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水电工 田野花香 清纯时光 我当奶妈的日子 职场佳人 我的绝色岳母 岳母
征服 乡野支教 爱的婉约 借命 荒岛 荒岛 遇见
首页 > 资讯

《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第2章 夜会

发布时间:2020-01-16 10:38:37

云荼长孙墨小说名字叫作《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悍》,提供更多云荼长孙墨小说全文深度阅读,云荼长孙墨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悍小说云荼长孙墨节选:云荼想了半响,朝了走远的长孙墨一声吼,顺便挥了挥已示非常友好。…

>>>《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章节目录<<<

《《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第2章 夜会》精选

云荼长孙墨小说名字叫做《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这里提供云荼长孙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小说精选: “嗯。”长孙墨朝她微微施礼,一袭青白相织的学衣将他纤长的身形勾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度,他略薄的唇角微微勾起,脚步轻稳的踏着青石板走在寂静的长道上。“殿下,奴婢已经备好了膳食。”站在她身旁的侍女大约十五岁的模样,照顾人却是一等一的细致。“阿墨,你要记得帮我抄啊!”云荼想了半响,朝已经走远的长孙墨一声吼,顺带挥了挥手以示友好。长孙墨站在远处,回过头来点了点头。风吹起了地上落下的枯黄了的蔷薇叶子,在他身后的夕阳将云霞浸染得红…

“嗯。”长孙墨朝她微微施礼,一袭青白相织的学衣将他纤长的身形勾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度,他略薄的唇角微微勾起,脚步轻稳的踏着青石板走在寂静的长道上。

“殿下,奴婢已经备好了膳食。”站在她身旁的侍女大约十五岁的模样,照顾人却是一等一的细致。

“阿墨,你要记得帮我抄啊!”云荼想了半响,朝已经走远的长孙墨一声吼,顺带挥了挥手以示友好。

长孙墨站在远处,回过头来点了点头。风吹起了地上落下的枯黄了的蔷薇叶子,在他身后的夕阳将云霞浸染得红了大半边的天,他微微施礼,走进了属于他的那间院子里。

吃过饭之后她就开始拿着毛笔静坐于书桌前,开始抄录《诗经》里的《桃之夭夭》,那一脸认真的模样,连一旁的侍女都觉得天要下红雨了。

她一脸忐忑的晃到云荼的身旁:“殿下,您……您是否哪里不舒服?”

云荼低着头,细致的写着桃之夭夭,那字实在是不怎么样。扭扭曲曲,七弯八转。

“殿下……”

她抬起头来,见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加快了手里抄录的速度,越是快,那字就越是扭曲,看得一旁的侍女那张脸也看得扭曲了起来。

时间一晃而过,她将毛笔一扔,打一个呵欠,侍女取了温热的毛巾递给她,温声道:“殿下,快子时了,该歇了。”

云荼心里霍然一惊,子时了!那个治世堂的纸条……

“嗯。”她顺从的让侍女替她更了衣,躺在床上,遮了夜明珠那明亮的珠光,屋子里瞬间变得暗沉了起来,她取出一颗药,捏成粉,朝睡在床外地上的侍女洒了过去。

不多一会,那侍女就睡得雷打不动了,她匆匆爬了起来,将衣服穿妥当,拿了一颗夜明珠朝治世堂而去。

今夜月黑风高,走在寂静的青石长道上,云荼下意识的裹了裹那一件单薄的外袍,一道影子从身前飘过,她眸光微冷,朝着那治世堂而去。

治世堂位于皇阁之后,是太傅给她单独一人授课的地方,不过,快十年了,太傅却从来没有私下里教过她些什么。

她缓缓的推开皇阁的门,一队巡游的人很快走了过来,她闪身进了门内,将门缓缓关好。

皇阁里很安静,唯有正中央的那一座不大的假山下有游鱼在游动的水声,她眯着眸子适应了一下黑暗,伸手可见五指,但是看得并不十分真切。

她摸索着桌椅,朝着治世堂而去。穿过长长的长廊与一个假山,经过一道门,就是治世堂了。

她扶着墙面,走得很慢,有风从她的身上吹过,带着深秋夜里独特的凉意,她皱了皱眉,再过一段时间就是冬至了。那是她与明央的生辰。

治世堂三个字映入眼中,那治世堂中灯光大亮,映着脚下的路也变得清晰了起来,她捏着一颗夜明珠,抬步推开屋子走了进去。

屋子里布满了理国治世类的书籍,在琉璃玉的大书桌上放着文房四宝,还有一盏青铜香炉,正升着香烟袅袅。角落里的灯盏与从房梁上垂挂而下的夜明珠灯盏相映成趣。

她抬步走了进去,坐在椅子上,慢条斯理的喝着荼盏。

屋子里面的夜明珠光突然全部被拉进了黑色的布袋子里,整个屋子里只剩下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意,她下意识的紧握双手,突然有一道身影,带着略薄的酒气,朝着她扑了过去,将她牢牢的扣在了椅子之间。

“你!你是……”那人抬起她的下巴,狂乱的吻了上去,速度快而狠,像是要将她整个人吸食殆尽。

她猛的扯了头上的簪子,朝着那人的手臂狠狠的划了下去,那人吃痛,松开了她。

压抑的力道在治世堂中消失不见,她紧握着簪子,摸索着去扯打开夜明珠的机关,还没有摸到,便听见脚步声袭来,随着咯,一声细响,机关被打开,整个治世堂瞬间大亮。

云荼适应了强光,才发现长孙墨正站在机关旁,静静的瞧着她。

沉默了半响,长孙墨才开口:“你没事吧?”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云荼狠狠的朝殷红的唇上抹了一把,整颗惊魂未定的心,在看见长孙墨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时,缓缓的放松了下来。

那个人的身上,带着浓浓的酒气。

云荼凑近长孙墨的身旁,突然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气,精致的眉宇微微皱起:“你喝酒了?”

“嗯,与一个旧友喝的。”长孙墨淡淡的应了一声,神色始终不温不火。

云荼狐疑的瞧着他:“我是问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没什么,回去吧,明天还有早课。”长孙墨指了指青白相交的学衣长袖,转身径自走了出去,云荼关了灯盏,随手从灯罩里取了一颗夜明珠用来照路。

长孙墨那削瘦的身板走在她的前面,依旧是挺拔得如同一颗松。

她静静的走在长孙墨的身旁四处打量了一翻,有巡逻的御林军见云荼从皇阁里走出来,朝她微微行礼,又迅速各忙各的去了。

“阿墨,所以有的人里,我只信你和凤桐。”云荼总是走在长孙墨身后一步的位置上。

走在前方的长孙墨突然停了下来,转身过目光灼灼如火的瞧着她:“我,绝对不会伤害你。”

云荼目光落在长孙墨被血染得殷红的手臂上:“你的手臂怎么了?“

长孙墨扫了眼染红的手臂,微微皱了皱眉:“来的时候有点急,从尖刺上划了一下。”

“好像流血越来越严重了,你把衣袖子撩上来,我给你包一下。”她低头,取了两块帕子绑在一起叠好。

长孙墨的那个伤口,与她一簪子划过的,很像。但是,好像又不大像。

“怎么了?”见云荼一直盯着他的伤口看,他有些莫名。

云荼摇了摇头,将帕子细细的替他绑好。长孙墨始终只是低着头,细细的瞧着她,沉默了半响,见她已经包好了,将袖子又扯了下来。

墨色的云朵后面有月光探了下来,照在那条青石板的长道上,泛黄的叶子被秋季里微冷的风吹得纷纷扬扬,像夜里翩翩起舞的蝴蝶。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