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96  凌曦 亲爱的陌生人 大神 异瞳 韩娱之少时帕尼
屁股   兰心 离夏和 玲姐 云姨
首页 > 资讯

第4章 饭菜下毒

发布时间:2021-07-22 18:39:14

赵梓凌带着赵景彦刚要后转身离开,却听身后柳元芷一声冷哼:“昨日这婚约要退,却应当依法由我来退。”此言一出,登时惊了院中众人。赵梓凌扭过身来,只从牙缝中挤出来几个字:“你此言一出,顿时惊了院中众人。。

>>>《重生之江山盛宴》章节目录<<<

《第4章 饭菜下毒》精选

推荐书目:低维革命 绅士没品格 仙道剑阁 大唐神级太子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山海三国志 庶族无名 旱魃神探 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 全才相婿

赵梓凌带着赵景彦刚要转身离去,却听身后柳元芷一声冷哼:“今日这婚约要退,却应当由我来退。”

此言一出,顿时惊了院中众人。

赵梓凌转过身来,只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你当真好大的口气!”

柳元芷轻笑:“既然早已属意百里杏儿,侯府为何又突然换了人选,其中弯绕,侍郎夫人当我当真不知吗?”

闻言,赵梓凌神色大变。家父阳平候对百里杏儿不喜,又恰巧柳元芷于家父有过救命之恩,这才执意要迎她进门,她也是百般无奈之下,才与弟弟商议出如今这取中之策。

迎面对上柳元芷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眸,赵梓凌便是再为不忿,也无可多言,此事只能再等日后商议。

百里杏儿哭的双目肿痛,如今又听了这一番话,更是心中不安,死死拽住赵景彦宽大衣袖,她只能期望自己所依附的这个男人开口,日后说来,她才不落人口舌。

赵景彦只垂头站在胞姐身后,眼神透出几分阴狠,却始终不曾开口。

百里杏儿终是慢慢松开双手,心中大为失望,待她再看向柳元芷时,又多了不可言明的狠厉。

闹剧终要收场,淡淡扫过众人,柳元芷不再多发一言,抬腿便带人离了前厅。

一路上,燕儿忧心忡忡,几次想要开口,瞧见小姐仍未好转的脸色,又生生将话压了下去。

直到行至院落之时,柳元芷面色如常转过身来,轻声开口:“若我今日规规矩矩的坐那,也不过他为刀俎,我为鱼肉,落得个任人宰割的下场罢了。”

“小姐……”

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如今没了那些龌龊之人在身前碍眼,她心中也痛快了许多。

“今日这一闹,我便是要让他们知道,想要我事事顺从他们的心意,无异于痴人说梦。”

燕儿如今眼眶微红,口中话语几番流转,这才哽咽开口道:“小姐如今终于看开了,那侯府公子并非良人,万万不值得托付终身。”

柳元芷苦笑,燕儿此言说的不错,赵景彦从不不值得,只是上一世她满心妄想,看不透更不想看透,这才落得个惨死的下场。

满心疲惫走进屋中,柳元芷刚刚落座,又不知想起什么,抬手唤了燕儿前来。

心中略有计谋,柳元芷附耳不知吩咐了什么,燕儿虽面色犹豫,却也还是依照小姐吩咐,转身出了院落。

天色渐晚,燕儿站于柳元芷身侧,一边布菜,一边又神色紧张,不停朝着门外看去。

柳元芷轻笑,打趣她:“不过是用个晚膳,又不是偷来的东西,你做什么如此紧张?”

燕儿开口刚要言明,又怕隔墙有耳,特意凑近了:“小姐,今日这事若是夫人知道了,咱们该如何解释啊?”

柳元芷冷笑:“解释?她自己做出来的好事,用咱们给她解释什么?”

