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玲姐 云姨 乡野之间   我成了 老人
金鳞 套路 村官 乱云 我当盲人  奶爸
首页 > 资讯

第20章 吃相难看

发布时间:2021-07-22 18:39:16

“柳相爷,贫道刚从终南山而来,不知道贵府情况,可知道令千金但是日前才返京,性子比幼时要潇洒了些?”柳丞相讶然,这道士一字不差,确实比清霜道人不靠谱了许多。“道长果真得“道长果然得了天道,说的一字不差。”。

>>>《重生之江山盛宴》章节目录<<<

《第20章 吃相难看》精选

推荐书目:蜜宠小青梅(下) 大元仙侠录 夫人舞刀爷弹琴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萌狐悍妻 狂暴神话系统 傻子的王妃 宅女求生记 修仙之潜伏 重生回到八十年代做学霸

“柳相爷,贫道刚从终南山而来,不知贵府情况,敢问令千金可是近日才返京,性子比幼时要洒脱了些?”

柳丞相讶然,这道士一字不差,的确比清霜道人靠谱了许多。

“道长果然得了天道,说的一字不差。”

若有所思的摸了摸长髯,点头解释:“柳相爷可听过童子命?”

“童子命?”

柳丞相不解。

“这道家有传闻童子命乃是天上的仙家做错了事,来凡间渡劫,女童子到了十四岁有一劫,男童子要到十六岁,但熬过了此劫,定有番大福报,庇佑家宅平安。以贫道所观,令千金亦然。好在柳家祖先庇佑,令千金只是性情有变,待熬过了这些时日,定对全府上下有好处。至于旁的事,涉及了天数,贫道也不便多说了。”

人一般不大愿意相信不好的事,但若是夸张的话,总会照单全收的。

多日的疑惑得了解释,柳丞相嘴角算是笑出了弯,还放言要让人准备黄金作酬,玉虚子自是不敢收,忙推辞:“若是柳相爷有心,不妨还是拿去施粥,亦或是别善事,积积福德。”

如此一来,柳丞相对玉虚子说的话更是信任有加了。

招呼好了玉虚子,柳丞相要去关切柳元芷。

“元芷,你这衣裳也脏了,房里也无什么新衣裳穿,为父叫人来为你裁上两身,省得无衣裳换洗。”

直至这时,柳丞相才想起,噢,柳元芷原是他的女儿。

“不必了,女儿这几日睡得太差,想回房休息去。”

不像是诉求,像是通知,柳元芷未等柳丞相同意便转了身。

祈承玄也跟上了前去,说是命人把安阳公主的赏赐一同送过去,柳丞相也未拦着,送小姑娘的赏赐,多是些金银玉石,或是些新奇玩意儿,话本杂书罢了,他讨了也没趣儿。

走了没多远,祈承玄道突然道起了谢。

“李太医,今日的事多谢您了。”

李太医?

“哼,老夫可担不起,若是让人瞧了见,还不得说老夫为老不尊。”

说着话呢,不知到底是“玉虚子道长”还是“李太医”的这位老者扯了扯两条长眉,竟直接给扯了下来,像是拿什么东西粘上去的。

若是让人知道了他一把年纪还陪着祈承玄骗人,传出去了还不得臊死他了。

“谁敢说李太医您为老不尊?您这副学识,怕是到哪儿都受用。”

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不大对味儿了。

祈承玄怕坏了规矩,也未直接进了柳元芷的院落,只吩咐身旁的家丁将东西给柳元芷抬院儿里去,自己在外候着。

道了声谢,柳元芷才踏实进院里去。

还在洗衣裳的燕儿擦了擦额角的汗,她还得洗上一盆的衣物。

见了柳元芷,燕儿连衣裳都顾不得洗了,忙唤柳元芷。

连猜测都省了,柳元芷心知,燕儿准是受了她的牵连。

“不必洗了,随我回屋歇着去。”

燕儿有些为难,她这几日没少挨了吴妈妈的打。

说她偷懒,明明安排她的事她都做了,就因得她困得睁不开了,不小心打了个盹。

“小姐,活还没做完。”

一盆衣物堆得老高,燕儿都快直不起腰了。

“你是我的贴身丫鬟,断没有让你受了其她粗使丫头支使,去做这些脏活的道理。”

言罢,柳元芷直接拉起了燕儿的手腕,拉燕儿回房里,手掌被凉的刺骨的井水冻得通红,兀然从水里抽出来,几乎要没了知觉了。

比她长了一两岁的燕儿,样貌与她一般的稚嫩,但有了些风吹雨淋的痕迹。

早些年里虽是与柳元芷住庄子里,但也未做过什么太重的活,多是照顾柳元芷的起居,做什么便一起做。

经了这几日,燕儿的手背似是出了些冻疮,多半是井水寒得厉害,燕儿又整日要将手泡了进去,手掌里则是被磨出了一层薄薄的茧子,一见就是这几日新生了出来的。

柳元芷可不是什么良善人,她睚眦必报。

燕儿哄了会,柳元芷上了榻,这才晌午十分,她直接睡到了第二日的晌午。

有燕儿守着,她心里踏实些。

“姑娘,大夫人带了几个下人过来。”

才刚送走了一批,就赶着来给她送另一批。

吃相未免难看了些。

柳元芷盘算着待隔日找什么理由遣散了这几人,她自己去寻两个老实的。

又想了想,打她前世到如今,跟了她的丫鬟拢共有三十六人,小厮十七人,婆子六人,到最后除了燕儿,竟无一人对她忠心。

只有燕儿对她以命想护。

柳元芷这辈子更不能让旁人伤了燕儿半分。

“大小姐总算醒了,妾身早时就来过一次,却听是大小姐还未醒,又不好叨扰,只好先回去,这会才又来见大小姐。”

不知会一声,百里夫人就走了进来,言语里似有挖苦柳元芷贪睡之意。

“元芷睡得少些,只好一日睡好了好几日的份,哪像夫人您日日安眠,比不了,确是比不了。”

百里夫人被噎了一句,在心里向柳元芷翻了个白眼,又急着要将领来的几个都安顿到柳元芷的院里,只好退让了些,赔笑讨好柳元芷。

“大小姐还与妾身计较呢?妾身也是为了您好不是,这不,妾身为你挑了几个奴才,都是伶俐的,平日也能照顾好了你。”

连铺垫都省了,直接与柳元芷坦明了打算。

“就此事?”

百里夫人愣住,过会又点了头,笑吟吟地:“就此事。”

“那这些个奴才夫人就留下吧,下次再有这种事叫燕儿去领人就好了,免得折了夫人的脸面。”

柳元芷就差没把你送来多少眼线我都想办法给你送回去几个大字写在脸上告诉百里夫人了。

后来想了想,应该写不下。

为她挑奴才,怎会只看一个伶俐?自然还要忠心。

但不是忠心于柳元芷。

人刚走,柳元芷就打了个哈欠,吩咐燕儿:“每人赏两个巴掌,教教规矩,听话的留下,不听的全送回去。”

众人愕然。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