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清纯 我的人生 隔衫 妻子的秘密 请君入瓮 老张的卫校生活 20
保健室的秘密 夜班见鬼   长生九万年 老林 30
首页 > 资讯

《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第7章 出宫

发布时间:2020-01-16 10:38:38

凤桐小说名字叫作《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悍》,提供更多凤桐小说目录,凤桐小说全集目录。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悍小说凤桐摘选:凤桐与丞相各坐一方,丞相与长孙墨手里捧着一本书看得很仔细地。凤桐闲时无事,居然就拿着针线在绣花…

>>>《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章节目录<<<

《《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第7章 出宫》精选

推荐书目:我!掌控全球 | 我在异界有座城 | 养只暴龙变男神 | 海贼之吞噬果实 | 医淑 | 融化冰山男友 | 我在女权世界的那些事 | 山河行遍 |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 | 有系统就是任性 |

凤桐小说名字叫做《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这里提供凤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小说精选: 躺在床上的人用略带嘶哑的声音糯糯的唤了一声太傅,翻了个身,又睡着了。他走上前去,摸了摸她的额头,松了一口气。“照顾好她。”走出房间,太傅还不忘记吩咐一句守在门口的绿叶。绿叶恭敬的福了福身应下。她这一睡就直接从正午睡到了晚上天擦黑,她是被一屋子香味俱全的美食诱惑醒的,屋子里长孙墨、凤桐与太傅各坐一方,太傅与长孙墨手里捧着一本书看得很仔细。凤桐闲来无事,竟然开始拿着针线在绣花。不对,准确的来说,如今的她正在理那团乱七八…

躺在床上的人用略带嘶哑的声音糯糯的唤了一声太傅,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他走上前去,摸了摸她的额头,松了一口气。

“照顾好她。”走出房间,太傅还不忘记吩咐一句守在门口的绿叶。绿叶恭敬的福了福身应下。

她这一睡就直接从正午睡到了晚上天擦黑,她是被一屋子香味俱全的美食诱惑醒的,屋子里长孙墨、凤桐与太傅各坐一方,太傅与长孙墨手里捧着一本书看得很仔细。凤桐闲来无事,竟然开始拿着针线在绣花。

不对,准确的来说,如今的她正在理那团乱七八糟的线……

云荼差点以为自己眼睛瞎了!

“就你那一拳头能揍死三个人的力道,你还敢绣花?”云荼从床上坐了起来,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也不知道是不是太傅大人那下了十副黄连的药起了效,这会已经恢复了生龙活虎的特性。

“我是实在不知道要送个什么好了。”凤桐撑着下巴,一桌子的美食都不无法引起她的食欲。

云荼穿着一单睡衣,绿叶见状,赶紧将她拉回了屏风后面,一翻折腾,衣饰齐整了才将她放了出来。她一出来就直奔那张圆形的桌子。

“我的烤鸡腿!我的燕窝!我的清蒸粟子鸡……”她满面春风,口水差点留下来。桌子上的并不见过多的油辣,做的都比较清淡,食物里面也相对应的加了些药材。除了食物的香气,还带着一抹淡淡的药香。

“公主殿下,太傅大人尚在此,你能不能矜持一点?”向来粗手粗脚,甚至上堂将腿横挂在课桌上的凤桐竟然指责起了别人的不是来了。

“太傅,吃!”她以公筷替太傅夹了一颗板栗,笑得眉眼弯弯。

太傅突然觉得,今天的公主殿下,似乎有些不一样,虽然也像往常一样,一有对口味的东西就能吃得走不动道,但是,似乎脾气改了不少。

吃完了饭,已经是月上中天了,云荼朝着凤桐使了个眼色,两人姐妹那叫一个情深,非要留下了一起过夜,长孙墨狐疑的在两个人身上幽幽的扫了一眼,不放心的提醒着:“晚上盖好被子,别胡闹,早些休息。”

“知道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罗嗦了!”云荼将长孙墨推出了碧宵院。

站在云荼身后的太傅眉眼深深的扫了眼两个人,走出了院里。

云荼紧紧的抓着凤桐往着房间里面奔了过去:“今天晚上我要与凤桐说些体已话,你就不必在房间里面守着了。”

绿叶见有两个人在,想来也不会有什么事,于是就退了下去。

屋子里面灯火通明,凤桐风风火火的将那藏在衣服里面的几包银子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长长的呼了一声气:“好险,差点就被赵采微发现了。你看这些够不够咱们走?”

