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一章喵,少城主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5

“你口中的人是谁?”此时的离婳哪顾得上床上是睡了三个月的病人,一把将苟醉仙房门,手握着苟千彤的手臂,眼里猩红的望着她,似要将她吃了。“你…”苟醉仙愤怒的,欲伸出手房门离婳钳着女儿的手,却怎么也推不开,正当他准备好用蛮力之时,几道力量从离婳身上暴射“你…”苟忘忧暴怒,欲伸手推开离婳钳着女儿的手,却怎么也推不开,正当他准备用蛮力之时,一道力量从离婳身上迸射而出,将他弹出几尺远,撞得架子上的珍宝一一掉落。。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喵,少城主》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你口中的人是谁?”此时的离婳哪顾得上床上是睡了三个月的病人,一把将苟忘忧推开,手握着苟千彤的手臂,眼里猩红的看着她,似要将她吃了。

“你…”苟忘忧暴怒,欲伸手推开离婳钳着女儿的手,却怎么也推不开,正当他准备用蛮力之时,一道力量从离婳身上迸射而出,将他弹出几尺远,撞得架子上的珍宝一一掉落。

“我…我…我不知道…”苟千彤被眼前的这个凡人姑娘吓坏了,她身上的气势比起父亲更甚一筹,谁能救救她?她只是个传讯的,还是个被下毒的小姑娘,能不能放过她?

眼中的泪,因为惊惧一颗颗掉下来。似是被她的泪刺痛,离婳消失的理智重新回笼,连忙放开苟千彤的手,掀开她的衣袖,见她洁白的皮肤已红肿,来不及多想,伸出舌头沿着红肿的地方舔了舔,将她的袖子放下。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怎么可以欺负一个病中的人?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却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苟忘忧和苟千彤被离婳这一通操作惊得忘了说话。

见房里的气氛如死一般的静,离婳转头看看苟忘忧又看看苟千彤,满是不解:“真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刚才情绪有些失控,别见谅。呵呵呵呵。”

苟忘忧一把将离婳推了个踉跄,伸手撩起女儿的衣袖,指着她的胳膊:“这该做何解释?”

离婳望着洁白无暇的胳膊一脸疑问:“我该解…”

才说了三个字,忆起刚才匆忙间干的事情,一拍自己的额头:“如果我说我的口水有治愈伤口的奇效你们信吗?”说着,咽了口口水。

“我…”苟忘忧还未出口的‘信了就有鬼。’被女儿娇羞的“信。”堵在了喉咙里。

头一格一格转,床上哪是他的宝贝女儿,分明是一偏偏美少年,娇羞的表情,配着俊朗的外表说不出的诡异。

“离婳,我宰了你。”苟忘忧暴怒,将女儿的手往床上一甩,追着离婳往门外跑。

……

“所以说,女儿变儿子了。”大长老摸着额角乱跳的青筋,一字一顿的往外吐。

要知道蛟龙是不分性别的,成年后,自行选择性别,那时才是最终的性别。

苟忘忧盼了这颗蛟龙蛋盼了一千年,等她孵化出来是个美娇娥,那可是摆了三天三夜的席,恨不得全妖界知道他得了女儿了。

此后的五百年更是为了让女儿成为一个真正的女儿,煞费苦心。

琴棋书画培养其情操,诗词歌赋培养她的涵养,更是将一切影响女儿成儿子的不确定因素摒除在外。

如今就因为离婳的口水,娇媚的女儿,成了讨人嫌的儿子,如何不让苟忘忧暴怒,没有当场杀了离婳,就算她走运了。

“能变回来吗?不是还没成年吗?”离婳问的有些气弱,她是知道很多妖族可以转换性别,可她不知道就一口口水让一只妖转性了,能不能下道雷,劈了她算了。

“轰。”巨响传来,吓得离婳一个哆嗦,看向天空,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心里默念开玩笑的,别当真。

“孔方明,有本事就让无耻之人出来。”苟忘忧的叫嚣声伴着不停击打结界的轰鸣声,从外传来。

离婳的脖子缩了缩,躲在大长老身后,老友都不叫了,可见苟忘忧气坏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大长老手一挥,结界开,苟忘忧一个踉跄跌了进来,手中的龙头长戟直冲离婳面门而去。

“父亲。”独属于少年的清冽嗓音,在离婳身前响起。

偷偷睁开一只眼,见一单薄的少年拦在她身前,龙头长戟停在他面门前一寸。

“父亲,儿子喜欢她。”

“不,你不喜欢我。”离婳忙出声反驳:“我真的…”

后面的话在苟忘忧如同吃人的目光中,自动消声。

“好友。”大长老伸指将长戟轻轻一拨,挡在两人身前:“好友,无需着急,令千金,令郎…”

说到这,大长老重新组织了语言:“千彤离成年还有五年,来的及,要知道过犹不及。”

也不知道哪个字触动到苟忘忧,龙头长戟顿在地上,抖了三抖:“离婳,我告诉你,五年内,千彤变不回女儿身,我宰了你。”

说罢,扛着龙头长戟就往外走,步履蹒跚很是寂寥。还他女儿,臭小子他一眼也不想见到,夫人,你怎么去的如此之早?不帮忙分担这噩耗。

“婳儿。”面前少年转身,眼睛明亮,脸上潮红:“我可以这样叫你吧?”

“我就当你同意了,父亲同意我们在一起了。”说罢,小鹿般的眼睛,不含一丝杂质看着她,脸上的潮红越发的明显。

“大长老。”离婳绕过他寻找帮助。

不想大长老望天:“出来这些时日,青空山的戒堂肯定乱套了,我先回了。”

说罢,不等离婳反应,消失在原地。

“婳儿,如今只有我们两人了。你想吟诗作对,还是想抚琴赏景,我都能陪你。”

“不,我想去死。”

离婳神游的走到外院,言公子已侯在那里,眼里含笑看着一前一后出来的两人:“离姑娘,如此我们便动身。”

“你是谁,怎可如此称呼婳儿,应该喊离婳。”苟千彤如同一只护食的狗,从离婳身后跳出,语气里满是不满。

言公子哑然,一声轻笑从口中泄出,又忍了忍方才出声:“离婳,我们走吗?去玉屏山。”

“玉屏山,对,玉屏山。”离婳如梦清醒,郑重的看着苟千彤:“苟少城主,玉屏山乃是仙山,对妖损害极大,你就留在妖界吧。”

说完,不等苟千彤反应,拉上言公子的袖子,两人消失在原地。

“婳儿,你怎么不等我?”晚了一瞬,在犹豫要不要跟随的苟千彤,冲两人消失的方向大喊。

“树狸大总管,这…这…”小鹿指着三人消失的方向有些结巴的问:“这不管吗?”

“呵,离姑娘敢让小…少…,少城主少一根汗毛吗?”树狸懊恼出声,还他可爱,总围着他树狸叔叔叫的小姐,臭男人他一点也不稀罕。

小鹿摸摸鼻子,准备趁树狸没想起是谁带着离姑娘一行人来的前,提前离开忘忧城。大好前程,可比不上小命一条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