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情欲 舞蹈 高中 万界代购系统 试衣间 我的尤物嫂子 无处可逃
燕宫艳史 渴望 孤寂之狼 小姨子是主播 妻心 极品小姨 杏林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绝对膜拜

发布时间:2021-07-22 16:43:26

“来啊,这边坐。”男人冷冷的说,看都不看廖如燕几眼。廖如燕直会觉得胸口寒气阵阵。“怎么?我大哥叫你坐,你还不坐?”一个小跟班的气势汹汹的踹了廖如燕一脚。“亮子,客套廖如燕直觉得胸口寒气阵阵。。

>>>《冷面帝王的霸道新娘》章节目录<<<

《第27章 绝对膜拜》精选

推荐书目:废婿当道 绞明 圣心双雄 玉龙印 星象江湖 我在未来逆天了 大新轶事 道极无天 盛唐不遗憾 电竞大神来solo

“来啊,这边坐。”男人冷冷的说,看都不看廖如燕一眼。

廖如燕直觉得胸口寒气阵阵。

“怎么?我大哥叫你坐,你还不坐?”一个跟班的气势汹汹的踹了廖如燕一脚。

“亮子,客气点——对女孩子别那么野蛮。”男人话说得极好,声音却冰冷,眼角上一道斜斜的疤痕,如蚯蚓一样的趴在那里,静静的,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到了此时,廖如燕真是欲哭无泪,她强打精神走了过去,在男人面前坐下来,径自倒了一杯酒,“大哥,小妹敬你一杯!”说完,不等男人说什么,就一干而尽。那可是地道的白酒,52度呃。

男人诧异的看了看廖如燕,嘴角不动意的挪动着。

“怎么,小黄毛,你们还不走?”男人忽然说。

然后,就看到瘦男孩几个赶紧站了起来:“勇哥,我们走了,不打扰您了。”

“拿着!”赵勇甩出几张票子来丢给瘦男孩,“哥几个到别处喝去!”

“谢谢勇哥!”几个人大喜,一把抓过钱去,急急的走了。

“来啊,再喝!”看到廖如燕的神态,赵勇似乎有些动心,脸上变了变色,然而,不过一瞬间,又恢复了冷冰冰的面孔。

“喝就喝!”廖如燕跟发狂似的,举酒欲饮。

赵勇安静的坐着,端着自己的酒杯,慢慢的啜饮着。

他的跟班好像到卫生间去了,廖如燕看到赵勇正在专注的瞪着酒杯,忽然把已经到嘴边的酒泼向他,然后,伸脚勾过他的坐椅,出其不意的把赵勇吓了一跳,差点栽在地上。

趁此机会,廖如燕向敞着的包厢门口一跃,眼见就要逃离出去。

忽然,一个物件从她眼前飞过,以极快的速度打在包厢的门上,门应声叩上,紧接着,听到外面传来一声惨叫,可能是谁刚巧要进来。

在廖如燕伸手拉门的时候,赵勇已经抢在她的面前,一把揪住了她,眼神像极了野狼盯视着自己的猎物。

“勇哥,勇哥!”外面有人叫。

赵勇身子侧了一下,把门拉开,果然看到刚才出去的那个跟班亮子额头上流了血。

“勇哥,没事吧?”亮子的眼珠子极快在包厢里打量了一下。

“没事,你在门口,别叫他们进来!”赵勇低声命令说,同时伸手去捂紧廖如燕的嘴,“不要出声!出声就弄死你!”

他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来,放进酒里,端在廖如燕的嘴边:“喝!”

廖如燕瞪着他,充满着仇恨。

赵勇手似乎轻轻的抖了一下,瞬即,他用腿把廖如燕压在座位上,一只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一只手把酒杯拿过来,给廖如燕喝了下去。

片刻之间,廖如燕的手便无力的垂了下去,整个人瘫在座位了。

赵勇轻轻的扣了扣门,亮子走了进来,只扫了一眼,就脱下自己的外套,搭在廖如燕的肩上,扶着她往外走——看起来好像喝醉了一样。

到了车库,赵勇走向自己的车子,亮子扶着廖如燕转了个圈,打算从侧面上车。

一辆黑色的车子驶了过来,司机好像技术不太好,竟然冲着亮子晃了过去。

“想找死啊!”亮子咒骂着,身子闪了闪。

那辆车子的门忽然被打开了,一只手伸手搂过廖如燕,把她提上了车。然后,门迅速的关掉,车子加速离开了。

“妈的!奶奶个熊的!敢从老子手里抢人!”赵勇本来已经上了车,发现了外面的动静后,立即跳了出来,嘴里骂了起来。

他很快拨通了一个电话:“老二,你给我派人截住他,把他砍了!”赵勇迅速的报出了车号。

公路上出现了紧急状况,几辆车子你追我赶,把过路的车辆吓得四处躲闪。

紧跟着,警笛长鸣,有人鸣枪示警:“前面的车子注意了,马上停下来,马上停下来!”

