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一章喵,入妖界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3

“这赤鸟的羽翎,张三你可收好了。”离婳一再嘱咐,张三一身人的气息,有了这六阶赤羽鸟羽翎的遮盖,在妖界中地位不算太高,会引发中阶妖的特别注意,但也不低,那些中阶的妖会绕路走。“说出来是我亏了。”离婳望着张三收入怀中的羽翎,满是不舍,这但是她第一“说起来是我亏了。”离婳望着张三收入怀中的羽翎,满是不舍,这还是她第一次逮到作恶的妖,留下的羽翎。。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喵,入妖界》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这赤鸟的羽翎,张三你可收好了。”离婳再三叮嘱,张三一身人的气息,有了这六阶赤羽鸟羽翎的遮掩,在妖界中地位不算太高,不会引起高阶妖的注意,但也不低,那些低阶的妖会绕道走。

“说起来是我亏了。”离婳望着张三收入怀中的羽翎,满是不舍,这还是她第一次逮到作恶的妖,留下的羽翎。

“这里是一千两银票一张。”张三说着掏出一张银票,上印翼都通宝钱庄印戳,可全国通兑,甚至可在其它国家的国都兑现。

“这多不好意思。”离婳两眼发光的将银票收过,终于可以还清外债,她是真正身负恒产的人了。小鱼干,烤鸡,美味的点心,千千万万的美食在向她招手。

小壶和老胡坐在离婳的飞行器上---一根通体翠绿的碧竹之上,默默的相互抱在一起,冷眼看着前面的两人达成了交易。

飞了大约两个时辰,飞行器的速度下降,离婳低头看着茂密的森林,沉声道:“到了。”

郁郁葱葱的树木,遮挡了所有想要窥探秘密的视线,而这片原始古林里,并不像外表看见的那样平静。

毕竟它地处妖界的出入口,虽只每月逢月圆开三天,可这三天外泄的气息,足够林里的鸟兽开灵智,成妖。

“老大,这里有很多修为高的妖,我们会不会…”小壶拽紧老胡干瘦的手,脚不住的发抖。

“放心吧,有道长在。”离婳毫不在意的挥手,这里虽靠近出入口,但这里的妖并没有成大气候,对付小壶大胡不在话下,但他们可是有六阶妖护着。

事实证明离婳的推测没错,一路走来虽然不断有妖试探,但感应到赤羽的气息后,只是观望了一会就离开了,虽然那一壶一藤身上的气息很美味,但还是保命要紧。

“前面就是。”离婳指着一面岩壁,上面除了蜿蜒在上的藤蔓,没有所谓的入口。

离婳从袖中取出一枚白玉簪,对着岩壁轻轻一划,岩壁上藤蔓如受到刺激般分开,隐在岩壁下是一个草绿色不停翻腾一人高的悠悠洞口。

“小壶,老胡,一前一后我走中间。道长,你殿后。”离婳吩咐后,不顾已经两股战战的小壶,将他往前一推。

看似悠长的山洞,一脚跨进就是另一幅天地。

在他们所有人进入妖界后,入口关闭,恢复成原来的模样。

妖界与他们之前看到的那片森林,并无太大的区别,只是灵气更加的浓郁,树木更加苍翠。

“道长,此行为了我们的安全,切记,不可在妖界露法术,不然就算有羽翎也护不了你周全。”离婳沉声吩咐,突然觉得为了两百余个玉瓶,以及一千两银子,是否有点冒险?现在她就地加价的话,张三同意的概率有多大?

“我明白。”张三点头,四处张望,然后提步往一个方向走“说好的,明天子时前在这里汇合,我先走了。”

说完张三冲离婳一拱手,拨开灌木往妖界深处走去。

而离婳三人也选定了一个方向朝密林里去,只因为妖界里,仙界的法器一出,肯定就露馅了,在这里,腿是他们的飞行法器,当然小壶和大胡可以用法力,可惜他们的灵力不足以支撑他们飞过这片密林。

只能走一段,由两人带着飞一段。

直到走了大约一半的路程,老胡为了缓解三人静默的局面开口说话:“老大,玉瓶的定金你有收吗?”

离婳愣了半晌,看着张三离开的方向“你们说,我现在追上他的可能性大不大?”

两人听后一起摇头,他们连张三去哪里都不知道,怎么追?

