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九章喵,解命蛊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5

“啊,啊,啊…”声声不绝的痛嚎声不停地从房里传闻,刺的站在门外等侯的苟醉仙转着圈圈。“老友,小侄女怎么还没来?”苟醉仙望向城门的方向,他给的令牌也没后触发结界,会杀了小鹿,遛了吧?想起这,苟醉仙看向大长老的眼里带着狠色,思忖的话女儿死了,跟大“老友,小侄女怎么还没来?”苟忘忧望向城门的方向,他给的令牌没有触发结界,不会杀了小鹿,遛了吧?。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喵,解命蛊》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啊,啊,啊…”声声不绝的痛嚎声不停从房里传出,刺的站在门外等候的苟忘忧转着圈圈。

“老友,小侄女怎么还没来?”苟忘忧望向城门的方向,他给的令牌没有触发结界,不会杀了小鹿,遛了吧?

想到这,苟忘忧看向大长老的眼里带着狠色,寻思如果女儿死了,跟大长老义绝,杀他的几率有多大?

“急什么,还有一刻钟,婳儿说四日后,时间还没到,你急什么?”大长老倒是坐在石桌旁,手端茶水,不疾不徐的品上几口。

“我…嗨。”苟忘忧一甩袖,被堵得无言,他不是着急吗?前一刻巧笑嫣兮的宝贝女儿,下一息就痛的打滚,衣衫已经湿了几套,让他如何坐的住。

“啵。”细微的响声,冲击苟忘忧紧绷的神经。

望向结界,果然已破,一行三人从天而降,防似救星。

“城主,离婳姑娘我带回来了。”小鹿一马当先,在前领路,嘴上还不望为自己领功,灿烂的妖生我来了。

“小侄女,你可算来了。”心急如焚的苟忘忧,一把拨开前面挡路的小鹿,脸上挂着勉强的笑,想拉她进去,又将手放下,尴尬的搓着手:“快,快,随我进去。彤儿她…”

“哦,无事,等等。”不等苟忘忧说完,离婳开口将他的话堵了回去,大老远就听见城主千金叫了,还得叫一阵,她不着急。

“怎么会没事呢?”苟忘忧声音不禁拔高,怒目圆睁:“她痛得已经撕咬自己,怎么没事,你快去看看。”

“没什么好看的。”离婳找了个空位,在大长老身边一坐,端起大长老沏的茶,如牛饮般往嘴里一倒:“真的是渴死我了。”

大长老嘴角抽了抽,倒也没说话,只是动作利落的给她再倒了一杯。

苟忘忧额上青筋直跳,他现在怀疑,离婳只是为了骗亡魂花,随便拿了点秘药给彤儿,强制将她唤醒,后面等死就行了。

他脸上脸色不停变换,如果脸皮是通明,那红绿黑紫必定是循环了无数遍。苟忘忧提气,尽量让自己冷静,语气生硬道:“青空山什么时候已经沦落到骗了吗?”

大长老握着手中的杯子,看向苟忘忧,眼里清晰表露出:你是傻子吗?看了他一眼后,低头看茶杯,现在两人义绝双方都没异议吧?

“啊…”一声绵长的惨叫后,房里的人不再出声。

“彤儿。”苟无忧绝望痛叫出声,表情哀戚,挺直的劲腰塌陷下去,仿佛失去了这辈子最珍贵的宝贝。

“让下。”离婳站起身,拿手拨了拨挡在身前的那座山:“我进去解毒,任何人不能进来。”

“彤儿…彤儿…嗝。”苟千彤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脸上还带着悲怆,看着离婳的眼里满是迷茫:“彤儿还活着,没死?”

