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玲姐 云姨 乡野之间   我成了 老人
金鳞 套路 村官 乱云 我当盲人  奶爸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年轻时代

发布时间:2021-07-22 16:43:26

肥妞坐在陆祖端的旁边:“老爷子,什么事?”陆祖端笑了笑:“你就怕我?”“怕你干嘛?你又也不是老虎,会咬人!”肥妞喀嚓一声把嘴里的高兴果咬的脆响。“不管怎么说我也算你的“好歹我也算是你的老板吧?”陆祖端无端的觉着,在肥妞面前,他已经没有了一个叱咤商场风云的铁腕硬汉的形象,只是个慈善可亲的老头。。

>>>《冷面帝王的霸道新娘》章节目录<<<

《第26章 年轻时代》精选

推荐书目:蜜宠小青梅(下) 大元仙侠录 夫人舞刀爷弹琴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萌狐悍妻 狂暴神话系统 傻子的王妃 宅女求生记 修仙之潜伏 重生回到八十年代做学霸

肥妞坐在陆祖端的旁边:“老爷子,什么事?”

陆祖端笑了笑:“你不怕我?”

“怕你干嘛?你又不是老虎,会咬人!”肥妞喀嚓一声把嘴里的开心果咬的脆响。

“好歹我也算是你的老板吧?”陆祖端无端的觉着,在肥妞面前,他已经没有了一个叱咤商场风云的铁腕硬汉的形象,只是个慈善可亲的老头。

“哦,天。”肥妞惊讶的说,好像的确有些明白过来似的,“我差点儿忘记了——您还是我的老板呢。”

肥妞跳下沙发,一本正经的鞠了一躬:“老板好!”

陆祖端笑了:自从陆文阳消失之后,他很久没有笑过了。

“好像你很久没去上班了?”陆祖端看了看于斌,“你这样子算是旷工呢,还是算自动离职啊?”

于斌有些紧张,刚要解释,陆祖端摆了摆手,制止了他。

肥妞歪着头想了半天,这才说:“哦——不管算什么,反正你不再是我的老板了,是吧?唉,刚才白白的鞠了一躬,可惜啊可惜!——啊,不过这样啊,看在我这一鞠躬的份上,明天就叫老于帮我把工资结了吧?我现在很可怜的哦。”

肥妞连叹可惜,把个陆祖端弄得哭笑不得:这孩子,真是个实诚孩子。

“哪个老于啊?”于斌闷哼了一声。

“当然是你了!”肥妞瞪了他一眼说,“我已经不是你的员工了,当然不用喊你于总监了!”

“不过算了,看在如燕的份上,也不跟你计较了!”肥妞突然说,然后压低声音自言自语,“就算你不结我工资,赶明儿如燕成了你家的媳妇,我跟着多蹭几顿饭就有了!”

肥妞正在窃笑,陆祖端紧张起来,他突然抓住了肥妞的手,把肥妞吓了一跳——就连于斌也吓坏了,几乎不假思索的冲了过来——忽听陆老爷子问:“小杨,我问你,你那个朋友廖如燕是谁?”

听到他的问话,于斌这才喘了口气,停在肥妞跟前。

肥妞笑的花枝乱颤,如一朵即将掉落的花蕾,缤英纷散:“廖如燕就是廖如燕了,能是谁啊?老爷子,您没发烧吧?”

肥妞脱开手,摸了摸陆祖端的脸,不觉惊奇的对于斌说:“真有点烫呢。”

于斌吃了一惊,也伸手去摸,被陆祖端打开了:“干嘛,弄得我跟个小孩子似的。”

“董事长!”陆祖端的司机兼保镖陆富走了过来,把手机递给了他,“公司里有电话来。”

陆祖端一接过电话,脸色就变得十分的难看:“好,知道了。”然后再也没说什么,就直接把电话挂掉了。

“于斌!”陆祖端突然严厉的喊了一声。

“陆叔叔!”于斌给吓了一跳。

“上海这边的财务是怎么回事?”陆祖端瞪着他。

于斌心想,到底是坏了,事情还是发生了。他低着头,没说话。

“你去给我弄清楚!不管他是谁的人,立刻给我开掉!”陆祖端似乎很生气,他也许本来就明白事情的起因,他只是恨陆文阳于斌这帮臭小子——没事的时候,都他妈的自大自狂,大有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作派,真的有了事,倒头来还得靠老头子出马!就像于斌这总监混的,就真是不咋样——要不是上次那位总监出了事故,整天睁只眼闭只眼,搞得豆豆金上上下下营私舞弊,员工怨气冲天,这才开除了那位滥好人总监,临危授命,暂且让于斌代理总监一职。本来这一段时间,一方面也在磨练他,一方面,陆祖端到底不相信这些毛头小子,私下里早已派人到处寻觅可靠的人选。不过因为以前屡屡出现类似情况,老爷子有些心灰意冷,没能马上任命新的财务总监,所以一直让于斌代理。

