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七章喵,人间事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3

“混蛋。”翼都城外,修沄望着那条时而疯狂飞舞盘旋时而疯狂驾云的巨龙,手狠拍廊柱,眼里带着不甘“这两兄弟貌似好运气十足,了空,可有查到尸王的踪迹?”“主上,信息显示就在藏经阁的位置,此刻怕是…”了空沉郁的望着藏经阁的方向,那个没什么用的废物,夺了他的国师之位,“主上,显示就在藏经阁的位置,此刻恐怕…”了空阴郁的看着藏经阁的方向,那个没什么用的废物,夺了他的国师之位,又如此好运的平白得了这祥瑞,国师之位更稳固了,想拉他下马恐怕是更难了。。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喵,人间事》精选

推荐书目:穿越全能网红 轮回大劫主 妙膳小王妃(上)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太虚化龙篇 封神第一帝 诸天次元大乱斗 鉴宝金瞳 虫海围城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该死。”翼都城外,修沄看着那条时而盘旋时而腾云的巨龙,手狠拍廊柱,眼里带着不甘“这两兄弟倒是运气十足,了空,可有查到夜魔的踪迹?”

“主上,显示就在藏经阁的位置,此刻恐怕…”了空阴郁的看着藏经阁的方向,那个没什么用的废物,夺了他的国师之位,又如此好运的平白得了这祥瑞,国师之位更稳固了,想拉他下马恐怕是更难了。

“走。”修沄转身朝外走“这两年的追寻还是失败了,夜魔就算了,经过今天,夜魔定不存于世,我们回南方。”

“是。”了空跟着他往外,选择辅佐修沄,一是他留着修家的血,如果那两兄弟死了,那他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二也是最重要的,修沄这人够狠,也够果断。单凭这两点,一旦修沄得到皇位,那他借助修沄的助力,就能将失去的重新夺回,甚至更多。

这样想着,背后被了缘重伤的那道伤口,好像又不疼了。

“啊,啊,啊”阵中的白浅荃在阵中不断痛叫出声,持续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

只听短促“啵”的声音,飘在半空中的白浅荃在往下坠,而半空中四处散落的魔气,在她身体即将落地的刹那,凝结成实体,将娇软的身躯抱入怀中。

那是一个身高近八尺的男人,与修泽的公子如玉,俊朗的类型不同。阵中的男子眉目如画,气质忧郁,引人怜惜。

“喵”离婳看着阵中静静相拥的一男一女,不由感叹道“如果不是白浅荃七窍的血破坏了五官的话,倒是难得的俊男美女,天作之合。不过两人的气质还是很相似的,难怪说,美的东西吸引美的东西。”

修泽听着她的话,眉头皱起,看向那个长相柔美,皮肤异常白皙的男子,心里暗道:难道离婳喜欢这一款,那他是不是应该把训练场搬到室内,少晒些太阳?

“夜魔,人魔不能结合…”张三见夜魔将白浅荃紧紧抱在手里,连忙出声阻止。

“放心,我不会再入她体内,也不能入了。”夜魔怜惜的将白浅荃的血渍一一擦去。

如今白浅荃的体内被灵气所孕养,不是他这种污浊的魔可以待的,而且他也舍不得白浅荃再吃苦了。

外人都觉得是他将白浅荃的身体修复,然后被困在里面。殊不知当他修复了白浅荃的肉体后,她的灵魂窥见了他的全貌,看着他破碎的身体,她用灵魂之力替他修复。

可区区一个凡人,怎么可能修复魔的躯体。在白浅荃的体内,他失去了主导地位,又不愿伤她,才让她一次次得逞。

随着她一次次提取灵魂之力,她的记忆慢慢的消退,可身为魔的他却连小小的一处伤都没有被修复。

当他顾不上是否会伤她,准备强行冲出她的肉体之时。

却不想,小小凡人的灵魂之力,在他身上留下了印记,令他不能伤她分毫,也出不去,只能每天看着白浅荃,从一开始的喜笑颜开,到忘却事物,到最后麻木却不曾落下的为他修复身躯,仿佛这件事是刻在她灵魂里的一样。

