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八章喵,呦美人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5

“因为说,你的童子之身是红檀强夺的?”离婳大张嘴巴,进出口的话都不流利的普通话了。上下上下打量眼前这个粗狂的男人,配上野性的妖,怎么看怎么很奇怪,但又很奇怪的相合。“那后面有什么准备?”“小婳婳也可以收养我吗?”红檀冲她妩媚一笑一声。“别,转移话题。”离婳伸出手,将靠到“那后面有什么打算?”。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喵,呦美人》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所以说,你的童子之身是红檀强抢的?”离婳张大嘴巴,出口的话都不流利了。上下打量眼前这个粗狂的男人,配上狂野的妖,怎么看怎么奇怪,但又奇怪的相合。

“那后面有什么打算?”

“小婳婳可以收留我吗?”红檀冲她媚笑一声。

“别,打住。”离婳伸手,将靠到她肩上的头推开:“你堂堂妖界妖姬,在我这,我是活够了?”

“要不,你们往仙山脚下走走,说不定妖王能顾及一二,等外孙出生了,高兴还来不及呢。”自以为出了个好主意的离婳,一拍手,为自己灵活的脑袋道一声好。

“那是妖王。”张三话一出,将离婳咧着的嘴闭了回去。

“是,那是人家妖王,你还不知死活的把人家女儿给拐出来了。”离婳可不惯着他,张嘴就堵他话。

“是我看中了他。”红檀不干了,急忙为情郎辩解。

“红檀,这种形象的在人界,那可是一抓一大把。”说着抬手比划眼前这个形象颓废的男人,苦口婆心相劝:“妖姬想要王夫可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何必被一头猪拱了呢?”

一缕头发沿着鬓角滑落,离婳如兔子般跳出房外,冲里面大喊:“我说难怪了,原来是一对不开窍的,张三我可跟你说,你还欠我两百个玉瓶,再把红檀的药钱付了,否则,这次我去妖界就让妖王亲自逮她回去。”

“小鹿,我们走。”离婳说着带着小鹿,身后跟着言公子就往外走,气嘟嘟的取出碧竹,上竹,就往妖界的入口疾驰而去。

“言公子,离姑娘没事吧?”小鹿紧跟其后,不太确定的询问。

“你觉得呢?”言公子微微一笑,御风前行,赶上前面那位明显已经七窍生烟的姑娘。

“不知道我现在跑还来不来的及?要份大功这么难吗?”小鹿嘴上嘟囔,速度却不慢,缩短与前面两人的距离。

“小壶,现在要不要上去赶人?”作为离婳的坚定拥护者,老胡他可是明明白白看清楚了,老大她不待见楼上的那位,这时候作为小弟的作用就要展现出来。

“楼上住着的可是妖姬。”小壶将没吃完的瓜子往怀中一捞,嗑起来:“你敢的话,你上,我给你助威。”

“我觉得他们也不差住房的钱,老大开酒楼不就是为了赚钱,来者就是客。”老胡手脚麻利的将桌上的碗碟收下,比起对老大的忠心,命更重要。

去妖界的路上,离婳静默不语,只是坐在碧竹上,反复思量红檀的话。

事情要从五年前说起,红檀正逢进阶之时,原身为蛇的红檀,进阶之时,妖丹游走在全身,而妖丹会分泌打量的蛇素,类似人间的媚药。

原本这等剂量的蛇素对她不会有任何影响,可在进阶之时,红檀在秘境寻宝,被机关所伤,伤重给了妖丹一个需要大量蛇素的错误信息。

好巧不巧的,张三也来了秘境,寻找茅山失落已久的降妖秘术。

据红檀说,当时的张三也是俊秀的美男子。可观如今这个除了眼睛晶亮,毛发纠集,衣衫褴褛,身上散发男性特有汗臭味的人。离婳判断红檀当时肯定眼瞎了,或者蛇素分泌过多,审美能力下降。

需要人来解多出来那部分蛇素的红檀,出了庇护之所,就遇见了张三。二话不说,不等他拔剑,就将他卷回了洞里,进行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就这样张三在红檀的强迫下,开启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可身为茅山道士的张三,在体内的蛇素被彻底发散完的那刻,看见怀里抱着的居然是妖,怎会不惊骇。又忆起,之前半推半就从了的过程,脸上更是五彩缤纷。

虽然是妖,但怎么也是姑娘家,自己夺了她的清白,却不能给她承诺,既然如此,那就留她一命。

想通了的张三,穿上衣服,独留在庇护所里昏睡进阶的红檀,逃也似的跑了。

原本这一段经历可能就是一个道士失去了童子之身如此简单。可惜,红檀醒后,发现那个跟她同度了无数春宵的人不见了,开始了找寻之旅。

这时候就体现出妖的强大来,只要保存在妖丹里的气息不散,天南地北,上天下海,都能将你揪回来无所遁形。

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对人和妖同样通用。

就这样,经过两年,在一次次追逐,再逃跑。逃跑,再追逐的过程中。两人的感情发生了质的飞越,至少张三看见红檀不皱眉,不拔腿就跑。

最后一次见面是红檀塞给张三一片本命鳞片,这是蛇在第一次蜕皮才脱落的鳞片,可以随时和红檀沟通。

两人约定,在三年后的今天,如果张三对她还是没有感情的话,那红檀放手,就当一切是一场梦。

也就在那天,张三发现随身携带的这片红色鳞片,滚烫异常,并且颜色渐渐变淡。想起师傅曾说过,蛇妖的本命鳞片,相当于他们门里摆着的魂灯,灯灭即人亡。

那一刻,张三内心的慌乱,让他不知如何是好。而离婳他们要去妖界的计划,赶巧被他听见,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他跟随进了妖界。

一进妖界,怀中的鳞片就不安跳动,直指一个方向---妖都灵寰城。

一入灵寰城就听路过的妖均在讨论妖王唯一的女儿,红檀妖姬找姬夫之事。语气里不乏艳羡,毕竟这种入了妖王的眼,可以少奋斗至少百年的事,哪只妖不想尝试。

正是因为妖都慕名来的妖众多,给了张三一个机会。

趁乱偷出了跟妖王顶撞,被打得遍体鳞伤,困在水牢里的红檀。也多亏了,妖王出手大方,宫殿里堆着各式珍宝作为嫁妆,才让他们拿了一大匣子妖丹做路障,还算顺利的出了妖界。

离婳挠头,所以说,为什么当时好巧不巧的选了这么个庄子。不选这处地方,就看不见张三和红檀,看不见,就不会救,不救,就不可能再搭药材进去。也就不会手欠的怕药材钱没人付,给他们设了个隔绝屏障。

“哎。”离婳仰天长叹,她自己的麻烦还没解决,又给自己惹了个了不得的大麻烦,不知道现在跟妖王说:她不知情,能不能饶猫一命。

“离姑娘,前面就是入口了,劳烦您收收御行之器?”小鹿心急如焚的站在一旁,不是他出声打扰,而是离婳已经愣神一刻钟了,他怕晚了时辰,不单功劳没了,他还会被扒鹿皮。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