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七章喵,人间事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1

白浅荃就像是一个也可以关住魔气的容器,可她明明就是一个凡人,要说有什么相同,而已长得比常人好看,有气质。“天气真不错啊。”白浅荃分隔帘子望向窗外,一脸的享受,放佛她了很久也没体会过阳光和暖风了。“掌柜,我明白你不通常。”冷冽的双眼望向离婳,不“天气真好啊。”白浅荃隔开帘子望向窗外,一脸的享受,仿佛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阳光和暖风了。。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喵,人间事》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白浅荃就像是一个可以关住魔气的容器,可她分明就是一个凡人,要说有什么不同,只是长得比常人漂亮,有气质。

“天气真好啊。”白浅荃隔开帘子望向窗外,一脸的享受,仿佛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阳光和暖风了。

“掌柜,我知道你不一般。”清冷的双眼望向离婳,不悲不喜“我醒来,脑袋里有一个声音跟我说,让我去翼都找招财酒楼。”

“你为什么照做了?”离婳手托腮好奇询问,那魔物在她身体里,感应到招财酒楼不难。问题是,她为什么照做了?

白浅荃神情落寞“我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在城外的破庙醒来,那声音就像一根救命稻草,让我不得不抓住。”

离婳点头,她有过这样的经历,黑暗里即使只有一束微弱的光,她也会试着拼尽全力去抓。

“就是这里了。”白浅荃掀开车帘指着一处破庙。

说这处是破庙,那是对破庙的侮辱。

简单搭了一处茅草屋,屋顶破洞无数,屋里有一个颜色斑驳,分不出面貌的神像,摆在正中间,神像前没有神案。

真的有神的话,也早遁逃了。

“你在这醒的?”离婳跟着她进屋。

这处地方跟身前那个娇滴滴穿着富贵的女子,怎么看都没有丝毫关系。

若说私奔,这白小姐也不会如此落魄到这里吧,她头上的那根玉簪,怎么也能当几两银子。

托典当过玉瓶的福,她现在对玉的价格,不说了解十分,也有四五分了。

“是。”白浅荃手指轻扫草屋里的一切,尤其在那个神像上流连。脸上眷恋的神情是怎么也隐不住。

“你认识他?”

“我…”白浅荃盯着手指下那块掉漆的灰色,眼里带着迷茫“很熟悉。”

那种感觉就像这个神像日日跟她在一起,她记得神像上的每一个纹路。

想着,她手指往下挪,果然摸到了一个凹陷处“这里,好像是我磕破的。”

这就有趣了,离婳听完摸了摸下巴,那神像跟其它的泥塑神像没有任何的差别,要说不同,破的连乞丐都懒得捡。

“夜魔,你以为藏在一个凡人身体里,我就拿你没办法了。”浑厚的声音由远及近,说完最后一个字已经到了茅屋前。

“呔,吃我一击。”说着一柄剑从门里飞进,直直朝白浅荃手下的神像去。

而白浅荃在剑来的刹那,心里一痛,下意识蹲下身,将神像结结实实护卫在身下。

她背后一缕黑气渗出,将那柄剑堪堪拦下。

离婳摸了摸下巴,掐了个指诀,已经刺进衣服,即将进肉的剑停在空中,“咣当”下一瞬掉落在地。

“何方妖物?”门外的老者心有所感,跳进门来,巡视一番,突出的金鱼眼瞪着离婳“身为一个凡人,为何帮魔人?”

离婳凭空取出一个披风,披在白浅荃身上。

“一个游方道士,欺负凡人弱女子算得上什么本事?”

“你这小娃。”老人牛目圆瞪,气得胡子翘起。

“这是我的客人,她付银子,我出力,各取所需。”离婳帮着白浅荃将神像打包起来。

看这道士的架势,等他们走了这茅屋说不定就遭殃了,神像与白浅荃有关,还是带走的好。

好在神像也就小臂长,不然一个纤纤弱女子,大白天扛着个一人高的神像招摇过市,相信明天翼都就有个传言:招财酒楼老板身高八尺,威武雄壮。

“浅荃,我们走。”说着离婳一手抱神像,一手扶着白浅荃就往外走。

她笃定道士不会拦她们,果然道士见她们往外走,脚步轻退,留了足够的地方给她们行走,才继续拿那双牛目瞪着她们,似乎这样就可以将两人留下。

“掌柜,为什么你肯定他不会拦我们。”白浅荃靠在马车壁上,嘴唇青白,脸更是白的跟粉一样,身体有死气泄出。

可下一瞬,这死气消失的无隐无踪,她的脸色也好起来,跟之前一样。

“他留手了。”刚开始离婳并没有插手,想看一下白浅荃身上魔物的深浅,可明明道士的功力更甚一筹,却一直在跟魔气周旋。

直到后面她发现魔气带动剑往里刺,而道士施法却不能往外拔,才出的手。

“浅荃,我护你周全,你付我银钱怎么样?”离婳眨巴眼睛看向她,脸上满是期待,连称呼也亲昵起来。

“我…”白浅荃脸上满是疑惑“我是一个普通人,不需要护卫,过几日就离开翼都了。”

“没事。”离婳豪迈一挥手“如果这几日遇见难事,我护了你周全,你付我银钱。如若万事平安,那我们也互不拖欠。”

左右她都是赚的,如果能多赚一份,那就最好了。说着她满含期待的看着白浅荃。

“如此,就有劳掌柜了。”白浅荃冲她颔首,脸带笑意。

“叫我离婳。”

“好,有劳离婳了。”

“啊,要死了,要死了,老大终于受不了我们吃的多,带道士来了。”闲得无聊趴在屋顶,吸收日精的小壶,风风火火冲到大胡身前“大胡,我们跑吧。”

懵懂的大胡被小壶拉着就要跃上屋顶遁逃。

“别咋咋呼呼的。”小二举着刀,斜刺里一挡,将两人拦下“离婳要杀了你们,还用的着别人,你以为不收钱吗?”

“对啊。”小壶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我怎么没想到,为了安全,我们还是躲起来吧。”

说着拉起还在思考的大胡的手,往后院躲。

“你跟进来干什么?”离婳手拎神像,皱眉看向已经踏进酒楼的道士。

“住店。”说着道士掏出一个五两的银锭,放在柜台“一间上房。”

“哎哎哎。”原本板着脸的离婳,伸手捞过银子“客官里面请,小壶带客上楼。”

闻声赶来的小二,拎着刀,冲离婳挤眉弄眼“掌柜,小壶不便,我来送他上去。”

被银锭蒙蔽的心突然清明,离婳点头“你送他上去,道士,我的店里只有一个规矩,凡是店里所有的人你都不可以碰。”

“哼”道士冷哼一声,跟着小二上楼,早两里地就察觉到这里有妖了,不过妖力算纯净,没有害过性命。

他刑天虽然是茅山捉妖师,但基本的职业素养还是有的,在他手里殒命的,就没有一个妖魔是无辜的。

“捉妖好像挺赚钱。”离婳将手里的银锭摸了又摸,放进荷包,思考改行的可能。

毕竟她好歹也是仙,虽说功法跟一众师兄妹相比略有不精,但对付在人界游荡的妖魔还是不在话下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