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十九章喵, 猫生难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29

离婳趴在屋檐上,望着小院忙忙碌碌出入的人,头往里缩了缩,夏日里的太阳有些毒辣,配上她的皮毛可不非常友好。“姐姐。”司徒琪站在屋檐下冲她招招手“门口来了好几车碳。”离婳点点头‘这个季节能搜集那么多碳,是很难得了。’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冲司徒琪喵了声‘我睡“姐姐。”司徒琪站在屋檐下冲她招手“门口来了好几车碳。”。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喵, 猫生难》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离婳趴在屋檐上,看着小院忙忙碌碌进出的人,头往里缩了缩,夏日的太阳有些毒辣,配上她的皮毛可不友好。

“姐姐。”司徒琪站在屋檐下冲她招手“门口来了好几车碳。”

离婳点头‘这个季节能收集那么多碳,也是难得了。’

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冲司徒琪喵了声‘我睡会儿,你自己玩。’

司徒琪见状也不纠缠,朝前院奔去。

离婳闭上眼睛,迷迷糊糊想了这一路发生的事,还真是越弱小,越有事情找上门啊。

哎,这解药的几味药什么时候能凑齐?目前为止一味也没拿到。

难道这辈子就这样活三百年?

转念想想,这样也好,至少自在不是?

“离婳”修泽站在屋檐下打断她持续飘散的思绪。

“喵”离婳探头出来‘何事?’

“前院的东西已备齐,你去看看。”修泽背着手看着离婳道。

“喵”离婳从屋檐上跳下,示意修泽带路‘走吧。’

修泽看了眼离婳慢慢长齐毛发的右前腿,虽然自己亲身体会过,亲耳听过司徒琪的描述,也亲眼看到离婳的复原速度,但仍会被惊艳到。

如果这种速度,放在军队,那可算是所向披靡了。

离婳借势跳到一个石墩上,查看在地上平铺着的东西。

这些都是她要求准备对付兰花妖的。

毕竟没有豁得出命的和尚道士,只有一群武功比常人高强,移动速度比常人快的武者。

如若没有点保命的辅助,恐怕会被兰花妖一招灭掉。

兰花喜半阴半阳,不耐热但喜寒。即使她已经修炼成人形了,但本身的习性是不会变的。

而且兰花喜洁,从她家的摆设就能判断一二。

离婳点了点头,冲司徒琪的方向叫唤一声‘琪儿,过来我这里。’

司徒琪听着离婳的叫声,手上笔不停的记录着,时不时低头询问,再涂涂改改。

大约一盏茶过后,司徒琪将手中的纸交给修泽。

修泽接过宣纸看了看上面歪歪扭扭的字,瞄了眼司徒琪。而后将纸递给小一“去誊写一份,然后安排下去。”

“是”小一接过快步离开。

“琪儿,此事完结后,你跟着我每日练半个时辰的字。”修泽面上云淡风轻,说的话却令司徒琪的脸瞬间涨红。

“我…我还小,娘亲说…”司徒琪不好意思的对了对手指,欲搬出他娘,以躲避练字。

“我三岁的时候已能写出一手端正的字,你今年六岁了”修泽一语中地的戳中司徒琪的痛处。

离婳猫脸上胡子翘起,就差叫出声了。心道‘活该,让你告诉他真实的年龄。’

离婳一直以为司徒琪只有四岁,只因他虽然白胖,但那身高跟四岁的孩子差不多。

而那天,司徒琪因为羞于和小一共浴,脱口而出自己已经六岁,继而迎来了修泽时不时对他的挑刺,自此修泽再也不是他心里的那个哥哥了。

“姐姐”司徒琪对离婳撒娇,欲让她帮衬几句,毕竟坐着不动是件难熬的事情。

离婳正了正神色,努力将胡子复原冲他叫唤‘琪儿,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加油!”

