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老婆 斗罗 小强 父亲 爸爸 男人陷阱 罗慧田畅
重生 重生 苏媚 王小满  春宵一刻 图书馆
首页 > 资讯

第七章 计划

发布时间:2020-01-15 23:32:49

秋粮交赋,造成米仓余粮不多,因为才能向诸位买米。”季阳原抖了抖还沾湿透的文书,再次地说:“于老板将米卖于诸位,六十一斗,衡阳城米价原来是是六十一斗。因为诸位但是赚了差不多五分之一的钱,但两千一斗,直接涨了六十倍,又不愿大幅降价,县衙无可奈何,只好默“几位刚做了这么大一笔买卖,衡阳未来十年税赋都要归各位所有,真是可喜可贺啊。”季怀安说道。。

>>>《提笔江湖路》章节目录<<<

《第七章 计划》精选

推荐书目:双胞胎妹妹不好带 坏甜心 奕王 路神他落地成盒 神魔淬炼场 画家为什么还混娱乐圈 灵毅传 神灾罚世 乐游源 网游七天之叶无忧

  “哦,大人还有何吩咐?”粮行老板说道。

  “几位刚做了这么大一笔买卖,衡阳未来十年税赋都要归各位所有,真是可喜可贺啊。”季怀安说道。

  “大人说笑了,没有大人,我们也做不成这笔买卖啊。”

  “不敢当,不敢当。只是几位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

  几位老板互相看了看,似乎想不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

  “请大人明示。”

  “城外百姓流离失所,盖因大雨突至。但流民众多,却是因为没有粮食。衡阳城前几日将秋粮交赋,导致米仓余粮不多,所以才会向诸位买米。”季怀安抖了抖还未干透的文书,继续说道:“于老板将米卖于诸位,四十一斗,衡阳城米价原来是五十一斗。所以诸位还是赚了差不多五分之一的钱,但两千一斗,直接涨了五十倍,又不愿降价,县衙无奈,只得默认。

  但是农民受灾,几位可没受灾啊,受灾的人税赋可延可免,几位这么大老板不至于没钱缴纳秋赋吧。”

  “大人说笑了,我们没见到钱怎么交啊。”粮行老板说道。

  “各位不要急,听我把话说完。”季怀安扫视了几位老板一圈,说道,“本官并非想让各位现在就交税,只是想提醒各位,两千一斗的米,大部分百姓是吃不起的。但眼前的情况却又不得不需要粮食,所以本官才会以衡阳未来几年的赋税来抵账。各位都是有贩粮文书的,为了打击不法粮贩,确保大魏的粮食供应稳定,文书上写着本地产粮粮价不得超过正常粮价的两倍,异地因为增加运输费用,可适当提高价格。但粮行的进购粮食必须通过转运行登记,上报转运司。现在咱们都知道,县衙向诸位购买五万担粮食,每斗两千。已经超出文书上所要求的不能超过两倍,但是文书并没有对违反文书要求的行为做出判罚。所以本官认为,几位现在出售的粮食已经达到奢侈品的程度,赋税肯定要按照奢侈品征收,几位没意见吧?”

  “大人,不知道征收几何?”粮行老板说道。

  “最低五成。”

  几位老板听后虽然肉疼,但赚的依旧不少,这口气只能憋在心里。

  “最高九成。”

  “九……九成?”粮铺老板一听傻眼了。

  “对,溢价超过二十倍,就是九成。”季怀安看着堂下惊诧的众人,继续说道。“并且因为各位没有遵守贩粮文书上面的要求,本官认为几位已经不符合贩粮资格,所以今年年底,各位就不必再续签文书了。”

  “大人这是要断我等生路吗?”一个老板气愤打的说道。

  “依律办事罢了,几位家大业大,刚刚还做了这么大的生意,本官怎么会断了各位的生路呢?”

  季怀安笑着说。“白纸黑字,文书还在本官手里呢,天阴雨湿,墨迹不容易干啊。”

  “敢问大人是何名号,我家大儿乃是四品御史,大人就不怕被参上一本?”王老板威胁道。

  “本官名叫季怀安,坐在这里的身份就是二品巡江使,你儿子王文远当初在本官座下的时候,倒也算恪尽职守,不知道他如果听见看见你现在的所作所为,该是如何感想。”季怀安不紧不忙的说道。

  “大人,我家王爷……”

  “你家王爷当初在皇宫书院读书的时候,就不老实,回到家继承王位居然还不老实,你去问问他是不是欠收拾!”

