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水电工 田野花香 清纯时光 我当奶妈的日子 职场佳人 我的绝色岳母 岳母
征服 乡野支教 爱的婉约 借命 荒岛 荒岛 遇见
首页 > 资讯

第七章 回到武夷老庄

发布时间:2020-01-15 09:16:12

不敢。”说着就在图标着了一条从汴京到杭州的细线,边解地说:“汴京不可以守,请殿下及时移朝至南京应天府,2018年请下扬州,再渡镇江驾守杭州。”赵桔说着还觉间康王和王妃神色有异,再次说:“陛、殿下要抓紧时间时间,让这一路州府官员安排好停当,便于到时候勿要赵桔指着地图说:“若京城事有不济,殿下可以按小臣来时的线路南下靖绥。”说着请用赵构笔墨,赵构忙说:“桔弟请便。”王妃起身替他磨墨,赵桔说声“不敢。”说着就在图上标了一条从汴京到杭州的细线,一边解说道:“汴京不可守,请殿下及时移朝至南京应天府,明年请下扬州,再渡镇江驾守杭州。”赵桔说着还不觉康王和王妃神色有异,继续说:“陛、殿下要抓紧时间,让这一路州府官员安排妥当,以便到时勿要忙乱。”。

>>>《南宋逍遥》章节目录<<<

《第七章 回到武夷老庄》精选

  第七章回到老庄

  赵桔从怀里拿出一张地图,这是他这次北上的线路图,他亲自标注了沿途州县和地形。他摊在桌子上让赵构夫妻观看。赵构识货,马上大赞:“好图啊!字也好!桔弟是你写的?清健挺拔,好字好字!”王妃见他这个书痴要不着调,忙用手指捅了捅还给他了个白眼。

  赵桔指着地图说:“若京城事有不济,殿下可以按小臣来时的线路南下靖绥。”说着请用赵构笔墨,赵构忙说:“桔弟请便。”王妃起身替他磨墨,赵桔说声“不敢。”说着就在图上标了一条从汴京到杭州的细线,一边解说道:“汴京不可守,请殿下及时移朝至南京应天府,明年请下扬州,再渡镇江驾守杭州。”赵桔说着还不觉康王和王妃神色有异,继续说:“陛、殿下要抓紧时间,让这一路州府官员安排妥当,以便到时勿要忙乱。”

  赵构看着地图松了口气,看来这是目前最稳妥的打算了。表姐唐杼却盯着赵桔不怀好意笑说:“你刚才说什么?”赵桔知道口误,话里把康王称了皇帝。忙抵赖说:“没有!我没说什么!”“你说了!”“没有!”“我听到了!”“没有!”

  当王妃作势就要靠近,赵桔慌忙退到偏殿门口,迅速作了个揖说:“臣告退。”说完就跑了出去,留下赵构和王妃相对莞尔。

  赵桔回到家中,也不敢耽搁,催促家丁和乡民赶快准备,明天一早启程,免得再给赵构叫去,到时候要他随王伴驾可就走不脱了。晚饭前,赵桔亲自煮了一大锅茅根水,偷偷将这次带来的两枚石卵黑果添了进去,命所有家人都领了去喝,并嘱咐丫鬟们一定要看着老太君喝下。

  这时,阖府都神奇赵桔的本事,反正他遇仙的事已传得纷纷扬扬,听他说的郑重其事,就都当作仙汤喝得精光。

  四月初十,一行人等城门一开,就急急赶了出去,只在侯府内留下两封赵亿和赵桔给康王的书信。

  下午,康王果然派太监来传赵桔,却见武夷侯府人去楼空。太监拿了书信回报:“武夷侯和家人一早就出了京城,往南去了。”赵构知道这时追赶已晚,便拿起两封信看了。赵亿的信大致是告老归邑的意思,赵桔的信则简单说了要康王和王妃保重,后年春天他将在杭州接驾!

  赵构有些疑惑,难道赵桔估算好他后年就会去杭州?一时理不出头绪,也就将赵桔的信收进怀中,不管怎么说,桔弟的字他是佩服的,以后的日子要好好临摹一番。

  出了汴京,武夷侯府一行早起晚宿,老弱妇幼坐车,其他人步行,穿行在哀鸿遍野的江北大地上。

  路上,小股乱兵盗匪不敢骚扰,可还是又一些大股的悍匪前来打劫,都被赵元霸指挥着保卫队打得落花流水。赵仞看了惊奇万分,他天生好武,从未见过复合弓这种利器,借了赵元霸的弓一用,连声夸赞,竟有些舍不得还了。赵桔笑着对他说:“三叔,回到武夷,我替您再做一把。”他这才放下了弓箭还给赵元霸。

  赵仞又缠着问:“桔儿,你那些乡丁是怎么练的,我看比官军还强!”“嘘。”赵桔忙将他拉到一边说:“他们是要回家种地的,如果被朝廷知道了,拉去当兵,老庄岂不是要多些孤儿寡妇。”赵仞不赞同他的说法:“大宋危在旦夕,咱们的精兵不去报效,那不是做臣子的道理呀?”

