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春满京华 我们生活在南京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三章喵,玉屏山

发布时间:2022-09-23 17:48:35

青空山,玉屏山,白帽山和涂稷山是五界判定的四大仙山。这四大仙山涵盖了仙界左右六成的仙人。此外两成是散仙,不归属于任何的门派。除了一成,是目前仍然所有仙人的向往---无极山。仅有修佛到了天仙才能入无极山。因而,门派里以入无极山的多寡,作为显摆的资另外两成是散仙,不归属任何的门派。还有一成,是目前所有仙人的向往---无极山。只有修行到了天仙才能入无极山。因此,门派里以入无极山的多寡,作为炫耀的资本。。

>>>《只是只狸花猫》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喵,玉屏山》精选

推荐书目: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

青空山,玉屏山,白帽山以及涂稷山是五界认定的四大仙山。这四大仙山囊括了仙界大约七成的仙人。

另外两成是散仙,不归属任何的门派。还有一成,是目前所有仙人的向往---无极山。只有修行到了天仙才能入无极山。因此,门派里以入无极山的多寡,作为炫耀的资本。

只因有传言,入了无极山就离成神不远了,虽然这神也是几十万年没有瞧见踪影,但不妨碍成为每个仙人的终极目标。

玉屏山在最东面,和青空山东西相望。白帽山及涂稷山南北相望,无极山位于四大山正中心位置。

从人界前往玉屏山,御器飞行,也得整整十日。不像妖界和人界分而治之,共享同一片土地,只用界门区分开来。

一路上离婳尽量不说话,也不再问言子旭吃不吃,只是每逢饭点,默默的掏出食物,埋头苦吃,为了不惹他嘴馋,还特意背对着他吃。仙人不贪口腹之欲,引天地灵气,就能饱腹,也不怕他饿死。

言子旭见状也不说话,只坐在扇上,打坐修行。

“离婳,玉屏山到了。”言子旭出口打断还在进食的人,他怕出声晚了,身边的人,就要撞上护山大阵了。

“哦,到了,到了。”离婳匆忙咽下口中食物,收起吃剩的往袖子里一塞。

看的言子旭直抽抽嘴,深呼吸片刻才道:“离婳上我的扇子,护山大阵不认门外御器。”

离婳点点头,也不多说,将碧竹一收,一个跳跃,上了言子旭的扇子。

上扇才十息,一道透明的屏障在羽毛扇穿过的刹那敞开来,进去的瞬间,又收拢回来。

“玉屏山不愧是仙界里,以阵法结界出名的仙山,名不虚传啊。”离婳不禁发出感叹,青空山虽也有护山大阵,但远没有这处阵法来的精妙,门下弟子需下地,在阵外指定位置刷玉令方可入内。相比起来,玉屏山的阵法,明显精进的多。

闻言言子旭也只是嘴角含笑,并未吹嘘,也并未向她介绍。

只是御器带着她直往洞府而去。

翻过一座座峰,终于在离婳无聊数到第三十座山峰,言子旭方才停了下来,带她直冲而下,稳稳的停在草庐前。

“你就住在这?”离婳指着眼前很是简陋的草庐,不可置信。

虽说修仙之人,不计较住所,但这也太随便了,她的住所好歹还是砖瓦结构。

“是。”言子旭不多言,脚步匆忙,带她往里走,比预期晚了三天回来,也不知道门下弟子有没有听他吩咐,前来添香?

离婳一步三回头,确信这是个主峰,言子旭在门里贵为一峰之主,又为掌门的私生子,看来真的不得宠啊。青空山长老们的主峰,虽朴素,但该有的是一样不少,不说金碧辉煌吧,房子数目是少不了的。

不知不觉,跟着言子旭走进草庐,与外面的穷酸不同,里面跟前面带路的人一样,透露出一股由内而外散发的雅致。

随处可见新鲜的花草,摆在窗台的各个地方,正中间那张硕大的桌子上摆着一个同样巨大的熏香炉,此时正源源不断,散发出一股青红草的味道,香气清冽。

不对青红草,离婳打量房子摆设的目光一凛,没有人会将青红草作为香料,要知道这对修仙之人而言虽不是剧毒,但长此以往,仍会有碍修行。

到底有何阴谋,离婳看着言子旭背后的目光,染上一抹深色。不动声色的握紧手中大长老曾经传讯的纸鹤。

随着越加的深入,离婳眉头越发紧锁,这草庐远远比外面看上去大上数十倍:“言公子,你的朋友不在吗?”

