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五章喵,人间事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2

“喵。”离婳趴在屋檐上,背朝皇宫,那里有国师历代传说的藏经阁,今天晚上一僧几道将在那里为白浅荃保命,也还尸王自由的。说出来,今天晚上变回猫时,倒也没现在那么的痛苦。果真是混沌世界的力量,再经过草木精的炼化,那是比山里的丹药好使多了。头上月亮正圆,银色的光说起来,今晚变回猫时,倒没有以前那么的痛苦。果然是混沌的力量,再经过草木精的炼化,那是比山里的丹药管用多了。。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喵,人间事》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喵。”离婳趴在屋檐上,面朝皇宫,那里有国师历代相传的藏经阁,今晚一僧一道将在那里为白浅荃保命,也还夜魔自由。

说起来,今晚变回猫时,倒没有以前那么的痛苦。果然是混沌的力量,再经过草木精的炼化,那是比山里的丹药管用多了。

头上月亮正圆,银色的光铺满整个客栈,一切是那样的安宁。离婳止不住的打起瞌睡,方才变回原形时,外泄的气息,吸引了城里流浪的动物,也废了她好些功夫将它们赶走。此时倒是有些困了。

猫脸上胡子高高翘起,不舒服的在瓦上换了个位置,果然是舒服的地方待久了,都不适应这种崎岖了。

“咻”伴着黄黑银三色光冲向满是繁星的空中。

离婳半眯的眼看见这束光,瞌睡被尽数赶跑,这是皇宫的方向,是藏经阁。

想到这,离婳从屋顶上蹿出,追着光而去。

光由强到弱又转强,来回变换。幸运的是,这光只有修道之人能看见,不然明日的翼都讨论的就是翼都十大未解之谜之一:发生在皇宫不可说的事。

离婳在屋顶之间来回跳跃,仔细看也只能看见一道黑色的影子从面前一闪而过,身上的毛,由于速度过快,迎着风,根根贴着身体,不动分毫。

“王哥,刚才是不是有人经过。”宫门口当值的守卫指着前方的屋顶“我看见一个黑点经过,一眨眼就没人了。”

“好了小郑,别疑神疑鬼的。一个黑点而已,那是你当值时间长,眼睛花了,闭上一会再睁开就没有了。”王哥拍拍他的肩膀,用过来人的姿态传授他经验。

“可能吧。”小郑眨巴了下眼,拍头,或许真的困了。

“王爷,走开。”了缘站在台阶下,手拿铜镜,刺眼的黄光从铜镜里源源不断涌出,还不忘回头让修泽避开。

他死了也就一具尸体,修泽出事的话,那翼国可就四面楚歌了。如果修泽死了,就算他到了地狱,相信师傅也会跟阎王打招呼让他去十八层地狱体验一番。

想到这,了缘觉得自己快要用尽的法力,又可以源源不断的供给给铜镜了。

“秃驴,没吃饭吗?”张三右手持剑,左手掐诀,额上的汗不停往下滴,将摆在面前经书的字晕染了一层又一层。

原本他想按照师门的记载,可以用佛经来净化魔气,从而削减夜魔的力量以此达到将他从白浅荃体内驱除的目的。

可他低估了夜魔的魔力,也低估了白浅荃身为一个凡人的执念。

原本预计将所需经文里的净化之力打入白浅荃体内,就可以成功拔出夜魔,可没想到已经一炷香了,夜魔却丝毫没有被驱出来的迹象。

而阵中间的白浅荃脸色更加的苍白,仿佛下一刻她就会死去。

“张三,了缘停手,浅荃她快不行了。”飘在白浅荃上方,仅一丝魔气跟她相连的夜魔大喊,声音里满是焦急。

“差一点,就差一点了。”了缘继续往铜镜灌输法力,他释放出的纯净佛力,牵制住已经往回撤的净化之力。

“秃驴,松手。”张三见他释放的净化之力收不回,冲了缘大喊。

“差一点了,就差一点了。”了缘此时的脸上带着些许癫狂,他忘不了当时师傅被魔人所害的惨状,如果让夜魔和白浅荃融合了,是不是意味着这世上将会出现第二个魔人。

“喵”利爪闪着银白的光伴着愤怒的猫叫声狠狠打在了缘的手上。

“啊”了缘吃痛收手,铜镜掉落在地,持续了一刻多钟的光也消失在天际。

“哪里来的野猫?”了缘握着深可见骨的左手,跪倒在地,看向那只站在他眼前,眼里带着不屑的猫。

如果不是他已力竭,他肯定将这只猫杀了,就算是破戒也无妨。

“离婳?”修泽上前几步语气里满是不解“你不是说不来的吗?”

“喵”离婳抬头冲他道:“我也不想来,今天是月圆,会要猫命的。”

张三见阵中的白浅荃气息已经缓和,脸色恢复红润,才走过来,蹲下身,上下打量那只常见的黄褐斑纹狸花猫,不说丑吧,但也跟漂亮不沾边“这是离姑娘?”

这形象与人时候的样子相差也太大了。

“原来她是一只可以隐藏妖力的大妖,难怪气息与凡人无异,但我却常常忽略。”张三见修泽点头,自顾自的下定语,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招财酒楼会招妖当伙计,原来掌柜的就是妖。

“喵。”离婳看着,眼里透着不满“修泽,你跟他说,我是仙,算了,他不识货,等着以后看他后悔。”

“看样子已经修行了不下万年,气息纯粹,真让人佩服。”张三继续自己的猜测。

“妖?你说她是妖?是离姑娘?”捂着手的了缘,此时哪里看得出痛的样子,他瞪大双眼,看向那只对他不屑一顾的猫,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这几天他干了什么,居然对一只妖毕恭毕敬,前倨后恭,他师傅知道了,会直接上来接他吧。

修泽站在原地没有出声,他也期待着,翼国毫无建树的国师,发现真相的那一天。

“我是谁?我在哪?”阵中的白浅荃缓缓睁开眼,艰难坐起,环顾四周,手轻敲头,试图将脑中嗡嗡嗡的声音赶走。

“喵”离婳几个跳跃站在她身前“你都不记得了吗?”

见白浅荃仍是捂着头,却不回应,离婳伸爪轻拍自己的头一记,忘了,白浅荃听不懂她的话。

“白姑娘,你全都忘了吗?”修泽站在阵外问道。

“我该记得什么?”白浅荃抬头,就见一个俊朗异常的男子柔声问她话,脸上满是不解。

“喵”离婳摇头,爪子指向张三“看你干的好事,这下是彻底造就了一个魔人。”

“白姑娘,你能和你体内的魔沟通吗?”了缘握着手,不死心的盯着她。

“有声音。”白浅荃敲着脑袋,闭上眼睛试图听清“可我听不清,声音太多了,我…”

下一瞬,白浅荃倒地失去了知觉。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