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十七章喵,又受伤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29

“大师兄,我不明白离婳去哪了。”眉心具有蓝焰的男子跪下在地,手按着胸口,脸上满是痛楚。“嗤”被唤大师兄的青衣男子哂笑一声“蓝晟,我信你不明白她在哪,虽然你也没拦下她,是大罪。”语毕青衣男子背对着趴在地上的人,动了动手里的青色玉瓶。“恩。”“嗤”被唤大师兄的青衣男子嗤笑一声“蓝晟,我信你不知道她在哪,但是你没有拦住她,就是大罪。”。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喵,又受伤》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大师兄,我不知道离婳去哪了。”眉心带有蓝焰的男子跪倒在地,手按着胸口,脸上满是痛楚。

“嗤”被唤大师兄的青衣男子嗤笑一声“蓝晟,我信你不知道她在哪,但是你没有拦住她,就是大罪。”

语毕青衣男子背对着趴在地上的人,动了动手里的青色玉瓶。

“恩。”地上的男子只来得及闷哼一声便昏死过去。

“离婳。”青衣男子站在山顶看着远方,嘴里低喃“是我太过纵容你了对吗?”

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纸鹤,吹了口气“去,跟着她。”

话音刚落,纸鹤便由白色变为透明,展翅向着山下而去。

“喵”离婳拿爪子拨弄着榻上颜色各异,但无一不剔透的玉瓶,眼里脸上全是欢喜‘终于有新玉瓶了’

司徒琪看着眼前的一幕,双手托着下巴,眼里含笑“姐姐,你已经看了将近半个时辰了,歇息下吧。”

“喵”离婳回头叫了声‘你懂什么,你知道我没了几个玉瓶吗,让我再看看。’

司徒琪自讨没趣的摸了摸鼻子,他也是其中一个让她没了玉瓶的人。

“离婳”门口传来敲门声“是我,小一。”

司徒琪打开门,看见小一手里捧了一个匣子。

“谢谢”他对司徒琪到了声谢,侧身往门里走。

小一看见在榻上把玩玉瓶的离婳,脸上挂着笑容,将手里的匣子放在榻上打开。

“喵?”离婳的目光被匣子里的东西吸引,往前走动两步,好奇的拿爪拨动一番。

“这是送给你的。”小一将匣子往前推了推“没有主子送来的贵重,剔透。但胜在新颖。”

离婳听后点头,确实新颖。匣子里放了六个玉瓶,应该是从同一块白玉上来的。

虽玉的色泽有些浑浊,但雕刻的师傅巧妙的利用杂色分布的位置,将雕刻的动物融入到里面。

“喵”离婳毛茸茸的脸上带着笑冲小一叫。

“我就知道,你肯定喜欢”小一摸了摸头,嘿嘿傻笑。

“咚咚咚”还不待离婳回答,敲门声再次响起。

司徒琪开门,见修泽手里提着一个食盒,看了眼屋内噤声的小一,偷笑了声,侧身让开。

“那什么”小一拍了下手“主子,你交代的事情我还没办完,我先走了。”

看着落荒而逃的小一,离婳一头雾水,将匣子盖上,放在一边冲修泽叫了声‘有何事吗?’

修泽将食盒打开,把里面的食物一一取出,放在桌上。

冲司徒琪招了招手“今天一天在外也没吃什么好的,我特地让人买了些望州城的特色菜,给你们加餐。”

“喵”离婳闻着食物的香味从榻上跃下,跳到椅子上,看了眼盘子里的食物。‘谢谢。’

司徒琪乖巧的到了声谢,举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

看到面前一人一猫吃的头也不抬,修泽好笑的摇了摇头,拿起筷子加入他们。

“好了。”修泽放下筷子“过晚少食,够了。”

离婳意犹未尽的停下嘴,瞄了眼碟子里所剩无几的食物,拿起爪子洗了洗脸‘算了,看在玉瓶和食物不错的份上就不跟你争了。’

“嗝”司徒琪吃的直打嗝,围着桌子开始转圈圈。

“稍早的时候小一带着人,盘问过,可以确定这荷包是串联在其中的线。”修泽将碟子放回食盒,清出桌子。

“喵”离婳点头表示知道,看了眼榻上堆在一角的玉瓶‘不确定的话,也就没有玉瓶了。’

修泽看着她的动作一愣,继而好笑摇头。

他从茶盘里拿出茶壶摆在桌上“假设这个茶壶是那个绣制荷包的地方。”

接着拿出几个杯子倒上水“这水便是荷包,而杯子便是购买或者被赠送荷包的人”

离婳看着他的动作点头。

“问题是”修泽边说边将几个杯子推到一边“已经可以确定死者均是接触过荷包的人,但除了死者,目前为止没有人知道这荷包从哪里来?”