在前带路的言子旭仿佛没听到她的话,脚下生风往里面去,隐隐有甩开身后之人的征兆。

离婳脚点地就往来时的方向,急射而去,手中握着的纸鹤越发的紧,关键时刻捏碎,就算死了,好歹大长老也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离婳,你快来看看。”言子旭焦急回头,不想一直跟在身后的人消失的无影无踪。错愕半晌,手在空中虚点几下。

只见四四方方的空间里,有三个点,两个点聚在一起,一个点正在这个空间里乱窜。

言子旭手指轻拉乱窜的点,迷失在来时路的离婳,被一个力量推着往后走,不消两息就到了言子旭跟前。

“我跟你说,别乱来。”离婳转头,顾不上整理身上凌乱的衣衫,手举纸鹤:“杀了我,你也跑不了。”

“为何杀你?”言子旭听着眼前人的话,语气甚是疑惑:“难道你不是走错路了?怨我,过于焦急。草庐遍布阵法,未跟在我身后,迷失是常事。”

预感闹笑话的离婳,悄悄将纸鹤收入袖中,眨巴眼睛看着他:“我刚才太过害怕了,请见谅。”

言子旭勾勾嘴角没说话,只是伸手做了个请,示意她上前。

顺着他让开的身体,身后被遮挡了大半的床,映入眼帘。

床上躺着一个丰神俊朗的男子,睡梦中微微扬起的嘴角,似笑非笑。扇子般的睫毛在脸上投射出一道阴影,显得他更是无害。这是一个让人看上一眼,就恨不起来的男人。这个男人,很好的诠释了什么叫做:掏出身上的一切,只愿博君一笑。

“离婳。”

如梦初醒般看向言子旭,手指掐诀,绿色的气直冲躺着的人而去,游走全身。

“一望情”探查完毕,离婳一脸古怪的看向床上躺着的人:“你这朋友嗜好有些古怪啊。”

“怎么说?”言子旭被她的话说的一愣,好友睡了三百年,怎么跟嗜好扯上关系了?

离婳沉思片刻,细细回忆方才探查的跟典籍上说的一般无二,才开口:“这个我没遇见过,但我在典籍上看过,跟你的朋友症状一分不差。”

所谓一望情,是一种自限性的药,只有自愿主动喝,才能发挥作用。

而它的功效是:沉迷温柔乡不可自拔。这一点方才探查的时候,这位朋友的灵气波动,与红鸾心动一般无二,并且在她探查的时候,红鸾动达十余次。并且,为了更好的亲近梦中人,会辅助青红草,用来削弱灵力。

看来是有中意的人,却求而不得,才出此下策,至少这样在梦中可以无限次去重温相遇的那一瞬间。这是普通的造梦所不能达成的。

“离婳怎么能确定呢?毕竟我为他请过的仙医也不在少数。”言下之意,你不是仙医,为什么如此确定。

离婳也没生气,虽然她不是医者,但她可以肯定,整个仙界,没有人比的上她读过的典籍,尤其是这种当做野史来写的典籍,那可是她的心头好。

“言公子如若不信,可以进他的梦一探究竟。”

看眼前的人如此肯定,言子旭已经信了八分,但仍是入梦一探究竟。片刻后,他出来,脸色铁青。

怎么也没想到,三百年前,神色抑郁的好友,来找他,只跟他说:“若有一日,他沉睡不起,劳烦他照顾。并且每隔一月点上一炉青红草。”

第二日就收获了一个睡美男。

原来是把这里当做安全的地方,笃定他会护他安全。

言子旭额上的青筋直跳,心中想把他丢出去的想法忍了又忍,终是问了一句:“有可解之法?”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