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一章喵,人间事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2

从抚州到翼都的路,有八百里,按照正常地人的脚程,需一个月。但白浅荃花了足足两个月,才走了两百里。真的是她见严禁人间疾苦。路上遇见了贫的,富的,无权的,没权的。只要你是碰上了律法的问题,但却也没被公平看待,她都要尽自己的全力以赴去帮上一帮。毕竟大部分但白浅荃花了整整两个月,才走了两百里。。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喵,人间事》精选

推荐书目:穿越全能网红 轮回大劫主 妙膳小王妃(上)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太虚化龙篇 封神第一帝 诸天次元大乱斗 鉴宝金瞳 虫海围城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从抚州到翼都的路,有八百里,按照正常人的脚程,需要一个月。

但白浅荃花了整整两个月,才走了两百里。

实在是她见不得人间疾苦。

路上遇见贫的,富的,有权的,没权的。只要是遇上了律法的问题,但却没有被公平对待,她都会尽自己的全力去帮上一帮。

当然大部分都是家贫又无权的穷人,走投无路了,耳闻有那么一个不惧权贵的人,抱着攥紧最后一根稻草的想法,找上了白浅荃。

凭着十年遍读典籍,并且耳濡目染父亲断案的技巧,白浅荃那是战无不胜,场场无败绩,为他们洗脱冤屈的同时,也在这去往翼都的路上,树立了好口碑。

也许真的是人怕出名猪怕壮,白浅荃被那些损害了利益的权贵盯上了。

但夜魔这个跟班不是摆设。

“他到底叫什么?一会阿郎,一会夜魔的?”离婳有些疑惑,她已经不清了,张三叫他夜魔,白浅荃叫他阿郎,不可以统一下称呼吗?

这故事听得她还得捋称呼,这说书先生也太不称职了。

“你能不能闭嘴。”张三忍无可忍的将身后的剑拔出丢在地上“要不你让我闭嘴?”

“不,继续,继续。”离婳捡起剑,体贴将它放回到剑鞘里,脸上扬着一抹笑。她决定,还是将就着听,不然道士不讲了,她就没故事听了。

“说到哪儿了?”张三有些抑郁,他为什么要找一个人来分担,现在更烦恼了。

“说到不是摆设。”离婳端正坐好,回答道。

虽然来的人不是少数,但也只是夜魔弹指间可以解决的事情。

直到翼都来了一伙人,为首的人自称是修沄。

他的手下大多数是普通人,但有一僧一道,在他们一行人里特别的显眼。

在白浅荃和夜魔准备前往求助人的家,收集证据之时。

被他们一行人,拦在了那个村子外的小树林里。

“夜魔,你归顺与我,这个天下都是你的。”修沄脸上带着一个铜制面具,用来掩盖左边被烧的面目全非的脸。

“切,归顺。”夜魔将白浅荃护在身后,看着面前的那群人,一脸的不屑“你确定,你们能挡住我?”

“凭我们当然不可以。”那和尚站出,将那个贴满符的盒子打开“它可以。”

“卑鄙。”夜魔看见盒子里装着的那个神像,眼睛猛然一缩,咬牙道。

“夜魔,这场交易你不亏,得了大皇子的身体,你可以免除在九九八十一天内消失的结局,还可以统治这个国家,甚至整个人界,一举两得的事,为何不要。”和尚将盒子里的神像竖起,正对着他们。

“那我宁愿选择消失。”夜魔挑眉看向他们“我是魔,不会受你们的摆布。”

“啪啪啪”修沄连连拍手“有骨气,我很欣赏,但却非常不喜,既然不能为我所用,那就消失吧。”

说着,他一挥手,身后的一众人,都拿起了自己的武器。

为首的那个和尚,将神像取出,放在地上,嘴念咒,手快速掐诀,原本颜色鲜艳的神像,刹那间失去了原来的颜色,显得破旧不堪。

而站在原地的夜魔,跪倒在地,手抚心,仿佛在忍受不能承受的痛苦。他身上的魔气,更是慢慢在消散。

“阿郎,你怎么了?”白浅荃虽然没有听懂他们说的话,但她听懂了阿郎不愿意受他们摆布。

“你走,你快走。”夜魔手撑地缓缓站起,两只手平摊,魔气不断从手中渗出“别回头,你快走。”

说着,手冲白浅荃一挥,魔气带着她已在十米开外。

“走。”夜魔回头冲愣在原地的白浅荃大吼。

见她抹了把泪,头也不回的往林子里跑,才笑着回头,正对那群人。

“没想到上古时堂堂十大魔神之一的夜魔阿郎也有一颗善良的心。”修沄仿佛听到了好笑的笑话,仰天长笑“放心,等你的力量是我的,我一定好好帮你照顾那个姑娘。”

“你去死吧。”夜魔大叫一声,身上的魔气崩腾而出,染黑了半边天。魔气随着他的手一挥,带倒一片片手拿武器的人。

他们均痛苦的捂住脖子,躺倒在地,来回翻滚,试图拔除那道强加在喉咙上的力量。

夜魔脚步不停,踩着地上躺着的人的身体,朝修沄而来。

“锵。”一把剑挡住了夜魔的去路,将那道足以毁掉这片林子的魔气驱散。

“茅山之术”夜魔后退两步,手指道士“你是谁?白清子是你什么人?”

“白清子是茅山已陨落的神,是我们茅山派的创世人。”道士手握剑,一一回答。

“你不会就是故事里的那个道士吧?”离婳斜眼看着他,神情带着不满。

修泽说修沄为了那个皇位,当时杀了翼都不下两万人,如果眼前的道士是故事里的那个人,她不介意收拾他。

“是我。”张三这次没有嫌弃离婳打断他的话,脸上满是愧疚,但语带无奈“可茅山的规矩,不可伤凡人,只能降妖魔。”

离婳握着的拳头松开,确实按照规矩来说他没错。想她堂堂一个仙,还是要遵守山门的规矩,规矩大于天,这是师傅耳提面命的事。

“哎,我懂。”离婳一脸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然后呢?”

张三抹了把脸,然后,天算不如人算,他做了这辈子最错的事。

“张三,保他魔核,将他一举拿下。”坐在阵中的和尚,见夜魔有势落的迹象,连忙大喊。

而那个在地上的神像也越加的斑驳,仿佛下一瞬就要碎裂随风而去。

“休想。”夜魔举手,对准自己的天灵盖“我就算灰飞烟灭也不会便宜你们。”

说着,手就往天灵盖拍去。

“夜魔,你看谁来了。”修沄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阿郎,不用管我。”白浅荃被修沄反剪着手拖到阵前,冲夜魔大喊。

洁白的裙上此时泥星点点,裙子的下摆更是被枝条挂的东一条西一条。

“你的好姑娘舍不得你走,躲在一旁等你呢!”修沄左手划过白浅荃的脸,嘴角含笑“可真滑啊。”

“夜魔,你可以自我了断,不过我保证,你自我了断后,这姑娘的下场我就不能保证了。”修沄说着,随手抽出一条巾帕将她的手反绑,推倒在地。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