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娘子且留步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农门长嫂有空间 在真假嫡女世界签到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神医弃女之帝妃倾世 重生八零找老公
锦绣农女种田忙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傻千金嫁人后美翻了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清穿十四爷家的娇丫头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首页 > 资讯

第8章 要不要杀了他

发布时间:2022-07-24 19:58:17

姬梦月给小麋鹿解开我被捆绑住它的布条,但却在小麋鹿的脖子上系了一根长长的绳子,继而将绳子一端绑在自己的竹榻一角。复活后的她谁也信但是,小麋鹿说带她去看,可能会也只但是是被逼无可奈何才答应下来的,要不然这会儿给它自由的,说没准立刻就撒丫子跑了呢。这太不合算!当年重生后的她谁也信不过,小麋鹿说带她去看,可能也只不过是被逼无奈才答应的,要是这会儿给它自由,说不定立马就撒腿跑了呢。。

>>>《仙祖她重生了》章节目录<<<

《第8章 要不要杀了他》精选

推荐书目:从武林高手到娱乐巨星 阴山密档 医淑 地下大老婆 登仙令 体修之祖 汉末任逍遥 午夜都市清洁工 龙魄温心 未来之萌妻等等我

姬梦月给小麋鹿解开捆绑住它的布条,但却在小麋鹿的脖子上系了一根长长的绳子,而后将绳子一端绑在自己的竹榻一角。

重生后的她谁也信不过,小麋鹿说带她去看,可能也只不过是被逼无奈才答应的,要是这会儿给它自由,说不定立马就撒腿跑了呢。

这太不划算!当初姬梦月为了捉它可费了老大劲,膝盖都磕青了……

姬梦月看着白色小麋鹿若有所思,她担心夜长梦多,调整语气对姬阳晨道:

“哥哥,我打算现在就跟着小麋鹿去看看,你在家里等我回来,好吗?”

“不行不行!天色马上就要黑了,晚上外面很不安全的!月儿你为什么非要去小鹿出生的地方呢,说不定会有危险!”

姬阳晨头摇的和拨浪鼓一般,死活都不肯同意让妹妹独自在夜里出门!

别说是夜里了,就算是大白日的也不行,妹妹必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才能放心。

每次出去给妹妹找食物时,姬阳晨都是赶紧去了又赶紧回来,生怕自己不在的时候,妹妹会有什么闪失。

看着小男孩一副小牛犊似的倔强样子,姬梦月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想她堂堂一代仙尊,什么时候受过别人的管制,而且对方还是这样的一个小不点儿,传出去简直是毁了她的一世英名啊!

可是原身姬月儿就这么一个亲哥哥,姬梦月虽然对他没有什么感情,但基本的责任心还是有的。

至少在这个小家伙有自保能力之前,她都有责任有义务照顾好他。

就算是为了还姬月儿的人情吧,总不好白白占用了人家的躯体。

“那好,我明日再去吧。”

姬梦月说完,便去竹屋不远处的小溪里打了些溪水回来洗漱。

同时,她看了眼夜空中露出的弯月,扯了扯唇角,露出一个无奈的笑。

今晚这个样子,看来又得饿着肚子睡觉了。

村里的人家住的离他们很远,现在是饥荒年头,大家的日子都很不好过,没有多少存粮。

平日里姬梦月的吃食,都是姬阳晨去帮村里农户做些苦力活赚回来的。

当然也是因为村民心善,担心两兄妹饿死,所以才从牙缝里挤出来一点粮食,偶尔雇佣姬阳晨去帮忙干活,不然他们俩连这点吃的都没有……

姬阳晨一步不离的跟着妹妹,他几次想开口,但是又把话憋了回去。

晚上,两个小不点儿和衣躺在竹榻上,旁边不远的地上拴着那只白色小麋鹿。

姬梦月没怎么管它,小男孩却担心小麋鹿夜里冷,还给它找了一些干草铺在地上。

此外,尽管两个小不点儿没有吃的,但小男孩姬阳晨却周到贴心的给小麋鹿准备了新鲜多汁的青草,还有干净的溪水。

“月儿,你饿吗?”

“还好。”

其实姬梦月是有点饿的,但是她今天属实有些累了,不想再折腾了。

这具身子真是弱的没眼看。

还是多多休息,养足精神,明天跟着白色小麋鹿一起去它出生的地方瞧瞧,兴许能发现些有用的东西。

“都怪哥哥没有用,让月儿受苦了。”

姬阳晨年纪虽小,但从小就很宝贝自己这个妹妹,尤其是双亲离世之后,妹妹就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可就是这唯一的亲人,姬阳晨也没办法让她吃饱穿暖,常常要跟着自己挨饿受冻。

这不,今晚两个人又没吃的了,白日里吃的那只烤兔子,还是两个小家伙今年一年来第一次吃到荤腥。

“别多想了,睡觉吧。”

姬梦月合上眼,嘴上这样说着,实际上却是懒得和姬阳晨聊些废话。

这小家伙有时候真的是有点玻璃心,她虽是女子之身,但向来甚少婆婆妈妈,也不太会安慰人,只觉得麻烦。

有什么烦心事,去练练剑练练丹,一会儿不就心情舒畅了?

老是想那些说那些没用的,事情也得不到解决啊。

再说,只要实力够强,能解决掉的问题和烦恼就会越多。

姬梦月遇到麻烦了,唯一关心的就是怎么解决,怎么样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强。

旁的都是华而不实的,半点用处没有。

伤春悲秋、唉声叹气可不是她的风格。

“月儿,我怎么觉得你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姬阳晨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虽然他才八岁,懂的不多,但姬阳晨总觉得现在的这个妹妹让他觉得很陌生。

除了长得一样,别的好像哪里都不一样了……

即使妹妹很多次都装作和他亲近的样子,对他也是满脸的笑容,语气柔和。

但姬阳晨总觉得,妹妹与他疏远了,生分了,既不像以前那样黏着他依赖他,也不再像曾经那样无条件的信任他。

而且,妹妹突然多了很多他没见过的本事,她的性格大变,眼神淡漠又深沉,一眼看去根本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另外,妹妹今天说的改名一事,姬阳晨也觉得有点突然。

他现在忍不住担心,月儿是不是前几天生病时遭遇了什么严重的事情,但是却隐瞒着自己没有说?

不得不说,八岁的姬阳晨,虽然自己还是一个孩子,但是独自一个人照顾了姬月儿两年,他的心思远比同龄孩子要细腻的多,考虑东西的更是不少。

姬梦月睁开眼,侧头看向姬阳晨,便看见这个小男孩还没睡,而是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脸上全是掩饰不住的担忧,甚至还有一丝惶恐不安。

如果现在就告诉他实情,小家伙应该会承受不了崩溃的吧?

可是现在不说,难保他日后有朝一日会得知姬月儿已经不在了。

到时候要是姬阳晨认定是自己杀害了他的亲妹妹,以他对姬月儿的感情,必定会徒惹麻烦……

自己现在可真是养虎为患啊。

要不要……先下手为强,直接杀了他?

少了这个拖累,她一个人前行脚步必定会快上许多,做事也不必遮遮掩掩,还杜绝了日后的麻烦,真是一举多得。

可能就是良心上有点过不去吧,但是姬梦月很想尽快恢复实力,好回去清理门户!

想起沈易对她剜心的那一幕,姬梦月只觉得心口还在隐隐作疼……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