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七章喵,无言了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0

“住店。”离婳蹲在台阶上,脚下垫着小一的衣服下摆。真的是太脏了,做为一只猫,也没精神洁癖,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猫。空气有几息的静默,那个尖利的嗓音好像没想起,有人没被吓走,反倒出声了。“老胡,怎么样?”滴问的询问声在楼道里响了,他我以为自己了够小实在是太脏了,身为一只猫,没有洁癖,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猫。。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喵,无言了》精选

推荐书目:穿越全能网红 轮回大劫主 妙膳小王妃(上)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太虚化龙篇 封神第一帝 诸天次元大乱斗 鉴宝金瞳 虫海围城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打尖。”离婳蹲在台阶上,脚下垫着小一的衣服下摆。

实在是太脏了,身为一只猫,没有洁癖,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猫。

空气有几息的静默,那个尖锐的嗓音似乎没想到,有人没被吓跑,反而出声了。

“老胡,怎么样?”弱弱的询问声在楼道里响起,他以为自己已经够小声了,但没想到,周围一点声音都没。

一点点声音,通过楼道,像喇叭一样被扩大,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小壶,别急,看我的。”老胡志得意满回答。

“客官住店,可得把命留下。”老胡的声音又恢复了尖锐,完全不似刚才那样平和。

“可以,来拿。”离婳冲楼道喊了一声。

“姐姐”司徒琪不干了,从修泽身后走出,小跑几步,挨着她“你还得跟我在一起。”

“你身边小胖子不错,把他留下来。”

“老胡,不能杀生。”

“笨蛋小壶,吓唬他们呢。”

离婳听着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爪子抚了抚额,这么些年,这两个傻瓜是怎么吓的人不敢进来的?

“可以,来拿。”离婳再次出声,实在是等的不耐烦了。

她能闻到隐隐约约的妖气,并不浓郁,这两个还是有点本事,可以把自己隐藏起来,能不动手就不动手。

毕竟现在的她可不同以前,除了身法矫健了些,唾液有用了点。但法力全无,对上两个,可没胜算。

听见离婳回话,楼里又恢复平静,想必他们也没碰到过这样的硬茬。

以前的人,进来听到老胡恐吓一句,就吓的屁滚尿流的跑了。

“老胡,怎么办?”小壶的声音有些焦急,好不容易找到的家,才住了几年,就又要流落街头了?

“小壶,别怕,看我的。”老胡安慰他。

声音暂停,只听老胡深吸一口气,下一秒一个硕大的球出现在楼道口,将顶上天窗的光挡的严严实实。

昏暗的楼,更是不见天日,只能借着几缕光,隐约看见那个球形,上面的眼睛如灯笼般闪亮。

“啊啊啊啊”司徒琪尖叫着蹿回修泽的身后,小手颤抖着指着那个球“鬼啊,不对,怪物啊,不对,妖怪啊。”

虽然,司徒琪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但毕竟是孩子,对未知的总是恐惧的。

小一的腿在见到这个硕大的球时,还是忍不住颤了颤,瞥见一脸淡然的修泽,不禁挺了挺身子,握紧剑壮胆,他可不能给主子丢脸。

“紫藤妖?”离婳站起身,盯着那个球体,语气很是疑惑。

植物成妖很是难得,一般他们会待在深山空谷中,吸收日月精华,继续修炼,基本没有现世的,更别说来到闹市了。

而且也没见过把自己团成球的藤妖,千万藤支是这样用的吗?