  “大人……”

  “各位如果愿意上报的就上报,但今天晚上县粮库这五万担少了一担,本官就不客气了。”

  葛县令看着季怀安,心想,你这还是不客气呢。我也只是敢骂骂罢了,实在不成只能拼个鱼死网破。你倒好,白纸黑字先写上,谁敢反悔。

  “各位不妨早点回家,粮铺什么的就不要去了,反正都卖给县衙了。”

  几位老板相互看了看,心想道总要查清楚这个季怀安究竟是什么来路,再做打算。从来没听过朝廷有这么个官职。扭身出门而去。

  两个转运行负责人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他们只是负责运输,检查运输货物的是漕运衙门的事,所以他们不知道留下来还有什么事。

  “说说转运行最近有什么新鲜事?”

  “新鲜事?”

  “对。”

  “大人指的是什么事,小的愚钝,还请大人明示。”

  “你们转运商是半官办民,江上来往人员货物都在你们的记录之下,说说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平常少见的事。”

  “什么都行?”

  “随便说说。”

  “不知道王寡妇的事算不算?”

  “王寡妇?”

  “王寡妇是江岸镇上的一个酒坊老板,平常没事的时候我们都要去哪里喝两口。那个王寡妇,真是********,笑起来就跟一朵花一样,看见她就跟上瘾似的,越看越好看。她家的生意也非常好,平常酒坊一天卖出去几坛酒就算可以了,她家的酒都被当场喝掉了。”一个转运商开始说了起来,另一个看着越来越严肃的季怀安和葛县令,急忙拉了拉同伴的衣袖。那人见事不好,就不再废话连篇,说起了正事。“就是这个酒坊,上个月购买了大批粮食酿酒,但粮食运到之后,酒坊就关门停业到现在。因为她家粮食消耗量非常大,所以我们才对她上了心。”

  季怀安看着他终于圆了回来,不由得好笑。

  “不要紧张,继续说。”

  两个人看见大人没有怪罪,不由得胆大起来。什么曲员外偷看丫鬟洗澡,白河戏班的当家花旦跟着一个小白脸跑了,宋奶奶家死了一头猪,剥开猪肚子的时候居然发现十头小猪仔还活着……

  季怀安看着他俩,不免想起自己当初刚入江湖时打探消息时的囧相,心中暗暗发笑。

  “还有就是前天,一个看起来是个剑客的样子,坐船顺流而下,听说是要到衡阳下船,结果身上分文没有,船老大看他想赖账,就把船停在江心,不肯靠岸。那人脚踏水面就跟会飞似的跑了过来,大家伙都看傻了。”转运商继续说道。

  “那人长得什么样?”季怀安听见转运商如此说,问了一下。

  “嘿,这个我知道。那人一身白衣,手拿一柄剑。面白无须,和戏文里的英俊小生一样,我估计约有二十三四岁,满面寒霜不苟言笑。走过我身边的时候一阵冷意。过去的时候我看见腰间挂着一个云纹玉佩,想必又是哪家的小王爷出门没带钱吧。那人到镇上,当掉玉佩,回来才付得船费。”

  “你看见他当掉了?”

  “那倒没有,不过他回来的时候玉佩已经不见了。镇上的当铺说收到他的玉佩了,不过不是死当,当期只有半个月,过几天要赎回去的。”

  季怀安心想,此人武功差,既已走掉又宁可当掉玉佩来付船费,心性也是极好,只是不知道是谁。

  当下说道:“你二人既然是转运行负责人,消息自然是灵通的,现在给你俩一个任务。若是来往行客有西平郡口音的人,看起来似是兵丁模样的,要在衡阳下船的,要留意这些人的动向。及时来报。退下吧。“

  二人口头称是,退下堂去。

  季怀安要留在这里知道兔子等人将粮食送到,葛县令见粮食问题已经解决,和季怀安说了会话,便直奔城外检查临时安置居所。

  当夜,季怀安赶在关城门前出了城,兔子等人要明日才返回。

  季怀安出城后,换了一身青衣,又换成了另一个人——青衣魔手徐阳。

  徐阳直奔城外莽山的别院,他和素月泠约好今日离开。

  别院中,素月泠依旧在后院读书,童女在正屋内熬药。童男在自己的屋里打把式。

  徐阳没有惊动童男童女,直奔后院。

  “素小姐,可准备好了?”素月泠门外,徐阳出声道。

  “吱呀”

  素月泠打开门看了看徐阳看到徐阳换了一身灰衣,大喊道:“来人啊,抓贼啊。”

