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九章喵,余悦来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3

“事情是这样的。”小二和暗雀坐于在离婳前方,手恭谨的摆在膝盖上,眼里透着真挚,向她传达他们所言不假。“因为说浅荃失去记忆了?”离婳张口再次询问:“接着你家主子让人送她回家去了?”“是的。”小二和暗雀对望几眼,吞了口口水,会觉得眼前这个一咬牙问话的仙很可“所以说浅荃失忆了?”离婳开口询问:“然后你家主子让人送她回去了?”。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喵,余悦来》精选

推荐书目:穿越全能网红 轮回大劫主 妙膳小王妃(上)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太虚化龙篇 封神第一帝 诸天次元大乱斗 鉴宝金瞳 虫海围城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事情就是这样的。”小二和暗雀端坐在离婳前方,手恭敬的摆在膝盖上,眼里透着真诚,向她传递他们所言不假。

“所以说浅荃失忆了?”离婳开口询问:“然后你家主子让人送她回去了?”

“是的。”小二和暗雀对视一眼,吞了口口水,觉得眼前这个咬牙问话的仙很可怕,他们不会今天命丧在这里吧?仙杀不杀人?

此刻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时主子抱着昏迷的离婳回来,将她送回房间,只是交代了他们事情的梗概,拍了拍他们的肩,就匆匆的走了。敢情主子是不想面对离婳的怒火。

“行吧,你们走吧。”离婳深呼吸几次,挥手让他们回去。虽然内心已是关不住的怒火和心痛,可她能怎么办?师傅再三交代不能伤害凡人,难道她要做一个违背师命的不孝徒吗?

“国师是方外之人,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凡人吧?”离婳脑中灵光一闪,轻声低喃。

说着她就站起身,冲出房间,消失在酒楼。

“暗雀,主子不会被扒层皮吧?”小二拿着铲子,望着离婳消失的方向,语气里满是担忧。

“不会吧?一定不会的。”暗雀有些气弱,他实在想象不出,他们家主子跟离婳过招,会被拍到墙里嵌进去吗?

画面过于凶残,暗雀摇摇头往外走,作为一个称职的暗卫及情报工作人员,他有义务将信息传回府里,即使是晚了。

“老秃驴,你给我出来。”来的路上,怒火越烧越旺的离婳,站在国师府的院子里大喊。

“何人如此无理?”一道熟悉的浑厚声音响起,语气满是不满。

“余大人?”离婳看着从室内出来的那个人,他不是应该在陆州府吗?怎么会在这里?

原本带着怒色的余大人见来人能叫出他的名号,眼里带着疑惑,上下打量身前这个年龄跟她女儿差不多,但看着更单纯更娇憨的姑娘,出口询问:“你认识我?”

离婳挠头,该怎么解释,她是那只猫呢?会不会打一场,才能让他相信自己是仙。

“离婳,你来了。”修泽及时出声,解了两人之间的尴尬。

“余大人,这是离婳,就是我跟你提过的那位。”修泽含笑介绍:“离婳,余大人,你见过的。”

“原来你就是离婳。”余大人原本严肃的脸,此时如化开的春水,甚至还向下走了几步,手臂微抬迎她进门“离姑娘,请进,恕我有眼不识泰山。”

“好好,余大人先请。”离婳脸带笑,冲修泽使眼色‘你跟他说了什么?’

修泽不答,只是朝她颔首,示意她没事,才领着离婳往里走。

穿过屏风,里面所有的事物一览无遗的展现在眼前。可能是出家人秉着化繁为简的原则,国师府的会客厅,除了桌椅,以及正中间挂着一幅大气磅礴的‘禅’字,并无其它摆设。

倒是厅里有不少人,首位坐着的是一身穿黄袍的男子,跟修泽有七分像,周身有着厚重的真龙之气,应该是翼朝的皇帝无疑了。

而左边下首坐着了缘,修秀,以及余夫人。

右边第一个位置空着,应该是修泽的。第二个位置坐着司徒昊天,第三个位置是司徒琪。

一身贵公子打扮的司徒琪,此时端坐在椅子上,灵活转动的眼睛泄露了他内心的不安分,他看见离婳进来,小胖脸上扬起笑,很是讨喜,却还守着规矩坐在椅上不动分毫。

“皇兄,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离婳,离姑娘。”修泽向坐在首位的皇帝介绍,语气平静。

“原来这就是离婳啊!”皇上捋着小短须,锐利的目光上下打量面前这个看起来不过及笄的姑娘,眼里充满疑惑,这就是修泽力荐的人?

“禀告皇上,这位离姑娘法力了得,远远在我之上。”了缘站起,冲皇帝行了个礼“有她助力,余姑娘肯定能转危为安。”

这是怎么了?这国师脑子被她一爪子挠坏了,可她昨天明明挠的是他的手。

“离姑娘。”听了修泽和皇上的话已经坐立不安的余夫人,再听国师如此推崇,按捺不住上前两步,顾不上行礼,抓住她的手“请你救救我的儿啊。”

看着面前哭的快要喘不过气的余夫人,离婳满脑子的疑问,余悦?她离开的时候,余悦不是好好的吗?现在是怎么了?

“余夫人,离姑娘现在还不了解,等她看过了,才能解令千金之危。”修泽见离婳被余夫人哭的一头雾水,忙出声为她解围。

“是,是,是。”余夫人一手拉着离婳,一手扯起袖子简单的擦拭下眼泪,开口为她解惑。

原来在余悦四岁的时候,了缘断定她活不过及笄,为了女儿能够健康成长,他们请调去了陆州府,原本以为远离翼都,女儿就能躲过一劫,不想余悦闹过一场后,就晕过去了。

原本他们以为余悦是装晕,没有放在心上,直到过了四天,余悦仍没有醒来的迹象,人瘦了一大圈,两夫妇才明白这次女儿不是装的。

请了大夫,只说余悦一切都好,可她就是醒不过来。

为了女儿的性命,余大人先让人递了封告罪书上翼都,要知道,一州知府,不听传召是为大罪。可余大人此刻哪顾得上那么多,拖家带口来了翼都,能救回余悦,就算免了他的官职又何妨。

听了余夫人的叙述,离婳不禁斜着眼看了缘,只差没把‘骗子’两字扣在他头上。要知道算人不算命,就算是他们仙人,也不能说能算人命。

毕竟命:七分在人,两分在天,一分在运道。变幻之多,没有人可以拍着胸脯算人生死。这秃驴,竟然敢说自己能算命。

想着,离婳更是看他不顺眼,不知道她现在进言能不能把了缘的国师之位给捋了。

“如今离悦儿及笄只有五日,离姑娘,求你救救悦儿。”余夫人说到伤心处,握紧离婳的手,似乎这样就能获得力量。

而余大人则是环着她的肩,眼里带着沉痛,望向离婳的眼里带着请求。

“余夫人,余大人。”离婳伸手轻拍余夫人的手“相识一场,我把她当妹妹,先让我看看,能救,就算拼尽全力我也会救。”

离婳的话给夫妻俩莫大的鼓舞,两人甚至没细品离婳的话,只是不断点头。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