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四章喵,美人泪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1

天地初始,洪荒开,巨象现,混沌世界醒。混沌世界是惟一只醒过来后,就能以及控制情绪的兽,他下意识将身下的这方土列入囊中,而也不是和其它兽像,在世间随意被践踏,随意相互造成伤害。事实也直接证明后来他的决定有多的最重要的,只因为一但巨象离开了始终沉眠的土地,那土地便枯涸贫脊。混沌是唯一只醒来后,就能控制情绪的兽,他下意识将身下的这方土纳入囊中,而不是和其它兽一样,在世间随意践踏,随意互相伤害。。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喵,美人泪》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天地初始,洪荒开,巨兽现,混沌醒。

混沌是唯一只醒来后,就能控制情绪的兽,他下意识将身下的这方土纳入囊中,而不是和其它兽一样,在世间随意践踏,随意互相伤害。

事实也证明当时他的决定多么的重要,只因为一旦巨兽离开一直沉睡的土地,那土地便干涸贫瘠。只有巨兽随身携带那方土,才能保持活性。

混沌保留的那方土,就是世上仅存的一方息壤。

人都说,混沌醒,天地灭。却不知,混沌带着那方息壤,每走一处,就洒出一点。

所经之处,土壤日渐肥沃,孕生万物,才有了两界---神魔。

神魔相处几十万年相安无事,各自发展。

但不知从何时起,是魔觊觎神更加安逸的生活?还是神不满魔跟他们共享四海?

神魔大战一触即发,战了整整一万年。

天地失色,草木凋零,万物失去生机。

原本已隐世的混沌,在一日现身战场。混沌不知道应该恨自己当时多此一举,还是恨神魔太过好战.贪心。

现身阻挠却被神魔联手攻击的混沌,终于是怒了。

随着一声惊天巨响,混沌自爆,在场的所有神魔均被抹杀。

混沌最后选择了同归于尽,来挽回错误,无论是谁错了,这场局都得他来解开。

这就是典籍里混沌出,天地灭的由来。

时光轮转,也不知过了几万年,天地终于再次复苏,分成了五界:人仙魔妖冥。似乎是这样的分界,更适合发展,五方势力还算安稳的过了百万年。

十万年前,神魔大战中,以身犯险的混沌,终于凝聚齐了一缕精魄,而一粒招财树种子,也随着精魄一同休眠。

精魄吸收日月精华,转化成自身力量的同时,还不忘分一点给寄生的招财树种子。

就这样,又过了两万年,招财树种子居然先混沌一步醒来,担起了照顾混沌的任务。

“你就是那颗种子?”离婳终于忍不住打断她的话。

实在是按她的说法,好歹也是孕育了十万年的植物妖,妖力太说不过去了,就算不成仙,怎么说也是大大大妖的存在啊。

混沌化本体就算要十万年苏醒,也很能理解,毕竟是创世者,后世灵力稀薄,能成形已非常不易。

可美人就令人费解了。

“小狐狸很聪明。”美人含笑看她“接下来我做的事你要保密。”

离婳眨巴黑漆漆的眼睛看她,难道要放大招了。

“嘶啦”细微的声音传出,原本还巧笑嫣兮的美人,脸从中间裂开,接着身子裂开。原本莹白的皮肤刹那间变成黑色。

源源不断的生机,从美人身上,朝着缸里窝着酣睡的混沌去。

这是要消亡了,离婳暗道不好,手指掐法诀,一道黄光直冲美人而去。

“没用的。”美人素手轻挥。离婳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的皮肤一寸寸剥落。

“刚才混沌将他一身的灵力给了我,可这哪是我一只妖能消受的?”美人裂开的嘴,扬起一抹悲凉的笑。

“他的灵力,被他自己所封,只是他忘了。”美人看向混沌,有了裂痕的眼珠,带着温情。

“我把他的灵力还给他,这样他仍是那个混沌。”

“你别告诉他。”美人说着,身体开始崩坏,葛布滑落,身体已完全碳化。

“这呆子,都第四次了,还是不记得。”说着一滴泪从眼角滑落,成碳,美人连同那滴泪一起化成一堆灰。

一阵风吹过,灰随风飘走,留下灰中的一粒金色种子。

恢复行动的离婳,快跑几步,试图接住一缕灰,可它只是沿着指缝穿过,消失的无隐无踪。

“哎,到手的银子没了。”离婳嘟哝一句,捡起地上那粒种子。

听美人的意思,他们常这么‘玩’,交给混沌就是了吧?

想着,随手掐了个法诀,点点星光没入躺在地上的每个人额里。

还是忘了有美人这个事吧,不然到时一个个赖着要找美人,她可没地方变。

小心将种子放在混沌旁,赶紧后退两步。

这可是创世的大人物,离得远点。丝毫不记得之前自己揍过他。

种子放下的刹那,原本沉睡的混沌醒来,狗眼扫视一圈,眼里满是疑惑,浑厚的声音道:“尔等居然敢扰吾清梦。”

“我…”

不等离婳说话,混沌低头看了眼那颗如米般大小的种子“这为何物,为何在这?还带着吾身上的气息。”

她这是被无视了吧,这招财妖是真惨,敢情每一次混沌力量全开醒来,就不记得她了。

他们还这样相处了近十万年,放到人界,都可以编一个曲折回肠的故事了。

“罢了,此间灵气如此微弱,这颗种子可长不了,随吾入眠吧。”

说完,招财树种子隐进混沌的额头,而混沌往上一跃,身形瞬间增大至数十倍,只两息功夫消失在天际。

离婳抬头望天,脸上满是萧瑟,她的银子,就这样消失了,难道她没有财运?

这是比没有情根还要悲惨的事情。

息壤,对,息壤。

离婳裹着桌布,跳了几步,往缸里蹦。

原本还有亮泽的息壤,此时已经同普通土壤无疑,褐色的土上,没有任何东西。

居然连一点金渣都没有。

金渣,对,金子-果实。

一个凡人怎么有操控妖的能力?背后站的是谁?

“主子,主子。”小一的声音,穿门而入。

“主子…”小一看着躺了一地的人,噤声,下一瞬,将刺破耳膜的声音响起“主子,您还没留后呢?主子,小一就随你而去。”

离婳从桌布里伸出的莹白手,缩了回去,好像能听一场大戏。

“闭嘴。”修泽揉揉额头,摇晃站起。

“我还没死,留着以后给我哭丧。”

“嗝。”小一哭声卡在喉咙里,眼睛在离婳和修泽间来回扫“主子,属下失态了,嗝。”

哎,一场大戏没了,离婳无不惋惜,一个跳跃飞上屋顶。

她得趁所有人醒来前,换身衣服。

师傅曾说过,衣衫整,则行正。她可不能坏了规矩。

修泽反手捂住小一抬头的眼睛,眼随那双嫩白的足移动。

民间,男子看了女子的双足,就得娶那女子。

也不知道仙人是不是也有这个规矩?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