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十八章喵,为情伤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29

司徒琪房外值岗的暗卫正急的来回打转儿时,便听见了有人跃下的声音。抬起头,便见暗雀手里捧着一只猫,猫的右前腿搭拉在他的胳膊上,不知道是也不是天太黑的原因,那暗卫会觉得伤口上像是有黑烟在冒。“暗鸦,离婳伤了”暗雀着急的捧着离婳,望着她愈发也没精神的眼睛抬头,便见暗雀手里捧着一只猫,猫的右前腿耷拉在他的胳膊上,不知是不是天太黑的原因,那暗卫觉得伤口上好像有黑烟在冒。。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喵,为情伤》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司徒琪房外值守的暗卫正急的来回打转时,便听到了有人跃下的声音。

抬头,便见暗雀手里捧着一只猫,猫的右前腿耷拉在他的胳膊上,不知是不是天太黑的原因,那暗卫觉得伤口上好像有黑烟在冒。

“暗鸦,离婳受伤了”暗雀心急的捧着离婳,看着她越发没有精神的眼睛急道。

“找大夫了吗?”暗鸦同样心急问道。

修泽对离婳的态度,他可是都看在眼里的,万一这猫出什么事情…想着修泽的反应,暗鸦打了个寒战。

暗雀摇头“离婳不让找,让我送她回来。”

“回来,回来…”暗鸦来回转了两圈拍额头道“快去找琪少爷。”

啪啪啪的拍门声,震耳欲聋,也终于把在睡梦中的司徒琪吵醒。

“谁啊?”司徒琪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起身,下床开门。

“琪少爷。”暗雀见门开,忙急声道“离婳受伤了。”

受伤?司徒琪听后,瞬间清醒,看着暗雀手中的离婳,眼泪瞬间上涌。

欲伸手接过,又不敢地缩手“快,先进来。”

司徒琪忙侧身让人进来“放我床上,我去找大夫。”

暗雀将离婳放到床上后出声“离婳好像不让我找大夫。”

“对,对,不能找大夫。”司徒琪慌忙回身,嘴里念着“冷静冷静。”

边说着,边拿起床头的包,从里面掏出了各色的玉瓶“受伤要用伤药,伤药,伤药…”

司徒琪边碎碎念,边从里面挑出了一个绿色的玉瓶。

当他看清离婳腿上的伤后,刚被压下去的眼泪重新上涌。司徒琪抬起手狠狠地擦了把眼睛“麻烦两位大哥先出去。”

“这…”暗雀和暗鸦为难“我们…”

“两位大哥,哥哥不会怪你们的,我来跟哥哥说。”司徒琪转头含着泪的眼睛里有着坚持。

暗雀暗鸦见状,冲他行了个礼,带上门出去。

司徒琪取来水和布巾,将离婳的伤口简单的处理了一下,然后将粉末倒在离婳的伤口上。

原本发黑,冒着黑烟的伤口,在粉末接触到的一刹那,消散的无影无踪。而离婳也因为药物的作用,在疼痛中醒来。

看着悠悠转醒的猫,司徒琪悬着的心放了下去,而下去的泪水却重新挂回了眼眶。

“哇,姐姐,我还以为…以为…”司徒琪哭的下气不接上气。

“喵”离婳轻唤出声‘别哭了,我没事,皮外伤,只是有些中毒,如今毒解了明天就没事了。’

司徒琪听后点头,哭声仍忍不住的向外输出。

离婳叹口气,闭上看,看来真的是被吓坏了。

一通忙碌后,司徒琪顶着红肿的双眼,死活要抱着离婳睡。

看着小心翼翼避开自己伤口的司徒琪,离婳妥协了。

次日清晨,阳光透过窗的缝隙洒向室内,离婳被亮光所扰,张开眼睛便看见了坐在椅子上的修泽。

修泽此时手柱下巴,眼睛轻闭。调皮的阳光在进入房间的时候,洒了一丝在他的脸上。

恩,衬得皮肤非常光滑,一个大男人皮肤生得如此细腻真是暴殄天物啊。

就在离婳胡思乱想之际,修泽睁开眼睛正与离婳盯着他的眼睛对上。

离婳不自然的移开眼神,看着门的方向“喵?”