“你是谁?猫妖?”老胡的灯笼大眼转了个方向,盯着离婳。

“不是妖,是…算了,不跟你计较。”毕竟一个仙沦落到现出真身,太过滑稽,她可不想这个小小的紫藤妖嘲笑她,妖就妖吧。

“你们离开这个地方,我就放你们一马。”离婳昂起头,看向老胡,语气毋庸置疑。

“可笑。”随着声落,一个酒壶出现在楼梯口,稳稳的停在球上,一改刚才的气弱,语气很是强势。

“老胡,杀了他们。”说完,酒壶凌空飞起,朝着离婳他们的方向冲来,大有同归于尽的架势。

“叮”修泽手起剑落,原本气势汹汹的酒壶,被剑挥在地上。

“哇哇哇,老胡,救我,好疼。”酒壶躺在地上,不停翻滚,圆润的身体来回撞击地板,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

“你们该死。”团成球的老胡,听见酒壶的痛呼声,顺着楼道滚下。

“我要杀了你们,为小壶报仇。”老胡的声音里带着哭腔,语气很是决绝。

“啪嗒”原本已经举起剑拦在楼梯口的小一,举着剑僵硬的转头,看向其他三人。

他什么都没做,只是拔了个剑,这球就卡在这了。

“小壶,等我。”老胡卡在楼道上,扭了扭身体,位置没变,但好歹眼睛朝上了。

“等我一下。”老胡仍在努力将自己从楼道口滚下,无果。

“呼呼呼,累死我了。”老胡卡在原位,挣扎了约莫一刻钟,终于不再动,冲躺在地上还在撒泼的小壶喊:“小壶,帮帮我,我被卡住了。”

“呃”原本哭得天昏地暗的打了个嗝,站立起来,壶嘴面对那个球。

如果酒壶上有眼睛的话,离婳相信,此时小壶的眼睛肯定是瞪的凸出来了。

“哈哈哈”司徒琪率先爆笑出声,从修泽身后闪身出来,指着一个卡在楼梯口,一个站在楼梯下的两妖,捂着肚子蹲下身。

离婳默默将自己已经掏出来的玉瓶塞了回去,满是无语的看着面前的两个妖。

要说植物成妖难得,那器具成妖更是难得,不是单单吸收日月精华就可以达成的,定是有了大气运,在灵气充足的地方孕养着,才有可能成妖。

典籍上不是记载,凡是灵气孕养的妖都是难得一见的深藏不露。难道就是这样的深藏不露法?

离婳扶额,再也不翻野史了,都是骗人的玩意。

“老胡,怎么办,卡住了怎么办?”小壶急的在楼梯下来回蹦跶。

“妖不是都会变形吗?”小一小声嘟哝,他揉了揉脸,眼前的场景太过滑稽,他怕先主子一步笑出声,那可是大不敬。

“对,变回原形。”小壶耳朵听到那么一句,顺嘴传达。

说着,小壶转了个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那样子,明显比刚才小了两个尺寸。

原本堵在楼道口的老胡,滕须舞动,原本硕大的球,在一根根藤抽出来后,瞬间缩小,不过两息,就见一根成人手掌大小的藤,从楼梯上跌落,准确的滚到酒壶嘴里,静止不动。

“喂”离婳猫爪轻动酒壶,里面的那根藤条跟着滚了两圈“别装死,说话。”

一壶一藤没说话。

“别怪我用净水”说着,一个玉瓶凭空出现在地上。

一壶一藤明显的抖了抖,但又不再动。

“倒了,倒了。”离婳说着,爪子拨动玉瓶。

“大仙饶命。”一藤一壶从地上跳起,冲离婳不停作揖。

没想到遇见了硬茬,随身带净水的能是妖嘛,起码是个地仙。

他们俩虽说是在灵气充足的地方孕养了七十年成的妖,但体内的浊气还是有的,还没到不惧净水的程度。

这净水对魔有奇效,但对妖而言也有一定的伤害,至少对他们这种小妖,不致命,但疼个几天还是可以的。

“说,这里怎么回事?”离婳对他们的配合很满意,将玉瓶收回。

“大仙,我们是十年前来的。据说这里二十年前有过一场火灾,楼里的二十多人都烧死了。十年前,我们到这里,偶然见到,楼里的最后一道魂魄被勾走了,才想着将这里占了,当做修行的地方,我们真的没有恶意。”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