其实老爷子还是藏有私心的:虽然于斌年轻不经事,但是,财务经理虽然文化不高,有些事情不太明白,却一直跟随着老爷子南征北战,打从老爷子创业伊始,就一直忠心耿耿,所以,老父子还是有些放心的。再说了,于斌搞不清的事情,一般都懒得过问这些老人,通常都会和陆文阳商量事情,才做决定,这也是老爷子一直没有找出新一任财务总监的原由。

陆文阳不大过问公司里的事,陆老爷子一直有些忧心,他这次故意把于斌捧上去,这样一来,陆文阳即使不想过问,也得过问了——谁叫于斌是他的哥们来呢?再说,眼下公司里,到处都是年轻人,那些四五十岁的,都已经显得老了。

唉,什么世道?陆祖端有些感慨:这日子刚刚要过上好来,眼看着七八十岁的老人们,一个个精神矍铄,神采奕奕,看起来就像是五六十岁——这要是搁在七十年代前,一般四五十岁的人,都看起来老态龙钟,精神不振了。

原以为老人们这下也可以发挥一下余热,再奋斗一把了,哪里想得到——信息时代竟然一下子就把这四五十岁的人给淘汰掉了。当年的一堆学问,眼下只能变作废纸一堆——笔头好也罢,脑筋灵也罢,年轻人手指头一伸,全出来了。

这不,当年跟着陆老爷子的会计老袁,想当年那可是赫赫有名的神算子——多少年的帐,能记得一分不差。有一次,一个长年的供货商,忽然停止了供货,恰巧又赶上公司总部装修,老袁刚一转身工夫,几个搬运的家伙就把账本丢上货车了。后来一直找了很久没找到,这事不知怎么给这家供货商知道了,忽然间就来结账了,——因为当时经济比较困难,供货商的账,半年才能结一次。

供货商的账一拿来,当时就把几个人吓傻了——不用算,就知道这家供货商在趁火打劫,竟然足足超过了正常情况下的二十几万!

老袁看了看他的帐底,没说话,想了半天,才说:“你三天后再来。”

等供货商再来到这里时,老袁丢了一个账本给他,疲惫的说:“这个,你先拿回去对对,有哪里不对的,咱再说。”

供货商看着老袁虽然疲惫不堪,却甚是凌厉的目光,只好讪讪的走了,过了几天,居然就心服口若悬河服的按照老袁的账目结清了帐。

后来,据说陆董事长听了这件事之后,二话没说,当下里把二十万存款放在老袁面前,对他说:“老袁,这是你的了!”

老袁正要推辞,陆董事长火了:“老袁,咱爷们也是几十年了,从咱摆地摊,你就跟着咱,一直到现在,眼看着有点儿事业了,咱也老了!”

老袁也听出话来了:陆祖端一直筹划着要上电脑,只是碍着这些老伙计,一直拖拖拉拉的没下决心,这次,听这话,是想动真的了。他的手也就停在那二十万上,心里真不是个滋味:要说,这退休的钱,也不算少了,只是,突然间这么养起老来,真是不舒服——唉,有些人哪,天生的命贱,一时不干点活,真是也不行。

等电脑全部上起来后,老袁果真就回老家了,据说是陆董事长亲自开车送回去的。后来,陆董事长每逢过年还去一趟,回来就说:“老袁好福气——老家里,有山有水,那个空气叫一个爽,弄了两亩地,自己种菜吃,——唉,那个菜才叫菜,从地里一把揪出来,用井水一冲——这老头子,愣是不喝自来水,说那水变味了——丢两把盐进去,拿小铁锅这么翻两下,喝,真是上乘的好菜,胜过那山珍海味,我都差点儿叫他多弄几亩,直接供给我好了,你晓得这老头子说啥?人家说:‘老了,董事长,不伺候你喽,我这把老骨头已经疏散了,动不得喽。’唉,真是羡慕他啊,将来我老了,也有那么一天,才是好呢。”

老袁还弄了个小二层,楼前楼后的种菜养花,陆董事长拍了老些照片回来,所以常常有人看到,老袁那脸上笑得,真有个仙骨道风的模样。

打从老袁走了,陆祖端这才大刀阔斧,开辟疆土,把几间小小的门店,弄得像模像样的了,如今在京城的餐饮行业里虽算不上顶一顶二的,却也是呱呱叫的了,一年下来,都会有上千万的进帐。

