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五章喵,人间事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1

“因为说,你一个铜板都没发来。”小壶不由得再次询问。这怎么看也也不是这只猫的性格啊,现在的店里的情况也不是所以薅每一根,能拿回来的羊毛吗?“你懂什么?”离婳素手轻翻。“叮咚”一个酒壶砸在地上,的话他也不是妖,早已四分五裂了。“太可怕的了。”老胡靠近了司徒琪,试这怎么看也不是这只猫的性格啊,现在店里的情况不是应该薅每一根,能到手的羊毛吗?。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喵,人间事》精选

推荐书目:穿越全能网红 轮回大劫主 妙膳小王妃(上)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太虚化龙篇 封神第一帝 诸天次元大乱斗 鉴宝金瞳 虫海围城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所以说,你一个铜板都没收到。”小壶不禁询问。

这怎么看也不是这只猫的性格啊,现在店里的情况不是应该薅每一根,能到手的羊毛吗?

“你懂什么?”离婳素手轻翻。

“叮咚”一个酒壶砸在地上,如果他不是妖,早就四分五裂了。

“太可怕了。”老胡靠近司徒琪,试图从这位少爷身上得到力量,毕竟他还叫着那只猫做姐姐。

“姐姐,你也太了不得了。”小胖脸上满是崇拜,果然他应该待在酒楼不走,每天看着一群人斗嘴,都比在学里对着夫子来的强。

“离婳。”暗雀颇不自在开口,自从知道那只猫是仙,不是妖后。

原本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但看见主子对离婳的态度,又重新悬起来。他家主子再怎么尊贵,也只是人界的王爷,猫可是仙,中间有多少条沟?

“小二说后厨只有米,没有菜了,我再支点银子。”作为招财酒楼的账房,他的账上居然没有钱,还得管掌柜拿,是不是该提一提,但想到离婳到时的样子,不自觉哆嗦了下,这样也挺好。

“又没钱了?”离婳手伸进袖袋里掏了掏,拿出一角银子“买点菜就行,肉就算了,小胖子等会回府去,别在这赖着。”

说完,转身上楼,她得再数一遍钱,最近开设赌局得来的钱是越来越少了,是不是把小二丢回去?

他好像在赌上很有心得,而且多一个人,多一张嘴。把他赶走,酒楼就能省下开销了。离婳边走边盘算,她应该将哪个只吃没用的人赶走。

“姐姐对我真好,怕我吃不好。”小胖子目送离婳离开,眼睛晶亮。

“不,她是怕费银子。”小壶变回人形插嘴,也就这胖子觉得那猫心善。

司徒琪毫不在意他说的,就算姐姐怕费银子,也是因为他太胖了,姐姐是为他好。

美滋滋的想着,就往门外回去,他得再和娘说说,姐姐是多么的体贴,说不定,他娘手一挥,他就能堂堂正正往这里跑了。

“所以说,修沄在后面指使的。”修泽坐在椅子上,皱起眉头,已经二十年没听过这个名字了。

修沄再怎么也只是一个凡人,后面必有高人在后面相助,是妖还是魔?否则凭修沄的能力,根本驱使不动妖。

在那一场暴乱里,修沄不是死了吗?

修泽闭目思索,猛地睁开眼,可能没死,虽然那时候他小,但记得皇兄提过一嘴,找到的尸体面目全非,只是通过他身上的衣服以及随身物件,判断出是修沄。

“小一,进宫,这几个人就杀了吧。”说完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妖?”坐在首位的皇帝,手掳胡须,只是短短的一截,但他很是顺手。

“请国师来。”皇帝从座位上走下,拍拍修泽的肩膀,很是欣慰“弟弟终于是长成了。”

皇帝年龄不大,三十五岁,正壮年。和修泽站一起,样貌七成相似,说不是兄弟,没人会信。

只皇帝留着短须,再加上这么多年的帝王生涯,上位者的气度,不是修泽能比的。此时他如同民间的哥哥,搭着修泽的肩膀“弟弟长大了,也不好玩了。”

