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水电工 田野花香 清纯时光 我当奶妈的日子 职场佳人 我的绝色岳母 岳母
征服 乡野支教 爱的婉约 借命 荒岛 荒岛 遇见
首页 > 资讯

第5章:死亡内幕

发布时间:2020-01-15 06:28:39

这里免费提供更多《引魂笔记》第5章:死亡……内幕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饭桌上,算命先生先定了个调子:二位,真不是不想赚你们钱,我得跟你们说一声,你们这次招惹的事,是大事,我是真没办法给你们说点什么,不然我得死。“大事,我们的事,是不是跟送货有关系?”我小叔阅历丰富,仔细琢磨琢磨,就觉得我们两人突然被人当了鬼饵,铁定是从给刑老板送货那时候开始的。“不知道。”算命先生仰着脸,望着天花板。“那你知道一些什么?”我问。“我特么啥都不知道。”算命先生始终不说。我有些无语了,只能说:那鬼饵和钓鬼是咋回事?你总得跟我说说吧?“这个可以说。”算命先生这才坐正了身子,跟我说:钓鬼,意思就是抓鬼,但抓鬼这事不是道行高到极限了,也抓不了,而且一些厉鬼,狡猾着呢,根本抓不住,要想套住他们,得让活人去勾引,在恶鬼吃掉活人的一瞬间,那有道行的人立马出现,收掉恶鬼。算命先生又说:你们清楚钓鬼了,那鬼饵你们也就清楚了,勾引恶鬼杀掉自己的活人,就叫鬼饵,小兄弟,如果我没猜错,昨天差点干掉你的那只恶鬼,就是钓鬼人想抓的那只。“啊?”我听得心扑通扑通跳,感·情我和我叔被人当成了“鱼饵”:大师,有啥办法解决这件事不?问到关键地方,算命先生又不说话了,任凭我和小叔怎么问,他就是不开口。一直到菜吃完,酒喝干,算命先生起身走的那一刻,他才打开了话匣子:你们叔侄俩也是可怜人,这样吧,我就说一点,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福气和祸事是相辅相成的,你们有多大的福,就要遭受多大的祸。听他说话,我感觉他是在说我们先得到了好运,比如说捡钱,被人招待,打牌赢钱这些福事,同时也遭受到了见鬼的厄运。“说白了,富在险中藏。”算命先生说完了,拂袖而去,没有再说一个字。不过我和小叔听明白了,我们以后福气会越来越大,一旦福气大得没边,那就天王老子都救不了。·“这咋办?”“还能咋办?我下午回一趟老家,去请高人。”小叔说。我们老家有一些神婆,听说可有些道行了。小叔想到就做,他嘱咐我回家,晚上千万不要出来。我应承下来,没办法,这种时候我要晚上还出去,那我也太傻了。在长庚街,我和我小叔分手,我准备回家的时候,突然听到路边一茶摊上的人说话:妈的,老王和他侄子**不要命,鬼定下的货,他们也敢运?这不找死吗!再多钱我也不干啊。我扭头,顺着声音望了过去,那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一熟人,开大货车送货的郑林。我认出他来,他没有发现我,还在继续叨叨:那老王和他侄子接了这次货也好,现在送货生意不好做,鬼弄死他们两个,没人跟我抢饭碗了。听到这,我真是服了这郑林,妈的,我平常把你当朋友处,你心思竟然险恶到这个程度?我胸口火苗蹭蹭的往上冒,二话不说,我跑到茶摊边上,抄起藤椅对着郑林就砸:**老郑,我**大爷!郑林被连续砸了两三下,才看清楚我是谁,他本来骂得起劲呢,看清楚我得长相之后,不敢再骂了,讪笑着赔礼:亮子,对不住,对不住。“**妈,郑林你个杂碎,我把你当朋友处,经常请你下馆子,你就特么的巴不得我和我叔死?你还有脸吗?”我举起椅子又狠狠砸了他两下。“亮子,别,别,我就过过嘴瘾,这趟货,你们不能接的,我外甥就死在这趟货的手上。”郑林如此说。“你外甥死在这趟货的手上?”我问。“先不说,这不是说话的地方。”郑林拉着我冲出了围观的人群,跑到了一个小巷子里。他递给我一支烟:亮子,实在对不住,你老郑书这事做的不体面,我给你讲讲这趟货。“你讲。”“我先问你,这趟货的金主是不是叫刑胜,家里住在湘北区的密云山庄。”郑林问我。我点了点头,问他怎么知道。郑林一拍大腿:我他妈的在老板的写字台上看见的,大前天早上,要不是我看到了签单的名字,没准我就接下来了,如果我接下来这趟货,我得和我外甥一样,死得不明不白的。。

