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十六章喵,有线索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29

“这里是一部分死者。”修泽带着离婳在义庄,期许她能从里面找出点线索。离婳跳上其中一个死者所在的棺材,将头探到里面。抬头一看死者表面也没任何的伤痕,只脸色泛黑,皮肤严重缺水严重,脸颊向里面明显凹陷。连续看了十来人,均是这种情况,离婳心里有了底。“喵”离婳离婳跳上其中一个死者所在的棺材,将头探到里面。只见死者表面没有任何的伤痕,只脸色发黑,皮肤严重缺水,脸颊向里面凹陷。。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喵,有线索》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这里是一部分死者。”修泽带着离婳在义庄,期望她能从里面找出点线索。

离婳跳上其中一个死者所在的棺材,将头探到里面。只见死者表面没有任何的伤痕,只脸色发黑,皮肤严重缺水,脸颊向里面凹陷。

接连看了十来人,均是这种情况,离婳心里有了底。

“喵”离婳指了指棺材对他道‘是妖物干的无疑了。’

修泽听她的叫声,试探的问“没法确定?”

离婳摇头,抬步朝外走去。

“喵”离婳冲蹲在大门口的司徒琪叫唤‘你跟他说,确定是妖物干的,这些人是被吸干精血而亡。’

司徒琪还没从修泽和离婳不让他进去旁观的哀怨中缓过神来。听到离婳的话,心中一凛“哥哥,确定是妖物干的,被吸干精血了。”

修泽点头,表示明白,抬步往外走去“之前,我们请了一个道长看过,他也说过同样的话,但他不能确定是何种妖物,而且直言并不是那妖物的对手。”

离婳点头,自古以来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修行之人如非必要不会踏入人世间,只在那隐秘处潜心修炼。

这也就造成了:一旦出现那些不遵守规矩的妖物祸害人的时候,人往往处在被动的位置,比如那入魔的蛇怪。

“那可有应对的法子?”修泽翻身上马顺手将司徒琪捞上马背,还不等他动作,离婳已跳上了小一的马背。

“喵”离婳坐在马背上,目视前方‘可否去出事的村子再看看。’

修泽低头看司徒琪。

“姐姐说可以去出事的村子看看嘛?”司徒琪老实转述道。

“可。”修泽说完,扬起马鞭催马前行。

杏村,村如其名,基本家家户户种植杏子树,进村便有一株三个成人般腰粗的杏子树矗立在村口,这年份估摸着不下二百年了。

此时正值黄昏,正是人们吃完饭,窜门闲聊的时间。

但此时的杏子村道上空无一人,偶尔能见到听到马蹄声好奇探出头的小童,被父母拉回屋内。

“杏村是此次伤亡最为严重的村子,全村人口约有百人,亡者十五人,村子里有六成以上的人家都有家人死于那场屠杀。”修泽见离婳好奇的打量村子,解疑道。

“喵”离婳听后点头‘这也难怪村子里人迹罕至了。’

不用司徒琪转述,通过表情,修泽也读懂了离婳的意思。

“前面就是里正家。”小一打马上前带路。

“赵里正在家吗?”小一下马拍门。

“来了”一道略有些疲惫的声音应道“谁啊?”

边说着,赵里正边将门拉开,看了眼站在门前的三人,一猫“原来是一队,这次来所谓何事啊?”

“赵里正,这是我家主子,修大人。”小一为他介绍“这次来,大人是来勘察凶案现场看看有没有线索。”

“见过修大人”赵里正作揖“小老儿在此谢过大人。”

说完欲言又止地看了看司徒琪和离婳,面有难色。

修泽皱了皱眉头开口道“赵里正无需担心,这两位是我请来的,说不定对案子大有帮助。”

赵里正搓了下手“大人莫怪,只村里受害者的家里都在办丧事,这带了猫进去,恐他们暴动。我带你们去王瘸子家去可好?”

“赵里正,这王瘸子?”小一询问道“是那一家四口全部身死的王瘸子吗?”

“哎,就是那家。”赵里正拍了拍大腿痛惜地叹道“真是造孽哦,王瘸子才为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掏空家底养好病。这才过去一个月,连月子里的娃娃都没放过,这一家就这样没了。”

赵里正话落,众人皆是沉默。

修泽打破了这静默“那就去王瘸子家,早日找到凶手,死者也能早日安息。”

赵里正摇了摇头,佝偻着背带众人向前走去。

“这就是王瘸子家了。”赵里正在一农家院子前停下。

透过院子周围稀疏的篱笆,能够看到里面的情形,只三间茅屋立在院子里,地上散落着各种农具,连晾晒的架子也倒在了地上。

“多谢赵里正”小一对着他拱手。

“不谢,若还有事,唤我一声就行,就不打扰你们了。”赵里正回道。

修泽点头示意小一送他离开。

离婳伸爪轻碰院门,门就这样被推开了。

她甩了甩尾巴,鼻子轻嗅四周,暗道‘好像有股味道。’

修泽牵着司徒琪的手跟在她身后。

离婳一路跟着味道来到其中的一间茅草屋前,伸爪推开房门。

这房间一看就是主人房,家具齐全,竹床上还铺着略有些褪色的红色床单。床旁摆着一个婴儿摇篮,此时只剩下一个沾染灰尘的木头马躺在里面。

离婳跳上竹床,寻着味道抬爪指了指铺开的被子,示意修泽拿开。

被子被拿开后,床单上有一个绣着兰花的青色荷包,在红色的衬托下甚是显眼。

离婳低头闻了闻荷包,点头喵了声‘就是这个味道,跟我们在其它三个村子里发现的一样。’

“哥哥。”司徒琪仰头望着修泽“姐姐说,这味道跟我们之前去的那三个村发现的味道是一样的。”

“喵”离婳点头‘这荷包的款式虽有不同,但上面绣着的兰花我觉得跟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一个是一样的。’

司徒琪点头转述道“姐姐觉着这上面绣着的兰花跟之前见到的荷包上的兰花,绣工是一样的。”

修泽闻言俯身捡起荷包,仔细打量。然后将它递给回来的小一“你带些人去核实,受害者家里是否有绣有此兰花的荷包?”

“是”小一双手接过荷包,冲修泽行礼后退下,转身,脸上带着凝重。

“干的好离婳。”修泽伸手欲摸离婳,看了眼莫名的离婳,又缩手回来,轻咳一声“等小一确定结果与你推测的一样,我送你几只上好的玉瓶。”

“喵”离婳眼睛一亮‘此话当真,我好久没有收到玉瓶了。’

修泽看着眼睛晶亮的离婳,嘴角不禁挂了抹笑。

“离婳姐姐说她…”

还不等司徒琪将话转述,修泽道“我知道,她喜欢。”

司徒琪听后掩嘴偷笑,姐姐这爱好总是外露的这样明显。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