“姐姐。”司徒琪嘟着嘴巴,心有不甘。

入夜,别院的院子里灯火通明。里面站着泾渭分明的两群人,一边是府衙里的衙役,一边是修泽带来的人手。

“今日,你们各自分到了一个布袋,记住一定要熟记袋子里每样东西的用途。”小一站在前面道。

“今夜之战非常凶险,你们一定要听命行事,府衙的人切记在外围戒备,不可闯入里面。”小一脸上带着郑重。

“是”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

“我们的人,今夜要做好牺牲的准备,切记不可退”小一提声喊道。

“是,绝不丢翼王的脸,绝不丢翼王的脸,绝不丢…”修泽手下的声音震得栖息在树上的鸟儿,四散飞去。

修泽站在台阶上,抬手,声音瞬间停止。

“今夜,我们面对的是妖物。”修泽说完停了停继续道“但我相信,你们不会退缩。”

“不退缩,不退缩,不退缩。”底下的人齐声喊道。

离婳看着眼前脸上虽带着恐惧但眼里带着坚毅的众人,眼里闪过一丝异样,这翼王魅力就这样大吗?

“出发”修泽做了个出动的手势,率先翻身上马。

“姐姐”司徒琪蹲下身抱了抱离婳“你小心。”

“喵”离婳伸爪拍了拍他的手‘放心吧,我们会平安回来的。’

说完几个跳跃上了小一的马。

修泽看她跳跃的动作,伸手欲接,没想到她去了小一那。眼神扫了眼小一,挥手向前道“出发!”

一队举着火把的队伍,跟随在后面,由于人数接近五百人,将府城的半边天都给照亮了。

不时有人听到动静推开窗户看到眼前经过的人,又默默的关上窗。但无一例外的嘴里均念着:平安回来啊!

离婳静静看着这一幕幕,心里默念‘会平安的,放心。’

距离望州城大约二十里的山外,修泽命人原地休整,检查装备。

离婳望着眼前在黑夜中格外阴森的深山,眼里浮现一抹凝重,这山里的戾气比白日里更甚了。

修泽解下水袋,倒了一碗放在离婳面前后,仰头喝了几口。

“离婳,开始吗?”修泽看着在黑夜里笼罩的山,不知是否是心里作用,他觉着山透着股邪气。

离婳点头,将背上背着的小包袱咬开,将里面的图纸推给修泽。

这是临走前,她和司徒琪再三改过的确切位置,因为气味四散的原因,寻踪虫只能确定大概的方向。

而她根据兰花的喜好,以及妖物的偏好,在寻踪虫确定的范围内,圈定了三个最有可能的位置。

修泽捡起地图,仔细看了看,又拿出自己身上的地图,对照了下,将离婳的图递给小一“你根据这三处安排下去,叮嘱他们注意安全。”

“是”小一接过地图匆匆离开。

夏日里的风带着丝丝凉意,吹动树梢的同时,也给人带来了片刻的清醒。

值守在山外的衙役被一阵清风吹醒了略显混沌的脑子,伸手揉了揉眼睛,将柴火丢进仍在熊熊燃烧的大火里。

突然,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抚摸自己的脸,侧头发现是一股黑色的烟雾。

那衙役瞬间清醒吓得脸色煞白,保持静止不动的姿态,手却伸向腰间的布袋,从里面掏出了碳灰,扬手将它丢向了那股黑烟。

黑烟似活的一般,在碳灰沾到到自己之前,像人一样挪动了下身体,状似嫌弃的躲开。

衙役见黑烟远离了自己,慌忙站起身,扯开嗓子大喊“那黑烟来了,黑烟来了…”

一时间山外骚动起来,人人将手放进布袋,做好准备。

离婳在树上看见骚动的人群,心里警戒。已经探查过两处了,看来已经打草惊蛇,如果最后一处再没有发现她的踪迹,恐怕对他们不利。

“喵”离婳有些焦急的对树下的修泽等人叫唤‘快走,时间不多了。’

修泽见在树上如履平地跳跃的离婳,她的速度更快了些,深知事恐有变,沉声道“加快脚步。”

话音落,便调动内力施展轻功朝离婳的方向而去。

在一处冒着寒气的洞口,修泽看见背拱起,趴伏在地的离婳。

“离婳”修泽靠近她身边,小声问“有发现?”

离婳点头,眼睛盯着洞穴不放。

回头看见陆陆续续来的人,抬爪指了指他身上的布袋。便起身朝洞里掠去。

修泽见状欲起身追去,被小一按住肩膀“主子,离婳说让我们在外面等,布好阵等她。”

修泽听后,冷静下来,看了眼洞口,起身走向部下。

离婳速度飞快的在洞里穿行,越往里,温度越低。隐隐能见到前方岩壁上的寒霜。

‘大夏日的来这里,我的皮毛已经挡不住了’离婳边跑边在心里诽谤。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