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二章喵,招财树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0

“老爷,库里的银子又多了两成。”一管家模样的男人,捧着着账册,吐了口唾沫在手指上,来回搓了几下,翻了翻有二寸厚的账册,毕恭毕敬禀报,脸上的褶皱,笑的都成了朵菊花。“好啊。”坐在上首的人,拍了下桌案“如此,大皇子能成事就指日可待了。”说着手捋胡“好啊。”坐在上首的人,拍了下桌案“如此,大皇子成事就指日可待了。”。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喵,招财树》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老爷,库里的银子又多了两成。”一管家模样的男人,手捧着账册,吐了口唾沫在手指上,来回搓了几下,翻了翻有二寸厚的账册,毕恭毕敬禀报,脸上的褶皱,笑的都成了朵菊花。

“好啊。”坐在上首的人,拍了下桌案“如此,大皇子成事就指日可待了。”

说着手捋胡子,笑的志得意满,到时他就是肱骨之臣,脱离商籍那就唾手可得了。

“老爷。”管家打断他的话“息壤不多了,是不是让那边再送点?”

“又没了?”

“是啊,这招财树的果凭招财树妖自身的妖力,结的可没这么快,全靠息壤,才能如此迅速,源源不断产果。”

“换。”上首的男人,捋着胡子沉默半晌,点头同意。

“果然是在里面。”离婳隐在墙角,侧耳听着里面的动静。

原本破开结界进来,再让白鹤去寻,不想白鹤来回的飞,却不能确定方向。误打误撞的四处查看,才听到这番对话。

有息壤干扰,难怪白鹤找不到招财树妖。

这息壤是上古时期天地初开,留下的一方土壤,上面汇聚了天地灵气,能够遮挡气息,是植物系妖的修炼作弊神器。

不过息壤也有缺点,就是吸收完上面的灵气后,这方息壤就算废了。

那招财树妖吸收息壤的灵气后,不是应该妖力大增吗?怎么在人类的宅院里就被困住了?

“吱呀”门被推开,管家四处张望了一番,将账册往胳肢窝下一搁,就朝后院走去。

“怎么样了?”

“回管家,今天就产了三颗果子。”

“才三颗。”管家的声音拔高“赶紧,换上新的息壤,养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用?”

离婳趴在屋顶,掀开一块瓦,凑近朝里看。

空空荡荡的房间,只中间放着一个缸,上面种着一颗枝叶枯黄的树,正是招财树无疑了。

这第一眼还以为是一棵死树。

缸中的土壤,闪着莹润的光,是息壤不错,可为什么那招财树妖的气息那样微?

离婳又搬开了一块瓦,这回是看清了,缸的四周围有一圈黄符,点点金光直冲招财树妖而去。

“摄妖符?”离婳手指摸了摸下巴。

有意思了,仙家的手段,怎么在人界也盛行起来了?

摄妖符摄妖封妖力,却不伤妖。难怪招财树妖被种在息壤上,却逃不脱,听刚才那人说结果了,那肯定有其它手段,将招财树妖摄取的灵力,提前催化成果。

要知道,招财树妖的一颗果,可是千两黄金。

发财了,离婳脸上满是笑意,思考把招财树妖救走,让他催生一颗果实出来的可能性。

说干就干,离婳随手扯下衣服的下摆,往脸上一蒙。

她可是有家有业的人,可不能让人看见脸。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此妖是我的。”离婳将屋顶破开一个洞,从天而降,站在大缸前中气十足。

前两句是她跟着修秀听戏的时候学的,当时就觉着霸气十足,今天念出来,果然不同凡响,冲呆在原地的一众十几人,就知道威力不同凡响。

“宰了她,宰了她。”老管家扶了扶被吓掉的帽子,手高举冲离婳吼。

“没用?”离婳看着举着刀冲过来的侍卫,表情甚是疑惑。

……

“舅舅,就是这里。”方府外,司徒琪右手扶着膝盖,不停喘息,左手上的小红虫,不住的点头。

他应该听爹娘的,减重了,真是要命。

“你在这等我。”说罢,修泽带着小一跃上墙头。

“呼呼呼。”司徒琪仰面倒地,手指着他们跃进的方向,气急败坏“你们这群过河拆桥的。”

“哎,哎,哎,我跟你们说,别怪我动粗啊。”离婳不停往后退。

师傅说不能伤害凡人,应该保护这个群体,她也一直谨遵教诲。

可这不是欺负仙吗?他们手上拿着‘摄魂符’,要说破解也方便,可万一这群人有哪个手抖,对着同伴那么一照,她不就间接杀生了?

离婳又退了一步,背紧贴大缸,退无可退,后路也被封死了。

“喂,招财树妖,迎财,喂,迎财。”离婳转头冲招财树妖喊“混沌等着你接他回去,醒醒。”

缸里的妖,毫无所觉。指着这小妖收拾凡人,手不沾血的计策失败。

“何方妖孽,敢破坏我们的摄妖阵,把小命留下。”管家说着手一挥。

手持摄魂符的家丁,迈着步伐,慢慢将圈子缩小。

离婳手指轻动,一团黄色的光聚集,嘴里念叨着“罚就罚吧,不出人命就好。”

“离婳小心。”修泽的声音伴着踢门声而来,银光闪过,原本还围着离婳的人,倒地痛嚎。

啊,终于不用杀生了,离婳心里一松。

转头,手往缸里一伸,拔出招财树妖。

随着她的动作,迎财身上枯黄的叶子,纷纷掉落,只剩几片还挂在树干上,树也瞬间失去光泽,妖气越加的虚弱。

见此,离婳又将拔出来的招财树妖往缸里一种,双手抱缸,朝门口冲去。

“风紧,扯呼。”说完,头也不回的往门外狂奔而去。

金子,她的金子来了。

“小一,交给你,留活口。”修泽说完朝门口追去。

原本以为多厉害的人,将离婳困住了,原来如此不堪一击。

小一挥舞着剑,剑剑命中要害,只打的十几人躺在地上哀嚎,却不能动弹半分。

太没有成就感了,小一心里想着,手中剑往前一抛,钉在朝门口跑管家的发髻上。

不过一定要完成任务,主子单身那么多年,该给他们生个小主了。

“呕,放我下来。”被修泽夹在腋下头朝下的司徒琪,不住的往外吐食物。

他发誓,再也不吃那么饱了,也太浪费了“呕…”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