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九章喵,开张了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0

“噼里噼,噼里噼。”热闹的场面的爆竹声之后,‘招财进宝酒楼’即使正式正式营业了。秉着不浪费了的原则,楼里的家具而已简单的的刷洗非常干净,连断了的桌腿,也而已拿块木板相对固定,真的是当家的才知油米贵。这翻修整栋楼,竟然比买楼的钱还贵,傻子才做这种事情。离婳一挥一挥,秉着不浪费的原则,楼里的家具只是简单的擦洗干净,连断了的桌腿,也只是拿块木板固定,实在是当家才知油米贵。。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喵,开张了》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热闹的爆竹声过后,‘招财酒楼’就算正式开业了。

秉着不浪费的原则,楼里的家具只是简单的擦洗干净,连断了的桌腿,也只是拿块木板固定,实在是当家才知油米贵。

这翻新整栋楼,居然比买楼的钱还贵,傻子才做这种事情。

离婳大手一挥,不顾司徒琪的反对,力排众议,决定就这样‘古色古香’的开业。

虽然铺子老了点,但地段好,人肯定少不了。

离婳躺在招财酒楼的牌匾上满心期待,就等着看招财猫的威力吧。

已过正午,在几轮猜拳后,老胡被推了出来。

“老大,饭点都过了,我们是不是该开饭了?”老胡瘦高的身材,仰头都快撞到门框,目视牌匾上的那只狸花猫,语气满是期待。

今天司徒琪小少爷府里的厨子来酒楼了,烧的菜,那味道,简直是绝了,菜一出锅,馋的每个人往后厨的方向看。

好不容易盼到饭点过了,厨房里那些饭菜总归都是他们的了吧?

离婳低头,看着络绎不绝经过店门口的人,就是不在店里停留,当然刚才放鞭炮时,等着看他们店热闹的人倒是不少。

“吃,可劲的吃。”离婳说着话从牌匾上一跃而下,带头往后厨跑。

这味道也是勾得她做不了一只虔诚的招财猫了。

……

“狸花,真是不错,果然来你这是值了。”小二吃完饭,揉着肚子,不停打着饱嗝。

如果不是他放弃了成为像大哥那样的人的梦想,今天这差事还轮不到他,还好他机灵,又是在主子面前刷存在感,又是再三保证一定好好保护狸花,才拿到这个香饽饽。

“嗝,嗝”老胡和小壶吃的直打嗝,原来人类的食物那么好吃,白白浪费在翼都呆的十年了,不行,再吃一点。

两人对视,顾不上饭都要满到喉咙了,埋头就是苦吃。

“今天生意怎么样?”清润的声音传来。

一身官服的修泽手提着一个食盒,跨进门。

看见桌上摊着的众人,眉头皱起,这是生意太差,打击到了。

“嗝”暗雀站起身,打了个饱嗝,顾不上捂嘴,朝他作揖“主子您来了,请坐。”

说着扶着自己的肚子,拖了把凳子过来。

“嗝”小二原本已经饭饱开始犯困,听到一声主子,立马睁眼站起,鞠躬“主子,狸花今天哪也没去。”

修泽瞥见离婳看向他的疑惑眼神,握拳轻咳,将食盒放在桌上“皇兄赏了点点心,你尝尝。”

离婳赶忙将啃了一半的鸡腿,三两口啃干净,一个跳跃,不稳摔在食盒旁。

爪子揉了揉肚子,再一个借力,坐稳,琉璃眼紧盯食盒催促“赶紧让我尝尝。”

“果然,皇帝吃的就是不一样。”离婳闭上眼睛仔细品味,今天是三天后,再次吃到宫里的东西,她得好好回味,等下顿。

“你喜欢就好。”修泽说着放下盖子,坐下。

“咣当。”椅子在他坐下瞬间裂开,椅腿和椅身完全分家,宣告阵亡。

修泽面不改色的手撑地,一个鱼跃站起,顺道拍了拍官服“离婳,得换套桌椅,你想,万一客人摔出个好歹,那钱可不是几套桌椅就可以摆平的。”

离婳叼着点心,默默的在嘴里嚼了几下,闭了闭眼睛,猫脸上的嘴往下耷拉,声音有些有气无力“换,得换,换套便宜的。”

从今天起,她要把钱放在第一位,有了钱,等于有了吃的,有了玉瓶。

“果然是当朝王爷,看问题就是一针见血。”离婳躺在匾额上,看着空荡的店里终于有一个人了,摇摇尾巴,满脸惬意。

纯竹制的桌椅,跟虽破败,但仍贵气大方的厅堂格格不入,可这个已经是离婳点头同意买到的最好的桌椅。

原本她还想在旧货铺,淘一批。如果不是质量还比不上铺子里原来的桌椅,说不定就买了,毕竟价格便宜一半。

“哎,钱呐,钱呐,真是个好东西。”离婳将位置挪了挪方便更好的晒到太阳。

“什么?要吃野猪肉?”小壶的声音瞬间拔高“你知道价格多贵吗?没有。”

坐在厅堂的书生,缩了缩肩膀,一脸无措的看着小壶,他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野猪肉不是酒楼的标配吗?

“那换成野兔肉?”书生伸手擦了擦额上的薄汗,迟疑的问道。

“没有。”小壶将手上的纸笔往桌上一抛,瞪着他“家常菜,明不明白,家常菜。”

“那我不吃了。”书生说完,从袖袋里掏出一两银子放在桌上“茶水费。”

看着犹如被野狗撵着跑一样的书生,离婳低头沉思,这就来钱了?也太好赚了?

……

“给,你的劳务费。”小巷里,排了十来个人,小一一手拿着钱袋,一边派发,一边吩咐“点自己喜欢的菜,吃了多少,过来问我要钱,多出来的算是酬劳。”

“喵”离婳蹲坐在墙头,摇着尾巴,冲小一大叫一声“干什么?”

小一听见猫叫声,下意识的将钱袋往身后一藏,抬头看见离婳,手举起“狸花,招财不忙吗?”

“大人,还有没有钱?”排队的人见他不动作,焦急询问,这种傻子少见,不拿白不拿。

“钱什么钱?”小一冲他们吼“回去,回去,哪有天上掉钱的好事。”

“切,原来是骗子。”排队的人一哄而散,如果不是小一身上带着剑,他们说不定就抢了钱袋。

“狸花。”小一借力跳上围墙,离她不远蹲下“生意怎么样?”

“喵”离婳这一声,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很好。”

“主子,他也是怕影响军心,有人去吃了,十个里肯定有一个回头客,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小一絮絮叨叨,将修泽描绘的深思熟虑,做好事不求回报。

“喵”离婳摇了摇头“算了,他也是好心,况且他也是东家之一。”

“狸花”小一半蒙半猜“你千万别告诉主子,我露馅了,不然不死我也要脱层皮。”

说着小一抖了抖肩,别看他家主子放纵属下碎嘴,但交代的事没完成,那可是有要人命的惩罚等着。

“喵”离婳身上的毛瞬间竖起,朝着招财酒楼的方向看“有陌生妖气。”

说完,头也不回沿着围墙往回赶。

“狸花”小一冲她的方向嚎叫,要死了,要被主子扒皮了,离婳要告状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