>>>《招魂笔记》章节目录<<<

《第5章:死亡内幕》精选

我们真是跟算命先生好说歹说,他才接受小叔的邀请,去了长庚街一家酒店,点了三四个小菜。

饭桌上,算命先生先定了个调子:二位,真不是不想赚你们钱,我得跟你们说一声,你们这次招惹的事,是大事,我是真没办法给你们说点什么,不然我得死。

“大事,我们的事,是不是跟送货有关系?”我小叔阅历丰富,仔细琢磨琢磨,就觉得我们两人突然被人当了鬼饵,铁定是从给刑老板送货那时候开始的。

“不知道。”

算命先生仰着脸,望着天花板。

“那你知道一些什么?”我问。

“我特么啥都不知道。”算命先生始终不说。

我有些无语了,只能说:那鬼饵和钓鬼是咋回事?你总得跟我说说吧?

“这个可以说。”算命先生这才坐正了身子,跟我说:钓鬼,意思就是抓鬼,但抓鬼这事不是道行高到极限了,也抓不了,而且一些厉鬼,狡猾着呢,根本抓不住,要想套住他们,得让活人去勾引,在恶鬼吃掉活人的一瞬间,那有道行的人立马出现,收掉恶鬼。

算命先生又说:你们清楚钓鬼了,那鬼饵你们也就清楚了,勾引恶鬼杀掉自己的活人,就叫鬼饵,小兄弟,如果我没猜错,昨天差点干掉你的那只恶鬼,就是钓鬼人想抓的那只。

“啊?”我听得心扑通扑通跳,感·情我和我叔被人当成了“鱼饵”:大师,有啥办法解决这件事不?

问到关键地方,算命先生又不说话了,任凭我和小叔怎么问,他就是不开口。

一直到菜吃完,酒喝干,算命先生起身走的那一刻,他才打开了话匣子:你们叔侄俩也是可怜人,这样吧,我就说一点,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福气和祸事是相辅相成的,你们有多大的福,就要遭受多大的祸。

听他说话,我感觉他是在说我们先得到了好运,比如说捡钱,被人招待,打牌赢钱这些福事,同时也遭受到了见鬼的厄运。

“说白了,富在险中藏。”算命先生说完了,拂袖而去,没有再说一个字。

不过我和小叔听明白了,我们以后福气会越来越大,一旦福气大得没边,那就天王老子都救不了。

·

“这咋办?”

“还能咋办?我下午回一趟老家,去请高人。”小叔说。

我们老家有一些神婆,听说可有些道行了。

小叔想到就做,他嘱咐我回家,晚上千万不要出来。

我应承下来,没办法,这种时候我要晚上还出去,那我也太傻了。

在长庚街,我和我小叔分手,我准备回家的时候,突然听到路边一茶摊上的人说话:妈的,老王和他侄子**不要命,鬼定下的货,他们也敢运?这不找死吗!再多钱我也不干啊。

我扭头,顺着声音望了过去,那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一熟人,开大货车送货的郑林。

我认出他来,他没有发现我,还在继续叨叨:那老王和他侄子接了这次货也好,现在送货生意不好做,鬼弄死他们两个,没人跟我抢饭碗了。

听到这,我真是服了这郑林,妈的,我平常把你当朋友处,你心思竟然险恶到这个程度?

我胸口火苗蹭蹭的往上冒,二话不说,我跑到茶摊边上,抄起藤椅对着郑林就砸:**老郑,我**大爷!

郑林被连续砸了两三下,才看清楚我是谁,他本来骂得起劲呢,看清楚我得长相之后,不敢再骂了,讪笑着赔礼:亮子,对不住,对不住。

“**妈,郑林你个杂碎,我把你当朋友处,经常请你下馆子,你就特么的巴不得我和我叔死?你还有脸吗?”我举起椅子又狠狠砸了他两下。

“亮子,别,别,我就过过嘴瘾,这趟货,你们不能接的,我外甥就死在这趟货的手上。”郑林如此说。

“你外甥死在这趟货的手上?”我问。

“先不说,这不是说话的地方。”郑林拉着我冲出了围观的人群,跑到了一个小巷子里。

他递给我一支烟:亮子,实在对不住,你老郑书这事做的不体面,我给你讲讲这趟货。

“你讲。”

“我先问你,这趟货的金主是不是叫刑胜,家里住在湘北区的密云山庄。”郑林问我。

我点了点头,问他怎么知道。

郑林一拍大腿:我他妈的在老板的写字台上看见的,大前天早上,要不是我看到了签单的名字,没准我就接下来了,如果我接下来这趟货,我得和我外甥一样,死得不明不白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