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三章喵,人间事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2

“你没杀她是对的,尸王在她体内也是为了救孩子。”离婳脸不红气不喘的一路将白浅荃抱回客栈,傻眼了路过此地的一众行人。“但是,白姑娘而已凡人,的话尸王不出的话,她的身体能承受不了魔气,也会死的。”张三张口,这是为什么他跟随白浅荃的原因。“或许她做好“可是,白姑娘只是凡人,如果夜魔不出来的话,她的身体承受不了魔气,也会死的。”张三开口,这就是为什么他跟着白浅荃的原因。。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喵,人间事》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你没杀她是对的,夜魔在她体内也是为了救人。”离婳脸不红气不喘的一路将白浅荃抱回客栈,惊呆了路过的一众行人。

“可是,白姑娘只是凡人,如果夜魔不出来的话,她的身体承受不了魔气,也会死的。”张三开口,这就是为什么他跟着白浅荃的原因。

“也许她做好了死的准备。”离婳将白浅荃放在床上,回头冲站在门口的张三道。

虽然,她不懂发生了什么,但白浅荃周身掩盖不了的红鸾之光,显示她情动了。

“不过这情动真的太可怕了,动不动就要舍生忘死的。”离婳体贴的将门带上“人世间好吃好玩的多了去了,这是有多想不开。”

兰花妖为了留住情郎不惜修炼邪功。白浅荃为了一个魔,置生死不顾。

张三听后挠头,其实他也不明白。但他想做的就是将夜魔和白浅荃分离,能让白浅荃活下来的同时,也能除了夜魔。

毕竟夜魔手上的人命是不作假的。

“为什么夜魔不从浅荃身体里出来?”离婳随手为张三泡了杯茶。

“他出不来。”

“出不来,那就奇怪了,一个魔进出人的身体,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离婳问道,见张三举杯喝了茶“诚惠三文,谢谢!”

张三伸直脖子咽下嘴里的茶水,从袖中掏出一角银子“虽看不出你的身份,但凭你的实力,也不像是会贫穷至此的模样。”

“哎,说来话长。”离婳毫不犹豫的将银子一收,殷勤的给他续上茶水“茶水无限量供应,尽情的喝。”

张三将杯子握在手中,也不再喝,他怕眼前这个妙龄少女为了让他的银子花的物有所值,一直灌他喝水,以便看他出丑。

“夜魔将自己的魔力注入白姑娘的身体后,随之他的元神也被困在里面。等他修复好白姑娘所有的伤,却出不来。就好像白姑娘身体里有一缕执念死死的拽着他不让他出去。”张三回忆夜魔跟他说的话,尽量简短的复述给离婳听。

“这就奇怪了。”离婳摸着下巴,她从未听过如此离奇的事,魔气入体,没有特殊的封存方式,不说爆体而亡,也是离死不远了。

而白浅荃居然活着,还活蹦乱跳的活了两月有余。真是世间之大,无奇不有啊。

“那浅荃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离婳很是疑惑,按理来说没伤到脑袋,怎么就失忆了?难道流血也会造成失忆。

“要说失忆,可能说刻意遗忘会更准确一些。”张三想起他跟着白浅荃的日子。

白浅荃醒来的那一天,当她得知夜魔在她体内,延续了她的生命时,脸上是掩不住的喜色。就连张三说会危机她的生命,她都甘之如饴。

可随着时间一天天推移,魔气对白浅荃的伤害,远比给她带来的益处要多得多。

就这样,白浅荃在承受不住痛苦时,就会遗忘一些记忆,说来也奇怪,在她遗忘一部分记忆时,魔气对她的伤害反而在减少。

就这样,白浅荃忘了来翼都的目的,忘了曾经生命中有过阿郎。但她记得自己的名字,执着的要去翼都。

离婳点头,也就是说,白浅荃现在的身体就像那个神像一样,像一个封印夜魔的器具,唯一的不同,这个器具还有生命。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见到你,你却装作不认识他们的原因?”离婳好奇询问。

“是的。”张三将茶水一口灌下“实在是从白姑娘忘却前事后,解释起来太过繁杂。”

他忘不了前几次,每次叫白浅荃的名字,却被当做登徒子暴打一顿。反而每次以捉妖人的方式出场,夜魔都会做戏拦一拦,不过上次他好像不想拦,只求死了。

“老大,我们店被官兵围了。”老胡咋咋呼呼的进到院子,打断两人的沉思“好多,好多。”

为了表现人数之多,老胡都要将自己的手比劈叉了。要不是还记得,院子里有个道士,此刻他是恨不能用藤条一一列出来,让离婳亲眼看看他看到的景象。

“你引来的?”离婳看向张三,眉头一皱,满脸不悦,难道今天是要破财免灾了?

说着她起身朝前院去。

整齐的队伍列在招财酒楼前,大大的‘翼’字旗,正迎风招展,衬的这队士兵更是军纪严明,铁面无私。

“离婳,你惹到主子了?”小二躲在门背后,冲气冲冲的离婳小声道。

“修泽的兵?”离婳听后,眼睛一转,想到了之前交给他的那个玉瓶,摸摸自己的鼻子“好了,都散了,没什么大事情。”

“这里,就是这里。”国师指着招财酒楼一脸的得意,这可是他找到的,也是他带翼王的兵来的,立了那么大的功,翼王总能告诉他那个年轻的姑娘住在哪里了吧?

“嗯,就是这里。”修泽抬头正看见冲他招手的离婳,嘴角微牵,重重的拍了拍国师的肩膀“辛苦国师了,本王一定如实禀告皇上,你的辛劳。”

了缘看着眼前含笑的翼王,更是笑弯了眼睛。他居然得到了翼王的夸赞,这可比得到皇上的称赞要难的多,此次就算不领功,他也没有遗憾了。

“修泽,这是怎么了?”不等了缘想完,熟悉的声音进入耳朵。

“我们酒楼发生什么事情了?要出动那么多人?”离婳指着门外将整个街道挤得满满当当的士兵,以及士兵外围浩浩荡荡看热闹的人群。

语气里满是不满,这么一闹,他们酒楼的生意怎么做?

“你的酒楼?”了缘僵硬的将头转过来,看向离婳,满眼的不可置信“你的?”

“对,我的。”离婳拍拍胸脯,很是骄傲,她也是有恒产的人了,虽然现在还欠着外债。

“招财酒楼?”了缘抬头看了眼招牌,又低头看向那个笑的一脸灿烂的姑娘,他怎么也没想到,高人如此亲民的开了酒楼,隐在人群里,果真是大隐隐于市吗?

“生意怎么样?”修泽挥手,将门口堵得严严实实的兵撤走,跟在离婳身后往里走,很是熟络的询问。

“马马虎虎吧,年底分红不会太多,你不要抱太大的期望。”离婳兴致不是很高。

毕竟比起主业,她的副业捉妖师好像赚的更多,虽然大部分是修泽贡献的,但她出了劳力了,也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的。

独自被留在门外的了缘,此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敢情这酒楼翼王和高人合伙开的,他带兵还围了这二位的酒楼。

想到这,他一脸哀怨的看向招财酒楼这四个字,真的是名字害人啊。但凡这酒楼的名字取的高雅一些,他都不会带那么多兵来震慑。毕竟这是一块砖就能砸死一群高官的翼都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