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四章喵,大长老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4

“小侄女,那彤儿她究竟怎么样?”苟醉仙搓着手,紧张盯着离婳,不怕空欢欣一场。“令千金之后的药,昨天再吃一颗,就等着取妖丹吧。”话一出,本来脸上带着期待……的树狸,脸色惨白,绿纹愈发的较为明显,颤着声音道:“城主,我不明白,我…”此时的树狸哪有上次大“令千金之前的药,今天再吃一颗,就等着取妖丹吧。”。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喵,大长老》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小侄女,那彤儿她到底怎么样?”苟忘忧搓着手,紧张盯着离婳,就怕空欢喜一场。

“令千金之前的药,今天再吃一颗,就等着取妖丹吧。”

话一出,原本脸上带着期待的树狸,脸色苍白,绿纹越发的明显,颤着声音道:“城主,我不知道,我…”

此时的树狸哪有刚才大总管的威仪,手足无措的在房门口和苟无忧间来回转,他差点就成了杀了小姐的凶手。

“好了,婳儿,别吓唬人。”大长老轻拍离婳头一记,眼神警告她。

言公子握拳在嘴边轻咳,这有仇不过夜的性格,倒是很讨人喜欢。

离婳撇撇嘴,虽说她刚才急了点,那也是下意识动作,如果挨了这大总管一记,那带伤是肯定的。如今在忘忧城主前告了一状,什么气都出了。

“你们给令千金喂的药有滋身养体的作用,但同时也是命蛊的良药,但凡它们再吸收一颗,那令千金体内的药丹必定被吞噬。”

经离婳这么一解释,忘忧城的众人皆是背上冒出层层冷汗,差点他们就成了害小姐的帮凶。

“城主,令千金方才服下的是我经过几十年培育的蛊虫—夺命,专克命蛊。”离婳眼眸低垂,看地上爬行的蚂蚁。

大长老摸了摸离婳的头,试图给她力量。

“但是夺命不是服下就可以了,如若不慎,夺命吃完令千金身体里的命蛊之时,就是令千金香消玉殒之日。”离婳将可能发生的事一一讲出,有时候医患关系紧张就是因为患者家属没有得到最残酷的结果,造成的。为了她的小命,凡事要往最严重的说。

果然听了这话,忘忧城主的眉拧了起来,树狸大总管更是偷偷在身后运气,准备在城主一声令下之时,就算拼上这条命,也要杀了她。

“那有何解?”苟忘忧倒还算理智,开口询问。

“这是解夺命的方子。”离婳抽出一张纸递给苟忘忧:“实在是我不能再耽搁了,这方子上的药,劳烦你们备齐,在四日内备齐即可,到时我会准时前来。”

苟忘忧顺手接过递给了树狸吩咐道:“下去准备吧。”

一同下去的还有小鹿,他算是从这场峰回路转的事情里看出了门道,小姐平安无事,那他可是功不可没的大功臣,此时不在树狸跟前,鞍前马后,哪有后面的好日子。

当然那朵亡魂花交给了青白后,才屁颠屁颠的跟着离开。

“小侄女在这,可是有人招待不周,你尽管跟我说。”好不容易来了个可以解毒的,他怎么会轻易将她放走,万一中间出了意外,谁来赔他的乖女儿。

“苟城主,实不相瞒,此次来,我是为了亡魂花。”说着指指青白手中的盒子:“有人中了生死劫,等我回去救命。”

“生死劫?”苟忘忧听后眉头皱起。

生死劫和命蛊一样已经消失了很长的时间,基本被人遗忘。现在一下听到两种,让他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当时的那位大医后人来报仇了。

“不错,这毒下了近十年,最近才显现,而且没几天了。”离婳如实将事情相告。

“如此啊。”苟忘忧看着女儿的房间想了片刻,才开口道:“我让小鹿跟着你,方便你差使,顺便帮我问候下另一个可怜人,也是托她的福了。”

“哈哈哈。”离婳干笑,这是不信任她,怕她跑路。不过无所谓,她说的都是真的,而且就算他不派人跟着,相信她也跑不了,毕竟身后一眼也不错的看着她的大长老不是吃素的。

“如此,我代我的朋友谢过城主。那事不宜迟,我们就先回了。”

“好好好,小侄女爽快。”苟无忧大笑:“那我就不耽搁你的正事,你请便,这是令牌,任何一处妖界的入口,都可传送到无忧城,就送给你了。”

一块黑色嵌着硕大黄色宝石的令牌,停在离婳手中,乍一眼看很是大气。

“如此便多谢城主。”离婳点头,收入囊中,也不多说,只是示意小壶拿上青白手中的锦盒,便告辞:“城主,四日后,我再来叨扰。”

说完,离婳带着小壶和老胡,以及匆忙赶来的小鹿,便朝界门赶去。

“老友。”苟无忧肩膀撞向大长老:“你家这侄女很是有趣,但青空山什么时候收一介凡人为徒了?”

“她就是我跟你说的离晚晚的徒弟。”大长老看着离婳远去的方向,常常一声叹息。

这孩子还是没有走出晚晚离开的伤,不然为什么费尽心思研究失传的毒?长此以往恐有心魔,对修行大不易啊。

“她就是…”苟无忧惊讶出声,过了几息才继续道:“难怪对命蛊和生死劫如此了解,晚晚福气好啊。”

“是啊,福气好啊。”幽幽的叹息,在林中不散。

“言公子,你这一路跟来很是辛苦,不如先回去,我已有你的传讯令,等我将城主千金安排妥当,就联系你。”离婳对身后仍跟着的言公子很是无奈,好言相劝。

可他却只是不远不近的坠着,问的急了,就说:“姑娘虽已出了妖界,但有我这个帮手,想必更妥帖。”

他没有恶意,还帮过她,难道让她做出忘恩负义的举动吗?虽然这恩不是主动受的。

离婳僵笑着点头,运力催脚下的碧竹加快速度前进。

前有狼后有虎,速度不快被围剿。为了缓解尴尬,还是闭嘴为妙。

“小壶,老胡。这两位贵客就交给你们了。带回酒楼好好招待,该怎么算怎么算。”离婳停在翼都城门不远,干脆利落下来,朗声吩咐。

然后随手拦了辆马车,就往城里赶,徒留大眼瞪小眼,两腿打颤的两人。

“可算是逃出升天了。”离婳摸着胸口,两个眼线这一路盯下来,她浑身不自在,希望小壶和老胡能够贯彻酒楼的准则:不放过任何赚钱的机会。狠狠宰一笔。

“婳儿,记得准时回来。”大长老的声音突然想起,吓的离婳蹦了起来,左右环顾美人。手伸到背后摸了摸,看到一只纸鹤。

握着纸鹤仰天长叹一句,她怎么就忘了防大长老。被传讯纸鹤这么一沾身,这一年她是别想摆脱大长老的监视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