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喵,我没事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28

司徒琪一路飞奔,沿着巨怪攀过的路,往密林外向前奔跑。许是这巨怪是这片林子霸主般的不存在,一路上有好几头凶兽,而已跟随司徒琪,但碍于他的位置,并没有作出任何被袭击的动作。司徒琪在就的恐惧之后,也就把跟随他的凶兽放到脑后,即使来了他也没什么好怕的,除了司徒琪在开始的恐慌过后,也就把跟着他的凶兽放在脑后,就算来了他也没什么好怕的,还有离婳姐姐给他的保命玉瓶。。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九章喵,我没事》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司徒琪一路狂奔,沿着蛇怪爬过的路,往密林外奔跑。许是这蛇怪是这片林子霸主般的存在,一路上有好几头凶兽,只是跟着司徒琪,但碍于他的位置,并未做出任何袭击的动作。

司徒琪在开始的恐慌过后,也就把跟着他的凶兽放在脑后,就算来了他也没什么好怕的,还有离婳姐姐给他的保命玉瓶。

想到此处,他将握在手中的玉瓶紧了紧,继续朝外狂奔。

“啊”一个不注意,司徒琪被路上的树枝绊倒,摔了个结结实实,手肘以及膝盖渗出血迹,伤口看着有些可怖。

“啾”站在他肩膀上的小红虫,稳了稳身形,爬到司徒琪耳边叫唤了一声。

“小红,别担心。”司徒琪拿手指轻轻抚摸了下寻踪虫。

说完,手掌撑地,忍着痛爬起。手轻轻碰了碰膝盖上肿胀的伤口,眼睛有些酸涩,揉了揉眼睛,分辨了下方向,继续朝密林外跑去。

而另一边,离婳的身上已满是灰尘,洞穴也已被炸得不成样子,除了特意避开的笼子,其它地方均是坑坑洼洼,钟乳石掉落一地,镶嵌在石壁上的紫水晶也只是堪堪地挂在上面,摇摇欲坠。

“桀桀桀桀,一只猫倒也挺有本事。”蛇墟吐着猩红的舌头,语气里带着轻蔑。

“蛇墟,你跟她废什么话。”蛇妄的语气有些气急败坏。它的蛇头可没那么幸运,上面遍布着细小的伤口,虽然不影响活动,但它不能接受这样的挑衅“杀了她。”

“喵”离婳斜睨着眼,仿佛在说“你也配。”

离婳的表情彻底的激怒了蛇墟和蛇妄,两只蛇共用的蛇尾,抡圆了朝离婳而来。

紧盯着呼啸而来的蛇尾,离婳一个跳跃避过了攻击,但不免被蛇尾带出的罡风所刮到,身形略有些不稳的落地。

她嫌弃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暗自诽谤“这身体太小了,果然还是不适合战斗啊。”

还未等离婳自我嫌弃完,一阵罡风刮来,离婳转头,看见近在咫尺的蛇尾,根本没有时间避开,便被蛇尾狠狠的抽打在地。

“哈哈哈哈”婴儿般哭泣的声音狂妄地响起“就凭一只猫?”

“蛇妄”一声带着惊呼的阴阳声响起,伴随着“嘶拉”皮肉被撕扯的声音。

还未停止大笑的蛇妄的左眼被离婳抓出深深地五道爪痕。

“啊,啊,啊,我的眼睛。”蛇妄的蛇头在地上翻滚,被抓的伤口处流的不是鲜红的血,而是冒着恶臭的绿血,伴着屡屡的黑烟,甚是可怖。

离婳在地上站定,嘴对着爪子轻轻吹口气,虽然没有任何法力了,但行走江湖,对付魑魅魍魉该有的装备可是没少的。

“你干了什么?”蛇墟忌惮的看着在翻滚的蛇妄,语气带着不确定。

“喵”离婳舔了舔爪子‘就是你想的那样,专治魔的净水。’

蛇墟没有明白离婳的意思,但不妨碍它自己猜测“难道是净水?你怎么会有净水?你不应该有净水。”

“喵”离婳轻蔑的看了眼蛇墟,从胸口掏出一透明的玉瓶,里面的液体即使在这样不甚明亮的环境下,仍然闪着银色的光芒。

“嘶”蛇墟看着眼前的玉瓶,眼里有着深深的忌惮,还不待它后退,蛇妄猛地一个前扑朝离婳而去。蛇墟被带着一同向前。

还不等离婳反应,玉瓶落地,里面的液体沾上向前扑倒的蛇妄,蛇身瞬间像被点燃般,燃起了白色的火焰。

“啊,啊”蛇妄嘴里发出婴儿的尖嚎声,蛇身不住的在地上翻滚,带动着蛇墟来回晃动。

渐渐地声音变小,蛇身不再翻动。地上只剩下一个连着蛇头的蛇身。

“蛇妄!”阴阳声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叫着面前的蛇身,蛇身已经从连体的地方脱落。

