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六章喵,人间事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3

“喵”离婳毛毛的脸上胡子上下跃动,似在突显她此刻内心的不波澜不惊,爪子不停地从怀里摸出各色的玉瓶“修泽,让他们把之后的阵法撤了,把这些玉瓶按照五行阵摆出来。”张三和了缘望着地上上百个玉瓶,里面波动幅度的灵气很是雄浑,惊诧的对视几眼,在灵气如此稀淡的人张三和了缘看着地上上百个玉瓶,里面波动的灵气很是磅礴,惊愕的对视一眼,在灵气如此稀薄的人界,怎么会有如此醇厚的灵气,并且五行齐聚,这真的是一只大妖可以做到的?这不会是上古妖神吧?。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喵,人间事》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喵”离婳毛毛的脸上胡子上下跳动,似在彰显她此刻内心的不平静,爪子不停从怀里掏出各色的玉瓶“修泽,让他们把之前的阵法撤了,把这些玉瓶按照五行阵摆起来。”

张三和了缘看着地上上百个玉瓶,里面波动的灵气很是磅礴,惊愕的对视一眼,在灵气如此稀薄的人界,怎么会有如此醇厚的灵气,并且五行齐聚,这真的是一只大妖可以做到的?这不会是上古妖神吧?

修泽毫不耽搁的将话传给两人,就怕慢一点,离婳就要收回玉瓶,毕竟端坐在地上的那只猫,此时每拿出一只玉瓶,那胡子就往上翘一点,就差贴在头上了。

“五行阵?”张三手脚利落的将玉瓶分类,金木水火土五种灵气均被分出,并且按照五行的位置,将他们摆好,但心里仍有疑惑“五行阵是最简单的阵法,对白姑娘恐怕没有大用。”

离婳满眼心疼的看着整齐排列在五行阵上的玉瓶,甚是哀怨,完全不理张三的担忧。也不知道白浅荃认不认账,现在她失忆了,为了救她耗了这么多玉瓶,也不知道能不能收回来?

“离姑娘,这…”了缘忍着剧痛排列玉瓶,同时希望离婳能解他心中的疑惑。

不料他刚开了个头,蹲坐着的离婳,琉璃般的眼里满是不耐,同时别过头,不看了缘。

见她的样子,了缘摸摸鼻子,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是被这位大妖唾弃了,可悲的是,不说他功力不敌这个大妖,连背景都不如大妖硬。

难怪上次翼王问他有没有察觉到翼都有妖出没,敢情是为了给离姑娘找后路,现在她也算是在皇上跟前留过号的人了。

了缘见自讨没趣,在心中自我建设了一番,继续摆放玉瓶。

“啊。”原本安静躺在阵中间的白浅荃蜷缩着身体,痛叫了一声。

虽没有醒过来,但豆大的汗不停从额上往下淌,不一会,她周身已经被汗晕染出一个人形的轮廓。丝丝魔气,正从天灵盖往外溢。

“喵”离婳大喊一声“这是要爆体了,快。”

还不等修泽转述,张三和国师加快了手中的动作,虽他们没有经历过,但从那声尖利的猫叫声里听出了不同寻常。

在最后一个黄色玉甁填满了土位的位置,阵成。

金木水火土五色光直射天际,照亮了翼都的半边天。

“喵”离婳盯着阵中间被五色光托起的白浅荃逐渐缓和的脸色“明天翼都肯定各种小道消息,修泽你说现在放出风声,说这是招财酒楼的手段,我们能不能赚的盆满钵满?”

修泽失笑,抬头看向越加强的光,别的不说,就这扰民的程度,他身为护国王爷,明天被朝臣参上一本是肯定的。

想着看向那个痴痴看着五色光的了缘,不过他有一面挡箭牌可以用,是时候发挥国师的作用了。

阵中白浅荃仿佛身体到灵魂都被抚平了般,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可这样子没有持续多久,魔气沿着白浅荃的四肢百骸奔腾而出,原本平和的脸此时染上了痛色,甚至有血从她的七窍流出,模样甚是骇人。

可即便这样,白浅荃却完全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离姑娘,怎么办?”张三和了缘在阵外看着阵里的情况很是焦急,明明刚才五行的灵气,补足了白浅荃残破的身躯,为何现在反而给她带来如此的痛苦。

“喵”离婳抬头望向阵中间,紧闭双眼,却眉头紧紧皱起,身体恨不得能蜷缩成一团的白浅荃“现在只能看她和夜魔了,能做的我都做了。”

五行灵气对于修行之人是修行圣品,对于凡人而言,说是金丹灵药也不为过。它修补了白浅荃所有的不足。但同时,它也是魔的大忌,因为魔修炼需要天地间的浊气,在如此纯净的灵气下,肯定会从白浅荃身上剥离。

可由于现在的白浅荃相当于夜魔的容器,只有她放走夜魔,夜魔才能顺利从她身上剥离,不过现在看情况,白浅荃是不愿意的。

时间在流逝,五色光由强转弱,阵中的魔气越发的浓郁,但始终没有从白浅荃身上完全出来。

白浅荃七窍的血,不断的留在地上,已经汇聚成一小滩,按这个情况,就算剥离成功了,她也元气大伤了。

离婳焦急的在阵外踱步,今晚是月圆之夜,她使不出任何的法力,不然还可以用自身灵气去补五行大阵缺失的灵力。

突然她想到了男子至阳至纯的阳气,也是一大助力。

“喵”离婳忙转向修泽“你问问他们两个是不是童子之身?”

修泽听后愣了一息,忙将她的话重复。

听到修泽的话,张三和了缘呆愣在原地。听到修泽再问了一句,两人对视一眼,然后撇开头,一起冲修泽摇头。

“喵?”离婳见两人摇头,毛噌的一下竖起“不是说修道之人戒色吗?张三不是童子之身可以理解,毕竟道士没有这个规矩。了缘身为一个和尚,怎么能破戒呢?”

听到那声质疑的猫叫声,了缘赶紧解释“我是成婚后,家破人亡才被师傅收到门下的。”

言下之意,他是先失的童子身,才入的门,没有破戒,他怕解释晚了,另一只手也不保。

张三则是低头看地,他不会解释丢童子身的原因,总归过于伤自尊。

“我还是童子身,可以吗?”修泽出声,打断了继续焦急踱步的离婳。

“喵?”离婳眼里带着惊喜“当然可以,你有皇族血脉,龙气庇佑,纯阳之气加上龙气,效果更好。”

离婳说着伸出利爪,示意修泽摊开手掌,利爪一划,血沿着手指流进白玉瓶中。见一根手指不够,离婳再划一根,足足划了五根手指,才凑满了半玉瓶的血。

玉瓶被投入阵中间,原本已经衰弱到几乎看不见的五色光,在玉瓶掉地碎裂的瞬间,光芒大盛,比之前的更强,甚至在光上有一条巨龙盘旋在上方。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万岁,天佑我翼朝啊。”原本在屋外看热闹,准备回屋的人,进屋前看到如此景象纷纷跪倒在地,冲皇宫的方向三呼万岁。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