然而,也许是只管忙着发展,管理面上开始出现了危机,在屡屡扩张的过程中,上上下下的人,趁着如此的大好时机,各发其财,更有高层上,随着人员的大批量增加,开始自成一派,明争暗斗,想要培养自己的心腹,挤压对方。陆祖端虽有所闻,但正值用人之际,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何况多年的拼搏,眼看着公司就要上市,他也不想在这个时候,闹出风波来。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有人明目张胆的一次就拿走了几十万,看来,再不动手,恶瘤就要越要越大了。更何况,陆文阳生死未卜,陆祖端急火攻心,因此,下了死令:“无论是谁的人,一旦查出,立即开除!决不姑息!”

于斌站在那里,半天没动弹。

“怎么?我说的话,难道你没听到?还是没有听懂?”陆祖端火冒三丈,这年头,什么都好,就是人心难测,于斌这小子,跟陆文阳也算是过命的兄弟,有一次,于斌掉进冬湖里,差点冰死,还是陆文阳救的。没想到,到了关键时候,竟然成了缩头乌龟!

于斌抬头望了陆祖端半晌,似乎想说什么,又不能说。

“唉呀!”肥妞气乎乎的捣了他一拳,“有什么不能说的?不就是袁天德了?”

肥妞说一出口,不但于斌傻了,就是陆祖端也傻在当场:“你说什么?”

“不用瞪着眼睛看我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肥妞丢了个开心果嘴里,“那么点小事,还用去查?不都是明摆着的?”

“你怎么知道的?”陆祖端严厉的问。

“老爷子,别那么大声,会伤元气的。”肥妞蛮不在乎的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

“于斌!”陆祖端直直的盯着于斌。

于斌两只手不停的搓来搓去——看样子,这件事,他也是很清楚的,只是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算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你们就不要再过问了,我自己会处理的!”陆祖端说完,一甩手,生气的上了楼。

“杨宝妹,你是怎样知道的?”于斌看到陆祖端上了楼,急切的问肥妞。

“吃你的吧。”肥妞塞了一个带皮的香蕉给他,差点儿把于斌噎住。“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你明明知道,都不肯告诉陆叔叔——哈,不过告诉他,好像也没什么用,你看他那样子,好像那个袁天德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了——不是说,不管什么人都开除吗?怎么一听说是袁天德,就束手无策了呢?”

“嗨,你懂什么——袁天德是会计老袁的亲侄子!”、

“这可好玩了,听说老袁为陆老爷子拼了一辈子江山,忠心忠德,没想到,出了这么一个侄子,跑来明抢明夺的了——他是不是想把老袁攒下的,都拿回去啊?”

“你胡说什么?陆叔叔虽然让老袁退了休,也给过他二十万,你要知道,陆叔叔每年都去看他——你以为会白去啊?”

“那这个袁天德可真是有点过分了!真该开除算了!”肥妞一副侠肝义胆。

“你不知道——老袁虽然跟着陆叔叔打了半辈子的江山,手头上也有些积蓄,可是,老袁没有成过家,他只有这一个侄子,老袁的兄弟早就生病死了,这个侄子,就当他儿子一般。自从老袁的兄弟死后,他这个侄子袁天德,十五岁就跟着叔叔一起给陆叔叔做事了。”于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不但如此,陆叔叔刚刚混出样子来的时候,有同行相排挤他,找了些小混混来豆豆金闹事,陆叔叔出来制止,有一个家伙竟然掏出一把刀就捅了过来,幸亏袁天德当时眼明手快,把陆叔叔推开——他自己却被扎了一刀,虽然后来抢救过来了,然而,然而……”

“然而怎么样?”肥妞急急的问。

“嗨!”于斌脸红了红,“后来,他的身体就不行了,他的女人,就给他戴了绿帽子!”

“他不是还有赚钱的吗?他工资不少啊?上一次我看他到我们店里来吃饭,身体壮得很呢。”肥妞奇怪的问。

“是那方面不行了。”于斌瞄了肥妞一眼,脸红脖子粗。

“哪方面不行了?”肥妞傻乎乎的望着他。

“就是,就是不能生孩子了!”于斌真想不到这年头还有这样的傻瓜。

“他不是有个儿子吗?”肥妞天真的问。

“我还是去死了算了!”于斌悲哀的说,扭头走了。

“想死就去死好了!什么了不起的!孔夫子都说了:‘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耻下问也。’我不明白,问一问不对吗?”肥妞用力把一只苹果丢在于斌的背后,可怜的苹果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停靠在一个垃圾桶的旁边。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