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娘子且留步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八章喵,人间事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1

“离婳”小二端着盆瓜子,坐在栏杆上跟离婳一同向下看“这道士会是春心求偶行为了吧?”这两天道士跟在白浅荃和离婳身后,同进同出,要说也没妄图,被打死小二也不信的。“是啊,春心动了。”离婳顺着他的话说“但是,也不是道士。”“也不是道士?”小二将手中的瓜子“是啊,春心动了。”离婳顺着他的话说“不过,不是道士。”。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喵,人间事》精选

推荐书目:快穿之不当炮灰 我是天师 诸天圣尊 继承千万亿 木叶之一拳之威 天命神魔之战 鉴宝金瞳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剑臣志 每秒都在升级

“离婳”小二端着盆瓜子,坐在栏杆上跟离婳一起向下看“这道士不会是春心萌动了吧?”

这两天道士跟在白浅荃和离婳身后,同进同出,要说没有企图,打死小二也不信的。

“是啊,春心动了。”离婳顺着他的话说“不过,不是道士。”

“不是道士?”小二将手中的瓜子放回盘子里,双眼发光的盯着离婳,难道是猫仙开窍了?

嫌弃的一把推开突然兴奋的小二,从盘子里拿了一颗瓜子,塞他嘴里“吃你的瓜子,少说话,多看。”

“咳。”修泽抬头冲离婳招手,见她往下跳,眼神凌厉的狠盯了小二一下。

完了,小二口中的瓜子掉落,还没从不是猫仙萌动春心的打击中缓过来,又被主子盯上了。识相的摸摸鼻子,准备滚回后厨,将空间留给主子。

“找我什么事?”离婳站在修泽两步远的地方询问。

“抄修沄城外庄子旧址的时候发现有异常,想请你过去看看。”修泽轻嗅鼻尖飘来的香味,心漏跳了一拍,神色自若的回答。

“你们国师呢?”离婳有些好奇的询问,据暗雀的描述,他们国家的国师,虽然是个摆设,但实力应该不差,具体参照国师师傅的赫赫战功,那可是消灭过魔人的凡人。

“哦,他看不出来。”修泽脸不红气不喘的将锅甩给了国师,完全忽略了,是他命人拦着国师,不让他踏进庄子半步的。

“行吧。”离婳思考一瞬,点头,眼睛扑闪的看着他“说好了,如果帮你们解决了,这个银两不能少。”

见修泽没有接腔,继续道“最多,我给你们折价。”

“放心,银子少不了。”修泽抬手在唇边轻咳,离婳再一次将仙人高深莫测的形象,揉碎了,以后就算有幸见到其它仙人,相信他也能不崩于前。

见修泽答应了,离婳手指轻动,掐了个诀,朝天字二号房一弹,冲修泽道“带路吧。”

“不用盯着他们吗?”修泽带头往外走,眼睛瞄向相邻的两间房,询问道。

“不用。”离婳往嘴里塞了一颗蜜饯,眯起眼睛感受嘴里的酸甜,咽下后道“有事,我能收到。”

修泽颔首,也不多问。

“银两多,果然好办事啊。”离婳从马车上跳下,看着面前立着的犹如一座小城镇的庄子,由衷感叹。

在山上的时候,一切讲究足够二字,而且修行之人对身外之物本就没那么热衷。

但下了人界,才知道,原本她视若无睹的金山银山,如此的好用,早知道扣一块出来,也能吃喝不愁了,失策了。

“走吧。”修泽顺着她艳羡的目光,打量身前的这处皇庄,思考将自己名下的皇庄过到她名下的可能性。

“阿弥陀佛。”了缘站在门口,特意将佛号念得响亮,试图拉回眼睛长在姑娘身上的翼王的注意力。

好歹他是一国国师,皇上让他来探查皇庄,却被翼王挡在门外,理由是:他的功力不行。

原以为翼王能请来何方神圣,原来不过是一个只豆蔻年华的少女,饶是他修行了几十年,自诩能做到心如止水,见到这一幕,也是控制不住内心喷涌而出的怒火。

“翼王这是?”了缘面带慈爱的笑看向离婳“带姑娘来赏景。”

“国师,这位是离婳姑娘,离婳,这位就是我提过的国师。”修泽面无表情的介绍两人。

“国师好!”离婳打着招呼,心里评估:看着很靠谱,有股得道高人的味道,不至于像修泽说的那样没用。

而了缘也在心里评估眼前这个姑娘,一眼就看透,单纯无害,气质出众。但要说,她会捉妖,了缘是一点都不信的。

谁不知道,捉妖师出师极为艰难,他听过的那位天才捉妖师,年满三十才被师门下放,独自行动。

想着,看翼王的眼神就变了,为了给姑娘立功,翼王也没底线了,不行这事得禀报皇上。

“离婳姑娘,此处危险,你请回吧,贫僧处置就好。”了缘仍带着慈爱的笑,一脸我为了你好的慈善模样。

“这是要截胡,抢我的银子?”原本对了缘很有好感的离婳,美目瞪大,一脸不可置信“出家人,四大皆空,大师,银子和你无缘。”

说完,怕有人跟她抢,牵起修泽的袖子,就往门里去。

留下独自在门口,细细思考离婳话里含义的了缘。

“修泽,我跟你说,你们这国师不行,品德有缺。”离婳拉着修泽飞快的往她感应到异常的地方跑。

“这里。”离婳放下修泽的袖子,看着眼前这个溢出缕缕魔气的房间。

“对,是这里。”修泽手指摸着袖子上残留的体温,悄悄将皱了袖子,抚平,心里微感失落。

“进去的人出来后是否忘记之前做过什么?”离婳问着,手伸进袖子,摸索玉瓶。

“是,无一人记得发生过什么。并且有两人现在还在昏迷。”修泽放下已经抚平的袖子,皱眉回忆回答道。

“十两银子。”离婳手中躺着一个青色的玉瓶“每人三颗,昏迷的两人多服两颗,保管药到病除。”

说着一脸期盼的看着修泽,其实不吃她炼制的清心丸,也没问题,多休养个一个月也就无大碍了。

可这赚钱的机会,她怎么会放过。

“好,十两银子。”

“说好了,这是药钱,其它的另算。”离婳将玉瓶里的药倒出,示意他伸手。

将药倒到他手心后,将玉瓶收回“玉瓶的钱另算的,为了节约你们的成本,就不给你了。”

修泽失笑,将药丸随手放进荷包,心里明白眼前的姑娘哪是为他考虑,分明是舍不得玉瓶。

见修泽识相的不都问,离婳摸摸鼻子,掐了个法诀,弹指到修泽身上。一层淡黄色的光晕,将修泽包在其中。

“这个算送你的,不用付钱。”离婳不自然的咳嗽一声“这能阻止魔气侵占意识。”

“哎哎哎,王爷留步,这样无遮无掩的进去,要出大事的。”了缘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满是焦虑。

“走,来抢功了。”离婳伸手拉过修泽的袖子,推门而入,手指微动,又将门关上。

了缘见离婳头也不回的将修泽拉进门内,气的在门外跳脚,全然没有得道高僧的形象。只见他掏出铜镜,凌空化了个符。

铜镜在符完成后,迸发出白色的光,将了缘罩在其中,他才推门,往里走。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