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五章喵,生死劫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4

“回去了,回去了。”国师府守侯在外的小沙弥,远远超过就就喊“师傅…回去了…回…”“如果快,天色还没晚,这是没找到了?”了缘喃喃出声,即便他了尽量避免放低音量,但声音仍是在这个宁静的空间里传了回去,进到每一个站在院子里耐心的等待的人的耳朵里。“姐姐回去了“那么快,天色还没晚,这是没找到?”了缘喃喃出声,即使他已经尽量放低音量,但声音仍是在这个安静的空间里传了出去,进到每一个站在院子里等待的人的耳朵里。。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喵,生死劫》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回来了,回来了。”国师府守候在外的小沙弥,远远就开始喊“师傅…回来了…回…”

“那么快,天色还没晚,这是没找到?”了缘喃喃出声,即使他已经尽量放低音量,但声音仍是在这个安静的空间里传了出去,进到每一个站在院子里等待的人的耳朵里。

“姐姐回来了。”司徒琪也从院外跑进来:“在哪里?小壶说,她带药回来了。”

经历冰火两重天的余大人终是一个后退坐在椅子上,颤抖着声音问:“真的?”

“真的,我取药来了。”离婳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

不过一息间人就出现在院门口。

“因为这味药不能出妖界,所以在出来前,我就炼化了。不过制药需要点时间,能否帮我备一间房?”

“这有何难?”修秀忙吩咐身边的侍女找小沙弥要就近的房间,还不时瞪了缘一眼,这秃驴,难怪修泽不耐烦搭理他,嘴巴碎的,不适合再当国师了。

无辜被瞪一眼的了缘,摸了摸鼻子,降低存在感。不知道自己的国师之位,已经被三个人惦记上了。

“谢过长公主,劳烦您让人准备一桌吃食。”离婳说出这话的时候很是不好意思,忙到现在没顾得上吃饭,现在应该是晚饭时间了。

“娘,我来。”司徒琪举起小胖手自告奋勇:“姐姐的口味我了解。”

“姐姐。”司徒琪排除万难,在离婳点头准许下,跟进了炼药房,理由是:姐姐在里面时间过久,没有帮手怎么能行?

鉴于医者的药方是秘方,虽离婳不是行医之人,可她做的就是救人之事,总不能求着人救,还把人的药方给偷了吧。

修秀怕随意派人进去,惹猜忌。而司徒琪年龄小,经过走失那一事,懂事了不少,既然离婳同意,也就半推半就的让他跟了进去。

“妖界好玩吗?”圆溜溜的眼里满是好奇和向往。

“好玩是肯定的,但对于你这种鲜嫩可口的人间孩子来说,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离婳左手塞一个点心进嘴里,右手时不时投进去一味药。还出口损司徒琪。

“这不是有姐姐吗?”司徒琪也不恼,笑着接口。

“姐姐,到底什么是生死劫?还有你们酒楼来了个俊秀的男人,他是谁啊?”如松鼠般不停往嘴里塞食物,司徒琪还不忘提问。

要不是急着过来,他都想将那两个小壶大胡捧着的人,好好打探一番。

“生死劫啊!”离婳将手上的点心往嘴里一投,盯着炼丹炉里跳跃的火星。

有将近六十年没听人提过这个名字了吧,六十年前最后听到这个名字是从师傅的嘴里。她清楚的记得,一向温柔,说话不急不缓的师傅,将她从睡梦中摇醒。

言语急促的跟她说了好多没有听过的名字:生死劫,命蛊,紫雷,旭日,磐蔻等等。让她铭记在心,这是以后可以保她命的重要东西。

然后她就匆匆离开了,独留还没有成功化形的小离婳,消失在风雨中。这一消失足足六十年。而她已成功化形,脑中谨记师傅留下的话,翻阅了无数典籍,才弄明白,师傅说的是什么。

也是从入门后,她发现门里众人对她的师傅讳莫如深。说喜爱,他们只字不提离晚晚,说厌恶,门外的人,但凡说一点点离晚晚的坏话,他们必定群起攻之,直到他们讨饶为止。

自那时起,她就循着师傅留下的线索,开始了漫漫研究解毒之法的路,因为她觉得师傅突然间消失,是不是因为中毒了?所以才躲藏起来,不让她伤心。有朝一日她配齐了所有的解药,是不是就可以找到师傅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这句话,真的没说错,她成功的解出了两种毒物,就是生死劫和命蛊。还以身试毒将紫雷吞入腹中,混成了现在这幅赚钱养伙计的日子。

哎,想到这,离婳随手又丢进去一味药,长叹一口气。

“姐姐,你还没回答我,什么是生死劫?”司徒琪将手中的鸡腿啃干净,嘴里含肉询问。

“小孩子家家的,好奇心别太重。”离婳转头冲他笑,眉毛挑起,压低声音:“有没有听过,好奇害死猫,我就是那只猫。”

“小胖子,你的离婳姐姐来找你了,在底下好孤单,需要你下来陪她。”离婳掐着嗓子,手呈钳子状,朝他的脖子伸过来。

“哈哈哈,哈哈哈。”司徒琪笑得从椅子上滚下,嘴上不住讨饶:“姐姐,姐姐,我陪你,陪你,你放了我。哈哈哈。”

原本准备敲门进去的修泽,收回了手,听里面传出的笑闹声,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方才收到暗雀的信息:招财酒楼来了位英俊不凡的男子。初听这信息的时候,他就拍马从府里赶来,可此时听到她的笑声,却又释怀了。

毕竟暗雀还传来了,小壶收了三倍的价格,才将他们安顿下来,而他好歹还能从离婳那里得到免费的茶水和点心,就知足吧。

“好了,你乖乖的。下面到关键时刻了,你若无聊就出去,不要打断我就行。”离婳整整衣裙,以及散乱的头发吩咐。

“刚才,好像修泽来了。”

“小舅舅来了?”司徒琪抱紧她的手臂,脸上写着救救孩子。

有一个看见外甥,就问写了多少张字?先生评价如何的舅舅,他应该怎么办?

“好了,有空多看看书,没坏事。”离婳如何不知道小胖子心里想什么,每次来,嘴里抱怨最多的就是修泽,说他比他姐管的还宽。

“好像忘了一件事情。”离婳将司徒琪随意安顿在一角,掏出十几味药后,才自问自答:“算了,不重要。”

说着,打开丹炉,根据顺序,将药一一投入。

而此时被三人遗忘在妖界的张三,被一群人追着跑,他身后背着一个红发姑娘,嘴角淌血,眼睛紧闭。身上的衣服已经不能称为衣服,说是布条更为确切,遮住了重要部位,裸露在外的皮肤,没有一块好肉,均是血肉模糊。

“红檀,醒醒。”虽身后追兵不断,但张三却不慌乱,腰间的荷包里,不时有妖丹掉落,引得身后的人哄抢,减缓他们追击的步伐。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