正在狂追的几辆车子观察了一下,可能觉得今天的形势不太对:今天的警车似乎出动的超快,而且特别的多,不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不管什么日子,反正他妈的不是个吉利日子,几辆车上的人互相打量了一下,立刻掉转方向,驶向郊外去了。

果然,警车并没有跟随而来,相反的,他们开向了另外一个方向。随后,他们缓缓的开着,慢慢的分散开距离,似乎想要维持秩序。

黑脸膛的车子也减慢了速度。

“队长,可能是中央下来人了。”小赵向外瞄了一眼。

“哦。”黑脸膛点了一支烟,抽了一口,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句。

“喝,排场不小呢。”小赵啧啧的说,回头又对黑脸膛说,“队长,赶明儿你去弄个公安部部长当当,我还给你开车!”

“开你的车子!”黑脸膛弹了他一下,抬眼往外看了看,“中央里真下来人,会这么招摇?还不定是干嘛的呢。这年头!”

果然不出黑脸膛所料,宽大的横幅扫过车窗,小赵瞅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我爱你,乔恩!”接着听到外面人声鼎沸,人群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像潮水一样的涌了过来。

“我爱你,乔恩!”人们齐声喊着,有点山呼万岁的样式。

一辆花车徐徐的开了出来,一个年轻的男人,露出迷人的笑容,真正的倾国倾城:上千上万的尖叫着,涌了过去。

各路警察装备森严,竭力分散着人群,以免造成误伤。

崇拜的力量是无限的!在这个看起来泛滥自我,实则缺乏自我的年代,明星成了人们赖以生存的精神支柱——人们几乎把警察们挤翻——警察算哪根葱?他们蜂涌而上,前赴后继,只为一睹偶像的风采。

“啊,踩着我了!”有人叫起来,可惜很快淹没在人群之中,瞬间什么也听不到了。直到车子慢慢前驶,人群跟着前行,才听到有人叫道:“踩死人了!”

警察立刻冲了过去,扶起倒在地上的人:已经七窍流血而死。年轻的生命,就如同刚刚盛开的花儿一样,未及灿烂,便凋谢了。人们摇了摇头,叹息的离开了。

疯狂的人群依然疯狂着他们的疯狂,似乎花车上的那个年轻男人,就是他们生命力的代表,他们精神力量的象征!他们以排山倒海般的呐喊,冲击着自己的灵魂。

“乔恩,我们爱您!”人们山乎万岁般的呼喊着,用极其崇敬的眼神膜拜着。

“嘿,小鲍!”一辆车子的车窗打开了,一位白发老人向他打了声招呼。

“嗨,是沈教授啊。”黑脸膛露出难得的笑容,“您老这是要去哪儿呢?”

“去北京开个会。”沈教授沧桑的脸上,显露出平和的笑容。

“我爱你,乔恩!”声浪一声高过一声。

黑脸膛和沈教授同时张望了一下,情不自禁的摇了摇头。

“现在这社会,明星最吃香呢。”小赵说。

沈教授叹了口气,摇上车窗,走了。

“妈的,能哼哼两句,摆摆屁股,就有钱赚——沈教授这样的老科学家,理都没人理!——哦,不对,还有一司机给他开车。”小赵用力拍了拍方向盘,原来警车挡在前面了。“靠他奶奶的,皇帝出宫也没这样热闹!”

廖如燕慢慢的醒了。她抬头看了看,看到了黑脸膛亮晶晶的眼睛望着她,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头一歪,睡过去了。

黑脸膛赶紧检查了一下,似乎没有什么大碍,估计这次是真的睡着了。黑脸膛不由的有些气闷:这小妞,倒真赶上我给她做保镖了!竟然这么心安理得的睡着!

果然,当黑脸膛终于从人潮中冲了出来,回到宾馆的时候,直到吃过晚饭,廖如燕也没有醒,脸色倒是好多了,慢慢的起了红润,嘴上含着笑,好像做了什么美梦一样。

“还没醒啊?”黑脸膛问。

“没呢,我看要睡到天亮。”小赵说。“队长,我们就这样守着她?”

