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玲姐 云姨 乡野之间   我成了 老人
金鳞 套路 村官 乱云 我当盲人  奶爸
首页 > 资讯

第6章 好戏登场

发布时间:2021-07-22 18:39:14

眼瞅着眼前这两人都无理睬自己的意思,百里晋脸色又铁青了几分。“祈公子昨日莽撞前去,不知道指使何事?”抬起头淡淡瞧他几眼,祈承玄松绑了放到柳元芷两手臂的手,转向站她身前。“祈公子今日冒失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重生之江山盛宴》章节目录<<<

《第6章 好戏登场》精选

推荐书目:蜜宠小青梅(下) 大元仙侠录 夫人舞刀爷弹琴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萌狐悍妻 狂暴神话系统 傻子的王妃 宅女求生记 修仙之潜伏 重生回到八十年代做学霸

眼看眼前这两人都无理会自己的意思,百里晋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祈公子今日冒失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抬头淡淡瞧他一眼,祈承玄放开了放在柳元芷两臂的手,转而站她身前。

柳元芷看着眼前宽厚背影,心中思绪纷乱,一时间竟也透出几分茫然。

若是前世,祈承玄如此待她,她定会以命相酬,只是如今……她知晓求娶之事,自然再难泰然处之。

“我来府中取一公文,不知百里将军为何在此?”

祈承玄神色平静,若非那把闪着寒光的剑,如今仍旧孤零零被扔在地上,任谁也想不到,就在上一刻,此处还是何等的剑拔弩张。

一旁侍卫上前,快步将剑捡起,归入剑鞘之中。

百里晋意味深长看他一眼,冷笑:“既取公文,怎会闯入元芷院中,莫非……”

祈承玄神色渐冷,看向百里晋眼神之中,也多了几分杀意。

“百里将军还请谨言慎行。”

眼看正占上风,百里晋还想再说什么,却不想有小厮匆忙前来,见此场面,慌慌张张对管家说些什么。

管家霎时脸色大变,赶忙附耳对百里晋:“丞相爷回来了,此刻已过后堂。”

百里晋脸色微变,他不曾想到丞相爷竟来的如此之快。

一直被护在祈承玄身后的柳元芷,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冷笑:“今日又有好戏登场。”

不多时,院外有人通禀,柳丞相紧随其后,阴沉着脸色踏进院中。

“出了什么事?”

柳丞相问的是百里晋,却不想柳元芷突然出声:“百里将军闯入我院中,出手杀招,怕是……要取我性命。”

“一派胡言!”

百里晋怒目而视,自有一番威严,当真如同受了污蔑一般。

丝毫不理会他不知从何而来的怒气,柳元芷行至柳丞相身前,开口平静:“自我回府,便无一日安宁,父亲曾说这便是我家,可如今看来,丞相府已如牢笼无异。”

言罢,柳元芷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把短刃,亲手递到柳丞相身前。

“父亲若不想见我,不妨杀了处置便是,如此下作手段,实在有失丞相威仪。”

一把将短刃打落在地,柳丞相怒声骂道:“胡闹,这都是哪里学来的浑话!”

柳元芷未再言语,如此倔强模样,却猛然戳中他心中仅存的柔软之处。

长叹口气,柳丞相语气缓和不少,轻声询问:“出了何事,你与我说便是,如此寻死觅活,难为良策。”

柳元芷轻笑:“父亲不想我死?”

闻言,柳丞相发怒:“你这是何意?”

正巧此时,屋中大夫推门而出,见此情景,怔愣片刻,这才出言:“燕儿姑娘所中毒性虽猛,不过并非无解,如今老夫已替她解毒,想来再无大碍。”

柳元芷微微颔首,又让院中丫头去取了碎银交与大夫,这才送他出府。

待到院中平静,柳元芷转过身来,沉声问柳丞相:“父亲可知,这毒从何来?”

柳丞相心中模糊有些猜想,却不敢言明。

一旁柳元芷轻笑:“父亲想的不错,这便是夫人送我的大礼,掺了剧毒的吃食!”

柳丞相嘴唇动动,却并无只字片语。

百里晋见他定是信九分,心中暗道不好,开口便呵斥到:“元芷!你今日杀了人,却还想将责任推到夫人头上,这世上绝无这样的道理!”

心头一震,柳丞相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你杀了人?”

柳元芷看她,神色丝毫不差,倒是一旁看个热闹的百里杏儿突然跳了出来,掩面哭着:“她在夫人院中杀了李妈妈!”

嘴角扬起抹浅笑,柳元芷刚要开口,眼前却突然的一黑,毫无知觉向后跌去,口中吐出一股暗红色淤血。

“元芷!”

祈承玄将人一把搂入怀中,神色焦急查看她如今情形。

柳丞相上前想要查看,却被他不动声色挡开,如今危急之刻,他也未曾察觉,只吩咐一旁小厮,将那大夫重新追回来。

瞧她面色苍白,丝丝鲜血染红了胸前衣襟,祈承玄一向平和的神情终于裂开,冷冷看百里晋一看,他犹自起身,一把将柳元芷抱起踏进屋中。

被祈承玄方才一眼扫过,百里晋只觉后背透出几分冷汗,还未回神,又听柳丞相一句:“将军无事便回府吧。”

听出这其中明显不悦之意,百里晋自知难讨好处,不曾多说,只带人径直出了院落。

百里杏儿跟在父亲身后,却忿忿不平:“若真是晕倒,如何会这般恰巧,我看她方才分明就是装的!”

百里晋回神瞥她一眼,只道:“此话莫要再说。”

回到百里夫人院中,两人刚刚落座,夫人便神色焦急问道:“丞相爷可曾多说什么?”

百里晋摇头,却只令她心中更为忐忑不安,呆坐一旁,口中不停:“这可如何是好……”

长叹口气,百里晋也颇为无奈,方才祈承玄一番纠缠,这才让他错失先机,如今丝毫不敢再轻举妄动。

方才纷乱院中,如今静谧的无丝毫异响。

祈承玄转身正要离开,却仍就忍不住回头又看了塌上之人一眼,见她眉头紧蹙,他心头又是一震,唯恨如今不到时机,只能转身不舍离去。

昏昏沉沉在梦中,不知不觉便已过去一日光景。

燕儿早已醒来,如今瞧着已无大碍。

听闻小姐在她未醒来时晕厥,燕儿心中焦急,匆匆穿戴好衣物,又去了房中伺候。

梦中恍惚,柳元芷只觉眼前混沌众生,一时清明一时模糊。

今日一见祈承玄,原本她心中封存起的往事,又被人骤然唤起,无尽的恨意与对那人的愧疚之情,纠缠在一起。

有些话,她无从开口,竟是生生将自己逼的无从开解。

似梦似幻之间,她看见自己衣衫散乱跪在地上,看见赵景彦冷冷看她,手中仍旧端着那碗要她性命的汤药。

最后,她看到冲天火起……一滴眼泪自眼角滑落,若自己从未回这府中,是否一切都不会发生?

“母亲、母亲……”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