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一章喵,混沌出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0

“哎”这是离婳的第三十声叹口气。传说中的远古凶兽,仙魔大战中的魔王坐骑,是这幅德性,怕也不是饕鬄吧?“哎”离婳蹲在牌匾上,又是也没生意的晚上。不行啊得断了他的口粮,单就白米饭就吃了三锅,她有理由产生怀疑,他找的那个招财进宝树精是被吃穷了才跑的。“这是混传说中的上古凶兽,仙魔大战中的魔王坐骑,就是这幅德性,怕不是饕鬄吧?。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喵,混沌出》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哎”这是离婳的第三十声叹气。

传说中的上古凶兽,仙魔大战中的魔王坐骑,就是这幅德性,怕不是饕鬄吧?

“哎”离婳蹲在牌匾上,又是没有生意的一天。

不行得断了他的口粮,单就白米饭就吃了三锅,她有理由怀疑,他找的那个招财树精是被吃穷了才跑的。

“这是混沌?”司徒琪刚好下学,路过招财酒楼,顺道来看离婳。

却不想店里空无一人,进了后院才发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被众人围在中间。

询问过才知道,这两天发生的事。

果然跟在姐姐身边才有大造化,不知道拿这件事去烦娘,可不可以从上书院退学?

“是的,琪少爷。”小二手里拿着勺子,不断往他碗里加饭,脸上成就感满满。

就两天时间,他称了,这妖胖了一两,真是太有成就感了,他也是喂过凶兽的人类了。

“你们不让他走?”司徒琪指着散落在周围已经空了的锅碗“他付钱了没?”

别看他人小,但跟着娘对账,生意经也是知道一二的。

听闻酒楼开业到现在就收了一两银子,照这个吃法,他们是不是明天就得关门了?

“招财树精会来接他的。”老胡开口维护,他们草木妖是最重承诺的,他相信那只招财树妖也是。

老胡的谜之自信,被众人忽略。

“把他丢回深山里去。”小壶毫不同情的开口。

好不容易吃口热汤菜,别被这混沌吃到酒楼倒闭了,岂不是又要吸日月精华饿肚子了?

“对,丢回去。”柔美的女声传来,语气带着薄怒。

“姐姐”司徒琪闻声小跑两步,牵起她的手“你怎么又可以变成人形了?”

“咣当”小二握在手中的勺子掉在地上,不敢置信的看着离婳“你是狸花?”

难怪主子对这姑娘和狸花无异,原来她就是狸花,也就是离婳。

天哪,他家王爷迷上了一只妖,他要不要找国师?

暗雀只是怔愣了一息,几个纵跃跳出墙去,他终于知道主子派他来的目的了,是为了等着离婳姑娘变人形,跟她卿卿我我,他可得赶紧提醒主子。

离婳刚才从牌匾上跳下来,还没走到后院,突感一阵心悸,已是变成人形。

虽说青空山并不在乎名节,但毕竟在人界,赤身裸体被人看到,赖上她怎么办?

也是得益于酒楼没人,店里的人都去围观混沌了,不然她得对几个人负责啊?

“丢回去。”离婳轻拍司徒琪的头,向前走了两步。

“那招财树妖,一月不来,你吃我一月,我们这酒楼还开不开了?”变成人形的离婳,带着少女特有的娇憨,怒目瞪着混沌。

“我有钱。”混沌咽下嘴里的饭,一只触角左掏又掏,一角约莫三两的银子,放在桌上。

原本这钱,他是准备保命用的,迎财说财不可露白。

面前这女子,虽有那只狸花猫的气息,但夹着着仙气,他实在是没勇气,再留着钱了。

离婳虎着一张脸,手指着银子,银子凌空飘起。

“客官,这几日住的还舒服吗?您还要住几日?需要续饭吗?”银子消失在离婳指尖。

原本板着脸的人,此时对混沌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老胡,小壶,好好招待。”说着就往门外走“小胖子,跟上。”

这还没到满月,又再次成人型了,她得把这刚到手的钱,出门好好利用一番,上次看中的糖醋鱼很不错。

“是”小壶看着远去的身影,声音毕恭毕敬,了不得了,之前他以为那只狸花猫最多是个散仙,没想到不带一丝浊气,最起码是个地仙吧。

盯着远去的那道粉色身影,他好像已经能看到他和老胡成为大妖怪的一天。

“姐姐,我带钱了,我付。”主街上最繁华的同福酒楼里,司徒琪豪气的将钱袋往桌上一丢“随便点。”

“嗯。”离婳头也不抬的将糖醋鱼吃了个干净,舌头轻舔嘴唇,不愧是翼都最大的酒楼,出品必属精品。

“去。”吃饱喝足的离婳,扯了块酒楼提供擦嘴的巾帕,手指轻动,一只小巧的鹤,随着令下,朝窗外飞去。

提供巾帕的服务,他们招财酒楼也得跟上,回去让暗雀算算钱。

看来舍不得孩子还是套不着狼啊,这同福酒楼就是靠着这招客满为患的吧。

“姐姐,再吃点?”司徒琪埋头苦吃,还不忘招待离婳。

跟爹娘失散的日子,他居然长胖了,他爹责令府里所有给他的吃食减半,逮到一顿,他不狠吃一顿,都对不起付出去的钱。

“你先吃着,等我。”离婳眼见着那只白鹤飞回,眼睛一亮,单手撑着扶栏跳出,消失在半空中。

“是这里了。”眼前的白鹤停在一栋民宅前,不停绕圈。离婳手一扬,白鹤消失。

方才在牌匾上的时候,脑中突然冒出一句当时看到的话“混沌出,天地灭。”

这也是为什么她想将混沌赶往深山的原因,只要混沌不现身人界,那就破坏不了规则。不过既然她变为人形,功力有六成,想必找到那棵招财树妖不是难事。

到时让招财树妖在招财酒楼待个几天,再把俩都送走。那酒楼的生意就蒸蒸日上。既解了危机,又得了钱财,真是一举两得啊。

离婳盯着上方写着“方府”的牌匾,好像看见了银的,黄的,源源不断的到怀里来。

一个跳跃,准备穿过院墙进去。

“啊…”离婳痛叫一声,从空中划落,不雅的趴在地上。

“噗噗噗”从地上爬起,不住吐嘴里的灰。

难怪白鹤不进去,原来这里有结界,都怪师兄不让她下人界,说什么人心险恶,呸,是仙心难测吧。

早让她下人界,她不就早感受到险恶,不至于丢这个大脸。

“阿嚏。”远在青空山,刚给自己施了个洁衣术的大师兄,一个不查,手一抖,身前的水盆倾泻而下,湿了下摆。

“又有人在念叨我。”大师兄淡然摇头,手指轻动,湿了的下摆,洁白如新。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