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七章喵,是蛇怪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27

夜色降临,万物俱静,刘乡绅的小院里依然灯火通明,络腮胡带着一队衙役站在院门口训示“镇上的孩子基本被医院救治周边的乡镇,但我们不能够完全放松!”说着络腮胡望着众人的脸庞在火把的映照下忽明忽灭,但无一列外脸上都带着严肃认真。太平无事镇短短五日被劫走的孩子已能达到十五人太平镇短短十日被掳走的孩子已达到十五人,在场的众人不是家里有孩子失踪,就是认识的人里有孩子失踪的。众人都想着尽快找到孩子,哪怕只是尸骨,也是一种安慰。。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七章喵,是蛇怪》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入夜,万物俱静,刘乡绅的小院里仍然灯火通明,络腮胡带着一队衙役站在院门口训话“镇上的孩子基本被送往周边的乡镇,但我们不能放松!”

说完络腮胡看着众人的脸庞在火把的照耀下忽明忽灭,但无一例外脸上都带着严肃。

太平镇短短十日被掳走的孩子已达到十五人,在场的众人不是家里有孩子失踪,就是认识的人里有孩子失踪的。众人都想着尽快找到孩子,哪怕只是尸骨,也是一种安慰。

“牛捕头”有一个衙役举了举火把,对站在上首的络腮胡道“今夜,我们守在刘乡绅这里吗?”

“今夜,我们大部分的人留在这,王麻子你带四人去镇上巡逻”牛捕头低头略一思量回道。

“大家打起精神来,屋里的孩子由于天色渐晚,以防路上出现意外,留在了刘乡绅这。”说完这番话,牛捕头顿了顿。

“我们不能再丢孩子了。”接着语气里带着沉痛继续道“其它的两人一组在院里巡逻,老钱你跟我一起守在门口。”

随着牛捕头的一声令下,众人举着火把散开,各司其职。

名唤老钱的捕快,紧了紧腰间的胯刀向牛捕头走去。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老牛,别担心,小牛机灵着,没见着血,那就是好事。”

牛捕头听后,抬手抹了把脸,试着牵动嘴角,继而苦下脸“钱哥,我也不瞒你,这两日我家那口子…”说完低低的叹了口气。

老钱听后,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背“别担心,府衙已经派人前来增援,是人是鬼总得现出原形。”

牛捕头听后没什么反应,将身子往旁边的廊柱上一靠,脸上带着坚毅“这屋里的娃娃,我们可得护好了。镇上的孩子都送走了,这临近傍晚了,送上门,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啊。”

老钱听到牛捕头的话后也只是低低叹口气“这娃娃看着富贵,希望是个命大的主吧。”

两人对视一眼,继而躲进廊柱的阴影里,不再出声。

屋内,一人一猫皆已吃饱喝足,司徒琪腆着个肚子,仰面朝上,两只手左右开弓的揉着肚子“离婳姐姐,这是我这几天吃的最饱的一顿了,我觉着,吃完这顿,我能再饿两天,不对,一天不能再多了。”

离婳侧着身子卧倒,打了一个饱嗝,继而举起左前爪轻轻地拍着嘴巴,懒懒的喵了一声,眼神里透露出一丝嫌弃‘瞧你这样,等抓了偷孩子的贼,还不保你这一路顺风顺水’

司徒琪半蒙半猜的读懂离婳的意思后,咧开嘴巴嘿嘿傻笑,仿佛已经看到大锭大锭的银元宝向他飞来。

“喵”离婳懒洋洋的冲他叫了声“该睡觉了。”

“哦哦哦”司徒琪拍了拍自己的脸“对,该睡了,养好精神,好抓贼人。”

一阵风吹来,院子里的树叶随着风过的方向,哗啦哗啦作响。小院里巡逻的队伍有序的分布在各个角落,偶尔能看到火把被风吹的东倒西歪,但火苗却仍然在风过的一瞬间,重新变成熊熊的火焰。

“喵”屋内离婳一个翻身站起,轻轻的走到司徒琪的身边,伸出爪子将他推醒。

“谁?”司徒琪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瞄了眼,继而闭上眼睛“离婳姐姐,天还没亮呢,让我再睡会。”

离婳听后伸出爪子,重重的拍在司徒琪的肚子上。

“啊,好痛,离婳姐姐你干什么”司徒琪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拿手揉着肚子,脸上满是哀怨。

“喵”离婳抬爪指了指窗外‘有什么东西来了。’

司徒琪听离婳的语气不对,赶忙从迷糊中清醒,开始翻找身上的荷包,从里面掏出了一个白玉瓶紧紧地握在手里“离婳姐姐,那坏人来了对吗?”