正说着,后头院里如今也热闹了起来。

柳丞相冷冷看着百里夫人,开口便是毫不留情。

“今日之事,便丢尽了我丞相府的脸面。”

百里夫人心中恼恨柳元芷不知好歹,却也只得赔笑:“我原本也是好心,只是不想……”

柳丞相冷哼:“你心底存的什么心思,别当旁人都不知晓,元芷的婚事乃是阳平候侯亲自定下,就连我也不敢随意变动,倒是你当真用的出手段。”

百里夫人额前沁了不少冷汗,心中明白今日之事怕再讨不到半分好处。

百般权衡之下,她也只得点头应允,轻声细语说了不少好话。入夜又是一番温柔小意,伺候着丞相爷入眠,这才堪堪将此事掀了过去。

次日清晨,天还未明,燕儿睡在侧房耳室正是昏沉,忽听一阵毫不客气的拍门声响。

自睡梦中惊醒,她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匆忙翻身下床。

一打开房门,燕儿只见李妈妈脸色阴沉站在门前,手中还拎着个小小的食盒。

“李妈妈今日怎得如此早便来了?”

燕儿瞧着她面色不善,不想多生事端,只赔着笑。

冷哼一声,李妈妈开口,便尽是尖酸刻薄之语。

“我这做奴才的,只有那劳碌操心的时候,哪有咱们三小姐命好,日日睡到日上三竿。”

燕儿站在门前,刚想出口分辨,却被李妈妈一把推开。

也不顾如今柳元芷还未起身,她只自顾自的将盒中饭菜尽数摆在桌上。

燕儿一忍再忍,终是忍不住开口:“小姐如今还未起身……”

李妈妈狠狠瞪她一眼:“那还不赶快去唤!”

燕儿无法,只好进了内室。

柳元芷早早便起身,如今正一个个系外袍上的云子儿。

燕儿瞧见,快步走了过来,接了柳元芷手中活计:“小姐醒了,怎么也不唤我起来伺候?”

“无妨。”待到燕儿将剩下几处云子儿扣好,她便大步出了内室。

李妈妈如今仍旧现在偏厅,见她出来,也不行礼,只是冷哼一声,开口道:“三小姐既已醒了,就快些用膳吧。”

不曾理会她满脸不快,柳元芷接过燕儿递来的热粥,只冷冷道:“出去。”

李妈妈愣了愣神,下才反应过来,柳元芷说的竟是自己。

随即,李妈妈眼神晦暗不明,瞧了桌上饭菜一眼之后,这才压下心中火气,转身甩手重重关上房门,只听一声“哐”响,柳元芷终是忍不住,深深皱了皱眉。

这李妈妈满心算计,总要寻个合适的机会将她除去才好。

随手又乘了一碗热粥,放置一旁,柳元芷拉着燕儿坐下。

“快着吃吧,等李妈妈回来,又不得安生。”

燕儿满心感激,又不好推拒,端起粥碗便吃了起来。

见她胃口正好,柳元芷笑笑,这才舀了勺粥,轻轻吹了吹便要送入口中。

温热的勺子刚刚碰到下唇,一旁好端端坐着的燕儿却突然闷哼一声慢慢从凳上滑落下去。

“燕儿?”

死死的抓着柳元芷的衣袖,燕儿嘴角慢慢渗出丝血来。

“小姐,饭菜有毒……”燕儿忍痛说完,栽头便晕厥过去。

不想这毒如此猛烈,柳元芷神色大变,慌忙去探她鼻息,万幸人只是晕厥了过去。

一脚踹开房门,柳元芷脸色阴沉冲出门来,直冲院中李妈妈而去。

李妈妈站在庭院当中,原本便心不在焉,只随意找了些借口训斥一旁打扫院落的丫头。

见柳元芷气势汹汹冲出门来,李妈妈心中一阵猛颤,不由自主退了两步。

一把揪住李妈妈衣襟,柳元芷只咬牙切齿:“我你个刁奴,谁借你通天的胆子,竟敢在饭菜中下毒!”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