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七章喵,呦美人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5

“是说,我中的是妖毒?”余悦欢欣雀跃的在耳边叽叽喳喳,哪像是一个躺了半过多地月的人,脸色白里透红,中气十足,说她睡了个大觉才对。“也不是妖毒,是生死劫。”“哈,也不是说妖界特有的吗?那也不是妖毒了。”余悦才无论,妖毒最好是记,生死劫,又是生,又是死的,多“不是妖毒,是生死劫。”。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喵,呦美人》精选

推荐书目:穿越全能网红 轮回大劫主 妙膳小王妃(上)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太虚化龙篇 封神第一帝 诸天次元大乱斗 鉴宝金瞳 虫海围城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就是说,我中的是妖毒?”余悦雀跃的在耳边叽叽喳喳,哪像是一个躺了半过多月的人,脸色红润,中气十足,说她睡了个大觉才对。

“不是妖毒,是生死劫。”

“哈,不是说妖界独有的吗?那不就是妖毒了。”余悦才不管,妖毒最好记,生死劫,又是生,又是死的,多不吉利。

离婳无奈扶额,所以当时她为什么那么好心,将仙界适合凡人益气补身的药加到解药里,她就应该让一切顺其自然不是吗?

“说起来,那个邋里邋遢的大叔,和那个漂亮姐姐什么关系?”余悦随手从离婳跟前的果盘里,拿起一个秋桃,咔咔咬出声。

离婳呼吸了一次又一次,忍住将她丢出去的冲动,这是小胖子送来的贡桃,总共就三个。但是余悦爹娘送了一大箱的玉瓶,外加银票一小盒。

两厢一比较,涌起的怒气,又收了回去,眼前坐的是金疙瘩,她可得贡好了。

她也想问什么关系?

“哈,我突然想起来,你的名字和小胖子的那个姐姐很像,你不会就是那个姐姐吧。哈哈哈。”余悦捂着嘴巴,阻止还未完全下肚的桃喷出来,却怎么也止不住大笑。

此时的离婳多想就地变成猫,吓死她。可惜紫雷在,不能随心所欲,又是一个令人忧伤的现实。

“离姑娘,我们现在可以离开了吗?”温润的声音穿过笑声,直达耳内。

“言公子,我的朋友受伤了,等他醒来可以吗?时间富余。”

“如此,那言某等着。”说完,言公子就离开了。

留下院中大张着嘴巴,口中已嚼碎的桃子往下漏的余悦。地上四处滚的桃子。以及撸袖子准备把人丢出去的离婳。

“哈,嗝,这是什么人?娶妻没有?可有定亲?缺不缺红颜知己?”接连的问题将离婳砸的晕头转向。

“不,你没有机会。”离婳抛下一个残酷的现实,往上一跃,消失在院中,她怕再待下去,即使是金疙瘩,也照丢不误。

深吸一口气,推门进去,脸上挂着一贯的微笑:“红檀怎么样?”

“好多了,多谢离婳舍药相救。”红檀此时跟普通的人类姑娘没有区别。

乌黑的长发,麦色的健康肌肤。但多了一种张扬野性的美,即使现在身体虚弱,但那种气场,却怎么也挡不住的泄出来。

“三郎怎么样了?”

“死不了。”离婳一挥手,想到张三还没付清的玉瓶,又换了种说法:“我是说,只是外伤看着严重,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关于张三和这位的情况,可得好好问问。

修为如此之高的八阶大妖,居然身受重伤,还带着同样负伤的张三回来,听这姑娘的语气,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与张三有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可她又不能当面问姑娘,可怜这该死的求知欲。

“老大,张三醒了。”

“三郎醒了?”红檀掀开被子挪动身体下床,想去看他。

“红檀,你躺着,我让人搬过来。”离婳拦住准备穿鞋的人,可别伤了气,不然她的药白费了,再补一份,也不知道张三认不认账?

……

“老大,你说他们眼睛酸不酸?”小壶端上一盆瓜子,放在桌上,伸手拿过一颗,磕了起来。

“嗝。”离婳咽下第三个烤鸡腿的最后一口肉,揉着肚子:“酸不酸,我不知道,但我要撑死了。”

原本以为将张三扛过来,可以听到他们在妖界的曲折之旅,给平淡的生活增添点乐趣,不想这两人,眼睛一对上就挪不开了。

“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不对,出潘安?”余悦也伸手拿过一颗瓜子,实在是太饱吃不下,嗑一颗瓜子,不会显得没事干,干看热闹。

“言公子。”小鹿今天第五趟从房里出来,实在是离四日约定还有三个时辰,但离婳丝毫没有动身的欲望,他心里着急啊。

“您劝离姑娘现在动身,也能早日解您朋友的危机,您觉得…”

“再等等吧,我也想听个故事。”言公子手中红色羽毛扇打开,扇着风,已除去眼罩的脸,令人感叹一句,果然是美男啊。

小鹿无奈再次回房,他捞功的机会就这样眼睁睁的溜走了。

“红檀,怎么样?”

“终于开口了,小二再去拿一盆瓜子。”离婳催促,她有预感,有大戏听。

“三郎,我无事,你怎么样?”红檀泪眼望着张三,这泫然欲泣的模样,配上狂野的气质,怎么看怎么不搭。

“我也无事,你没事就好。”张三握着她的手,满是感慨:“我以为再也看不见你了。”

离婳撇嘴,是谁说:他对情也不了解,此时这幅恶心的样子做给谁看?

这样想着,也不在乎玉瓶了,一颗瓜子夹带着风朝张三高速飞去,目标他的嘴。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啪。”瓜子掉地的声音传来,红檀挥挥手,仿佛头疼,手抚着额头,一脸痛苦,眼神却瞄向离婳,带着警告。

“喵。”离婳心里小声叫了一句,八阶大妖果然不好惹,她的玉瓶,要不回来了吧?还白白搭上上好的灵药。

算了算了,她先撤还不行吗?

想着,喊了一句:“小鹿掌柜,我们走。”

“哎。”小鹿忙不迭从房间里蹦出来,脸上的喜色怎么也藏不住,他的大功回来了。

“离婳。”娇媚的声音止住离婳往外跨的步伐:“有时间听听我的故事吗?”

“嗖。”离婳转头,看着她点头:“有,怎么没时间。”

说着,就往楼上跑,生怕晚了一步,红檀就反悔了。

小鹿懊恼的捶着胸口,他的大功飞了,他能怎么办?对方是八阶大妖啊。他连一招都接不住,即使现在大妖受伤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