“喵”离婳叫了声,语气里带着凝重‘不是人。’

“不是人?”司徒琪惊呼“那会是什么?难道真的像赶车的爷爷说的,是带着怨的鬼?”

离婳侧身将司徒琪护在身后,以防他伤到,然后看了眼他的荷包喵一声‘再拿个玉瓶’

“噢噢噢”司徒琪读懂她的话后,从荷包里再拿出一个成色好上许多的青色玉瓶。将两个玉瓶紧紧的攥在手心里。

看到司徒琪的动作后,离婳背部往上拱做出攻击的样子。然后眼睛紧盯着门一动也不动。

“啊”屋外传来一阵凄厉的痛呼声,接着又听到了一个大物体落地发出的沉闷声。

一系列声音过后,院子又恢复了原本的平静。

“发生何事了?”牛捕头从阴影里走出,问从四面跑来的手下。

“头,头…”其中一个衙役,气息有些不稳,声音里带着恐惧“蛇…蛇…有一条蛇把…把王二甩上天…天了!”

还不待牛捕头反应,又有一个衙役道“我…我看见了,有一人多粗的,两…两个脑袋的蛇…蛇啊。”

话音落后,院子里有一瞬的安静。继而全部的衙役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讲述自己看到的情形。

牛捕头深吸了一口气,继而大吼一声“大家先不要慌”待众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接着道“所有人将火把挑亮,刀拿在手上,做好准备。孩子的命就在我们手上了”

众人听后,一字长龙在门口排开,眼睛紧盯着院门,手里的刀紧紧地握着,汗水顺着鬓角留下,流进眼睛里,却仍然一动不动。

对于可能捉到偷孩子的不管什么东西,他们心里都是兴奋的,即使初始被恐惧的情绪控制,但现在可能可以救回孩子,那份恐惧也就被众人深深的埋在心里。

“来了。”牛捕头站在队伍的前面,手中紧握着刀,低喊一声。

随着牛捕头的声音,两双大如灯笼的眼睛,在黑暗里忽明忽灭,伴着嘶嘶吐舌的声音,以及沙沙沙在地上爬动的声音,身影越来越近。

直至一道约有一人多粗,六丈来长,吐着猩红的舌头,长着两个脑袋的怪蛇游到身前,众人的腿微微颤动。

“哈哈哈”一道似阴又似阳的笑声从其中一个蛇口里发出“尔等凡人,还想阻拦我。”

“哈哈哈”接着又有一道带着婴儿特有的尖锐嗓音从另一个蛇口里发出“跟他们废什么话,只要抓了里面的娃娃,我们就大功告成了。”

“你说的对”似阴似阳的蛇头吐了吐舌头,带出一阵阵腥风。

“老钱和我一起攻蛇头,其他人见机行事。”牛捕头一声令下,带着老钱先行抢攻。

其他的人见状,握了握手中的刀,将手里的火把拋向蛇身,然后提着刀往前冲去。

一时间,小院里只剩下刀砍鳞片发出的咣咣声,蛇尾卷起人带来的风声,以及人被抛起落地,骨骼内脏的碎裂声。

透过门缝看着外面的惨状,离婳低低的喵了声,摇了摇头,

这蛇怪还未成妖,还差契机,难怪会掳了孩子,只怕是为了成妖做最后的准备。那些被掳走的孩子现在还是安全的,司徒琪应该是他们的最后一个目标便能成丹了。

离婳思考了半响,再这么下去,门外的那些衙役肯定得葬身在此处,看来只能深入虎穴了,有了决断后,离婳冲司徒琪喵了声,爪子指了指窗外。

司徒琪看着离婳的动作,咽了咽口水,动了动颤抖的腿“我…我有点怕。”

“喵”离婳冲他叫了声,眼神里带着坚毅‘别怕,我和你一起去,我会保护你。’

司徒琪瞄了眼外面基本倒地的衙役,握了握手上的玉瓶“离婳姐姐,我信你。”

说完,他搬了个板凳,放在窗下,跟在离婳身后翻出窗外。

“喵”刚一站定,离婳便冲挥舞着蛇尾的蛇怪尖锐的叫了一声‘蛇怪,来抓我。’

蛇怪停下动作,将蛇尾上缠着的衙役重重的摔在地上,然后吐着舌头向离婳和司徒琪爬来。

刚一靠近,蛇尾便将司徒琪缠上,然后毫不恋战的朝院门外游去。

离婳见状,紧紧的跟在蛇怪身后一同离开。

牛捕头将刀驻在地上,挣扎着从地上爬起,眼睛看着院外,眼里流出泪水,他连误闯入镇的孩子也没保住,下一瞬,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不省人事。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