“没死,如无意外,活的比你长。”离婳一记白眼往上翻,都说了时间没到,等等,等等。她哪个字表达不清楚,重新讲一遍也可以的。

“老友,跟你认识六千余年,今日才发现你在表演上天赋绝佳。有个建议,忘忧城可以你为主角,搭一个戏台子,到时保证你赚的彭满钵满,奇珍异宝少不了。”大长老说着,将杯里剩下的茶水一饮而尽。

离婳顺手给床上那个已经衣衫湿透的人换了身衣服,动作有些粗暴,嘴上不停:“命蛊啊,遇上我,算你命大。”

待一切准备就绪,心念一动,房中出现一个半人高的炼丹炉。走之前交代的药,随着离婳手指轻点,有序的投进炼丹炉,开始受烈焰焚烧。

不知是不是错觉,当离婳从袖子里掏出一物,投入炼丹炉时,炉里药材仿佛活了般,绕着那物,将它包裹在其中,不过一刻,一颗淡褐色的丹药从炉中飞出。

“啊…”原本已经安静不再痛叫的苟千彤好似感应到某种东西,皮肤下不时有东西往上顶,想要冲破皮肤,寻找那可口的美味。

“既然你要,就给你吧。”说罢,离婳松手,手中的药顺从指引,钻进苟千彤的嘴里。沿着喉咙而下。

痛叫声戛然而止,房里恢复原本的安静。

“我劝你别冲动,婳儿可不像看起来那么好说话。”淡然喝茶的大长老,出声止住想要推门进去一探究竟的苟忘忧。

“或者说,想你女儿死的不够快,你可以进去。”风轻云淡的又吐了一句话,再续了杯茶,细细品尝。

“哎。”苟忘忧瞪着门板,懊悔,为什么当时嫌透视眼鸡肋不学呢?

“叽里咕噜,叽里咕噜…”苟千彤的肚子轻微晃动,里面不停发出细微的响声。

“这是被雌性夺命吃了啊。”离婳侧耳细听:“果然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大约过了两刻钟,声音停,苟千彤下腹的皮肤又鼓起一个大包,“嘶啦”皮肤被刺穿的声音传出。

鼓包上多了一只黑色的钳子,如果不细看,也就忽略了。

“完事了?”离婳举着手中的玉瓶靠近那个破口处,从伤口里爬出一只形似蝎子的生物,但却和蚂蚁般大,此时顺着玉瓶口往里钻。

“呼。”离婳大叹一口气:“终于是除了,费我两只夺命,不知道苟城主认不认。”

“好了,进来吧。”离婳打开门,冲门外焦急难耐的苟忘忧喊了句:“醒了就没事了,别吵她,让她自然醒。”

说着提步出门,往院中走去,坐回老位置,喝了杯茶,叹口气。

“怎么样?”大长老语气里满是关心,这命蛊不是那么好除的,当初离婳研制解药之时,差点将自己送走,如果不是及时发现了漏洞,她这条命也就不在了。

“还好。”离婳灌了口水,苍白稍稍从脸上褪去。

“这是怎么了?”言公子不解,语气里带着关心,不会解个命蛊,把命送了,那他兄弟的命,怎么办?

“无事,失血过多,缓缓就好。”离婳挥手,示意他没有大碍。

见言公子脸上的焦急不似做伪,大长老难得好心给他解释解命蛊的过程。

命蛊一旦孵化,将在身上下数不清的卵,继而成千上万的命蛊在体内爬行,一点点蚕食身体的每一部位。

它们会将最重要的地方,留到最后享用,诸如仙的识海,妖的妖丹,人的丹田之气,这具身体被它们霍霍完了,它们也就把自己撑死了。

它的难解之处在于只有孵化了,才察觉中了命蛊,但也已经枉然。

而离婳的力作--夺命,却专门吃命蛊,而不伤身体,只有当所有命蛊及卵被清空了,它才会开始吞食肉身。

并且它有一个弱点,性本【淫】,只要遇见雌性夺命就走不动路,而雌性夺命只要【交】配完成,就会迅速将雄性夺命吞下肚。

接下来,就是夺命的培育者,离婳用上秘技,将雌性夺命驱出体外,这命蛊就算解了。

言公子听后,红色羽扇轻点嘴角,真那么简单,为什么必须离婳才能解,青空山难道就没有此等人才了吗?

想着他转头看见大长老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心中一凛,冲大长老点头。看来完整的解毒过程不是他可以探听的,甚至事关离婳的性命,他不深入便是:“前辈放心,今日看见的言某绝不会对任何人提起任何字,晚辈可立心魔誓。”

大长老只是端起茶水,不说话,目前为止他都看不透这年轻人的身份,如今他自曝是仙界中人。

一是向他证明所言不假。

二也是提醒他,这位言公子不是无名之辈。

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也该放手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