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二章喵,少城主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5

“小壶,你说我们所以拿这位怎么办?”老胡手上拿着很新鲜新鲜出炉的礼物,一颗五品妖丹,眼里的欣慰是怎么也藏忍不住。按妖姬的说法,他们现在的的能力等于二阶入门级。虽她对草木及器具成妖并不深入了解,但有一点儿也可以确认,妖丹的本质未变。的话吃下这五阶妖丹,再说成功晋级按妖姬的说法,他们现在的能力相当于二阶入门。虽她对草木及器具成妖并不了解,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妖丹的本质不变。如果吃下这五阶妖丹,不说晋级到五阶,三阶应是没有问题的。。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喵,少城主》精选

推荐书目:穿越全能网红 轮回大劫主 妙膳小王妃(上)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太虚化龙篇 封神第一帝 诸天次元大乱斗 鉴宝金瞳 虫海围城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小壶,你说我们应该拿这位怎么办?”老胡手上拿着新鲜出炉的礼物,一颗五品妖丹,眼里的欣喜是怎么也藏不住。

按妖姬的说法,他们现在的能力相当于二阶入门。虽她对草木及器具成妖并不了解,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妖丹的本质不变。如果吃下这五阶妖丹,不说晋级到五阶,三阶应是没有问题的。

这个诱惑太大,已经守不住对老大的忠心了,他急需一个盟友,来巩固他那岌岌可危的忠心。

“你没看见新来的小子跟妖姬很熟吗?说不定也是一个大人物,我们得罪不起。”小壶眉开眼笑的将得到的一颗五阶妖丹收入囊中。

“而且,他付钱了,开店的,哪有把客人往外赶的道理。”

听小壶这么说,大胡没有任何心里负担的将妖丹收入囊中,说的也是,有人兜底,他们怕什么。

“暗雀。”小二拿着手中的妖界‘特产’:高阶妖兽的头骨,很是烫手。

“这小子,一口一个婳儿的喊,不会是情敌吧?”虽然高阶妖兽的头骨对邪祟起震慑作用,很吸引人,可他对主子的忠肝义胆不是区区头骨可以收买的。

暗雀点头,是情敌无疑了。但主子来了,跟他武斗毫无胜算,他该回去禀报吗?

单单他送的礼物,就能看出身份不一般,更何况他和妖姬很是熟稔,地位肯定低不了。难道眼睁睁看着,离婳被这个娘娘腔的小子抢了,怎么想怎么不甘啊。

其实,四人或觉得珍贵异常,或觉得烫手的礼物,对于红檀他们这个阶层的妖而言,也不算稀有。

在妖族里,并不是所有的妖都可以化形。像小壶和老胡这种不满一阶就化形的,那是少之又少。

一般的妖起码三阶以上才能化形成功,但风险也很大,一旦不成功,妖丹虽在,但跟普通动植物的寿命一样,这类统称为妖兽。妖兽寿终正寝,妖丹就留下来,躯体回归大地,留下白骨。只是平常的妖接触不多而已,毕竟妖丹对修炼益处多多,大多掌握在统治者的手里。

如果四人知道真相,恐怕此刻做的就是将礼物归还。毕竟对离婳的忠心,还是要摆在第一位的。

“所以你来人间一趟,游山玩水了一段时间,就被一个看不清样貌不知是人是妖,还是仙是魔的下了命蛊,丢回妖界,就为了让你给离婳传句话?”妖姬的一声声质问,直问的坐在下首的苟千彤抬不起头。

但为了表现他曾经也挣扎过,细如蚊子的声音从口中传出:“我也反抗过,可我才二阶,就比人界的寻常捉妖人强了那么一点点。”

言下之意是,实力太弱,也怨不得他。

“哼,你还有理了?”妖姬鼻子重重哼出一声:“你爹只知道娇养着你,蛋里待了一千年,出生也快五百年了,身为蛟龙后代,才二阶的修为,你还说的出口。”

苟千彤头低的越发的下,他的血统里有一半凡人的血,修炼自然比平常妖慢一些,再加上他爹不想让他吃修行的苦,五百年二阶,而且成功成形,也是很不容易的。

见低着头的苟千彤,嘴里仍在小声碎念。

红檀手捂头,她的本体不如苟千彤,只是小蛇一枚,如今已经是七阶大妖。想到这,就想到了妖王,隐隐作痛的头,越发的疼。

挥挥手赶人,转头朝张三寻求安慰,那柔声细语,激的一脚跨出门的苟千彤抖落一身鸡皮疙瘩,不敢置信的转头,就见对他凶横异常的红檀,此时软若无骨的依偎在张三怀里,那姿态,真的是辣眼睛。

“喜欢一个人,真的可以做到如此地步吗?”苟千彤透过门缝瞄见已经变成连体婴的一对,眼里满是向往:“婳儿,你的酒楼就交给我,你肯定能喜欢上我的。”

“阿嚏。”离婳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站在碧竹上,不禁将衣襟往中间拢了拢。

“离婳这是生病了?”一旁踩在红色羽毛扇上的言公子,眼里带着疑惑询问道。

“不知道谁在骂我?啊…啊…阿嚏”又一声喷嚏出口,鼻涕口水喷的,被风一吹糊了一脸:“肯定有人在骂我。”

离婳从袖中掏出一张帕子,胡乱擦了把脸,脸上写着不虞,准备在苟千彤变回女儿身之时,再去妖界叫嚣,害她在人前出丑。

“呵。”言公子轻笑一声,没有接话。

“话说,我知道你来自玉屏山,姓言,你叫什么?”

“言子旭。”

“言子旭…”离婳嘴中默念:“总觉得在哪里听过,你跟玉屏山的言掌门什么关系?”

言子旭听后少见的沉吟了片刻,见离婳疑惑的侧头看着他,方才平淡的开口:“私生子。”

“私生子,好啊,好歹是儿子。”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离婳,嘴巴张了张开口:“抱歉,没过脑,私生子没什么见不得光的,如今言掌门的子女就剩你了,以后玉屏山不就是你的吗?”

“呵呵呵。”离婳尴尬的笑着,搓搓手:“凡是往好了想。”

“呵,是挺好。”言子旭接口,脸上不见丝毫窘迫。

离婳低头,此刻有点怀念大师兄了,遇见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损自己博人一笑,还是沉默就好,这尴尬的气氛,好想吃东西。

“悉悉嗖嗖”油纸展开的声音,一股甜腻的味道,迎着风,散向周围,离婳一口咬下一个点心,满足的鼓起嘴巴咀嚼。一道难以忽视的目光刺的她,不得不转头。

转头就见言子旭一脸玩味的看着她。离婳急忙将点心就着口水咽下肚,来不及喝水,就将点心往他面前一递:“要吃吗?很好吃。”

没来得及咽下的点心碎末,喷了言子旭一脸。

他的脸肉眼可见,由白到青,再转黑。

“对不起,对不起。”离婳连忙掏出帕子,想帮他擦。

“不用。”认识到现在,从未大声说过话的言子旭,此时大吼一声,羽毛扇离她两尺远,方掏出一块帕子,就着掌中镜,细细擦拭脸上的碎末。

“其实,清洁术更方便。”离婳心虚的将自己方才擦过鼻涕口水的帕子,往袖子里塞了塞,出于好心,小声建议。

“谢谢你。”

听着这三个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字,离婳缩了缩脖子,她敢确定,如果不是因为言子旭此时有求与她,她恐怕已经尸骨无存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