“哎,难道我命中无财?”离婳长叹一声,倒也没忘了她此行的目的,继续迈动步伐穿过这片森林。

此次入妖界是为了一味妖界独有的药,生死劫的药引:亡魂花。

听这名字,应该长在冥界,可它其实扎根在妖界已经不知几万年。

而这亡魂花,出了妖界就会瞬间枯萎,因此这妖界她才不得不来一趟,也是余悦运气好,遇见界门大开的日子,不然她也没办法救她。

“穿过这片林子就是妖界的八大集市之一,你们一定要紧紧跟着我。”离婳看见前面的路,再次重申她强调的事。

不是她不想像张三一样,怀揣高阶妖兽的气息,行走在妖界。而是死物不能完全掩盖她身上的气息,只有行走的活着的妖,能掩盖她的气息。

在其它妖的眼里,他们能够很彻底的忽略离婳,只能感受到小壶和老胡的气息,就像离婳是隐身了般。

“这就是妖集啊?”小壶大张着嘴巴,被琳琅满目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商品迷花了眼。而形形色色各种面貌的妖也超出了小壶的知识库。

离婳不理已经完全呆愣的两人,一左一右牵着他们往前走。她的目标很明确,药集。

妖界的集

市划分,跟人界的集市差别不大,都是按照品类来归的。

贩卖奇珍异宝的在珍宝集,妖兽宠物在宠集,各色植物药品则在药集。而药集在集市的最里面,只因为能来药集寻药的自身就懂药,或者是身患疾病,不能对外人道。因此药集就被放置在最隐秘的角落。

“小壶,我想要那颗润土珠。”老胡被拉着往前走,不时回头看向那颗淡褐色的灵珠,这颗灵珠到手,他就能更好的炼化从老大那里得到的灵气。

“老胡,别想了。”小壶另一手拍拍老胡的肩膀“我们没妖币,也没同等价值的宝物可以交换。

闻言,老胡不再说话,耷拉着脑袋仍由离婳拉着往前走。

药集里,人不多,摊主只是坐在摊子后,见到离婳他们一行人,也只是看了一眼,又低头忙自己的事情。

离婳拉着两人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看,最终在倒数第三个摊位看到了一朵亡魂花,鲜艳欲滴的红色,中间一根绿色的蕊芯,看样子刚摘下来不久。

离婳快走几步,拉上两人就朝摊子奔去。没想到得来的这样顺利。

不想一只手先离婳一步,拿起那朵亡魂花。

“多少钱,我要了。”顺着那只白皙修长的手往上是一个带着红色羽毛面具的男人。只眼睛被遮住,露在外面高挺的鼻子,以及那张淡薄却不刻薄的嘴唇,配着白皙的皮肤,想必是个长相并不差的男人。

“我先看到的。”离婳上前一步,伸手试图夺回那朵花。

“两位,两位,不如你们听听我的条件,再决定要不要?”想来摊主常见这种事,见他们抢夺,也不多劝,只一语中的的提意见。

“说吧,有什么条件?”离婳拽着花茎试图抢夺,不想男人不放手,她又不敢用力,对摊主说话的声音就有些冲。

“不瞒两位,这朵是亡魂花这个花期里最后一朵花,而它是由无忧城主寄卖在这里,前提是有人能救她女儿,就将这花赠与来人。”摊主缓缓道出因果。

这已经是亡魂花寄售的第三月,为了保存亡魂花,让它看上去如刚摘的一般,无忧城主花妖币如同流水,雇妖滋养亡魂花。只希望有人能解他之困。

“无忧城主。”离婳听后,抢亡魂花的手微顿。

“姑娘,如果你不要,那就让言某试试。”男人薄唇轻启,声音如潺潺溪水,流入心间。

“谁说我不要的。”离婳不为他所惑,花期已过,已无亡魂花,这朵就是余悦的命,她不能放弃。

“城主千金得了什么病?”

“命蛊。”

“命蛊?”离婳失声询问,原本拉着小壶袖子的手松开,又马上抓了回去“你确定?”

男人在离婳松手的瞬间,头微侧看向她,眼里染上一丝疑虑。

“带我去。”离婳一贯挂在脸上的浅笑不见踪迹,此时的脸上满是郑重,倒是把摊主唬了一跳。

“如此,便走吧。”男人也开口催促摊主,丝毫没有退出争夺亡魂花的意愿。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