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情欲 舞蹈 高中 万界代购系统 试衣间 我的尤物嫂子 无处可逃
燕宫艳史 渴望 孤寂之狼 小姨子是主播 妻心 极品小姨 杏林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门外偷听

发布时间:2021-07-22 18:39:16

“多谢你姑母宠爱杏儿。”百里夫人听了后溺爱他望了几眼。她坐夫人的位置这么多年,哪能听不出百里杏儿在给她开方子?还也不是百里杏儿讨她不喜欢,装傻充愣是了。“姑母将你当做亲百里夫人听了后宠溺地望了一眼。。

>>>《重生之江山盛宴》章节目录<<<

《第22章 门外偷听》精选

推荐书目:废婿当道 绞明 圣心双雄 玉龙印 星象江湖 我在未来逆天了 大新轶事 道极无天 盛唐不遗憾 电竞大神来solo

“多谢姑母疼爱杏儿。”

百里夫人听了后宠溺地望了一眼。

她坐夫人的位置这么多年,哪能听不出百里杏儿在给她开方子?还不是百里杏儿讨她喜欢,装傻就是了。

“姑母将你当作亲生女儿一般,哪能不疼爱?快去赴宴罢,眼见着快到时候了。”

轻笑了一声,百里杏儿就站起了身,头上的步摇被晃得当啷响。

柳元芷院里,燕儿已为她打扮了会。

外院传着百里杏儿今日赴宴,穿了一身淡月白色的襦装,像清池水似的,样式不大繁复,没什么装点的饰物与花样子,也看不出身形来,但衬着百里杏儿那副娇娇弱弱的模样,确实有些清艳之感。

像是坠入凡间的谪仙,又像是清而不妖的白莲。

“小姐,您真要这么穿?”

燕儿替柳元芷搭上了外披,她知晓百里杏儿今日也穿了一席白衣,话就是她出去时带了回来的。

倒是不害怕柳元芷比不过百里杏儿。

在燕儿眼里,柳元芷不知是胜过了多少个百里杏儿。只是她觉得柳元芷不喜欢旁人议论她这些,还不如换身衣服,得些清净的好。

“就穿这身。”

说着,柳元芷顺势拿起了桌上摆着的一对银杏叶钗。

忘了是什么时候打的,那会应当还囊中羞涩,只打了一对铜钗,

本该不大好看,但做成了银杏叶的模样,也添些古朴典雅之感。

刚才杏儿只瞧了上半身,并未瞧的仔细。

如今柳元芷站起了身,才能瞧见裙角边与外衣底上绣满了金黄的银杏叶。

那杏叶大小不已,仅仅是绣在了一起,瞧不出什么规律,但不知怎么的,让人看着十分舒心。就觉它绣的好看,舒服。

与那钗子,好是相衬。燕儿如是想。

柳元芷将钗子别在发间,嘴角轻笑。

她现在还想不出如何解决了百里杏儿。

但让打小就受着旁人宠爱与夸耀的百里杏儿遇一遇挫折,也是有趣的事。

到了正堂里,柳元芷还未踏进去,就见百里夫人似是指责百里杏儿。

“你这孩子,赴自家的宴席,怎还穿得这般素净?穿自己喜欢的便是了。”

说是指责,又更像是让旁人瞧见百里杏儿穿着似的。

百里杏儿低头,露出些羞涩,让人注目。

“怎会。杏儿是想今日是姑父”

柳元芷故意放慢了步子,大方听着。

几人皆在夸百里杏儿大方得体,知晓分寸,不该张扬之时,就将自己的优点掩去。

“听够了?”

没听清,但觉出了身侧有人。

只好转过身去看,不知是不是柳元芷将疑惑二字画在了脸上,祈承玄又对着口型向她说了一遍。

“听,够,了,没?”

像在逗七八岁偷吃糖果被发现的小姑娘。

当然还没听够啊!

柳元芷未明说,她不想学着祈承玄的模样去对口型,也不想被门内的人听了去。

“我帮你。”

又对了一个口型。

祈承玄轻声上前去,从纸窗上捅出了一个小窟窿,顺着窟窿飘出了些酒气,依稀能见到屋内的景象。

似是在议论柳元芷。

差了刚一会的话语,柳元芷也不知是谁挑起了话茬,总之这话题是落到了她身上。

连祈承玄,好像都有些兴致。

屋里坐的是柳丞相交情颇深的同僚,极少有带了家眷的,除了百里氏一家,便只有一家带了夫人来。

柳丞相在夸耀她的长女柳元芷,被遗忘在庄子里长大的长女柳元芷,救出了世子殿下的长女柳元芷。

尽管他的长女原先被污蔑与男子私奔。

哪怕他将自己的长女关在祠堂里十四日,又险些被一江湖骗子给拐了去。

那又如何呢?

众人也是猜测,猜测柳元芷会是何般的女子,皆想一睹柳丞相养在庄子里多年的女儿。

颇有些看笑话的心思。

在庄子里长大的,与乡野村妇又有何异?

又一说柳元芷救下世子殿下的事,更觉应当是一粗俗不堪的女子。

百里杏儿掩面不见表情,长袖间是窥探不清的笑意:“叔叔伯伯们莫要再拿表姐开玩笑了,表姐好看着呢,待会瞧见了,准叫你们惊叹。”

吓得惊叹。

想起一会来赴宴的柳元芷那般凶悍刁蛮的模样,百里杏儿的笑意就止了不住。

座上的多是些习武的男人,喝多了酒,口中便无遮拦,说起来多是些粗话。有阳平侯阻了几句,才见这几人尊重了些。

往门边走了两步,柳元芷下意识地就回头望了一眼,示意自己要进去,祈承玄要不要一同进去。

却见祈承玄瞧自己在笑。

“我不进去,在外面等你出来。”

柳元芷只好自己进去。

推开门,屋里似是突然静了下来。

“元芷,你来了。”

柳丞相这一声,才讲旁人的注意力唤了回来。

眼前的人竟是柳元芷!

衣裙虽是同样的颜色,但多了一片片银杏花的点缀,确是让人移不开眼。与百里杏儿不同的是,柳元芷的衣裙腰间那一处裁的极好看,像流水一般顺了下去,见不到任何下针的痕迹,又能刚好的勾勒出腰线。

衬上发上的杏叶簪子,显得像宫里的贵人,举手投足皆带风情。

再一瞧百里杏儿,的确也好看。但这松垮垮的腰身,显得臃肿,样式也显得乏味。

粗人不懂衣服样式里的花花门道,只知相较之下,百里杏儿的穿着有些寡淡。

这便开始议论了起来,丝毫不顾忌。

而柳元芷眉目要比百里杏儿精致了许多,正好撑得住这般清冷的颜色。

百里杏儿捏紧了衣裙,等柳元芷开口。

她就不信柳元芷开口还不露馅。

“刚刚看了会书,不小心来迟了些。想着该向各位叔叔伯伯见上一礼,才不算失了丞相府的脸面,让各位叔叔伯伯扫兴。”

说罢,柳元芷上前去见礼。

柳丞相本就想着让柳元芷简单露上一面,比任何人都要惧怕柳元芷为他失了面子,便也未曾拦着。

刚要离去,柳元芷就被阳平侯叫了住。

“元芷。眼见你快到了及笄的日子,何日将喜事定了下来?”

场面尴尬。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