  赵桔耐心向三叔解说:“救国有好多种,就像农夫捐粮,商人纳税,工匠打造兵器都是在报效朝廷,让他们都去当兵,那朝廷兵马吃什么?用什么?”赵仞想想有些道理,加之他一直宠爱这个侄儿,就点头说:“桔儿,三叔听你的。”自从赵桔回来,赵仞就发现他变了许多,人有了精神,行事潇洒有度,不像以前木讷迟钝的样子,使他不由得对他另眼相看起来。

  赵桔又轻声对他说:“三叔,你看这些复合弓如何?”“好啊!”赵仞有些激动说。“那我们造多些给官军用,算不算报效朝廷啊?”“算!当然算啦!”赵仞听了一下子就高兴起来。

  接着赵桔加了句:“到时卖给官家,得了钱,我们的日子也不就好过了嘛。”赵仞听到如此市侩的言语从他的侄儿口中说出,差点厥倒。转而心想:“桔儿为了这一大家子生计,可能被钱逼狠了。”想着也有些可怜起他来。

  渡过长江,一路变得安宁,粮食也便宜了许多。车队出现了久违的笑声,赵桔也松了口气,把行程减缓下来,好让老人小童们能够充分休息。途中,赵桔看到官府文告,赵构已在南京应天府登基,改国号为建炎。

  建炎元年六月初七,车队到达武夷县城外,历时三个月的“栀子花”行动圆满结束。早有家丁骑快马报信至老庄,陈福和赵老实领了一千多乡民敲锣打鼓在东门城下迎接。

  县里的百姓也在县丞苏冏的率领下,到东门等候。当赵家的车队行至门前,城上城下几千人齐齐高喊:“恭迎武夷侯回乡!”赵亿忙下车连连拱手说:“多谢各位乡亲父老,我府上下将与各位一起祸福与共,捍卫大宋!”赵桔随其后举臂高呼:“祸福与共!捍卫大宋!”接着赵元霸、司马寺、金泉和保卫队员们也举臂高呼。一时间,几千条手臂共同挥舞:“祸福与共!捍卫大宋!”赵桔喊口号的技术越来越得法了。

  车队进城径直穿过街市,从西门出,向武夷侯老庄行去。路上,陈福向赵桔汇报了老庄的情况,“五角大楼”现在建到了五楼,下个月可以结构封顶。粮食已囤了一万多石,五月底时,银钱存了五万一千多贯,各个工厂生产稳定。

  陈福还说,林风来了几次,说香皂和夜光杯供不应求,希望扩大生产。赵桔说:“那就让欢乐谷的人搬下来,在老庄建一个肥皂和玻璃厂。所有工棚扩建,争取产量翻番。”接着又说:“还要开一个服装厂,多招些女工缝衣。”

  说话间,车队进了老庄,赵桔去把老太君扶下驴车,老太见了一片青山绿水,连声叫好。这时,庄里的孩子们跑了过来,引得众多家丁仆妇失态奔去认亲,又有许多保卫队员的家人孩子扑向他们的丈夫父亲,场面感人泪下。赵桔笑着对一边的赵亿说:“三叔,你还想让他们上沙场征战吗?”赵仞一时感动道:“不想了。。。”

  老太君听了对赵仞笑说:“仁儿啊,你平时一直想做大将军,却知道一将误而死千军么?”然后对赵桔说:“你以后多开导你三叔,他有些驴脾气,我也劝不过来。”赵仞悻悻说:“我哪做得大将军,桔儿倒是可以做得。”太君道:“仞儿,你莫和桔儿相比,他是可以拜相拜帅的,你磨练几年也勉强做将罢了。”“妈妈,您这不是在比么?”赵仞抱屈道。太君笑道:“儿啊,不是为娘偏心,要没赵桔你连将军也做不成。呵呵。”赵仞腹诽:“还不偏心?您把整个侯府都给他了。”

  这次北来的人自有老庄的人安顿,秦雯她们按户和职能发给腰牌,以确定他们在五角大楼还是老庄歇宿。

  赵桔引领太君和侯爷三兄弟参观了庄子里的工厂,当他们看到铁器工厂的一块块钢锭,和工匠们在用钢锭锤拉钢筋。赵仞好奇问:“这是什么兵器?”“老爷,这是造房子用的。”一个工匠回答说。赵仞心痛地直跳脚叫:“这是百炼钢啊!你们居然用它造房子?!”赵桔拉住赵仞说:“三叔,不稀罕的,这里每日可以炼两千斤。”“什么!?”连赵仁也跟着赵仞叫起来。赵仁喜欢做生意,可是因为母亲管束,一直不能得逞,平日只能去商市了解下行情过过干瘾,知道两千斤值一千两纹银,当真是日进斗金了。