可这并不是蛇墟想要的分离,它想要的是两兄弟打打闹闹修行的日子。

如果不是离婳,不是它们捉来的胖小子,根本不会有这样的事情。

如果它们不贪方便,今天去其它的地方再抓个孩子,今天它们俩就能重获新生了,而不是这样阴阳相隔。

“你该死!”蛇墟瞪着血红的双眼,狠狠的看着离婳。

离婳还没从刚才的变故中回过神来,便听到了蛇墟狠狠的声音。

“喵”离婳眼里带着遗憾,没有把两个一起灭了,浪费她一瓶净水。

伸爪子往胸口掏了掏,然后愣住,无奈的将爪子拿出,看来今天是一切不顺啊,对付魔物最有用的净水没了。

离婳定了定神,摆出进攻的姿势,看来是要有一场硬战了。

没有了蛇妄的牵绊,蛇墟的身体更加灵活,沿着地游走的飞快。蛇头在地上只虚虚的抬起,整条蛇身绕着离婳转圈。

离婳看着眼前有规律画圈的蛇墟,眼里有一丝凝重,看来这是有大招了。

她几个跳跃想冲出重围,均被罡风刮了回来。猫身在蛇墟划得圈里已经渐渐稳不住了。

“破”随着蛇墟一阵低吼,它制造的空间瞬间爆破。离婳也随着那一声跟着爆破的方向,狠狠地撞击在旁边的石壁上。

猫嘴里渗出鲜血,滴落在地。离婳稳住狼狈的身形,欲从地上爬起,不料又狠狠的摔回地面。

蛇墟看了眼离婳的方向,确定她已经无法起身了,拖着蛇身朝大笼子移去。

看来它使出的绝招,对自身的伤害颇大。离婳看着它的动作,心里评估着。

“桀桀桀桀”蛇墟狞笑出声“这些孩子留着也没用,给我那弟弟蛇妄陪葬,也算死的其所了。”

离婳看着蛇墟高高抬起的尾巴,身形微晃的从地上爬起,嘴就着玉瓶喝了里面的液体,而后又从胸口掏出一个深紫的玉瓶叼在嘴里,如炮弹般,向着蛇墟而去。

在蛇墟的尾巴拍打到笼子之前,离婳利用身体的推力将尾巴撞开,然后举起爪子将玉瓶狠狠的砸到蛇墟的身上。

同时,巨大的蛇尾也狠狠地再一次将离婳拍打在地,庆幸的是离婳之前丢出的玉瓶爆炸,将蛇墟炸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迎面来的力道相应减落。

“砰”“砰”伴随着一重一轻,两声落地的声音,蛇墟和离婳同时倒地。

“蛇妄,我来找你了,你等等我…”蛇墟的眼神渐渐涣散,盯着眼前的一处,然后慢慢的眼睛里没有一丝光。

‘终于是成功了!’离婳昏倒之前看着蛇墟死去,心中只冒出这样一个想法。

“这里,快点,就在这里面。”司徒琪焦急的声音由远而近传来。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司徒琪及他身后的人看清眼前的一切后,都呆了呆。

“姐姐”司徒琪打量着四周,在笼子附近看见昏迷不醒的离婳,声音里带着恐惧。踉跄着脚步往前跑去。

“姐姐,姐姐。”司徒琪跪在离婳身边,眼泪一直往下流,滴落在她的皮毛上。胖胖的小手,往下欲碰离婳,又往上缩了缩,不停的颤抖。

“姐姐,呜呜呜,姐姐…”司徒琪哭的直打嗝。

“喵”虚弱的喵叫声传来,伴着轻轻的触碰。司徒琪赶紧擦干眼泪,低头。

“喵”离婳低低的冲他叫了声,眼睛半张着,似是非常困倦。爪子指了指围着笼子议论的众人。‘我没事,别说是我救的人。’

“为什…”司徒琪欲开口询问,又想到了什么,扁了扁嘴巴道“琪儿知道,我不说。”

“喵”离婳轻轻的点了点头,复又闭上眼睛昏死过去。将司徒琪的哭喊声屏蔽在外,只想要好好的休息一番。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