日复一日这样过了两个月,可夜魔却觉得过了几万年之久,只因为这样的过程对白浅荃过于残忍。

而他在她一次次的坚持下,从一开始只是觉得这个姑娘傻。到后来,每看白浅荃麻木的为他修复身躯,他的心都像被撕碎了一般的痛。

可明明世人都说魔没有心,为什么他会觉得心痛。

直到此刻他抱着白浅荃,听着她平稳的呼吸,强健的心跳。他的心居然为她雀跃,为她跳跃,似乎要跳出胸腔。这就是凡人说的爱吧。

夜魔想着,忧郁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惊艳了周围的人。

“喵。”离婳出声打破抱着白浅荃陷入回忆的夜魔,实在是时间不等人,等五行阵的力量完全消耗了,那他们之前做的一切都白费了,夜魔受白浅荃灵魂的羁绊,不得不回去,那所有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你打算怎么做?”

“我也是时候消失了。”夜魔缓缓的将白浅荃放在地上,柔声冲她说了句“谢谢你,可惜我给不起。”

说着,他起身穿过五行阵。可如此纯净的五行阵岂是一个魔可以轻易突破的。只见他穿过五行阵之时,魔气被五行阵炼化,他的身体越发的透明。

他穿过五行阵之时,膝盖以下已经被侵蚀。在他穿过五行阵后,失去支撑瞬间倒地。

张三紧握手中的剑,对准夜魔,可手中的剑却怎么也斩不下去。

“谢谢你!”夜魔抬头看向他,接着双手紧扣地面往前爬,试图够离他不远处的那尊神像。

似是看透了夜魔的想法,张三将剑往背后一插,快走几步,将神像放在他手边。

“再次感谢你。”夜魔冲他扯了下嘴角,双手抱起神像,朝阵中甜甜沉睡的白浅荃,深深看了一眼,然后双手举起神像,往地上狠狠一砸。

神像破碎的那一瞬间,夜魔的身躯忽隐忽现,魔气四散开来,最终一丝不剩,只留神像的碎片。

而五行阵在夜魔消失的那刻也支撑不住消失,空中若隐若现的巨龙,犹如腾云般,消散在天际。

“咔嚓,咔嚓,咔嚓…”这种上百只玉瓶一起碎裂,不消片刻只留碎玉在原地。

离婳的琉璃眼看着满地碎玉满是不舍,只觉得她的心也跟着碎了,不过白浅荃是千金小姐,这玉瓶应该不会赖账。想到这,离婳又觉得碎的心被重新粘了回去。

“喵”看着阵中睡得异常香甜,嘴角微扬的白浅荃,这是做了个美梦吧“情这一字,真的如此伤人吗?”

修泽听后摇头,他没经历过,但如果对象是他脚下的猫,他想即使拼尽全力,也不会让人伤她一毫。可对方是仙,他得达到怎样的高度,才能护一个仙周全,难道他也要修行?

想着,修泽将目光投向,盘腿坐在地上,嘴里念着经文,为夜魔超度的了缘。摇了摇头,决定将自己的需求暂时搁置,修成国师这样的,好像也只有被虐的结果。

“喵”离婳站起身,看向天际,已有红光升起,离天亮不远了“那我先走了,你们善后。”

说着,她迈动步子准备离开,不想脚被四散的神像碎片绊了一跤,一滴黑色的泪投向离婳,冲着她眉心而去。

“喵”来不及闪避的离婳,在泪进眉心的瞬间,不禁咒骂出声“可以选个平缓的地,让我躺下吗?这该死的老天。”

说着,她朝神像的碎片砸去,在即将被刺的刹那,一双手将她抱起,免了她皮毛破损之苦。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