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章喵,这条命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3

犹记得我明县初遇那个姑娘,虽然玩劣了些,很任性了些。但那充满生命力的模样,让人恨不出来。可而如今的余悦,犹如一朵枯黄的花,也没了生命力,也不是胸前轻轻起伏不定,说她是死掉数日的人,更加恰切。离婳轻叹口气,眼轻轻闭上,手掐诀,几道绿色的气沿着手指的方向,朝余可如今的余悦,如同一朵干枯的花,没有了生命力,不是胸前微微起伏,说她是死去多日的人,更为贴切。。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喵,这条命》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犹记得明县初见那个姑娘,虽说顽劣了些,任性了些。但那鲜活的模样,让人恨不起来。

可如今的余悦,如同一朵干枯的花,没有了生命力,不是胸前微微起伏,说她是死去多日的人,更为贴切。

离婳轻叹一口气,眼微微闭上,手掐诀,一道绿色的气沿着手指的方向,朝余悦而去。

气从余悦头顶进入,在天灵穴的位置分散开来,沿着她的四肢百骸四处游走,已经完成探索的气重回离婳的手指。

只剩余悦腹部的那处气来回逃窜,前过不去,后退不了,气开始恼怒往上挣扎,将余悦腹部那处顶出一个大包。

“离姑娘这是?”房里留下的余夫人以及修秀看着那处鼓包,惊疑未定的询问。

“生死劫,这是中毒了。”离婳上前几步,手脚利落的掀开余悦的衣服,食指中指并拢,朝凸起的一块一摁。

气重回她的指尖,隐入手中。中了生死劫,那了缘倒也没说错,余悦活不过及笄,只因生死劫彻底激发的时间在十年内,待它吸够了生气,就是爆发之时,一旦毒发,无药可解。

“可有破解之法?”余夫人热切的看着她,满眼期盼。

“我尽力。”离婳虽不忍心看余夫人伤心至此,但话不能说满,因为她还差一味药,而这味药得去妖界取。

见离婳没有一口否定,余夫人悬着的心放了回去“好,好。不管后果怎么样,我在这里先谢过姑娘。”

余夫人跪地朝离婳行了个大礼,头重重磕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咚”的声音。

“余夫人,万万不可。”离婳上前将她扶起“你放心,哪怕只有一分的希望,我都会救余悦。”

得了离婳的保证,余夫人松了一口气,牵起嘴角,还不等微笑就晕了过去。

“离姑娘,这是?”修秀伸手接过离婳递给她的余夫人,眼里满是疑惑。

“长公主,忧大伤神,余夫人悲喜过度,更是有碍寿命,睡上一觉对她有好处。”离婳说着将玉瓶递给修秀“这是安眠散,余夫人有清醒的迹象,就让她闻上一闻,如此睡满六个时辰也就够了。”

“长公主,交给你了。”说着朝她微微一笑,往外走,她得抓紧时间了,妖界大门只逢月圆开三天,现在还有两天不到。

“怎么样?”余大人见她出来,忙焦急询问。

“放宽心余大人,你进去看余夫人和余悦,剩下的交给我。”离婳柔声冲他道。

“修泽,了缘你们跟我来。”说着离婳转身就往国师府外走,她得趁早入妖界,不然被一时兴起去妖界访友的大长老抓回去,那就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皇帝捋着小短须,看着跟着姑娘走却没有丝毫不悦的修泽,眉毛挑了挑“昊天,你说我这弟弟是不是情窦开了?”

司徒昊天大手攥紧那个要跟着一起去的小胖子,听到皇帝的话,手微微一松。手下的司徒琪,如同泥鳅一般从他手中溜走,追着修泽他们而去。

“皇上,王爷定能找到他心仪的姑娘,您不要过于忧心。”身为臣子可不敢妄议皇家之事,虽然他是半个皇家人。

而且他没忘,修秀拿了一堆的画像,要给修泽找王妃。结果修泽将这些画像全都送了回来,扬言给姐夫找个知心意的妾室,有他在身后撑腰,修秀肯定不能拿姐夫怎么样。

那晚司徒府经过了怎样惨绝人寰的事,真的不能对外人道。

经此事,他也明白了,修泽的事千万不能沾手,真的是腥风血雨啊。

“小壶,大胡,准备一下随我去妖界。”离婳风风火火的进了后院,就开始安排。

“修泽,这给你。”离婳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紫檀木做的令牌,上面刻着一个‘婳’字“如果后日子时初,我没回来,你就让了缘掐个寻字诀,将我唤回来。”

“和尚,会吗?”说完转头看着他,眼里满是不信。

“会。”了缘挺了挺胸膛,脸色涨红,这是看不起谁,寻字诀是修行必须要学的。全然忘了问离婳她不是妖界大妖吗?为什么要掐着妖界大门开才进入?不应该来去自如吗?

也不记得质问离婳,为什么不将令牌交给他?

“老大,为什么去妖界?”小壶和老胡站在她身前询问,他们这种小妖去了妖界只有被吃的分,虽说妖王规定在妖界内不可吞食弱小以增修为,可他们这种小妖,死个几个,可不会被注意。

“就因为我趴在房顶了?”小壶满脸的不可置信,不是以不能吃饭为代价了吗?为什么还要这样惩罚他们?大不了以后,他们吸灵气的时候,能多远就离多远。

“不,小壶,老胡,我带你们去是找机缘的,难道你们不想成为大妖,在妖界有一席之地吗?”离婳脸上扬笑蛊惑“找到这个机缘,成为妖界的长老不是梦了。”

老胡仰头,脸上露出迷离的笑,眼睛发亮,望着天,仿佛已经得到了无上的荣耀。

“老胡,就凭我们,再大的机缘也不可能达到那个高度。”小壶一番话,将老胡从美好的幻想里拉回现实。

见不能利诱,离婳吸口气威逼道:“去不去?不去现在就把你们丢回妖界,让其它妖吃了。”

实在是身为一个仙,但身无仙气,因为紫雷的原因,现在周身的气息跟凡人无异。虽然她可隐遁气息,不让人察觉,但在精怪满满的妖界,却寸步难行。

带上小壶,大胡就不同了,只要他们不离她左右,她在妖界就能来去自如。

“去,我们去。”小壶和大胡异口同声回答。

“离姑娘,可否带上我?”张三从楼上踱步下来,语气略着急。

“可你一介凡人入妖界,是找死吗?”离婳毫不客气询问,实在是张三的本事在妖界,但凡遇上大妖,那就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

“我补齐昨晚姑娘失去的玉瓶,另加一百个上品玉瓶。”张三开出了条件。

“说补玉瓶多见外,你的要求我答应了,准备下,我们现在就走。”离婳喜笑颜开的开口,她绝不是为了玉瓶,而是被张三的真诚打动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