“琪儿去用午膳了”修泽倒了碗水放在床头。

“喵”离婳低头,默默舔舐起来‘谢谢’

“昨天我们询问了所有的受害者家属,找到了绣制荷包所在的民居。”说着修泽停顿了下,看了眼明显心虚,加快速度喝水的离婳。

“正是昨晚你和暗雀去的那座民宅。”修泽慢悠悠地道。

“咳”离婳呛到,有些心虚的瞄了眼修泽。

“你早就知道对不对?”修泽将床头的碗拿开问道。

“喵”离婳转了转眼睛‘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

“其实,我应该知道的。”修泽抬手摸了摸手上戴着的玉戒指“凭你的本事,既然推断出来了,那就有了应对的法子。”

“喵”离婳低头,胡子在轻颤‘这个也太抬举我了。’

“毕竟太平镇的蛇怪是你杀的。”

“喵!”离婳猫眼瞪得溜圆,眼里全是疑惑‘你怎么知道?我吩咐琪儿不要跟任何人透露。’

修泽似是被她的表情取悦了轻笑出声“虽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但你现在的表情告诉我,是你。”

“喵”离婳炸毛,欲起身,又被右前腿的伤所累,跌回床上‘原来你诈我。’

修泽伸手调整了下离婳的姿势,眼里有着笑意,恩,这毛摸起来比看起来舒服。

趁离婳还没回神的时候,修泽收回手背在身后,拇指和食指来回搓了搓,似是在回味毛的触感。

然后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你发现了什么?”

“喵”离婳抑郁的将头搁在爪子上‘昨晚我夜探的时候发现,那民宅…’

还不待离婳表达完全,修泽冲外面道“让琪儿过来。”

离婳抬头眼里有着疑惑,听到修泽掩饰尴尬的轻咳后,了然,对了这人听不懂。

“也就是说,你怀疑那民宅的主人是一只兰花妖,但不知什么原因她入魔了?”修泽听完司徒琪的话后,总结。

“喵”离婳点头‘我探到那宅子有兰花的气息,按照民宅的布置以及陈列,主人一定十分爱护,而且宅子里的妖气不是十天半个月可以形成的,按妖气的浓郁程度,这妖起码在这里住了不下两年。’

“…姐姐说,那兰花妖应是住了不下两年了。”司徒琪看着修泽道。

“两年?”修泽点了点桌面“小一。”

“主子。”小一从外推门进来“有何吩咐?”

“你带齐人手去花巷的那处宅子附近打听,这民宅主人的具体情况。”修泽吩咐道。

“是”小一领命退下。

“姐姐,暗雀大哥还跪在门口”司徒琪看了眼神色还算缓和的修泽道。

“喵?”离婳眼带疑惑看着修泽‘为什么跪着?’

“他私自做主,没有尽到护卫的责任。”修泽眼里带着不赞同。

身为暗卫便要遵从主子的命令,暗雀他们得到命令要守护司徒琪和离婳的安全。却连累离婳受伤,在修泽看来这是不可原谅的。

离婳不雅的翻了个白眼,冲着修泽喵了声‘你的要求太高了,这小哥又不知道那荷包有那么大的攻击力,更何况如果是暗雀受了那一击的话,早就跟那些死者一样了。’

司徒琪看见修泽看过来的眼神,动了动嘴没开口。

“喵”离婳冲司徒琪叫‘让他把人叫起来,后面还等着用人’

司徒琪挠了挠脑袋“哥哥,虽然我觉着暗雀该受惩罚,但姐姐说的对,现在是用人的时候。”

修泽略一沉吟道“暗雀,离婳原谅你了,回去,下不为例。”

“是,谢过离婳,谢过主子,属下告退。”暗雀道。

隐隐听到外面传来起身,拖着脚步离开的声音。

离婳松口气,差点害了人。

临近黄昏,小一带队回别院。

进门便冲离婳他们住的小院而来,他有预感主子还在这里。

果然进了小院,便听到房里传来司徒琪的笑声,以及离婳恼怒的叫声。

“主子”小一站在门口,瞥见了修泽还未来的及收回的笑“我都打听清楚了。”

“进来”修泽轻咳道。

小一进门,站定,还未开口。

“一队,怎么样了。”低头便见眼中泛光的司徒琪,一脸的求知欲。

“说”修泽见小一看他,开口道。

其实花巷那所宅子发生的故事非常老套,没逃过人妖相恋的情节。

据住在周边居民的形容,房子的主人是两年前搬来的一对郎才女貌的夫妻。

那丈夫身体有些虚弱名唤晋珺,而那貌美的妻子名唤芷兰。每日居民都能看到两人同进同出,甚是恩爱。

大约一年前的一天,那晋珺再也没有出现过,人们都猜测他死了。而芷兰依然住在那宅子里,只昼伏夜出,很少能看见她。

偶尔半夜能听见宅子里传来的男声,听着像是晋珺。

大概一个月前,芷兰突然待周边的邻居热情起来,言辞间透露出她家夫君要归家了。

邻居虽然心有疑惑,但都大方的恭喜她。

而后,芷兰开始频繁的外出,据邻居的形容出门的时候,往往能看到她带着装有绣绷的篮子,往出城的方向走。

听完小一的话。

房间里三人一猫,均是沉默。

“喵”离婳先出声“我在山里曾听师叔说过,妖界有一秘法,以自身的力量为药引,再以一千人的精血为药,附以自身的念力,可将所念之人复活。”

听完司徒琪的转述后,众人再一次陷入沉默。

修泽皱眉问“可有破解之法?”

“喵”离婳摇头‘我不知道,但万变不离其宗,我想只要消灭那花妖即可。’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