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章喵,妖姬啊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5

“因为说蛇女在人界。”苟醉仙瞪大眼睛,一脸不可以不敢置信。妖王传信,让他们十大城主留心所辖范围,有无蛇女的踪迹?如有,只要你不死,带回家去就行。现在的小鹿说他,蛇女此时正带着情郎,两人郎有情无意妾无意,四目较为,缠缠绵绵。不需要想,是谁隔阻了蛇女和那道士的妖王传讯,让他们十大城主留意所辖范围,有无妖姬的踪迹?如有,只要不死,带回去就行。。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喵,妖姬啊》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所以说妖姬在人界。”苟忘忧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

妖王传讯,让他们十大城主留意所辖范围,有无妖姬的踪迹?如有,只要不死,带回去就行。

现在小鹿告诉他,妖姬此时正带着情郎,两人郎有情妾有意,四目相对,缠缠绵绵。不用想,是谁阻隔了妖姬和那道士的气息。

“哎。”苟无忧长叹一口气,他现在送自己女儿去死来不来的及?不知道时间能不能往回倒?不救她女儿,就没这件事了。可问题,女儿和忘忧城在他心里同样重要,他要怎么取舍?

“小鹿。”苟忘忧一脸严肃的看着他,本就威严的脸,此时带着腾腾杀气:“离姑娘所有的事你都不知,要有人问起,你就说青空山的大长老给彤儿解了毒。”

那是离晚晚的女儿,难道他亲手送她去死吗?相信他这样干了,不说忘忧城,就是整个妖界跟青空山对上,也是元气大伤啊。

小鹿表情凝重,嘴上答是。

“行了,下去吧?”苟忘忧冲他挥手,揉了揉眉心,兴致明显不高:“去找树狸,该有的少不了你。”

“是。”这一声是答的铿锵有力,恭敬的冲苟忘忧行了个礼,就朝外走,他的大功来了。

“大长老。”离婳百无聊赖的玩着石桌上的两个玉瓶,听它们相互碰撞,发出‘叮叮’的声音:“我不回青空山不行嘛?”

“行。”大长老开口。

语气平平的一个字,却是惊得离婳下巴都合不上,顾不上形象,双手撑着石桌站起,眼里满是不可置信:“你看见我了,不带我回去?你确定?”

[陈1]“确定,婳儿,门里的长老门都知道你为什么不回去,虽然你师叔在闭关,但你大师兄不是摆设。”

听见大长老提大师兄,离婳又坐了回去,脸瞥向一边。

“如果白泽愿意,你以为凭你和蓝晟的小九九,拦得住他吗?”大长老仍是一口又一口喝着茶,含笑看着离婳。

“蓝晟帮着你这一遭,皮肉之苦肯定是免不了的。”

听后,离婳撇向另一边的头,嘴巴扁起,那个变态恨不得把所有的师弟师妹掌握在手里,何止皮肉之苦。

“蓝晟明知要受罚,他也回去了。你以为他是为了回去拖延时间吗?”

‘不是吗?’离婳心里暗想,这个大人情她欠下了,她会慢慢补偿给蓝晟的。

“蓝晟被放到荒芜之地你知道吗?”

大长老的话犹如一记重拳打的离婳措手不及,她头猛地转过来,眼里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要知道,荒芜之地,虽然对仙人而言是优越的修炼之地,但也是仙人的地狱。

那里流放的是各界舍弃之人,虽说可以捏碎门中令出来,可依蓝晟的性格,不锻炼到一定的程度,他是不会出来的。

“我…”离婳咬着嘴唇,眼里满是无措:“我不知道,我…”

“知道了又能如何?”大长老杯子一放,语气不善道:“难道你还准备去救他吗?”

离婳听后又哑声了,她能怎么办?她进荒芜之地,还不等捏碎门中令就被猎杀了,怎么可能抗的过五招。

“婳儿。”大长老声音放低:“白泽说你已经找到了水龙珠?”

离婳脸上闪过错愕后,点头,这个变态的大师兄肯定在所有的师弟师妹身上下了追踪令,也不知道时效多久?如今被大长老的纸鹤又沾了身,追踪令又被下了一道,看来这一年是别想逃过门内的监视了。为什么她不是金仙呢?这样小手一动,管它什么令,都能轻而易举的解除,都怪自己资质不佳啊。

大长老丝毫不知,自己简单的一句问话,让离婳陷入了无限的自我怀疑里,继续道:“既然找到了,那说明你的机缘在人界,我跟白泽沟通过,他也赞同你留在人界。”

可惜大长老的话,并没有安慰到离婳,兴许这六十年里,白泽带给她的回忆不甚美好,她对大师兄避如猛虎。

“大长老,婳儿求您一些事。”离婳边说边从袖子里掏出几十个玉瓶,颜色各异,将石桌铺满,虽眼里满是不舍,但语气肯定道:“您能把这些捎给蓝晟吗?算日子,荒芜之地的探视日也快到了。”

“这点小事,我就帮你办了。”大长老袖子在桌上一扫,将所有玉瓶纳入囊中。

“小姐,小姐,你醒了。快,快叫城主来。”房里青红青白惊叫声不断,不时有乒乒啪啪的声音响起,接着一道红色的身影从门里蹿出,跃向空中,消失在眼前,都忘了用萤虫作用。

“如此,我先走了,躲个清净。”大长老起身,同样消失在原地。

独留离婳一人站在院中,她也想走,但想到等会可能还要再跑一趟,又坐了回去。

拎起桌上的水壶给自己倒茶。虽然这茶喝起来,还不如人界的花蜜来的可口,但好歹是大长老留下的,那可是饱含灵气的茶,舍出去那么多玉瓶,虽说是自愿的,但总归心中的痛不少。唯有多喝几杯灵茶一解心中苦闷。

“我的彤儿啊。”还没等离婳细细品味完一杯茶,品出其中比玉瓶珍贵之处,苟忘忧的大嗓门伴着庞大的身形直冲房里去。

刮过的风,乱了离婳未梳起的刘海。大长老说的没错,这苟忘忧不去搭棚唱戏可惜了,这威武矫健的身形,这抑扬顿挫的哭声,反差的形象,肯定能赚得观众的热泪,奇珍异宝少不了。

不等离婳将脑里由苟忘忧为角的那出思女归想完,一声夹着哭音的吼声从房里传出:“离姑娘,劳烦进来。”

难道苟千彤见到其父如此阵仗,晕过去了。离婳不敢耽搁分毫,自古以来,只有不讲理的亲属,没有斗得过的医者,她还是识相为好,毕竟大长老不在。

门里,苟忘忧庞大的身躯将床上的人挡的结结实实,离婳皱眉,不对门里两人,气息均平稳,无异常。

“离姑娘,彤儿要见你一面,当面感谢。”苟忘忧袖子一擦朦胧泪眼,转头看向离婳,泪眼里写着不满,他女儿醒了,第一时间居然要见救她的人,青空山下来的果然不是好东西,莫不是解毒的时候下了另一种毒?

无辜‘中箭’,又被疑的离婳上前两步,探头,看向床上躺着的那个面若桃花,只是气息略微虚弱的苟千彤,暗叹一句,妖的恢复能力果然强悍。

“你就是离婳?”苟千彤扶着苟忘忧的手臂,挣扎起身,眼里带着好奇和不解嘟囔一句:“看着年纪不大啊?还是个凡人,有何异处?”

“千彤小姐?”

“哦,给我下毒的人,托我带句话:‘紫雷,你解了吗?’”

轰,苟千彤的话如一记响雷砸向她的脑袋,谁?除了青空山的人,还有谁知道紫雷?难道师傅有消息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