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三章喵,小鱼干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29

“了拿下水龙珠了吗?”大师兄望着眼前镜上的画面,嘴角牵起一抹笑“那就给你在外面多待一些时间,看你能给我带给什么意外的惊喜?”语毕,将镜子收入袖中,双手背在身后,朝山旁的小径走去,一幅悠然自得的模样。“姐姐”司徒琪撩开车帘层层递进来一盘小鱼干“给你的“姐姐”司徒琪掀开车帘递进来一盘小鱼干“给你的。”。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喵,小鱼干》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已经拿到水龙珠了吗?”大师兄看着眼前镜上的画面,嘴角牵起一抹笑“那就让你在外面多待一些时间,看你能给我带来什么惊喜?”

语毕,将镜子收入袖中,双手背在身后,朝山旁的小径走去,一幅悠然自得的模样。

“姐姐”司徒琪掀开车帘递进来一盘小鱼干“给你的。”

“喵”趴在垫子上,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离婳,看着眼前的美食眼睛放光,扭动着想靠的的更近。

“啪嗒”被严严实实包裹的身体,摔了回去。

她下巴敲在软垫上,眼睛却紧紧的盯着鱼干,如果眼神可以吃东西的话,想必她此时已经将它啃的只剩下鱼骨了。

修泽忍住将要出口的笑声,轻咳一声,拖动垫子将猫和鱼干一起拖过来。

修长的手托起被裹成团的离婳,从碟子里掏出一条小鱼干,递到她的嘴边,上下晃动了下。

原本还僵硬身体的离婳,在小鱼干的味道,飘进鼻子的瞬间,节操什么的都被抛在了脑后。

粉嫩的小舌舔了舔嘴角,然后快速的将鱼干卷到嘴里,紧闭嘴巴,猫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修泽的手指停在半空中,食指轻搓了下被舔到的大拇指,不动声色的又拿了一条酥脆的炸鱼,递到她嘴边。

“喵”离婳仰躺着,一声感叹‘小鱼干的味道真的太奇妙了。’

修泽擦拭手指的动作顿了顿,好笑的瞄了眼垫子上,被包裹的严严实实,却仍能以如此高难度动作仰躺的猫。

真是无愧于九条命的名头。

昨天小二提着大包小包跟她回院子,就见原本还在左一口酥糖又一口点心的离婳,吃着吃着僵硬在原地。还不等小二询问。

意识到大事不妙的司徒琪反应极快,支开小二去找修泽,没让他看见活人变活猫的场景。

不然,修泽肯定那一幕会在小二心里留下永生难忘的噩梦。

要说美感嘛,一点没有。

原本俏丽的姑娘,僵着身体站在原地,左右手各举着食物,将将要吃进嘴里了,却定在了原处。

眼里雾蒙蒙的看着将要进口的美食,就差流下眼泪。

定着定着,下一瞬手中的食物落地,站在原地的俏丽少女只剩下一袭衣衫。

“喵,喵,喵”痛苦的猫叫声从衣衫里传出,那声音闻者伤心,听者焦急。

司徒琪先修泽一步,扒拉开衣衫,就见下面盖着一只皮毛暗沉,毫无光泽的秃猫毛。

“怎么办?怎么办?”司徒琪蹲在地上,手无处安放在空中滑动,生怕伤上加伤。

“喵”离婳艰难的挪动身体看着掉在地上的食物,欲哭无泪‘我还没尝过,它们就离我而去了。’

“噗”原本准备蹲下去,抱起离婳的修泽,大笑出声,又佯装无事,将笑憋了回去。只脸通红,很是毁他玉树临风的气质。

“什么?”司徒琪看着离婳,再看看地上的酥糖和点心,小肉手盖在自己的脸上,他现在不认这个姐姐,还来不来的及?

一通折腾后,离婳就被裹成了重伤病患的模样,实在是她虽然伤的不重,但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分布太广,只能将毛剃了上药。

“喵”吃饱喝足的离婳,转了个身趴在垫子上,如琥珀般的绿色眼睛盯着修泽‘打个商量?’

修泽轻咳一声,笑意微收,将自己从昨天的回忆里拉回,听她说话。

哦,对,还有比较奇特的事情,他也能听懂她的猫语了,不知道什么原因?

“那什么?”离婳缠着绷带的爪子,挠头“京城是你的地界,我想做点生意。”

“哦?”修泽坐直身体,眼里有着兴味,还是第一次听到妖做生意的,虽然人生中也没见过几个妖。

“不借你的名头,就是想请你帮忙找地方。”离婳小心开口,虽然来人界的时间不长,但该懂的道理,还是知道的。

人情这东西最不好还,能不欠还是不欠。

“你要做什么生意?”修泽看着她的眼睛,低声询问。

“卖小鱼干。”离婳说着粉嫩的舌头舔着嘴唇,脸上带着期待的笑,好像下辈子生活在鱼堆里就够了。

实在是山上的日子太过无聊,大师兄秉着长兄如父的原则,将底下的一众师兄妹管的死死的,上到练功进度,下到衣住行,唯独没有食。

理由是,他们都是仙人,食雨露才是对修行的最大益处。

可怜她小猫一只,上山的时候才刚断奶,没尝过食物的味道,这执念啊,比玉瓶更甚。

这到人界了,不把三百年的份吃回来,是别想放下了。

修泽好笑的是看着底下摇着那根光秃秃尾巴的离婳,手抵住嘴角轻咳一声“要不开个酒楼吧。”

“酒楼?”离婳尖嚷一声,蹲坐起来,身上绑着的棉布,从身上脱落,露出粉嫩的皮肤,很是可爱。

修泽不动声色的拿过一件衣服,披在她身上,脑中不停的回放昨天看到的洁白的肌肤,透着莹白的光。

“不用。”离婳挣脱开来,这伤口一天就愈合了,配合包着只是为了博取同情,骗小鱼干。

如今有了更大的诱惑,小鱼干算什么。

修泽眼眸低垂,尽量将视线放在垫子上的那朵桃花上,颜色粉嫩,很像离婳此时没毛的皮肤。

“喂”离婳爪子轻碰他的手掌“酒楼这事算话。”

“算话。”修泽将手往回收了收,上面痒痒麻麻,仿佛挠到心里去了。

“小胖子。”离婳转头冲车外喊“修泽说给我们开酒楼,好多好吃的。”

原本还闹着小一要骑马的司徒琪听后,迈着小胖腿蹬蹬蹬跑过来,扬着张胖脸“真的,那得好好选选厨师。”

“哥。”小二靠近两步,手肘轻碰留在原地暗自神伤的小一“这离婳小姐怎么不在了?狸花一通喵喵叫,主子还有那小胖子都听得懂?”

“多吃少问。”小一顺手从马鞍旁掏出一条小鱼干塞小二嘴里。

可怜这一路,他都没好好跟狸花说话,这小鱼干便宜小二这二货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