的偶尔交往中,两人忍不住通过眼神互相交流自己的相思之情,却不曾越雷池一步,再加上谢意的事情发生之后,柳茵茵更加确信:即使明知道他们是相爱的,赵宝刚也决不会放弃杨宝妹。

虽然是这样,柳茵茵还是忍不住常常想要见到他,于是,他们就会经常有意无意的“偶尔”相遇。本来,事情一直这样下去,直到毕业,也许就只会成为一个美丽的回忆。然而,事情突然出现了意外的变化。

在一次同学聚会上,柳茵茵有事去的比较晚,当她到了那里时,聚会已接近尾声。男女学生们可能因为学校的压力比较轻松,居然喝得烂醉的居多,柳茵茵不禁叹气:现在的大学的确不能称之为大学了。哪里还有半点学风?

人们开始零零散散的走了,柳茵茵的朋友可能已经离开了,半天也没看见,柳茵茵一个人坐了一会儿,刚想回去,忽然就看见了赵宝刚。

他已经醉了,趴在桌子上,一动也不动。

柳茵茵本来要走过去,想了半天,终究还是没有,她只是坐在那里不动弹,专注的看着他。

有几个人似乎想要叫他一起走,赵宝刚只是摇头。

等人们都走散了,夜已经很深了,这里只剩下了柳茵茵和赵宝刚两个人。

柳茵茵这才走过去,拍了拍赵宝刚。

“茵茵!”赵宝刚不知是认出了她,还是说胡话,他居然叫出了她的名字。

柳茵茵心里一动,眼泪就下来了。

她转过身来,轻轻的擦去眼泪,扶着他起来。

两个人从出租车回去学校的时候,寝室的门已经关了——时间的确很晚了。

柳茵茵没办法,只好带了去找了一家旅馆住了下来。

赵宝刚已经喝的烂醉如泥,到了旅馆,更是吐得不醒人事。柳茵茵只好帮他换下衣服,用毛巾帮他擦洗干净。拉过被子来替他盖好,又去帮他把衣服清洗干净。

等这些事情做完了,柳茵茵也困的不行了,她趴在床边上睡着了。

深夜的时候,她忽然被惊醒了:一阵哭声惊动了她。柳茵茵睁开了眼,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躺在床上。赵宝刚却哭了。

赵宝刚看到柳茵茵醒了,忽然间逃也似的进了卫生间,很快,卫生间里传出来哗哗的水声。

柳茵茵这才明白:她刚才并没有在做梦:她困的真的很厉害,居然做梦梦到自己成了赵宝刚的女人——她梦到赵宝刚跟疯了一样的爱着她,亲吻着她的每一寸肌肤,触动着她灵魂,让她跃动。她沉醉在这如痴如醉的梦境之中,不愿意就此醒来。

原来,这并不是梦,而是一个真实的情景:她,柳茵茵,已经和心爱的男人有了彼此的心与灵的交际,肉与魂的碰撞。

柳茵茵不知道此时的心情,应该怎样的:虽然她做梦都希望是这样的,然而,真正的发生了这样的事,她还是手足无措。

等赵宝刚出来时,她自己却冲进了卫生间。

她不知道自己原来是如此的迷恋着卫生间,她第一次领悟到:卫生间原来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卫生间——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柳茵茵终于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发现赵宝刚正在痴痴的看着床单,眼睛一眨不眨。

柳茵茵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雪白的床单上,依然雪白如水。

赵宝刚慢慢的转了过来,看着她。

“对不起。”柳茵茵好像自己做错了事一样,低低的说。其实,直到今天,她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内心,是如此的渴望着和赵宝刚在一起,却连争取的欲望也没有——她已经失去了最原始的东西——处子之身。

生活在欲念中的人,自然不在意这些,他们更加在意的,是如何从对方那里得到更多的快活和舒畅,或者是更多的名与利。然而,真正相爱的人,并不在意这些,他们所要的,只有唯一——唯一的心,唯一的情,唯一的纯洁。

柳茵茵在小的时候,因为父母双双外出,把她丢给一个瞎眼的老奶奶看着,有一次,村子里有一个她叫做叔叔的,强行占有了她。当柳茵茵从恐惧中看到自己身下的殷红时,那个叔叔恐吓说:“别告诉奶奶,否则我杀了她!”

柳茵茵很怕,她不怕自己已经失去的、永无可再回的贞节,相比于贞节,她更怕失去奶奶——父母为了生活,常年在外,甚至到了大年夜才回来,不管柳茵茵有多么的渴望他们再也不要离开了,他们却连多留一天的想法都没有,就匆匆的走了,仿佛钱才是生活。

瞎眼的奶奶虽然脾气暴躁,动不动就骂人,可是,每次柳茵茵放学回来,听到瞎眼奶奶的叫骂声,心里还是感到十分的安稳——有一次,瞎眼奶奶忽然生病了,人家都说这下活不成了。柳茵茵回到家里时,听不到瞎眼奶奶的声音,忽然间恐怖极了——她扑进瞎眼奶奶身边,看着她像一条咽气的死鱼一样摊在炕上,她尖声的叫起来:“奶奶,奶奶!”

那时候,她只求奶奶活着,所以,她把父母刚刚寄给她的一千块钱学费拿出来,求人带了瞎眼奶奶上了县城救活了她——瞎眼奶奶果然又活转过来,只是瘫痪在床。

柳茵茵不在乎,她只在乎奶奶还活着——为了学费,她只好养起了猪,每天清早起床,喂好了猪,伺候奶奶吃过了饭,才去上学;中午又匆匆忙忙的赶回来,照例喂猪,喂奶奶吃饭;就是夜里,她也得伺候着猪吃过了,奶奶吃好了,才能去写作业。——很累,可是她心甘情愿——当然,为了防止那位叔叔又来,她天天带着一把小刀上学、打猪草——那位叔叔果然不肯放手,等他再次扑过来的时候,柳茵茵的刀尖锐的划过他的下身——据说,人倒没残废,可是,他媳妇却跟人跑了,有人说,那叔叔的东西不大管用了,他媳妇嫌弃了,跟着一个过路的跑了。后来,那叔叔那不知所踪,已经很多年没回来了。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慢慢的,人们倒底还是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村子里的媳妇们就常常拿自己的男人开涮:“再敢让你乱来,下次碰不上茵茵那样的,就算你走运!”

所以,后来,居然没有人再敢骚扰她了。然而,在柳茵茵的心里,却留下了深深的伤痕——她永远忘不了,自己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子,所以,除了努力学习,就是努力赚钱——她居然养的猪攒齐了学费交了上去——她也不希望得到别人的同情,虽然老师说可以免除她的学费,但她不愿意那样做——她有手有脚,为什么要别人来同情?

现在,她看到赵宝刚的眼神,她忽然间明白了:她从前的怕,就成了真的怕。

“对不起。”真的不是她的错,可是,她依然在道歉。

赵宝刚没有说话,他只是伸手搂过她来,狂热的吻着她:“我爱你,真的爱你——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

等赵宝刚终于冷静下来的时候,他给她讲起了他和肥妞小时候的故事,柳茵茵低下了头:“我知道了,我不会怨你——我不能给你的,也不能让你对不起别的女孩。”

赵宝刚不再说话,搂着她,两个人坐在旅馆的地上,一直坐到天亮。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