  “二位叔父不必惊讶,侄儿可以生产更多。”赵桔淡淡的说。赵亿发话:“桔儿,用如此好钢打出的兵器交给朝廷,官军岂不是天下无敌了?”“可能如此,父亲。”赵桔言不由衷回答说。

  他们又去了木器和蒸酒工厂,看到几百坛酒放那里,老太君笑说:“赵桔,你也爱酒?”赵桔回答:“孙子尚年少,不能多饮,今晚当献给太君吃。”“先让我尝来,不好吃罚你跪。”老太说着就舀了碗十多度的蒸馏酒,在嘴里喝了一口。众人见她一抬眉,接着就分几口就喝光了。赵亿忙问:“母亲,滋味如何?”“今晚你们不许与我抢!”老太脸色泛起红晕说。

  傍晚,老庄中拉开了几百张桌子,一千多乡民和侯府家人混坐一起,女人们将一盘盘荤素菜肴流水般端上,酒厂也把陈酿的十几度酒搬来,每桌一坛。

  皓月当空,老庄里一片热闹。夜宴间,秦雯先是请了武夷侯赵亿上台讲话,接着又请太君上台。太君微醺说:“我除了嫁给老侯爷那天,没今天这么开心过!”台下一片笑声,三个儿子在下皱眉:“喝多了吧。”太君继续说:“我有三个孩儿,都不像我。”台下又一阵欢笑,“老大武夷侯脾气像老侯爷那么古板,老二脾气像个商贾,老三像个军汉。”台下都要笑翻了,赵桔认为老太不去做脱口秀浪费了。“可是。”老太君接着说:“我的孙儿却像我和老侯爷。他文武皆能,聪慧老成,尤其有一副赤胆!千里接亲!那一路上呀,多少妖魔鬼怪,他是带着武夷人扫平了。如此我老太婆才能来到这里,和众位乡亲说话。我信他也能带领武夷侯府发愤图强,恢复祖宗的荣耀!”

  她当时指着台下赵桔说:“赵桔!你答应我!不管多么艰难,也要让武夷侯家从此平安昌盛!”

  赵桔想她这话实现起来没把握,便不肯接这个话头,假装没听见,就跟司马寺说话:“那个,今天的天气不错,月朗星清啊。”司马寺不领情说:“少爷,太君问你话呢。”赵桔心里一通骂他,再看台上太君还站着等他回答,那姿态隐约有唐栀欧专注时的样子。

  赵桔心头一热,起身喊口号:“祸福与共!捍卫大宋!”可是没起共鸣,没几个人跟他一起喊。金泉在一边拉他袖子说:“少爷,别装了,你就答应太君吧。”赵桔有些恨他,一咬牙对太君说:“尽我所能!”顿时,场中掌声雷动,这就坐实了赵桔的承诺。

  随后,全场杯觥交错,所有人都无比快活,串桌交谈,好不热闹。太君下台把金泉赶到一边对赵桔说:“别怪我逼你,这是你应当的。”除了容颜苍老,神情和唐栀欧活脱一样。

  老太喝了一口酒说:“好酒,比先前的还好!”赵亿在一边说:“母亲,桔儿真的能行?”“废话!”老太君喝了一大口酒说。

  酒到酣时,歌星黄莺上台,几曲赵桔唱过的歌惊艳全场。掌声中,老太君一边抹泪一边对陈福和赵老实两个老头说:“这丫头确实唱得好。”

  黄莺唱完也不走,说:“我们请少爷也为我们唱一曲好吗?!”“好!”所有听过赵桔唱曲的人都兴奋大叫。老太君笑着对赵桔说:“你什么时候会唱曲了?”赵桔期期艾艾无法解释,她挥手说:“还不快去!”赵桔怕她脾气,赶忙走上舞台。

  来到台上,下面一片欢呼,赵桔问黄莺要了个五弦琴,调了下音,学着前世他喜欢的歌手说:“希望你们喜欢。”说着就弹奏起“怒放的生命”,还唱:“曾经多少次跌倒在路上。。。”。

  当唱到:“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就像飞翔在辽阔天空。。。”赵亿问自己夫人唐然:“桔儿是不是疯了?”唐然说:“不是都疯了嘛!”

  其时,台下已一片汹涌,每个人都在跳跃唱:“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老庄上空盛放起绚丽的烟花,老太君醉了,所有的人都醉了。

  曲终人散时,赵桔仰望星空,喃喃自语:“多想在这个时候和你在一起,栀欧。”“周?”赵桔几个侍从都在盘算,相互问:“周是谁?周家小姐么?好像没有这个人呀。”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