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六章喵,人间事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1

要说美人,离婳那是见过不少,山里就也没丑的,即使容貌通常的师姐妹,长年累月的修佛下去,那也也不是通常人也可以比的。眼前的这个姑娘,说肤若凝脂那是抵毁她了,浑身冷冽的气质,相对于一众师姐妹竟然更胜一筹。更别说那双满含秋水,似会说话的的眼睛,钩起人的保眼前的这个姑娘,说肤若凝脂那是诋毁她了,浑身清冷的气质,比起一众师姐妹居然更胜一筹。更别提那双满含秋水,似会说话的眼睛,勾起人的保护欲。。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喵,人间事》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要说美人,离婳那是见过不少,山里就没有丑的,就算容貌一般的师姐妹,长年累月的修行下来,那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眼前的这个姑娘,说肤若凝脂那是诋毁她了,浑身清冷的气质,比起一众师姐妹居然更胜一筹。更别提那双满含秋水,似会说话的眼睛,勾起人的保护欲。

“有,怎么没有。”离婳上前接过姑娘身上那个不大的包袱,亲自在前带路。

如果不是师傅教导,不能一直盯着人看,离婳都想将眼睛安在她身上,什么时候看的心满意足了,什么时候把眼睛取回来。

小二还没从输了这个月月银的噩耗中清醒,就见离婳亦步亦趋带着姑娘上楼,笑的花枝乱颤。

立刻警戒起来,难道这猫仙不爱男人,是磨镜,不行,他得为主子扫清障碍。

说干就干,小二留恋得再看一眼桌上的月银,脚步轻点,翻身上楼梯,停在上一级台阶上“掌柜,怎么能让你干这种粗重活,我来。”

说着接过离婳手上的包袱,在前带路“掌柜,桌上的东西该收收了,店里来客人了。”

呆愣一瞬的离婳反应过来,对啊,她的银子,比起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美人,还是银子可靠。

“喂,你那兄弟…”小壶拍拍自己的额头,眼神询问暗雀:撞到脑袋了?平常没觉得他是个勤快人。

离婳手脚利落的将桌上各色宝物一收,银子珍而重之的放进荷包里。

“行了,行了,行动起来。店里来客人了,这个月有没有饭吃,就看有没有回头客了。”离婳志得意满,指挥众人,脸上挂着笑,银子来了,美人也来了,人界真的是太美好了。

入夜,万家灯火已灭,秉着早睡早起,不点油灯,多省银两的原则。

招财酒楼的人,早早已经熄灯。

大胡小壶如平常,变回元神,在屋顶吸收月华。如霜冷月投在一藤一壶上,倒是增添了几分神秘。

“滋啦。”寂静的深夜,细小的声音响起,离婳从床上坐起,神情警觉。

“有魔气。”她嘟囔一声,随便抓了件衣服,披在身上。

这魔气好像是突然出现的,虽然她现在的功力只有七成,但对周围气息的细微变化,比一般的仙要强的多。

这丝魔气,不是外面来的,而是他们楼里的,可楼里…

离婳顺着魔气的方向朝楼上走去。

“天字二号?”她念着门前的铭牌,这分明是白日来的那个姑娘的住处。

姑娘是有些古怪,从进了房间,连晚饭也婉拒了,只是待在房里,可那姑娘身上比普通人纯净,不含一丝浊气,经她查探,也只是普通的凡人。

“阿郎…”轻声呓语,打断离婳的思考。

本着回头客照顾生意的原则,离婳准备帮姑娘除了这个祸害。

手指轻动,掐了一个指诀,黄色的光顺着门缝朝屋里飞去。

魔气在黄光进去的瞬间,气息开始衰弱,正当离婳以为魔气已除之时,魔气大盛,丝丝魔气从门缝透出。

将离婳包围在其中,却没有攻击她,反而是绕着她转了一圈,又沿着门缝回到了房里。所有魔气进房的刹那,楼里魔气全无。

“老大。”落地成人形的大胡小壶,一个翻身上楼,望向发呆的离婳。

他们刚才察觉到一股强大的魔气,莫不是老大收了?果然是他们投靠的仙。全然忘了,他们的初衷是捡外泄的灵气修炼。

“刚才怎么回事?”虽然他们找了靠谱的靠山,但适当的关心也是必要的。

“魔气来了,魔气又走了。”离婳有点懵的看着他们,虽然来人界的时间不长,但跟魔物打交道的经验还是足的,再加上那些典籍不是白看的。

第一次遇见不战而退,还带着善意的魔物,难道因为周围的人和善,魔物也变和善了?

“收拾了?”小壶语气兴奋的询问。

“不,他走了。”离婳一个翻身下楼,不行她得睡一觉补补,肯定是没睡醒。

“白小姐早。”一早就抢着开门,并坚守在柜前,没有离开的离婳,第一眼看到下来的人,就扬起了大大的笑容。

“早,掌柜。”白浅荃冲她微微福身,脸上挂着得体的笑,从柜台前走过。

“白小姐。”离婳扬声询问“您还要住几天?我这边好登记。”

白浅荃的步伐微顿,含笑看她“三五日是要的,我要好好逛逛这翼都。”

离婳眼睛一转,从柜里绕出来,脸上带着平时跟师姐要东西时的笑。眨巴着大眼睛,如一只小鹿一样无害“我们酒楼新开张,也没人,白小姐不介意的话,我给您当个向导,好好逛逛翼都?”

白浅荃脸上仍挂着笑,垂眼想了一瞬,冲离婳行了个礼“那就有劳掌柜了,酬劳我必不少你的。”

离婳脸上的笑容更甚,带头往前走,嘴不停“酬劳您看着给,主要我看着您心里就欢喜。”

“暗雀,未来的王妃是不是就没了?”手拿抹布假装擦桌子的小二,满脸忧愁,他有愧王爷的厚望。

暗雀皱了皱眉头,往后院走去,也许是身为暗卫侦查人员,太过敏感,他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的简单。还是报告王爷一声为好。

离婳虽然平时对谁都是笑哈哈的,但是从不主动亲近人,更不会突然对陌生人献殷勤,当然对方有足够多的钱除外。

毫不知情已被一个凡人看穿的离婳,此时正带着白浅荃逛翼都的主街。

真的是繁华啊,店里进进出出的人,都是银子啊。

离婳偏头跟上前面人的步伐,眼里满是艳羡,什么时候她的酒楼能有如此盛况?

“小心,小心。”身后一个推着米的扛夫,飞快奔走在繁华的街道。

“哎,哎”惊叫声传来,扛夫双脚撑地,试图减缓速度。否则撞上前面那个女子,把他卖了也不够赔的。

眼看板车要撞上白浅荃了,突然从她的背后一股魔气冲出,狠狠撞上板车,成功让它偏移方向。

魔气又进了她的身体,消失的无隐无踪,不留一丝气息。

离婳摸着下巴,眉毛轻挑,好像遇见了有趣的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