  徐阳微不可查的笑了笑,换了一种声音说道:“哈哈,小娘子真是漂亮,回去做某的压寨夫人可好。”

  喊声惊动了正屋内的童女。童女放下药锅直接奔向后院。

  “休伤我家小姐。”

  手中袖带变得像钢铁一样直接飞向徐阳面端。

  幸好自己观察过童女的功夫,只是一扭身,躲开这一下,判官笔点在袖带上,袖带便无力的落了下来。

  童女知道碰到硬茬了,此人可以通过武器找到自己的气弱所在,若是让他再点个两三次,自己必受内伤。

  但保护小姐要紧。她又从腰间解下一柄软剑,欺上前来,想试试小型的武器是不是也会被找到弱点。

  素月泠愣了一下,相处一年多,她从来没有见过童女拿出这柄软剑,是以她根本不知道童女居然藏着这么多。

  不过徐阳并没有担心。

  他的判官笔虽然不是折扇,但招式用的却相同。

  他也得到真正的青衣魔手徐阳的真传。

  几招之下,判官笔又点到软剑几次,童女有些撑不住了。

  不过令她惊诧的是,这个贼人居然气喘如牛,抢先说话:“好一个小女娃,老子今日算是栽了,不过走前还是要带点东西。”

  徐阳一把抓住素月泠,施展轻功越房而去。

  童女只好飞上房屋,想要追去,只是四周一片漆黑,那贼人居然带着小姐不见了。

  想必是进了这方树林,这下可难办了。

  跳下房去,看见正屋门内童男探视的脑袋,也不理他。从自己的床头拿出一个纸筒,走到门外打开,一道绿光直冲天际。

  不过片刻,两个村民模样的人便出现在别院。

  “小姐被人劫走了,贼人向树林方向逃跑,轻功比我强,我追不上,二位看如何是好?”童女说道。

  “此地树林多过茂密,人少肯定不行,但人多的话一时又调集不到那么多人手。所以我二人先去寻找,你去临江镇报信,让将军多安排一些人手。至于小姐,你觉得贼人为了什么?”中年人问道。

  “小姐身上甚少银两,又蒙着面纱,我认为应该是因为色胆包天才会如此,不过……”童女答道。

  “不过什么?”中年人问道。

  “小姐身中剧毒,虽无性命之忧,但我今日看过,容貌尽毁。我怕的是如果贼人看见小姐模样,会杀人灭口。”童女解释道。

  “也有可能被抛弃在林中,对吗?”中年人给出了另一种情况。

  “如果被抛弃,还有活命的机会,如果……”童女不敢往下说。

  “猎狗,看你的了。”中年人没有犹豫,对一起来的年轻人说道。

  年轻人闭上双目,拿起素月泠用过的笔,嗅了嗅,睁开眼越墙而出。

  中年人眼见如此,给童女使了个颜色,也追上前去。

  童女只得安排童男看家,自己前往临江镇。

  她还要童男替她作证。

  数里外,徐阳扛着素月泠不断飞奔。为了迷惑童女,他早已经点了素月泠的哑穴。此时虽已远离别院,但天下能人异士奇多,他不敢保证会不会有人追来。

  不过当他看见素月泠的模样的时候,赶紧停了下来。把素月泠放在地上,解开她的哑穴。

  “抱歉抱歉,一时情急,忘了还带着个人。”

  素月泠根本说不出话,只是一个劲在旁边呕吐。

  原来,徐阳扛着素月泠,素月泠上半身一直保持着头朝下的姿势,一路颠簸,腹中早已七荤八素混在一起。

  有心要吐,但不时的颠簸让她根本吐不出来,更何况当时要吐的话,一定是吐在徐阳身上的。

  徐阳不断表示歉意,素月泠起身后只是看着徐阳,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也没有多做责怪。

  “我打算从北边绕过衡阳城,顺溜东去。到庆阳后,我便去取万毒丹,而你便在那里修养也好,提前去东海也好,都行。提前去东海的话,便在庆阳向南转入长江,我修书一封,你给长江漕运的二当家就行。有什么要求向他提,但不要乘坐他们的船去海角阁,只需乘坐海船向北到东海观音门。去海角阁参加巾帼武林大会的都要从那里出发。”

  “修养的话等我回来会带你北上去黄河,黄河多有从西线下来的匪兵,不太安全,没有我你一个大小姐更是不方便。但黄河出海口不远就是观音们。所以也不会太慢。”

  “苗疆离这里不下数千里,你怎么能赶回来。”素月泠问道。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