司徒琪在桌旁停下,揉着肚子“那就是线索断了?”

修泽点头又摇头“是又不是,我已经命小一带队,让府衙配合,去受害者家里逐一盘查。希望会有好消息。”

“喵”离婳抬爪碰了碰茶壶‘我能确定,现在的荷包已经起不到任何媒介的作用,但是我们不知道这绣制荷包的地方,是否只散了这些出去?’

修泽抬头看向司徒泽。

“咕咚”司徒泽咽了咽口水将离婳的话转述。

修泽拧眉,手指敲打了两下桌面,然后停下“我去吩咐些事,你们早点睡,还有场硬仗要打。”

说完提着食盒出门离去。

“姐姐”司徒琪将门栓上“你说那妖物什么时候会再采取行动?”

“喵”离婳跳上软塌,将玉瓶都收起来‘睡吧,养精蓄锐要紧。’

说完便蜷起身子,背对着司徒琪趴下。

“哎”司徒琪脆脆的应了一声,吹灭油灯,上床睡觉。

离婳听着司徒琪渐渐平稳的呼吸声,眼睛睁开,掏出一个青色玉瓶,将里面的东西洒在床的四周。

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后,离婳轻盈的跃上窗棱,从窗户处跳上房檐。

“这是离婳吧?”守在司徒琪窗外的暗卫看到一只猫经过,问旁边的人。

“是吧。”另一人回答“这么晚了,是要去哪里?”

黑脸暗卫拿手撞了他一记“你守在这里,我跟上去看看。”

说完不待另一暗卫回答施展轻功跟上。

离婳身体轻盈的在府城的屋顶上来回穿梭,时不时停下脚步,抬头轻闻,然后选定方向继续前进。

是这里,离婳停下脚步欲跃下房檐,看了眼身后,朝身后奔去。

“喵”离婳在一不停喘着气的男子身前停下冲他叫了声。

“呼,呼”黑脸男子正弯下腰喘气的时候,对上了一双绿莹莹的猫眼,正欲拔出武器,听到了她的叫声放松下来。

“我…我是王爷的暗卫,我叫暗雀。”黑脸男子自我介绍。

“喵”离婳点头‘我知道,你是守在我们窗外的其中一个暗卫。’

说完抬头冲她来的方向点了点,然后带头往前。

“这是让我跟着你?”暗雀看着她的动作猜测道。

离婳冲他点头,脚步不停往前去。

在一栋民房的屋顶,离婳举起爪子放在嘴边做噤声的姿势。然后小心的揭开瓦片,眼睛透过露出的洞打量着里面的情形。

表面看没有任何异常,而且她没听到这幢民房有生命的迹象,说明没人。

离婳思量一番,从屋顶跃下,举步朝其中一间房走去,根据气味,这间房是最浓的。

暗雀紧随而下,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的跟在她身后。

离婳伸爪试着推开房门,发现门是关着的。冲暗雀指了指门。

暗雀会意,手在腰间掏了掏,拿出一根铁丝在锁扣处搅动几下,只听‘碦哒’一声,门开了。

离婳抬步往门里走去,扫视了下四周,然后停在一个柜子前,伸爪将柜门打开。

映入眼帘的赫然是白日里发现的荷包,颜色款式各异,唯一相同的就是上面绣着的兰花。

暗雀见状,还不等离婳缓过神来,伸手拿起一个荷包,心里暗忖;这怎么跟白日里一队拿的荷包一样。

离婳看见他的动作,心中大惊,伸爪狠狠地拍在暗雀手里的荷包上。

还不等他反应,便见一道暗红色的光从荷包里射出,稳稳的击中离婳的前腿,残余的暗色光,圈着离婳的身体狠狠将她甩在在后面的柜子上。

“嗯”离婳闷哼出声,挣扎地从地上起身,这是又受伤了啊,小胖子的眼泪会把自己给淹了吧。

暗雀惊慌失措的跑向离婳,手足无措的不知该怎么办。

“喵”离婳出声,将身子往暗雀的手上靠了靠,单凭自己回去恐怕有些困难了。

暗雀见状小心的避开离婳发黑的伤口,将她轻轻抱起。几个纵身翻上屋檐,施展轻功朝居住的别院而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