“不守着她怎么办?你看她喝得也不少,赵勇那混蛋又给她下了药,够她睡的了!”黑脸膛说。

“队长。”小赵期期艾艾的看了他一眼,“队长,你说,这小妞那男朋友真的会是莫老二那一伙的?”听他的问话,明摆着就是对黑脸膛心存怀疑。说实在的,一直以来,小赵对于黑脸膛一直是忠心耿耿,绝对信任。只要是黑脸膛吩咐下来的,百分之百的执行,从无一分怀疑。在他的心目中,黑脸膛才是他心中的神,才是他要膜拜的人。

但是,打从跟踪廖如燕开始,虽然黑脸膛仍旧一副冷面孔,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来,小赵却总是觉得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至于为什么不对劲,他还没琢磨明白,反正觉得队长这一次,好像不那么光明磊落。

“你看着她!”黑脸膛并没回答小赵,只给他下达了一道命令,便一个人走了出去。

今晚的月色朦胧,月光之上,似乎有人影走动:也许是吴刚正在徘徊吧?可是,他有什么犹豫不决的呢?月宫之中,除了一只小白兔,有血有肉的,也只有他和嫦娥两个人了。人们都说日久生情,不要说他们原本就有情有义——如果不是有情有义,怎么会舍弃人间无数繁华,跑到这荒凉遍野的地方来呢?既然有情有义,何必犹豫呢?

黑脸膛用力弹了一下:原来,刚才他只顾瞪着月亮看,烟卷给烧着手指头了。

其实,黑脸膛也不是没有真正的恋爱过,曾经有一个女孩子,对他是百般的依赖,整天如小鸟般的绕在他的身边。黑脸膛受伤的时候,她会衣不解带的服侍着他,直到他苏醒过来。他整天不着家,女孩天天到他家里去,帮他照看着他的老母亲。每次他回到家里的时候,都会看到整洁清新的房间里,老母亲愉悦的笑容。

他们都开始谈婚论嫁了。

女孩曾经发誓说:“我一定会爱你一生一世。”

黑脸膛不会说话,只是搂着女孩,他以为这就是誓言。

“万一我死了呢?”黑脸膛开玩笑的说。

“呸,呸,胡说八道!”女孩娇嗔的说,又捶又打,然后,扑进他的怀里,紧紧的搂着他,“不准你胡说!”

黑脸膛嘴角抽动了几下,把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在一次追击中,黑脸膛果然不幸中弹,翻落山崖。公安方面几经寻找,方才寻回一个半死不活的躯体回来。

女孩发了疯一样的奔到医院,看到血淋淋的一人躺在那里,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当场就晕过去了。

等女孩醒了过来,她抓住护士的手问:“我男朋友怎么样了?”

“谁啊?”护士问。

“那个警察,警察!”女孩着急的说。

“哦,还在抢救呢,不知道这次有没有命活过来——那个鲍队长啊,整个一拼命三郎,光在我们这里抢救就不下三回了——真是的,这次不知道运气好不好呢——就算这次命大,还保不住下次咋样呢。”那护士嘟嘟囔囔的一面说着,一面出去了。

女孩傻坐在那里半天,眼睛直直的。等她妈妈来接她的时候,她哇的一下就哭了。

在女孩登上去新加坡的飞机上时,黑脸膛的心电图几乎拉成了直线。

女孩不住的回头望,似乎恋恋不舍。

“走吧。”她妈妈拉着她的手。“人家李先生还在等着呢。别看了,到了那边,保你过上公主一样的生活。”

女孩艰难的走着,终于收回了目光,低着头,上了飞机。

后来,女孩来过电话。

“喂!”黑脸膛那时还躺在病床上,刚刚缓过来一口气,从阎罗王那里逃回一条命来。

“你,你还好吧?”女孩哀哀的说,其时,她已经不再是女孩了,而成了李太太。

“还没死呢!”

“我……”女孩似乎要解释什么,忽然听到那边啪的一下,一下子断了线,再打,已经无法接通了。女孩刚要哭,忽然看到李先生走了进来,便急忙悄悄的用手擦了一下,面带笑容迎了上去:“您回来了。”

黑脸膛在想心事的时候,心里暗暗的骂陆文阳:该死的家伙!偏就你好命!有这样一个女人,如此的爱着你!妈的,就算你真的死了,也值了!

这样咒着人家的时候,黑脸膛就想:我倒宁愿我就是那个死了的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