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四章喵,人间事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2

“事情的经是这样,你大哥的踪迹占时…”离婳边说边摊了摊手,则表示爱莫能助。当然她用觅踪纸鹤的话能探察一二,但修沄身边跟随一个和尚,道行还不低,她也没十足的把握,当然加钱的话,也可以一试。但是,这个她可没说,当然坐地起价,就近不还钱这个道理她现当然她用寻踪纸鹤的话能探查一二,但修沄身边跟着一个和尚,道行还不低,她没有十足的把握,当然加钱的话,可以一试。。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喵,人间事》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你大哥的踪迹暂时…”离婳边说边摊了摊手,表示爱莫能助。

当然她用寻踪纸鹤的话能探查一二,但修沄身边跟着一个和尚,道行还不低,她没有十足的把握,当然加钱的话,可以一试。

不过,这个她可没说,毕竟坐地起价,就地还钱这个道理她现在摸得可是很透的。谁先开口,谁就失了先机。

“我居然没有发现。”了缘懊恼的拍着自己没毛的脑袋,思考将国师一职辞去,拜面前的这个小姑娘为师的可能性。

相信已过世的师傅不会怪他,毕竟他老人家在世时就常说:良友是为师也,既然能取长补短,多一人为师,有何不可?

“那是因为你本事不够。”离婳毫不客气反唇相讥,对国师的最后一点好感,在他当面诋毁她的时候,已经一点不剩。

师傅是说过敬老者,如敬天地。可也曾说过:如果一个人在没有透彻了解你的前提下,就否定了你。那你证明了自己的同时,也可以否定他。

对于国师,离婳决定照第二点执行,听了张三跟她讲的故事,她更觉得眼前的和尚碍眼了。

“对,是我本事不够。”了缘认错态度非常好,慈爱的脸上扬着讨好的笑,配着他花白的眉毛和胡子,怎么看怎么不搭。

“既然离姑娘接触过夜魔的气息,为什么在庄子的时候,没有直接言明呢?”了缘抚着胡子,满脸期待的看着她,难道说另有玄机,他得好好学习一番。

“咳。”离婳含着水呛咳了一下。

当时在庄子里她只觉得那魔气熟悉,但是没往夜魔身上想,因为魔气同宗同源,总有相似的地方。

现在想来,在庄子里的魔气沾上了神像的气息。而现在的夜魔带着白浅荃的气息,难怪她没有察觉。

而寻踪蝶却不同,它不是追踪单一的气息,而是提纯并整合气息,当然比她来的准确。

丝毫忘了她的寻踪手段,是众师兄弟茶后饭余的笑谈。

见离婳一副不可与外人道的表情,修泽开口解了她的窘迫“国师,门里绝学岂是外人可以觊觎的。”

“对对对。”了缘笑着加快捋胡子的速度,心里暗叹,计划又落空了。“那接下来怎么办?”

“我有一个办法,不知可不可行?”张三开口,实在是国师高人的形象,在他的眼里已经崩塌。他怕再不提出方法,白浅荃命不久矣。

“小壶。”老胡笔直的站在花圃的那棵杨树下,假装自己是寄生在树上面的藤“我们是不是应该走了?”

前几天来了个道士,今天又来了国师,他们的性命实在是岌岌可危啊。

小壶一个跳跃上了树藤,壶柄轻拍树藤“老胡,弯一点,这么直,傻子都能看得出,这棵藤蔓不正常。”

“哦。”老胡将贴着杨树笔直的藤蔓调成绕着杨树长的样子。

“这回,只要老大不挪窝,我们就不走了。”小壶的壶嘴弯成一个月牙。

他算是看明白了,别看离婳是散仙一个,但能力还是有的,更别说靠山背景够硬,再加上有国师这枚金字招牌,他们招财酒楼那就是最安全的避风港。

“为什么?”老胡问着,藤枝也跟着不自觉的抖动,显示了他不平静的内心。之前说走的不是小壶吗?怎么出尔反尔了?

“听我的准没错”小壶也不解释,壶柄拍拍藤枝,给他信心。

而老胡也只是说了句好,毕竟一路都是小壶拿主意,他出力气,到现在为止都没出过错,他相信小壶的判断。

“万万不可。”了缘激动的站起,挥舞着双手,这矫健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七十岁的老人。

此时他脸涨红冲张三吼:“那是翼国国师传承至今的藏经之地,外人是万万不可入内的。除非踩着我的尸体…”

“好,我答应你了。”修泽拿起茶壶,给每人续一杯茶“什么时候用?”

“这个月月圆,也就是两日后。”张三倒是不客气的端过茶水,毫不犹豫的喝下,他可不信离婳敢收钱。

“老规矩,三文一杯。”离婳端起水一饮而尽,毫不犹豫的开口要钱。

“刚才我给过了。”张三气急败坏的将杯子往桌上一放,牛目圆瞪。

“这是另外一壶水,不信啊,我给你问问。”离婳可不怵他,站起身朝厨房的方向喊了一句:“小二,院里水壶的水是不是新换的?”

“掌柜的,刚才那壶水不够热了,这是新备的。”小二的声音伴着剁肉声从厨房传出。

离婳一挑眉,得意的看着张三,一幅我没说错吧的表情。

“那我给你的银两也绰绰有余了。”

“你给我的银两,买的是刚才那壶水,那壶水无限畅饮,没说这壶水。”关于银钱的事情,她可是有一说一,谁也别想占便宜,她也不是乱收费的人。

“那他呢?”张三也不示弱的站起,没道理他出钱请这秃驴喝水。

“哦,谁让他是国师呢,一杯水的事情,我还跟他计较,这店我还是要开下去的。”离婳风轻云淡的开口,她可是还要在翼都的地界上生活的,得罪权贵不是给自己找事情吗?

张三环顾了下坐在桌上,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离婳,一个事不关己喝茶的修泽,还有一个没从藏经阁被外人入内的噩耗中出来的国师。他颓废的坐了下来,伸手提过水壶给自己续上一杯。以解心中的郁结。

等两人打过这一轮机锋了,修泽才淡然开口“可要提前准备什么?”

“不用,到时我跟你们国师去藏经阁,我们茅山的重宝自然能找到需要的经书,打上印记,就可以了。”张三说着又给自己续了一杯水。

“呼。”离婳偷偷松了一口气,还好不需要她,要知道月圆之夜她跟普通猫没什么区别,只是动作更敏捷,能存取空间的所有物品,还有口水能疗伤仅此而已。现在为了几两银子把张三得罪死了,到时还不知道他怎么嘲笑自己呢。

“如此,我就先回房了。”说着张三从袖子里掏出一两银子丢在桌上,顺手将水壶提走。冲修泽和了缘拱了拱手,就走。

“哎…”离婳举着银子冲张三喊,见他越喊越走,才慢条斯理的将银子放进荷包,轻声嘟囔“本来还想问他要不要加水,既然不要,那就算了,下次还能卖。”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