“如果不够,我这里还有。”她将里面挂着几排玉佩取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云茶一脸淡然的转身,走向床头,摸了摸……

再摸了摸……

“我的银子呢!!!”她诧异的瞪着枕头下已经空了的位置。

“再找找吧,看看是不是落在哪里了!”凤桐手一伸,将那被子扯了出来随手扔在地上,枕头也扔了出来,连贴着床的被子也一并扯了出来,事实证明,床上什么也没有了!

“是太傅!一定是太傅拿走了!”她咬牙切齿的回想着,那个时候可不正是太傅朝着她的脸旁伸了只手过来吗!现在想想就觉得蹊跷,原来如此!

“没事,到时候要是真的没银子了,咱们就去抢!”凤桐拍了拍胸口,笑得一脸傲骄。

“择日不如撞日,走!”云荼麻利的开始收拾包裹,她带的东西不多,就是几件衣服,一些首饰,两个人背着一个包,趁着萧萧夜色一路朝着皇宫的宫门方向逃窜了出去。

此时,原本应该去处理海啸的凝予帝,正与自家夫君坐在观星阁顶层对奕,对于那个即交出逃的孩子,那是一点担心也没有。

莲珍上楼复命,一旁的小殿下手里正拿着一块砚台,身上手上脸上嘴边都沾满了墨汗,黑得在夜里都看不出来这是个孩子。

莲珍顿时只压力颇大:“陛下,公主殿下与飘渺少主已经出了皇宫大门了。”

在这里的好处就是,有一副波斯远视镜,能将那宫门口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宋凝予落下一子,笑意浓浓:“记得把宫门关上,别到时候让她后悔了又跑回来。”

“陛下,公主殿下从未出过皇宫,这样贸然出去,会不会……”毕竟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连及笄的年纪都还没有到,就这么出去了?

“她身上带了多少银子?”宫子临落下黑子,一身墨金色的长袍在月明星稀的夜里透着一层浓烈的神秘感。

有清冽的风从阁楼外刮过,砰一声细响,八岁的小殿下抱着手里的砚台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手中的砚台砰的一声砸在了那一盘杀气凌厉不相上下的棋盘中。

“并无银子,只有一些首饰。”莲珍瞬间感觉到了一股威压,身旁泛起了冰冷腾腾的寒意。她不着痕迹的退开一步。

宫子临取出帕子,擦了擦小儿脸上那一脸的墨迹,皱着眉道:“怎么脸黑成这个样子,走,父皇带你去洗洗。”说罢,他伸手就要去换宫夏南。

宫夏南转了个向,扑进了宋凝予的怀里,满身的墨渍朝着宋凝予那一件明晃晃的龙袍上就蹭了过去,瞬间胸口就印了一个大大的黑团。

“好,母皇带你去洗,咱们走。”宋凝予满眼怜惜的牵着宫夏南的手走向了那一间新修筑的机关屋。在门即将关上时,宫子临硬是以一种飞速挤了进去,他大手一伸,将宋凝予搂进怀里,沉着一张脸。

“我家娘子自然是给我洗!你去找你家娘子给你洗去!”

宫夏南抱着宋凝予的胳膊,吐词也不大清晰:“娘……亲,洗……”

“好,咱们就去了。夏南听话。”

宫夏南抱着宋凝予的胳膊笑得咯咯作响。

此时远在皇宫外的凤桐二人还在沾沾自喜,竟然从守备森严的皇宫里面出来了,两人就像疯了一样的在大街上奔跑。跑了大约半个时辰,一辆马车停在了两人面前。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