说着双手扯住修泽的脸,往外拉“也不年轻了,摸着都没弹性,不如小六的脸滑。”

修泽额头青筋跳了跳,手向上,‘啪’的一声将皇帝的手打掉,站在原地一脸郑重“皇兄自重。”

无人通禀的国师,进门,又默默的缩脚往后退了一步,轻敲门框“阿弥陀佛,贫僧打扰两位雅兴了,见谅见谅。”

“国师快进来。”皇帝手背背后,偷偷揉了揉,饭没白吃,力气不小,肯定青了一片,晚上皇后看到肯定又要水淹皇宫了。

“皇上找贫僧来,可是有急事?”了缘笑着迈腿进来,锃亮的光头上,九个戒疤,配上脸上的雪白眉毛,和一尺长的白胡子,这模样得道高僧无疑了。

皇帝示意修泽再说一遍,可修泽只是将头转向门口。

“咳咳。”皇帝手握拳,抵在嘴角掩饰尴尬,弟弟这是生气了。罢了,他来说。

……

“如此,我竟没有觉察。”了缘从袖口掏出一枚铜镜,虚空描绘几笔,光闪过,铜镜震动了下,又归于平静。

“怎么样?”

“并没发现任何异常,翼都里并无妖气,更别说妖了。”了缘将铜镜往袖口一塞,摸着胡子,笑看皇帝。

“那大师可发现,翼都有仙?”

“仙”了缘怔愣片刻“王爷说笑了,仙不出灵山,这是规矩。”

“哦?”修泽疑惑,但却没再出声,脸上淡然,在没搞清楚之前,他不能泄露离婳的身份,府里的侍卫信得过,毕竟都是他可以托付性命的人。

“那大师眼力可是差了点,今天我们就抓了一只妖。”

“哪里?”了缘上前几步,眼里满是亢奋,多少年了,又让他遇见妖了,他要在生命的最后几十年发光发热。

“死了,但背后操纵的可能是修沄。”

“绝无可能。”了缘大师语气肯定“一介凡人,绝无操纵妖的可能,除非…”

说到这,了缘顿了顿,似是想到什么,紧皱眉头。

皇帝和修泽均没出声,看向了缘。

“除非,他已入魔。”了缘的眼里染上惊恐,人成魔,只在他小时看到,而那魔,也被师傅用性命斩杀。

“人如何成魔?”修泽皱眉,他听离婳说过,在人仙魔妖冥五界中,人是不可能成魔的,只因为人在出生前便被剔除了根骨。

现在虽有捉妖人,有修仙者,但他们使的是天地灵气,修的是体魄。没有根骨,就不会被魔气所染,自然没有成魔一说。

因此,人界虽有贪嗔念这些浑浊,却被其它四界隐隐忽略,不愿一个平和的人界卷入他们的争斗中。

当然偶有妖魔来人界,但伤人性命的少之又少。

想到这,修泽皱眉,似乎也不少,他已经遇见几件了,频率似乎高了些。

“不是不可。”了缘捋胡子的速度变快,掩饰内心的焦灼“比如,将肉身交换给魔,便能成魔。”

……

“来来来,买定离手。”离婳手撑桌子,盯着桌上的筛盅,激情澎湃。

太好玩了,是不是靠这个她也能赚回酒楼的钱。

小壶和老胡往后退了两步,太可怕了,他们还是回深山吧,这猫会透视眼吗?再这么输下去,他们连本命珠都要没了。

离婳志得意满的仰头大笑,真的太感谢师兄当时强迫她学透视了,虽然初衷是视人内里,方便找病因,可用在这上面,比看血刺哗啦的内脏棒多了。

“请问,贵店做生意吗?”柔弱的女声传入耳内,仿佛风吹过,没留下痕迹。

正当女子站在门口不知进退,准备找另一家时。

打开筛盅的离婳站起,大笑几声“给钱”。小跑朝门口去“姑娘留步,打尖还是住店?”

姑娘转头,轻启红唇“住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